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下)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1

 

那天夜里白浩洋午夜才回家,韩馨已经回来了,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去睡。

 

见白浩洋回来,韩馨起身,接过白浩洋的外套:“什么事这么急,等你一晚上也没回去,电话又打不通。”

 

“有个客户着急谈点事,手机也没电了。”

 

白浩洋含糊说着,眼睛却始终看着韩馨,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

 

“今天的聚会玩得开心吧?那个刘新民没缠着你吧?”

 

白浩洋试探地问道,刘新民公开向韩馨示爱,是所有同学都知道的事情。

 

韩馨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别过脸去:“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还提这些。”

 

白浩洋冷哼一声,想起刘新民还是觉得很可恶,竟然用两百万来要挟他!

 

白浩洋去洗澡,韩馨坐在沙发上发呆,刘新民紧紧拥抱住她的感觉,似乎还停留在她的身上。

 

韩馨想忘掉这一切,起身去挂白浩洋的外套,白浩洋的手机掉了出来,韩馨捡起来看了看,脸色陡然变了。

 

白浩洋一夜没有睡好,今天上午要去交首付款,只有这件事尘埃落定了,他才会觉得自己这一次违背内心的博弈是有意义的。

 

而韩馨似乎也没有睡好,白浩洋夜里听到韩馨总翻身的声音,早晨白浩洋坐了起来,韩馨也醒了。

 

“韩馨,我上午有事儿,不去公司,一会儿出去吃早饭,先走了。”

 

白浩洋说着就要下地,韩馨拦住了他:“浩洋,公司有什么事儿是我不知道的?昨晚是哪个客户有急事儿?而今天上午,你又要去做什么?”

 

白浩洋最烦韩馨这样问来问去。

 

两个人刚刚创业的时候,韩馨是他的得力助手。

 

他也承认,这些年来,为了公司的发展,韩馨付出的并不比他少。

 

可是现在他功成名就了,买下这块地之后,他就等着稳赚,实力将比以前更加强大。

 

这个时候,他希望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守在家里,为他生儿育女,而不是像韩馨这样,什么都要过问,什么都要伸手管。

 

十年之约,他许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他不是不爱韩馨,只是他现在不需要韩馨再对他的公司指手画脚了。

 

“馨馨,这几天你在家休息一下吧,这些年你跟着我也太累了。公司的事儿我有分寸,你放心,我养得起你。”

 

白浩洋说完出了门,韩馨反应过来之后,眼泪流了出来。

 

他这是嫌弃她管得太多,要把她在公司架空了?

 

他需要助手,她就去拼命工作。

 

她需要一个乖乖闭嘴的女人,难道,她就要变得唯唯诺诺吗?

 

韩馨想起昨晚看到白浩洋的手机,心里更加难受,憋了一晚上正不知跟谁说,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刘新民。

 

韩馨刚一开口,就被刘新民打断了:“韩馨,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昨晚浩洋根本不是有事,而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2

 

韩馨和刘新民匆匆见面,刘新民说,他今早给白浩洋打电话,结果电话是一个女人接起来的,这个女人还说白总现在很忙,不方便接电话。

 

刘新民问她是谁,她娇笑着说,她是昨晚跟白总在一起的女人。

 

韩馨如五雷轰顶,昨天晚上她无意中发现白浩洋的手机电格是满的,心里就一咯噔。

 

可是最近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分歧太多了,她怕追问的话,白浩洋会觉得她不信任他。

 

所以忍了又忍,没有问白浩洋昨晚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新民,你一大早找浩洋做什么?”韩馨忽然反应过来。

 

在同学中,白浩洋和刘新民因为是情敌关系,两个人的来往并不密切,仅止于点头之交。

 

“我想提醒浩洋,政府征地那个事儿,可能是假的。”

 

韩馨依然觉得迷惑。

 

那天答应刘新民单独见面时,韩馨曾请求刘新民帮忙,打听一下政府征地的事儿是不是真的。

 

她总觉得这事有古怪,可白浩洋却一门心思认定是个赚钱的机会。

 

当时刘新民一口答应下来的真诚令韩馨很感动,所以刘新民握住她的手时,她没有立刻抽回来,怕驳了他的面子,而是等了几秒钟,才轻轻挣脱。

 

她对刘新民说,很感谢他的帮忙,这份同学情谊,她记在心里了。

 

她是想提醒刘新民,他们之间,只能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她对白浩洋,一直是一往情深的。

 

可是刘新民有了这个消息,不应该是第一时间告诉她吗?

