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1

 

袁若若坐在办公室中,正在处理助理新交上来的文件,突然,一条短信发到了她的手机里。

 

“你老公和别的女人正在你家缠绵呢,不考虑回家看看吗?”

 

袁若若皱了皱眉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心觉可能是欺诈短信,没有太上心。

 

然而,没五分钟,又有一张图片发了过来。

 

图片上,她的老公刘麟和她的干妹妹陈珊正极尽云雨。

 

袁若若的脑子一下子“嗡”地炸开了。

 

袁若若匆忙地抓起一旁的衣服,急速朝家里赶。

 

到家之后,袁若若蹑手蹑脚地开了房门,心里七上八下。

 

她刚刚踱到房间门口,男女欢爱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袁若若顾不得许多,一把推开房门,里面的人被吓了一大跳,正抱在一起的刘麟和陈珊迅速地分开,用被子挡住身体,慌乱地看着袁若若。

 

“老婆,你,你怎么回来了?”刘麟的脸一下子白了。

 

袁若若攥紧拳头,冲过去便删了刘麟一巴掌:“刘麟,你竟然背叛我!”

 

“姐姐,你别打了,这事不怪姐夫,怪我,怪我……”

 

陈珊叫起来,拉住袁若若的手,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眼眶里泪珠莹莹。

 

看到这张楚楚可怜的脸,袁若若已经气到连指尖都发抖了起来:“陈珊,我当时救你的命,可不是要你留着这条命来勾引我老公的!”

 

陈珊越是哭哭啼啼,袁若若越来气,明明是她对不起自己,为什么还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

 

“陈珊,我当初就应该让你去死!”

 

袁若若火冒三丈,抓起床头柜上的花瓶,便要砸在陈珊头上。

 

没想到,关键时刻,刘麟挡在了陈珊面前,随着花瓶碎裂,一道细细的鲜血也从刘麟头上流了下来......

 

 

2

 

看到陈珊尖叫着扶住刘麟,袁若若一下子失了神,扔掉花瓶,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跌跌撞撞地走到客厅,瘫坐在沙发上。

 

陈珊扶着刘麟,急急从房间里走出来,哭道:“姐,姐,你先消消气,姐夫他已经受伤了,我们先送他去医院好吗?”

 

袁若若心烦意燥,她一秒也不想多看这对狗男女一眼,把车钥匙扔到陈珊面前,“你们滚吧!”

 

门被砰地关上,袁若若跌坐在沙发上,捂住自己发痛的脑袋,往事幕幕涌上心头。

 

袁若若的亲妹妹当初得了白血病,因为没有等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去世了。

 

这之后,袁若若就成为了一名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

 

不久,医院给袁若若打电话,说她的骨髓与陈珊匹配成功。

 

袁若若在看到陈珊那双和妹妹一样明亮的眼睛时,便对她产生了亲近感,同意将骨髓移植给陈珊。

 

手术很成功,陈珊对袁若若感激涕零,要和她互认了姐妹。

 

袁若若还将陈珊介绍到刘麟的公司里,做了刘麟的秘书。

 

没想到此举,竟是引狼入室!

 

袁若若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内心深处的愤怒、恨意、懊悔、不甘交织成网,几乎把她的心脏勒出血痕。

 

这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袁若若的回忆——是刘麟的手机响了。

 

袁若若一看屏幕,来电人是她的婆婆张春梅。

 

张春梅还不知道刘麟已经去医院了,还以为接电话的是刘麟。

 

袁若若还没应声,张春梅先在电话那头叫了起来:“儿子,这段时间你天天和陈珊呆在一起,她怀孕了没?

 

如果陈珊怀孕了你就赶紧和袁若若这个不下蛋的女人离婚,我们刘家不需要怀不了孕的女人!”

 

袁若若浑身都颤抖起来。

 

原来婆婆早就知道刘麟出轨陈珊的事情,还在背后支持,想等陈珊怀孕了就将她扫地出门!

 

袁若若不应声,张春梅继续叨叨着:“你和陈珊也好了这么久了,也该结果了。我已经去看过算命先生了,他说陈珊生辰八字很好,肯定能生儿子!”

 

袁若若的眉头越锁越紧,她一声不吭地按掉了电话。

 

她长得漂亮,学历高,工作好,但是这一切的优点,竟然都被她没有怀孕这一点抹杀了!

