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这是白浩洋和韩馨相恋十年以来,吵得最凶的一次。

 

办公室里所有的东西都被白浩洋摔到了地上,员工们吓得噤若寒蝉,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时间,全部逃离了公司。

 

韩馨穿黑色的职业套装,细高跟的尖头皮鞋,领口的水钻别针和鞋头的镶钻装饰依然闪着盈盈的光,将她整个人点缀得光彩照人,一丝不乱。

 

而白浩洋由于激动,早已没了之前衣冠楚楚的样子,头发乱成一团,外套摔在地上,白衬衫的领子因为太紧,被他生生撕开一个口子。

 

在这样狼狈的办公室里,在这样狼狈的自己面前,韩馨却依然是孤傲高贵的。

 

她甚至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白浩洋发疯,像看一个并不成熟的孩子。

 

白浩洋忽然有点绝望,韩馨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这么可怕?

 

见白浩洋终于安静下来,抱着头坐到了沙发上,韩馨才淡淡地开了口:“浩洋,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血汗钱打了水漂,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着,转身要走,白浩洋忽然起身,大声喊道: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不要口口声声说一切为了公司着想,为了我着想,你就是不想公司再扩大,想过安稳日子了!”

 

韩馨停下脚步,想了想,转身看着白浩洋:“十年之约,原来你还记得。”

 

白浩洋再一次激动起来:“我当然记得,十年之约,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可我也是个生意人,难道看着钱就在眼前,不去赚吗?没有钱,我拿什么给你最好的生活!

 

韩馨终于动容,轻声叹了一口气:“浩洋,你变了。”

 

白浩洋冷笑:

 

“我变了?我十年如一日地爱你,从来没有出轨、劈腿、玩一夜/情,我对你还不够忠贞吗?

 

可你呢韩馨,十年前你温柔体贴,小鸟依人,十年后你简直说一不二,对我一点面子也不给!

 

韩馨知道再说下去就是各自伤人的话了,白浩洋正在气头上,她不想和他这样伤感情,摇摇头:

 

“算了浩洋,我们不要再争执了,各自冷静一下。但在公司的决策上,我是不会让步的。”

 

说着,韩馨走出了白浩洋的办公室,身后,是白浩洋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

 

韩馨和白浩洋曾是大学同学,在学校里便互有好感。

 

毕业时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同时发现两个人都不想过朝九晚五的生活,所以决定携手创业。

 

韩馨还记得他们一共借了二十万,好不容易租到了价格便宜的写字间,把应有的办公用品都置备上。

 

等到公司成立的那一天,他们已经一无所有,连公寓也租不起了。

 

公司里一共只有两个员工,就是白浩洋和韩馨,他们决定搬到办公室去住。

 

一张大的床垫子,一个简易的拼装衣柜,一个电磁炉,一个旧锅子,衣食住行,就全都解决了。

 

现在想想,年轻多好,十年前的他们无所畏惧,住到办公室的第一晚甚至有些小兴奋。

 

韩馨记得她和白浩洋相拥抱着躺在床垫上,窗外的月光悄悄地移进来,映照在地面,剪出一段光影,像透明的湖泊。

 

“韩馨,我们一定会成功,十年后,我要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白浩洋轻轻地对韩馨说,声音不大,却让韩馨湿了眼睛。

 

他头脑聪明,有勇有谋又有执行力,她一直相信他,她知道他们一定会成功。

 

那一刻韩馨暗暗发誓,一定当好白浩洋的贤内助。

 

这十年来她和他一样拼命工作,一样兢兢业业,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企业管理者。

 

可是现在,白浩洋说:韩馨,你变了。

 

她跟白浩洋十年的感情,早已彼此融为一体,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浩洋往火坑里跳。

 

韩馨莫名地有些伤感,刘新民说的对,白浩洋的野心,比韩馨能够看到的,还要大。

 

 

02

 

白浩洋就是在跟韩馨吵架的那个夜晚,认识于蜜儿的。

 

平心而论,白浩洋是个不错的男人。

 

这十年来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即使跟客户应酬也不会打擦边球,搞一些卿卿我我的一夜/情来寻求刺激,他对韩馨是很忠诚的。

 

可是于蜜儿出现的时候,白浩洋的眼前猛地亮了。

 

他发现一直以来他所期待的工作上的帮手,就是于蜜儿这样妩媚婉转的女人,而不是韩馨那样,变得越来越坚硬凌厉。

 

跟韩馨吵架后,白浩洋心情不好,那天晚上约了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将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