 

为什么主动给白浩洋打电话,他们俩之间,什么时候开始单线联系了?

 

“新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而是直接给白浩洋打电话?”

 

“因为,我知道白浩洋在背着你到处借钱,他已经疯了。

 

师兄说,他甚至不惜去浏览那些网络上的借贷平台,就算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做成这笔生意。

 

韩馨, 你不了解男人,当一个男人野心膨胀的时候,他的眼睛是瞎的,他的脑子里已经被欲望填满,早就失去理智了。

 

所以,我借给了白浩洋两百万,就算我不借给他,他一样有办法能借到钱。

 

刘新民意味深长地告诉韩馨,韩馨却怒了:“刘新民,你为什么不将白浩洋到处借钱的事情告诉我,你这是帮凶,是纵容,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刘新民也怒了,他第一次朝韩馨大吼:

 

“我就是故意不告诉你,故意借给他两百万的!

 

就算我告诉你,你阻止了他这一次又怎样?

 

白浩洋的野心不会停止,你们还会有下一次的争吵,无休无止。

 

醒醒吧,韩馨!

 

他不适合你,我就算赔了这两百万,也想让你看清楚,白浩洋就是一个蠢货,根本不能带给你幸福!

 

韩馨,你那天求我帮忙查这件事时,那么憔悴,我的心都碎了。

 

两百万是我十年来的全部身家,就算真地被骗光了,我也不用白浩洋赔,因为我爱你!

 

我十年来全部的相思跟全部的积蓄,也换不到你的一颗心吗?

 

韩馨看着刘新民的眼睛里流露出痛苦的神情,他一向镇定从容,韩馨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失态,竟是为了自己。

 

她再也说不出埋怨刘新民的话来。

 

 

3

 

韩馨和刘新民一直给白浩洋打电话,他的手机都没有通,急得韩馨团团转。

 

就在她想要报警的时候,白浩洋回到了公司。

 

他看到韩馨和刘新民在一起时,神情很不自然,淡淡地告诉刘新民,两百万投资的事儿不用担心,他已经搞定了,以后会有丰厚的回报的。

 

又向韩馨坦白,他是借了钱交了首付款,把那块地买了下来,现在生米做成熟饭,以后韩馨就等着那块地升值好了。

 

韩馨再也忍不住,把刘新民查到的情况告诉了白浩洋。

 

白浩洋得意的神情还挂在脸上,根本不相信韩馨所说的,而且对刘新民饱含敌意。

 

刘新民虽然借了两百万给他,可是也同样向他提出了条件。

 

这一次说不定也是他造谣想从这个好项目中赶走白浩洋,顺便得到韩馨。

 

韩馨见怎么说白浩洋都不信,急了:“白浩洋,你现在有好多事都瞒着我,今天你手机为什么关机,关机前为什么是一个女人接的,昨天晚上,你到底和谁在一起!”

 

白浩洋一听愣了:“我今天没关机啊,我一直在跟人谈生意。”

 

说着把手机拿出来,这才发现,怪不得这一天都很安静,原来手机真地关机了。

 

“你关机前我给你打电话,一个女人接的,她说你在忙,还说……你昨天晚上跟她在一起。”

 

刘新民冷冷地提醒白浩洋。

 

白浩洋想起来到了张总指定的酒店之后,他去了一趟卫生间,那时候包放在外面,而在场的,只有于蜜儿一个女人。

 

难道是她接了自己的电话,然后把手机关机了?

 

白浩洋这才意识到整件事情的诡异,仔细想韩馨和刘新民说的话,有了一丝动摇。

 

 

4

 

白浩洋真正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还是因为于蜜儿。

 

他和韩馨去酒吧找于蜜儿,想让于蜜儿解释清楚在电话里对刘新民说的话。

 

可酒吧老板说,于蜜儿根本不是这里的经理,那天晚上两桌吵架,后来很快和好了,他们也不知为什么。

 

白浩洋和韩馨面面相觑,白浩洋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蜜儿是故意接近他的,那她故意接近白浩洋有什么目的呢?

 

白浩洋将整件事情串连起来去想,脸色渐渐白了。

 

张总故意放了假消息给白浩洋,让白浩洋买地。

 

而白浩洋的钱却被韩馨截住了,所以第一次付首付款时他没去。

 

张总这边着急了,煮熟的鸭子不能让它飞了。

 

他们故意派于蜜儿接近白浩洋,他们抓住了白浩洋年轻气盛、急于求成的心理,知道白浩洋还会卷土重来的。

 

果然,白浩洋上当了,张总和于蜜儿做了一台好戏,白浩洋这回是深信不疑,终于被骗到了八百万。

 

八百万说多不多,也是白浩洋和韩馨这十年来的大半身家了。

 

白浩洋颤抖地看着韩馨:“馨馨,我们报警吧,我可能……真地被骗了。”

 

就算报了警,化名张总和于蜜儿的那伙人也早就逃走了,茫茫人海,去哪里寻找?