 

袁若若的脸变得越来越白,她咬紧嘴唇,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3

 

陈珊扶着刘麟走出医院的时候,震惊地发现袁若若正在医院外等着他们。

 

“老婆,我……”刘麟自知理亏,被袁若若砸破了头也不敢说什么。

 

陈珊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生怕袁若若又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看都不敢看她。

 

“没事,这事就算了,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袁若若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刘麟和陈珊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在袁若若的招呼下,忐忑不安地上了车。

 

将刘麟送回家后,车上只剩下陈珊和袁若若两个人。

 

陈珊如坐针毡,坐在驾驶座上的袁若若先开了口:“妹妹,我反思了一下,之前,是我太冲动了。”

 

“其实,我和刘麟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

 

袁若若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早就察觉到刘麟不爱我了,我应该放手的。

 

我怀不上孩子,不能为刘麟传宗接代,他嫌弃我……也是应该的。”

 

“姐姐,你别这么说。”陈珊的神情十分慌乱。

 

“刘麟喜欢你,其实也挺好的。我和你这么亲近,他爱你,总比爱别的女人好。”

 

袁若若说道,“如果你能完成我未完成的心愿,为刘麟生下一儿半女,就更好了。”

 

“姐姐,你,你是什么意思?”陈珊愣住了。

 

“是这样的。我已经想通了。妹妹,只要你顺利给刘麟生下孩子,我就和他离婚。”

 

袁若若坚定地说道,“之后,刘麟要去你家看你,我绝不阻拦。”

 

袁若若的大度让陈珊分外震惊,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是认真的,妹妹。”袁若若接着道,“你和刘麟今后就专心造人吧!!”

 

回家之后,袁若若亦向刘麟转达了相同的说法。

 

刘麟对袁若若的转变十分惊讶,但是,能和陈珊光明正大地住在一起,让他觉得分外开心。

 

此后,刘麟经常去往陈珊家中,与她缠绵悱恻,袁若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很快,陈珊就查出了怀孕。

 

陈珊怀孕后,袁若若更是表现出了大气和体贴,直接把单位分配的一套房子给陈珊住,说是陈珊之前住的房子太小,不适合养胎。

 

与此同时,袁若若也遵守约定,开始筹备与刘麟的离婚手续。

 

 

4

 

离婚过程中,袁若若提出,要分走她与刘麟夫妻二人共同财产的大部分。

 

张春梅怒指袁若若的鼻子:“袁若若,不是我说你,你嫁给刘麟这么久,连一个孩子都没生出来,凭什么分走那么多钱?”

 

“婆婆,不,张女士。”袁若若冷冷道,斜睨着张春梅,“如果私下协调,你们不同意我分走大部分财产的话,我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张女士,希望你知道,这段时间里,我可是收集了不少刘麟出轨陈珊的证据。

 

如果我把这些证据公诸于世,你们不仅拿不到多少钱,还会名声尽毁。”

 

张春梅气得指尖发抖,不断说着:“你,你……”

 

还是刘麟在一旁拉住了张春梅:“妈,确实是我对不起若若在先。钱还可以再赚,算了算了,就给她多一些吧。”

 

袁若若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看着刘麟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自己也爽快地签了字。

 

离婚成功之后,刘麟把大部分财产给了袁若若,自己则陪着陈珊安心养胎。

 

袁若若还算好说话,并没有在离婚后取回她借给陈珊住的那套单位房,而是让陈珊继续住着。

 

然而,陈珊怀胎三月的时候,陈珊的身体却开始出问题。

 

她频繁地流鼻血,发低烧,去医院检查了才知道,她的白血病复发了!

 

既然白血病发作,那么孩子是肯定不能留了。

 

张春梅好不容易得了个孙子,又得打掉,终日骂骂咧咧,陈珊在自身和外在的双重打击下,人也消瘦了好几圈。

 

那一天,刘麟陪陈珊去医院打胎,刘麟扶着陈珊,不断地宽慰她,陈珊只是低低抽泣。

 

就在陈珊准备进手术室的时候,一个男人却突然闯进视线,拉住陈珊的手便呵斥道:“陈珊,你不是说拿到钱就跟我结婚吗?为什么背叛我!”

 

陈珊看到来者,先是愣了一愣,随即脸色骤白……

 

 

5

 

来者是陈珊之前的男友,江门。

 

她和江门明明已经断干净了,不知道江门为何又找上她。

 

“珊珊,这是谁?”刘麟看到江门,警惕地问道。

 

陈珊的心跳的很快,她不知道江门来这里干什么,她咬着嘴唇:“他,他是……

 

“我是她的男朋友,江门。”江门见陈珊支支吾吾,皱了皱眉头,直接说。

 

“男朋友?”刘麟松开拉着陈珊的手,眼神有些变了,“陈珊,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你还有个男朋友?”