 

来酒吧的男人,体内的酒精多了以后就容易发酵,前面两桌客人不知为了什么吵了起来,甚至有一桌举起了手里的酒瓶子。

 

于蜜儿出来了。

 

穿镂空的白色长裙,上面缀满了发光的亮片,玲珑的身段,精致的小脸儿,站在一群男人中间,像被猎物围攻的弱不禁风的小白兔。

 

可是她走过去没有五分钟,两桌男人竟然都安静了下来,随后握手和好,把酒言欢,好像刚才根本没有暴风骤雨,戾气冲天。

 

白浩洋惊奇地盯着于蜜儿,不知道这个姑娘有什么魔法,于蜜儿恰巧往白浩洋这边走过来,边走边跟旁边的人说:

 

“男人嘛,要哄,哄了才会乖,乖就会听话,这世上,还没有我于蜜儿哄不好的男人。”

 

白浩洋下意识地喊住了于蜜儿:“你好,请留步,能聊几句吗?”

 

于蜜儿停住脚步,惊讶地看着白浩洋,不知他为什么要喊住她。

 

两人对视,酒吧里的灯光时明时暗,将两个人笼罩在同一个光环里面。

 

于蜜儿的表情由惊讶转为微羞,看着白浩洋妩媚地一笑:“长得又帅,眼神又正直的男人,我喜欢。”

 

白浩洋则惊喜地看着于蜜儿,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尤物,也许会令他绝处逢生。

 

正如白浩洋所料,那个看上去很不好说话的张总,见到于蜜儿之后,没出几分钟就喜笑开颜。

 

“蜜儿啊,我见过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姑娘,像你这么会说话又懂事,又有才华的小姑娘可真不多见。”

 

张总毫不掩饰对于蜜儿的欣赏,白浩洋知道,张总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如果只是靠美貌和发嗲,张总是不会为其所动的。

 

事实上白浩洋也很惊奇。

 

于蜜儿一个年轻女人,在酒吧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对付荷尔蒙爆棚的男人,以柔克刚,竟然比男经理干得还出色。

 

“张总既然这么体谅鼓励年轻人,那,再给我们白总一个机会好吗?”

 

于蜜儿适时地提出要求,顺手端起酒杯举着,就等着张总同意,然后碰杯感谢。

 

张总想了想,长叹一声:“好吧,我一贯不心软,但是于小姐的话令我想起了我年轻时候。

 

这样,白总,我再给你一周的时间,如果预付款不到位,这个机会,我可真地要给别人了。

 

张总手里握着一块地,白浩洋得到消息,这块地政府会征用,拿到手等两年,坐等翻倍。

 

他本来已经要将八百万预付款先付过去,可是被韩馨发现了,说她看不到政府批文,怕钱打了水漂,硬生生给拦了下来。

 

于蜜儿和白浩洋举杯,跟张总热情洋溢地碰杯。

 

事情峰回路转,白浩洋心情大好,隔着酒杯琥珀色的光,看到于蜜儿的脸,格外地明艳动人。

 

 

03

 

毕业这么多年,韩馨答应和刘新民单独见面,还是第一次。

 

咖啡厅里,两人面对面坐着,刘新民帅气儒雅,他毕业后考研,然后留校做老师,至今单身。

 

韩馨看着刘新民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想,或者正如刘新民所说,白浩洋野心太大,刘新民才是更适合她的?

 

刘新民看着韩馨落寞的样子,心中一痛。

 

十年前毕业时,他曾经说过,只要韩馨不嫁,他便不娶别人,不放弃对她的等待。

 

两人叙旧,十年光阴,很多人和事都可以慢慢诉说。

 

只是,韩馨不说白浩洋一个“不”字,刘新民却看得出来,她神不守舍,伤得很深。

 

“韩馨,我还是那句话,白浩洋不适合你,而我,一直在等你。”

 

刘新民看着韩馨的眼神深情款款。

 

上学的时候,韩馨柔弱娇俏,楚楚动人,最喜欢闲散惬意的生活,而白浩洋,生生将她变成了女强人。

 

他却不领情,并不知道韩馨为他牺牲了多少,这十年来班里的女生有的结婚生子,有的享受单身,经常旅行。

 

只有韩馨,没日没夜地跟着白浩洋打拼,到头来,白浩洋只看到她人前的凌厉,没看见她背后的落寞。

 

夜已深,韩馨终于忍不住,向刘新民诉说了心事,眼圈儿红了。

 