 

白浩洋欲哭无泪,整日将自己锁在家里不愿意出门,那边刘新民已经找上门,对着白浩洋和韩馨说:

 

“白浩洋,那两百万我不要了,你现在一屁股债,卖了公司抵债,你将一无所有。

 

不要再拖累韩馨了,你是一个为了两百万,能将女朋友让给别人的男人,你自己跑去跟于蜜儿开房,你对得起韩馨吗?

 

连日来多重的打击下,令韩馨身心俱疲,可是听到白浩洋为了两百万将自己让给别人,问白浩洋是怎么回事。

 

白浩洋再也不敢有任何事情隐瞒韩馨。

 

他说那天刘新民借给他钱的时候,提了一个要求,十周年同学毕业晚宴上,他想跟韩馨跳第一支舞,问白浩洋能不能不要出现。

 

白浩洋愚蠢地答应了,所以那天晚上才找借口没有参加聚会。

 

“可是,我虽然和于蜜儿走出了酒吧,但……”

 

白浩洋话还没有说完,韩馨愤怒地打了他一个耳光,回屋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刘新民跟在韩馨的后面,白浩洋的心里万分难受,却两腿发软,动也动不了,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拦住韩馨。

 

 

5

 

韩馨虽然搬去了外面住,但她没有放弃公司。

 

白浩洋整日将自己关在家里,韩馨则一边维持着公司的正常运转,一边想办法折现,替白浩洋还债。

 

白浩洋上当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圈子里,不但借给他钱的那些人上门要钱,连之前不着急结款的供应商也凉了心,纷纷找上门来。

 

韩馨哪有那么多现金还给所有人,可是要钱的人越来越多,都怕白浩洋的公司完蛋,他们的钱拿不回来。

 

如果停掉公司所有的业务,全部变现还债,那债务清理了之后,这家白浩洋付出所有心血的公司也完了。

 

如果一边维持公司正常业务一边还债,现金根本不够,再这样下去,企业的流动资金也要枯竭了。

 

白浩洋做了逃兵,像个斗败的公鸡把自己关了起来。

 

刘新民倒是愿意帮韩馨,可他对韩馨的一往情深令韩馨承受不起,她怕她还不了刘新民的这一片深情。

 

想来想去,韩馨一咬牙,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韩馨把她名下的一幢别墅卖了,这是去年生日时,白浩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别墅价值六百万,再加上韩馨变现后的四百万,这一千万的现金,终于使公司渡过了这个难关。

 

正当纷纷攘攘的白浩洋被骗事件慢慢消散以后,警察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有人自首,承认诈骗。

 

警察顺藤摸瓜,将整个诈骗集团的成员都抓获了,也追缴了部分赃款回来。

 

那个自首的诈骗犯,不是别人,正是于蜜儿。

 

 

6

 

警察局里,白浩洋做了笔录,又一一指认过“张总”、“于蜜儿”等几位犯罪嫌疑人的面孔,再也不愿意多看他们一眼,走出了警局。

 

这是韩馨第一次见到于蜜儿,她不明白这么漂亮的姑娘,为什么要去犯罪。

 

她跟着白浩洋,也准备走出警察局,警察叫住了她:“韩小姐,那个女孩想见见你,说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韩馨想了想,还是回头朝于蜜儿走去。

 

在两个女警的看护下,于蜜儿一张素颜,更显得年龄小了几岁。

 

韩馨从警察那里知道,于蜜儿只有二十五岁,是山里的姑娘,十八岁时被人骗说出来打工,稀里糊涂地就上了贼船。

 

“我知道你叫韩馨,对不起,我骗了你们。

 

我之所以会自首,是因为认识白浩洋以后,突然厌倦这样到处诈骗的生活了。

 

我也想找个喜欢的男人,好好地谈一场恋爱。

 

在白浩洋第二天要去交钱,我再也不会见到他的前一天晚上,我本来是勾引他去开房的,我承认,我喜欢他。

 

可他跟我走出了酒吧,却突然松开我。

 

虽然他喝了酒,可还是说,他未婚妻叫韩馨,他很爱她,不能和我在一起,做对不起韩馨的事情。

 

那天白浩洋过来交易时,我悄悄地拿走了他的手机,正好有人给他打电话,我就随口编了几句谎话,然后关机了。

 

现在我把这些事实告诉你,也算是对白浩洋的补偿吧。

 

请你转告他,我很后悔骗了他,希望他,不要恨我。

 

于蜜儿说完就被女警押走了。

 

韩馨知道,等待她的将是长时间的牢狱之灾,这么漂亮的姑娘,可惜了。

 

有些人的人生不能再回头,而有些人的人生,是可以重新开始的。

 

比如她和白浩洋,十年的感情,到底该舍该得?