 

陈珊焦急地快要哭出来,张了张嘴想解释,但江门连忙赶在陈珊出声之前说道:“对,你还不知道吧,我和陈珊在一起都三年了。”

 

说完,江门转向陈珊:“陈珊,你明明答应我,拿到钱,就回来和我结婚,为什么反悔?为什么抛弃我?”

 

刘麟愣了愣:“拿到钱?拿到什么钱?”

 

陈珊脸色一白,急急辩驳道:“刘麟,你别听他乱说,我和他早就断干净了!”

 

“女人真是无情哪。”

 

江门皱了皱眉,转向刘麟说道,“我被这个女人玩得团团转,现在落了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兄弟,我得好心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小心你的身边人。

 

你还不知道吧?

 

陈珊之前患了白血病,为了治病,借了一大笔钱,一直还不上。

 

于是,她就盯上了你这个大款。

 

还跟我保证说,只要她从你这边捞到足够的钱,她就会回到我身边,跟我结婚。”

 

听到江门的话,刘麟气得全身都抖了起来:“陈珊,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6

 

“刘麟,他是诬陷我的,你不要听他乱说!”

 

陈珊的眼泪掉了下来,“刘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

 

我怎么会为了财跟你在一起呢?我是爱你的啊!”

 

江门露出厌恶的表情:“陈珊,我最讨厌你这副卖惨的样子。

 

明明是你玩弄了所有人,却装作大家欺负你的样子!

 

你敢当面跟你老公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打在刘麟的头上,刘麟的脸一瞬间铁青如铜绿。

 

“什么?我这孩子,当然是刘麟的啊!”

 

“放屁!”江门瞪着陈珊,“你肚子里的孩子,明明是我的!”

 

 

7

 

被江门这么一闹,刘麟对陈珊的怀疑不由得多了七八分。

 

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儿,所以,刘麟不由分说,一定要拉着陈珊去化验室抽取羊水,做亲子鉴定。

 

江门也慢慢悠悠地跟着去了。

 

一路上,陈珊一直哭哭啼啼地求刘麟相信她,江门只是冷眼看待,时不时地从鼻孔“哼”一声。

 

三个人等待在化验室门口,刘麟虽然面不改色,但是看得出来他很紧张。

 

没一会,医生拿着报告出来。

 

陈珊肚子里的孩子,果然是江门的,而不是刘麟的!

 

“什么?不可能!这不可能!”

 

陈珊接过化验单,草草看了一眼,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刘麟,医院一定检查错了!

 

这不可能的,我和他分手的时候,并未怀孕,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呢!

 

刘麟,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欺骗我!”

 

刘麟怒吼,一巴掌将陈珊扇倒在地,“亏我还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这么的不知检点!给我滚出刘家的大门,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刘麟说完,便拂袖而去,陈珊一直扯着刘麟的大腿喊冤,刘麟更加厌恶,踢了她一脚,便气急离开了。

 

“自作自受。”江门睥睨着瘫倒在地板上痛哭的陈珊,白了她一眼,亦转身离开。

 

后来,虽然陈珊先后去找了刘麟几次,但刘麟铁定了心不肯见她,张春梅也拿着扫帚站在门口,将陈珊打出去几次,陈珊才渐渐地不来了。

 

陈珊白血病复发,刘麟不愿意给她任何帮助,没过几月,陈珊就因为得不到救助,重病去世了。

 

刘麟又恢复了孤家寡人一个,每天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无人料理他的生活,无人对他嘘寒问暖,突然想起袁若若的好来。

 

鬼使神差一般,刘麟打听到了袁若若的住处,想去见袁若若一面,试试看能不能重修就好。

 

 

8

 

刘麟驱车来到袁若若居住的小区中,刚到袁若若家楼下停好车,却看见袁若若缓缓地从楼梯上下来。

 

刘麟心上一喜,赶紧下车,准备迎上去,却留意到袁若若身边还站着一个人,江门!

 

更让刘麟感到震惊的是,袁若若挺着个大肚子,江门在一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两个人俨然一副夫妻情深的模样!