刘新民伸手握住了韩馨的手:“韩馨,你别这样,我看着你心里难受,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不会忘记。”

 

韩馨抬起头看着刘新民,迷茫的眼神中现有一丝期待的光亮。

 

她并没有抽出被刘新民握住的手。

 

白浩洋和韩馨一直在冷战,这一次他不想让步。

 

他希望韩馨能明白,在公司,他不仅仅是她的男朋友,还是这个公司最有权威的男人。

 

私下里,他在筹集现金八百万,下周一,他必须将首付款交给张总才行。

 

这天下班,韩馨先走了,白浩洋独自坐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

 

首付款还差两百万,公司的钱韩馨看得紧,连白浩洋也拿不出来。

 

白浩洋没有想到,大学同学刘新民会过来找他,上学时两个人的关系一般,毕业后除了同学聚会,也没什么联系。

 

刘新民见了白浩洋倒是很热情:“浩洋,听说你公司做得很大,这办公室,果然气派。”

 

白浩洋也热情地起身跟刘新民打招呼,心里却是戒备的。

 

这个刘新民,大学时就苦追韩馨,毕业了也不死心,还曾经大放厥词,说什么韩馨不结婚,他就不死心。

 

可刘新民的下一句话却让白浩洋惊愕异常,刘新民说:“浩洋,我知道你现在急需用钱,而我有些存款,正需要一个投资项目。”

 

首付款所缺的两百万,就这么解决了,白浩洋亲自送刘新民下楼,没想到一切会这么顺利。

 

刘新民说,他从一个师兄那里知道,白浩洋正在争取一个好项目,只是还缺一些现金。

 

而刘新民这几年讲课加出书挣了不少钱,也想做一笔只赚不赔的投资。

 

“都是同学,我信任你,浩洋,那你答应我的那件事,可不许反悔了。”

 

分手的时候,刘新民笑着说。

 

白浩洋怔了怔,眼神有些不甘,口中却不得不说道:“新民,我不会反悔的,我知道怎么做。”

 

有了这两百万,白浩洋志得意满,他要证明给韩馨看,她是妇人之仁,自己才是高屋建瓴的领导者。

 

刘新民看着白浩洋抑制不住的得意,脸上挂着微笑,眼神却很复杂。

 

 

04

 

明天是向张总交首付款的日子,白浩洋很高兴,只要拿下那块地,坐等升值,政府征用后的补偿金将会翻一倍。

 

即使政府不收购,那块地靠近地铁站,盖房子卖出去也稳赚,白浩洋早就算好,这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买卖。

 

张总说了,要不是他身份特殊,这块地急着转手,也不至于让白浩洋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他白浩洋是捡到便宜了吧?那韩馨呢?韩馨还不知道他凑齐了首付款的事儿,此刻的韩馨应该是衣着盛装,和同学们聚在五星级的酒店里。

 

今天是他们毕业十周年的庆祝晚宴,韩馨虽然在和白浩洋冷战,可黄昏时候,两个人还是一起出了门。

 

韩馨穿一条丝绒长裙,白浩洋则是燕尾礼服,两个人站在一起,仍是那么般配。

 

到了酒店门口,白浩洋接到一个电话,示意韩馨先上楼。

 

然后他坐在车里,目送韩馨的背影消失,又看着倜傥风流的刘新民潇洒地走进酒店。

 

白浩洋默默地关了机,十分钟以后,韩馨会收到一条白浩洋定时发送的短信,短信上说,他有急事要去处理一下,而手机马上没电了

 

酒吧里,白浩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此刻的韩馨应该是同学中最艳丽的女人吧?

 

应该和刘新民谈笑风生吧?

 

他们甚至……

 

“白哥,一个人喝闷酒?”

 

于蜜儿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火辣辣地看着白浩洋。

 

白浩洋指指眼前的座位:“蜜儿,坐,上次的事情我真得好好感谢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于蜜儿笑了,眼波流转,忽然拉起了白浩洋,贴进他的怀里,在他的耳边呼气如兰:“我想要你……”

 

白浩洋刚想推开于蜜儿,脑中忽然现出韩馨和刘新民拥在一起的画面。

 

伸出去要推开的手一僵,反而圈住了于蜜儿柔软幽香的身体。

 

几分钟以后,于蜜儿挽着白浩洋的胳膊走出了酒吧,把喧闹的人群抛在身后,向寂寞的黑暗深处走去……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这是白浩洋和韩馨相恋十年以来,吵得最凶的一次。

     