 

 

7

 

今天韩馨的生日,也是白浩洋和韩馨定情十周年的日子,白浩洋准备向韩馨求婚,请来了所有的同学和好友。

 

这些日子以来,白浩洋一直在苦苦哀求韩馨原谅她。

 

于蜜儿已经证实了白浩洋并没有背叛过韩馨,当韩馨把于蜜儿的话转达给白浩洋的时候,白浩洋单膝跪地:

 

“馨馨,你现在知道我是爱你的吧?

 

我只是在做生意的时候昏了头,可是我对你的爱,从来没有改变过!

 

嫁给我好吗?我会为你准备一个盛大的婚礼!

 

韩馨看着白浩洋,深深叹了一口气。

 

男人都是幼稚的动物,骄傲的时候是个自大狂,受了委屈之后又变成没长大的孩子。

 

当韩馨答应白浩洋会出席他为她准备的生日宴时,白浩洋欣喜若狂,使出了浑身解数,无数的气球,无数的鲜花,将酒店布置成童话般的世界。

 

白浩洋知道韩馨再一次拒绝了刘新民的求爱,这证明韩馨的心里还是有他的。

 

白浩洋不想再给刘新民机会了,他要堂堂正正地把韩馨娶进门,让她成为谁也不能再惦记的白太太。

 

韩馨今天穿得很随意,一条牛仔裤配一件简单的白T恤,脑后清爽的马尾使她显得活力十足。

 

白浩洋愣住,这样的韩馨令他熟悉又陌生,他们初初相识时,她就是这样简单秀气,纯真而美好。

 

后来她跟着他打拼,他见惯了她的高跟鞋和职业套装,却没有认识到,这身行头,将韩馨压得多么累,几乎令她失去了自我。

 

白浩洋单膝跪地:“韩馨,我爱你,经过这次的风波我才明白,这世上爱我至深,为我着想的人,只有你了。

 

我得意时你冷静提醒我,我失意时你不离不弃,为我卖别墅,韩馨,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你,嫁给我吧!

 

白浩洋说得情真意切,一只手捧起韩馨的手,一只手拿着戒指,痴痴地看着韩馨。

 

下面的同学和朋友都欢呼雀跃,喊着韩馨的名字,希望她快快答应。

 

韩馨淡淡地一笑,抽回了自己的手,白浩洋愣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韩馨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我跟白浩洋十年的感情,这十年来我们一起创业,一起打拼,我承认,我们之间的感情很深,我曾认定他是我今生的唯一。

 

可是,当我知道他为了两百万就可以答应别的男人的请求,把我往别的男人怀里推时,我对这个男人深深地失望了。

 

当一个人的野心同欲望,吞噬掉他的情感与爱情时,这个人,已经不值得我再爱了。

 

白浩洋,我今天之所以答应你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想向你证明,我是值得你爱的,而你,已经不值得我嫁了。

 

当所有人还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时候,韩馨已经背起了背包,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她不能忍受白浩洋用在她身上的阴谋,哪怕只是让她跟别的男人跳一支舞。

 

而当她拒绝刘新民的时候,她说:“你虽然用两百万来证明你是爱我的,可我更喜欢一个光明磊落的爱人,我讨厌你用阴谋来牺牲别人,成全自己。

 

新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先从师兄那里知道白浩洋会上当,然后才借给他两百万,故意看着他掉进坑里的。

 

咣当咣当的火车上,韩馨似乎听到了远方的呼唤,十年一梦。

 

当她发现自己因为一个男人而失去自我的时候,她决定一切重新开始。

 

看着车窗外倒去的风景,韩馨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笃定的微笑。

 

年轻的时候因为爱情而无所畏惧,十年之后,三十几岁的女人,因为爱自己,照样可以有勇气重新开始。

 

想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

 

至于男人,对韩馨来说,已经成为生活中的装饰品,可有,也可无。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