 

袁若若看到了刘麟,和江门对视了一眼,走上前去。

 

“若若,你,你怀孕了?”刘麟不可置信。

 

“对啊,陈珊可以怀孕,我就不能怀孕吗?”袁若若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不过,有点可惜呢,陈珊的孩子打掉了,她自己也死了。”

 

“若若,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刘麟拧了拧眉头,袁若若尖酸的语气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

 

“我就随便说了几句话,你就觉得受刺激了?”袁若若冷冷道,“当初,你出轨陈珊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我受到了多大的创伤呢?”

 

“不过幸好,我已经报仇了。”袁若若扯了扯嘴角,“刘麟,我们也算扯平了。”

 

“报仇?”刘麟愣了愣。

 

袁若若的笑容分外残酷:“刘麟,你还不知道吧,其实,陈珊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没错。

 

我肚子里怀的,才是江门的孩子。

 

我只不过是买通了医生,将我的羊水和陈珊的羊水掉了个包,你就那么绝情地认定陈珊给你戴了绿帽,将她赶出了家门!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你对陈珊的信任,可谓是几乎为零啊。”

 

袁若若接着道,“说到底,陈珊的死,都是你的责任!”

 

“什么?什么?”刘麟如雷轰顶,整个人晃了晃,“是你?是你掉包了羊水?”

 

“对啊。”袁若若笑道,“陈珊和江门是有过一段感情没错。

 

但是,她勾引你成功之后,倒是收了心,恪守妇道,也是一心一意要做好你的妻子。

 

江门说她是为了钱接近你,不过是编的。

 

她接近你那时,早已和江门分手,单纯地只是因为喜欢你罢了。”

 

刘麟瞪大了眼睛,突如其来的真相几乎让他站不住脚跟。

 

“袁若若,是你,一切都是你计划的!”刘麟大吼起来,一巴掌向袁若若扇了过去。

 

没想到,刘麟的手被江门迅疾地抓住 ,江门一拳将刘麟打翻在地,啐了一口:“你别这么激动,认真想想吧,这一切,难道不都是你的错吗?

 

如果你不出轨,能有后来的事吗?

 

如果你多信任陈珊一点,她会死吗?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尝吧!”

 

刘麟狼狈不堪地摔倒在地,看着袁若若和江门携手远去,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握在手里蹂躏。

 

可是,江门说得也对,这一切,确实是因他而起。

 

 

9

 

袁若若一步步地远去,脑子里如同幻灯片般,一帧帧地回忆起过往。

 

她从小优秀,人美,能力又强,一直是所有男人的女神。

 

嫁给刘麟这个高富帅,本想可以幸福一生,却被刘麟劈腿,劈腿对象还是个处处不如她,一直接受她资助的女人。

 

袁若若的自尊心很强,她决不允许自己白白地收到这些伤害,所以,她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复仇。

 

她先是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纵容刘麟和陈珊谈情,又将单位分配的房子给陈珊住。

 

殊不知,这套房子刚刚装修不久,甲醛含量严重超标,正是因为陈珊吸入了过多的甲醛,才导致她的白血病复发。

 

后来,袁若若打听到陈珊曾经有个男朋友江门,便千方百计地找到江门,搭讪、勾引他,让江门坠入了她的温柔乡中。

 

她怀孕后,便指使江门到刘麟面前演一场戏。

 

他们提前买通了医院里的医生,调换了袁若若和陈珊的羊水,顺利让刘麟以为陈珊肚子里的孩子是江门的,让刘麟彻底对陈珊失望,将她赶出家门。

 

刘麟他,在离婚后被袁若若拿走了大部分资产,现在又得知了陈珊死亡的真相,人财两空,下半生,估计要在懊悔中度过了吧。

 

袁若若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微笑。

 

突然之间,她又想起,她和陈珊刚刚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陈珊眼睛明亮,亲昵的叫她姐姐,她也是真的把陈珊当做了亲妹妹。

 

然而,陈珊却在一次次的接触中,爱上了刘麟。

 

袁若若还查出,当初给她发匿名床照的人,就是陈珊本人。

 

为了逼袁若若下位,陈珊诱惑刘麟,发匿名照片,俘获张春梅芳心,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虽然陈珊是真的喜欢刘麟,那又怎么样?

 

小三就是小三,死不足惜!

 

袁若若攥紧了拳头,想到陈珊已死,不由地感到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感。

 

但是很快,她又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这一生,她袁若若真正爱过的人,只有刘麟一个。

 

如今,她为了复仇,做了这么多恶毒的事,还强迫自己委身于根本不爱的江门,她和刘麟,也是永远都不可能了吧?