    办公室里所有的东西都被白浩洋摔到了地上,员工们吓得噤若寒蝉,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时间,全部逃离了公司。

     

    韩馨穿黑色的职业套装,细高跟的尖头皮鞋,领口的水钻别针和鞋头的镶钻装饰依然闪着盈盈的光,将她整个人点缀得光彩照人,一丝不乱。

     

    而白浩洋由于激动,早已没了之前衣冠楚楚的样子,头发乱成一团,外套摔在地上,白衬衫的领子因为太紧,被他生生撕开一个口子。

     

    在这样狼狈的办公室里,在这样狼狈的自己面前,韩馨却依然是孤傲高贵的。

     

    她甚至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白浩洋发疯,像看一个并不成熟的孩子。

     

    白浩洋忽然有点绝望,韩馨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这么可怕?

     

    见白浩洋终于安静下来,抱着头坐到了沙发上,韩馨才淡淡地开了口:“浩洋,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血汗钱打了水漂,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着,转身要走,白浩洋忽然起身,大声喊道: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不要口口声声说一切为了公司着想,为了我着想,你就是不想公司再扩大,想过安稳日子了!”

     

    韩馨停下脚步,想了想,转身看着白浩洋:“十年之约,原来你还记得。”

     

    白浩洋再一次激动起来:“我当然记得,十年之约,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可我也是个生意人,难道看着钱就在眼前,不去赚吗?没有钱,我拿什么给你最好的生活!

     

    韩馨终于动容,轻声叹了一口气:“浩洋,你变了。”

     

    白浩洋冷笑:

     

    “我变了?我十年如一日地爱你,从来没有出轨、劈腿、玩一夜/情,我对你还不够忠贞吗?

     

    可你呢韩馨,十年前你温柔体贴,小鸟依人,十年后你简直说一不二,对我一点面子也不给!

     

    韩馨知道再说下去就是各自伤人的话了,白浩洋正在气头上,她不想和他这样伤感情,摇摇头:

     

    “算了浩洋,我们不要再争执了,各自冷静一下。但在公司的决策上,我是不会让步的。”

     

    说着,韩馨走出了白浩洋的办公室,身后,是白浩洋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

     

    韩馨和白浩洋曾是大学同学,在学校里便互有好感。

     

    毕业时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同时发现两个人都不想过朝九晚五的生活,所以决定携手创业。

     

    韩馨还记得他们一共借了二十万,好不容易租到了价格便宜的写字间,把应有的办公用品都置备上。

     

    等到公司成立的那一天,他们已经一无所有,连公寓也租不起了。

     

    公司里一共只有两个员工,就是白浩洋和韩馨,他们决定搬到办公室去住。

     

    一张大的床垫子,一个简易的拼装衣柜,一个电磁炉,一个旧锅子,衣食住行,就全都解决了。

     

    现在想想,年轻多好,十年前的他们无所畏惧,住到办公室的第一晚甚至有些小兴奋。

     

    韩馨记得她和白浩洋相拥抱着躺在床垫上,窗外的月光悄悄地移进来,映照在地面,剪出一段光影,像透明的湖泊。

     

    “韩馨,我们一定会成功,十年后,我要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白浩洋轻轻地对韩馨说,声音不大,却让韩馨湿了眼睛。

     

    他头脑聪明,有勇有谋又有执行力,她一直相信他,她知道他们一定会成功。

     

    那一刻韩馨暗暗发誓,一定当好白浩洋的贤内助。

     

    这十年来她和他一样拼命工作,一样兢兢业业,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企业管理者。

     

    可是现在,白浩洋说:韩馨,你变了。

     

    她跟白浩洋十年的感情,早已彼此融为一体,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浩洋往火坑里跳。

     

    韩馨莫名地有些伤感,刘新民说的对,白浩洋的野心,比韩馨能够看到的,还要大。

     

     

    02

     

    白浩洋就是在跟韩馨吵架的那个夜晚,认识于蜜儿的。

     

    平心而论,白浩洋是个不错的男人。

     

    这十年来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即使跟客户应酬也不会打擦边球,搞一些卿卿我我的一夜/情来寻求刺激,他对韩馨是很忠诚的。

     

    可是于蜜儿出现的时候,白浩洋的眼前猛地亮了。

     

    他发现一直以来他所期待的工作上的帮手,就是于蜜儿这样妩媚婉转的女人,而不是韩馨那样,变得越来越坚硬凌厉。

     

    跟韩馨吵架后,白浩洋心情不好,那天晚上约了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将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

     