 

或许,上天给她的惩罚,就是再也没有爱了吧……

 

注意到一旁的袁若若正在出神,江门关心地问了句:“若若,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才刘麟吓到你了?”

 

“没事。”袁若若对江门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擦掉了眼角的一滴泪......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1

     

    袁若若坐在办公室中,正在处理助理新交上来的文件,突然,一条短信发到了她的手机里。

     

    “你老公和别的女人正在你家缠绵呢,不考虑回家看看吗?”

     

    袁若若皱了皱眉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心觉可能是欺诈短信,没有太上心。

     

    然而,没五分钟,又有一张图片发了过来。

     

    图片上,她的老公刘麟和她的干妹妹陈珊正极尽云雨。

     

    袁若若的脑子一下子“嗡”地炸开了。

     

    袁若若匆忙地抓起一旁的衣服,急速朝家里赶。

     

    到家之后,袁若若蹑手蹑脚地开了房门,心里七上八下。

     

    她刚刚踱到房间门口,男女欢爱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袁若若顾不得许多,一把推开房门,里面的人被吓了一大跳,正抱在一起的刘麟和陈珊迅速地分开,用被子挡住身体,慌乱地看着袁若若。

     

    “老婆,你,你怎么回来了?”刘麟的脸一下子白了。

     

    袁若若攥紧拳头,冲过去便删了刘麟一巴掌:“刘麟,你竟然背叛我!”

     

    “姐姐,你别打了,这事不怪姐夫,怪我,怪我……”

     

    陈珊叫起来,拉住袁若若的手,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眼眶里泪珠莹莹。

     

    看到这张楚楚可怜的脸,袁若若已经气到连指尖都发抖了起来:“陈珊,我当时救你的命,可不是要你留着这条命来勾引我老公的!”

     

    陈珊越是哭哭啼啼,袁若若越来气,明明是她对不起自己,为什么还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

     

    “陈珊,我当初就应该让你去死!”

     

    袁若若火冒三丈,抓起床头柜上的花瓶,便要砸在陈珊头上。

     

    没想到,关键时刻,刘麟挡在了陈珊面前,随着花瓶碎裂,一道细细的鲜血也从刘麟头上流了下来......

     

     

    2

     

    看到陈珊尖叫着扶住刘麟,袁若若一下子失了神,扔掉花瓶,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跌跌撞撞地走到客厅,瘫坐在沙发上。

     

    陈珊扶着刘麟,急急从房间里走出来,哭道:“姐,姐,你先消消气,姐夫他已经受伤了,我们先送他去医院好吗?”

     

    袁若若心烦意燥,她一秒也不想多看这对狗男女一眼,把车钥匙扔到陈珊面前,“你们滚吧!”

     

    门被砰地关上,袁若若跌坐在沙发上,捂住自己发痛的脑袋,往事幕幕涌上心头。

     

    袁若若的亲妹妹当初得了白血病,因为没有等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去世了。

     

    这之后,袁若若就成为了一名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

     

    不久,医院给袁若若打电话,说她的骨髓与陈珊匹配成功。

     

    袁若若在看到陈珊那双和妹妹一样明亮的眼睛时,便对她产生了亲近感,同意将骨髓移植给陈珊。

     

    手术很成功,陈珊对袁若若感激涕零,要和她互认了姐妹。

     

    袁若若还将陈珊介绍到刘麟的公司里,做了刘麟的秘书。

     

    没想到此举,竟是引狼入室!

     

    袁若若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内心深处的愤怒、恨意、懊悔、不甘交织成网,几乎把她的心脏勒出血痕。

     

    这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袁若若的回忆——是刘麟的手机响了。

     

    袁若若一看屏幕,来电人是她的婆婆张春梅。

     

    张春梅还不知道刘麟已经去医院了,还以为接电话的是刘麟。

     

    袁若若还没应声,张春梅先在电话那头叫了起来:“儿子,这段时间你天天和陈珊呆在一起,她怀孕了没?

     

    如果陈珊怀孕了你就赶紧和袁若若这个不下蛋的女人离婚,我们刘家不需要怀不了孕的女人!”

     

    袁若若浑身都颤抖起来。

     

    原来婆婆早就知道刘麟出轨陈珊的事情,还在背后支持,想等陈珊怀孕了就将她扫地出门!

     

    袁若若不应声,张春梅继续叨叨着:“你和陈珊也好了这么久了,也该结果了。我已经去看过算命先生了,他说陈珊生辰八字很好,肯定能生儿子!”

     

    袁若若的眉头越锁越紧,她一声不吭地按掉了电话。

     

    她长得漂亮,学历高,工作好,但是这一切的优点,竟然都被她没有怀孕这一点抹杀了!

     

    袁若若的脸变得越来越白,她咬紧嘴唇,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3

     

    陈珊扶着刘麟走出医院的时候,震惊地发现袁若若正在医院外等着他们。

     

    “老婆,我……”刘麟自知理亏,被袁若若砸破了头也不敢说什么。

     

    陈珊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生怕袁若若又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看都不敢看她。

     

    “没事,这事就算了,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袁若若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刘麟和陈珊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在袁若若的招呼下,忐忑不安地上了车。

     

    将刘麟送回家后,车上只剩下陈珊和袁若若两个人。

     

    陈珊如坐针毡,坐在驾驶座上的袁若若先开了口:“妹妹,我反思了一下,之前,是我太冲动了。”

     

    “其实,我和刘麟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

     

    袁若若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早就察觉到刘麟不爱我了,我应该放手的。

     

    我怀不上孩子,不能为刘麟传宗接代,他嫌弃我……也是应该的。”

     

    “姐姐,你别这么说。”陈珊的神情十分慌乱。

     

    “刘麟喜欢你,其实也挺好的。我和你这么亲近,他爱你,总比爱别的女人好。”

     

    袁若若说道,“如果你能完成我未完成的心愿,为刘麟生下一儿半女,就更好了。”

     

    “姐姐,你,你是什么意思?”陈珊愣住了。

     

    “是这样的。我已经想通了。妹妹,只要你顺利给刘麟生下孩子,我就和他离婚。”

     

    袁若若坚定地说道,“之后,刘麟要去你家看你,我绝不阻拦。”

     

    袁若若的大度让陈珊分外震惊,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是认真的,妹妹。”袁若若接着道,“你和刘麟今后就专心造人吧!!”

     

    回家之后,袁若若亦向刘麟转达了相同的说法。

     

    刘麟对袁若若的转变十分惊讶,但是,能和陈珊光明正大地住在一起,让他觉得分外开心。

     

    此后,刘麟经常去往陈珊家中,与她缠绵悱恻,袁若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很快,陈珊就查出了怀孕。

     

    陈珊怀孕后,袁若若更是表现出了大气和体贴,直接把单位分配的一套房子给陈珊住,说是陈珊之前住的房子太小,不适合养胎。

     

    与此同时,袁若若也遵守约定,开始筹备与刘麟的离婚手续。

     

     

    4

     

    离婚过程中,袁若若提出,要分走她与刘麟夫妻二人共同财产的大部分。

     

    张春梅怒指袁若若的鼻子:“袁若若,不是我说你,你嫁给刘麟这么久,连一个孩子都没生出来,凭什么分走那么多钱?”

     

    “婆婆,不,张女士。”袁若若冷冷道,斜睨着张春梅,“如果私下协调,你们不同意我分走大部分财产的话,我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张女士,希望你知道,这段时间里,我可是收集了不少刘麟出轨陈珊的证据。

     

    如果我把这些证据公诸于世,你们不仅拿不到多少钱,还会名声尽毁。”

     

    张春梅气得指尖发抖,不断说着:“你,你……”

     

    还是刘麟在一旁拉住了张春梅:“妈,确实是我对不起若若在先。钱还可以再赚,算了算了,就给她多一些吧。”

     

    袁若若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看着刘麟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自己也爽快地签了字。

     

    离婚成功之后,刘麟把大部分财产给了袁若若,自己则陪着陈珊安心养胎。

     

    袁若若还算好说话,并没有在离婚后取回她借给陈珊住的那套单位房,而是让陈珊继续住着。

     

    然而,陈珊怀胎三月的时候,陈珊的身体却开始出问题。

     

    她频繁地流鼻血,发低烧,去医院检查了才知道,她的白血病复发了!

     

    既然白血病发作,那么孩子是肯定不能留了。

     

    张春梅好不容易得了个孙子,又得打掉,终日骂骂咧咧,陈珊在自身和外在的双重打击下,人也消瘦了好几圈。

     

    那一天,刘麟陪陈珊去医院打胎,刘麟扶着陈珊,不断地宽慰她,陈珊只是低低抽泣。

     

    就在陈珊准备进手术室的时候,一个男人却突然闯进视线,拉住陈珊的手便呵斥道:“陈珊,你不是说拿到钱就跟我结婚吗?为什么背叛我!”