    来酒吧的男人,体内的酒精多了以后就容易发酵,前面两桌客人不知为了什么吵了起来,甚至有一桌举起了手里的酒瓶子。

     

    于蜜儿出来了。

     

    穿镂空的白色长裙,上面缀满了发光的亮片,玲珑的身段,精致的小脸儿,站在一群男人中间,像被猎物围攻的弱不禁风的小白兔。

     

    可是她走过去没有五分钟,两桌男人竟然都安静了下来,随后握手和好,把酒言欢,好像刚才根本没有暴风骤雨,戾气冲天。

     

    白浩洋惊奇地盯着于蜜儿,不知道这个姑娘有什么魔法,于蜜儿恰巧往白浩洋这边走过来,边走边跟旁边的人说:

     

    “男人嘛,要哄,哄了才会乖,乖就会听话,这世上,还没有我于蜜儿哄不好的男人。”

     

    白浩洋下意识地喊住了于蜜儿:“你好,请留步,能聊几句吗?”

     

    于蜜儿停住脚步,惊讶地看着白浩洋,不知他为什么要喊住她。

     

    两人对视,酒吧里的灯光时明时暗,将两个人笼罩在同一个光环里面。

     

    于蜜儿的表情由惊讶转为微羞,看着白浩洋妩媚地一笑:“长得又帅,眼神又正直的男人,我喜欢。”

     

    白浩洋则惊喜地看着于蜜儿,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尤物,也许会令他绝处逢生。

     

    正如白浩洋所料,那个看上去很不好说话的张总,见到于蜜儿之后,没出几分钟就喜笑开颜。

     

    “蜜儿啊,我见过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姑娘,像你这么会说话又懂事,又有才华的小姑娘可真不多见。”

     

    张总毫不掩饰对于蜜儿的欣赏,白浩洋知道,张总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如果只是靠美貌和发嗲,张总是不会为其所动的。

     

    事实上白浩洋也很惊奇。

     

    于蜜儿一个年轻女人,在酒吧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对付荷尔蒙爆棚的男人,以柔克刚,竟然比男经理干得还出色。

     

    “张总既然这么体谅鼓励年轻人,那,再给我们白总一个机会好吗?”

     

    于蜜儿适时地提出要求,顺手端起酒杯举着,就等着张总同意,然后碰杯感谢。

     

    张总想了想,长叹一声:“好吧,我一贯不心软,但是于小姐的话令我想起了我年轻时候。

     

    这样,白总,我再给你一周的时间,如果预付款不到位,这个机会,我可真地要给别人了。

     

    张总手里握着一块地,白浩洋得到消息,这块地政府会征用,拿到手等两年,坐等翻倍。

     

    他本来已经要将八百万预付款先付过去,可是被韩馨发现了,说她看不到政府批文,怕钱打了水漂,硬生生给拦了下来。

     

    于蜜儿和白浩洋举杯,跟张总热情洋溢地碰杯。

     

    事情峰回路转,白浩洋心情大好,隔着酒杯琥珀色的光,看到于蜜儿的脸,格外地明艳动人。

     

     

    03

     

    毕业这么多年,韩馨答应和刘新民单独见面,还是第一次。

     

    咖啡厅里,两人面对面坐着,刘新民帅气儒雅,他毕业后考研,然后留校做老师,至今单身。

     

    韩馨看着刘新民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想,或者正如刘新民所说,白浩洋野心太大,刘新民才是更适合她的?

     

    刘新民看着韩馨落寞的样子,心中一痛。

     

    十年前毕业时,他曾经说过,只要韩馨不嫁,他便不娶别人,不放弃对她的等待。

     

    两人叙旧,十年光阴,很多人和事都可以慢慢诉说。

     

    只是,韩馨不说白浩洋一个“不”字,刘新民却看得出来,她神不守舍,伤得很深。

     

    “韩馨,我还是那句话,白浩洋不适合你,而我,一直在等你。”

     

    刘新民看着韩馨的眼神深情款款。

     

    上学的时候,韩馨柔弱娇俏,楚楚动人,最喜欢闲散惬意的生活,而白浩洋,生生将她变成了女强人。

     

    他却不领情,并不知道韩馨为他牺牲了多少,这十年来班里的女生有的结婚生子,有的享受单身,经常旅行。

     

    只有韩馨,没日没夜地跟着白浩洋打拼,到头来,白浩洋只看到她人前的凌厉,没看见她背后的落寞。

     

    夜已深,韩馨终于忍不住,向刘新民诉说了心事,眼圈儿红了。

     