     

    陈珊看到来者,先是愣了一愣,随即脸色骤白……

     

     

    5

     

    来者是陈珊之前的男友,江门。

     

    她和江门明明已经断干净了,不知道江门为何又找上她。

     

    “珊珊,这是谁?”刘麟看到江门,警惕地问道。

     

    陈珊的心跳的很快,她不知道江门来这里干什么,她咬着嘴唇:“他,他是……

     

    “我是她的男朋友,江门。”江门见陈珊支支吾吾,皱了皱眉头,直接说。

     

    “男朋友?”刘麟松开拉着陈珊的手,眼神有些变了,“陈珊,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你还有个男朋友?”

     

    陈珊焦急地快要哭出来,张了张嘴想解释,但江门连忙赶在陈珊出声之前说道:“对,你还不知道吧,我和陈珊在一起都三年了。”

     

    说完,江门转向陈珊:“陈珊,你明明答应我,拿到钱,就回来和我结婚,为什么反悔?为什么抛弃我?”

     

    刘麟愣了愣:“拿到钱?拿到什么钱?”

     

    陈珊脸色一白,急急辩驳道:“刘麟,你别听他乱说,我和他早就断干净了!”

     

    “女人真是无情哪。”

     

    江门皱了皱眉,转向刘麟说道,“我被这个女人玩得团团转,现在落了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兄弟,我得好心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小心你的身边人。

     

    你还不知道吧?

     

    陈珊之前患了白血病,为了治病,借了一大笔钱,一直还不上。

     

    于是,她就盯上了你这个大款。

     

    还跟我保证说,只要她从你这边捞到足够的钱,她就会回到我身边,跟我结婚。”

     

    听到江门的话,刘麟气得全身都抖了起来:“陈珊,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6

     

    “刘麟,他是诬陷我的,你不要听他乱说!”

     

    陈珊的眼泪掉了下来,“刘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

     

    我怎么会为了财跟你在一起呢?我是爱你的啊!”

     

    江门露出厌恶的表情:“陈珊,我最讨厌你这副卖惨的样子。

     

    明明是你玩弄了所有人,却装作大家欺负你的样子!

     

    你敢当面跟你老公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打在刘麟的头上,刘麟的脸一瞬间铁青如铜绿。

     

    “什么?我这孩子,当然是刘麟的啊!”

     

    “放屁!”江门瞪着陈珊,“你肚子里的孩子,明明是我的!”

     

     

    7

     

    被江门这么一闹,刘麟对陈珊的怀疑不由得多了七八分。

     

    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儿,所以,刘麟不由分说,一定要拉着陈珊去化验室抽取羊水,做亲子鉴定。

     

    江门也慢慢悠悠地跟着去了。

     

    一路上,陈珊一直哭哭啼啼地求刘麟相信她,江门只是冷眼看待,时不时地从鼻孔“哼”一声。

     

    三个人等待在化验室门口,刘麟虽然面不改色,但是看得出来他很紧张。

     

    没一会,医生拿着报告出来。

     

    陈珊肚子里的孩子,果然是江门的,而不是刘麟的!

     

    “什么?不可能!这不可能!”

     

    陈珊接过化验单,草草看了一眼,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刘麟,医院一定检查错了!

     

    这不可能的,我和他分手的时候,并未怀孕,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呢!

     

    刘麟,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欺骗我!”

     

    刘麟怒吼,一巴掌将陈珊扇倒在地,“亏我还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这么的不知检点!给我滚出刘家的大门,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刘麟说完,便拂袖而去,陈珊一直扯着刘麟的大腿喊冤,刘麟更加厌恶,踢了她一脚,便气急离开了。

     

    “自作自受。”江门睥睨着瘫倒在地板上痛哭的陈珊,白了她一眼,亦转身离开。

     

    后来,虽然陈珊先后去找了刘麟几次,但刘麟铁定了心不肯见她,张春梅也拿着扫帚站在门口,将陈珊打出去几次,陈珊才渐渐地不来了。

     

    陈珊白血病复发,刘麟不愿意给她任何帮助,没过几月,陈珊就因为得不到救助,重病去世了。

     

    刘麟又恢复了孤家寡人一个,每天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无人料理他的生活,无人对他嘘寒问暖,突然想起袁若若的好来。

     

    鬼使神差一般,刘麟打听到了袁若若的住处,想去见袁若若一面,试试看能不能重修就好。

     

     

    8

     

    刘麟驱车来到袁若若居住的小区中,刚到袁若若家楼下停好车,却看见袁若若缓缓地从楼梯上下来。

     

    刘麟心上一喜,赶紧下车,准备迎上去,却留意到袁若若身边还站着一个人,江门!