    刘新民伸手握住了韩馨的手:“韩馨,你别这样,我看着你心里难受,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不会忘记。”

     

    韩馨抬起头看着刘新民,迷茫的眼神中现有一丝期待的光亮。

     

    她并没有抽出被刘新民握住的手。

     

    白浩洋和韩馨一直在冷战,这一次他不想让步。

     

    他希望韩馨能明白,在公司,他不仅仅是她的男朋友,还是这个公司最有权威的男人。

     

    私下里,他在筹集现金八百万,下周一,他必须将首付款交给张总才行。

     

    这天下班,韩馨先走了,白浩洋独自坐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

     

    首付款还差两百万,公司的钱韩馨看得紧,连白浩洋也拿不出来。

     

    白浩洋没有想到,大学同学刘新民会过来找他,上学时两个人的关系一般,毕业后除了同学聚会,也没什么联系。

     

    刘新民见了白浩洋倒是很热情:“浩洋,听说你公司做得很大,这办公室,果然气派。”

     

    白浩洋也热情地起身跟刘新民打招呼,心里却是戒备的。

     

    这个刘新民,大学时就苦追韩馨,毕业了也不死心,还曾经大放厥词,说什么韩馨不结婚,他就不死心。

     

    可刘新民的下一句话却让白浩洋惊愕异常,刘新民说:“浩洋,我知道你现在急需用钱,而我有些存款,正需要一个投资项目。”

     

    首付款所缺的两百万,就这么解决了,白浩洋亲自送刘新民下楼,没想到一切会这么顺利。

     

    刘新民说,他从一个师兄那里知道,白浩洋正在争取一个好项目,只是还缺一些现金。

     

    而刘新民这几年讲课加出书挣了不少钱,也想做一笔只赚不赔的投资。

     

    “都是同学,我信任你,浩洋,那你答应我的那件事,可不许反悔了。”

     

    分手的时候,刘新民笑着说。

     

    白浩洋怔了怔,眼神有些不甘,口中却不得不说道:“新民,我不会反悔的,我知道怎么做。”

     

    有了这两百万,白浩洋志得意满,他要证明给韩馨看,她是妇人之仁,自己才是高屋建瓴的领导者。

     

    刘新民看着白浩洋抑制不住的得意,脸上挂着微笑,眼神却很复杂。

     

     

    04

     

    明天是向张总交首付款的日子,白浩洋很高兴,只要拿下那块地,坐等升值,政府征用后的补偿金将会翻一倍。

     

    即使政府不收购,那块地靠近地铁站,盖房子卖出去也稳赚,白浩洋早就算好,这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买卖。

     

    张总说了,要不是他身份特殊,这块地急着转手,也不至于让白浩洋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他白浩洋是捡到便宜了吧?那韩馨呢?韩馨还不知道他凑齐了首付款的事儿,此刻的韩馨应该是衣着盛装,和同学们聚在五星级的酒店里。

     

    今天是他们毕业十周年的庆祝晚宴,韩馨虽然在和白浩洋冷战,可黄昏时候,两个人还是一起出了门。

     

    韩馨穿一条丝绒长裙,白浩洋则是燕尾礼服,两个人站在一起,仍是那么般配。

     

    到了酒店门口,白浩洋接到一个电话,示意韩馨先上楼。

     

    然后他坐在车里,目送韩馨的背影消失,又看着倜傥风流的刘新民潇洒地走进酒店。

     

    白浩洋默默地关了机,十分钟以后,韩馨会收到一条白浩洋定时发送的短信,短信上说,他有急事要去处理一下,而手机马上没电了

     

    酒吧里,白浩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此刻的韩馨应该是同学中最艳丽的女人吧?

     

    应该和刘新民谈笑风生吧?

     

    他们甚至……

     

    “白哥,一个人喝闷酒?”

     

    于蜜儿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火辣辣地看着白浩洋。

     

    白浩洋指指眼前的座位:“蜜儿,坐,上次的事情我真得好好感谢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于蜜儿笑了,眼波流转,忽然拉起了白浩洋,贴进他的怀里,在他的耳边呼气如兰:“我想要你……”

     

    白浩洋刚想推开于蜜儿,脑中忽然现出韩馨和刘新民拥在一起的画面。

     

    伸出去要推开的手一僵,反而圈住了于蜜儿柔软幽香的身体。

     

    几分钟以后,于蜜儿挽着白浩洋的胳膊走出了酒吧,把喧闹的人群抛在身后,向寂寞的黑暗深处走去……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