     

    更让刘麟感到震惊的是,袁若若挺着个大肚子,江门在一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两个人俨然一副夫妻情深的模样!

     

    袁若若看到了刘麟,和江门对视了一眼,走上前去。

     

    “若若,你,你怀孕了?”刘麟不可置信。

     

    “对啊,陈珊可以怀孕,我就不能怀孕吗?”袁若若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不过,有点可惜呢,陈珊的孩子打掉了,她自己也死了。”

     

    “若若,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刘麟拧了拧眉头,袁若若尖酸的语气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

     

    “我就随便说了几句话,你就觉得受刺激了?”袁若若冷冷道,“当初,你出轨陈珊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我受到了多大的创伤呢?”

     

    “不过幸好,我已经报仇了。”袁若若扯了扯嘴角,“刘麟,我们也算扯平了。”

     

    “报仇?”刘麟愣了愣。

     

    袁若若的笑容分外残酷:“刘麟,你还不知道吧,其实,陈珊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没错。

     

    我肚子里怀的,才是江门的孩子。

     

    我只不过是买通了医生,将我的羊水和陈珊的羊水掉了个包,你就那么绝情地认定陈珊给你戴了绿帽,将她赶出了家门!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你对陈珊的信任,可谓是几乎为零啊。”

     

    袁若若接着道,“说到底,陈珊的死,都是你的责任!”

     

    “什么?什么?”刘麟如雷轰顶,整个人晃了晃,“是你?是你掉包了羊水?”

     

    “对啊。”袁若若笑道,“陈珊和江门是有过一段感情没错。

     

    但是,她勾引你成功之后,倒是收了心,恪守妇道,也是一心一意要做好你的妻子。

     

    江门说她是为了钱接近你,不过是编的。

     

    她接近你那时,早已和江门分手,单纯地只是因为喜欢你罢了。”

     

    刘麟瞪大了眼睛,突如其来的真相几乎让他站不住脚跟。

     

    “袁若若,是你,一切都是你计划的!”刘麟大吼起来,一巴掌向袁若若扇了过去。

     

    没想到,刘麟的手被江门迅疾地抓住 ,江门一拳将刘麟打翻在地,啐了一口:“你别这么激动,认真想想吧,这一切,难道不都是你的错吗?

     

    如果你不出轨,能有后来的事吗?

     

    如果你多信任陈珊一点,她会死吗?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尝吧!”

     

    刘麟狼狈不堪地摔倒在地,看着袁若若和江门携手远去,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握在手里蹂躏。

     

    可是,江门说得也对,这一切,确实是因他而起。

     

     

    9

     

    袁若若一步步地远去,脑子里如同幻灯片般,一帧帧地回忆起过往。

     

    她从小优秀,人美,能力又强,一直是所有男人的女神。

     

    嫁给刘麟这个高富帅,本想可以幸福一生,却被刘麟劈腿,劈腿对象还是个处处不如她,一直接受她资助的女人。

     

    袁若若的自尊心很强,她决不允许自己白白地收到这些伤害,所以,她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复仇。

     

    她先是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纵容刘麟和陈珊谈情,又将单位分配的房子给陈珊住。

     

    殊不知,这套房子刚刚装修不久,甲醛含量严重超标,正是因为陈珊吸入了过多的甲醛,才导致她的白血病复发。

     

    后来,袁若若打听到陈珊曾经有个男朋友江门,便千方百计地找到江门,搭讪、勾引他,让江门坠入了她的温柔乡中。

     

    她怀孕后,便指使江门到刘麟面前演一场戏。

     

    他们提前买通了医院里的医生,调换了袁若若和陈珊的羊水,顺利让刘麟以为陈珊肚子里的孩子是江门的,让刘麟彻底对陈珊失望,将她赶出家门。

     

    刘麟他,在离婚后被袁若若拿走了大部分资产,现在又得知了陈珊死亡的真相,人财两空,下半生,估计要在懊悔中度过了吧。

     

    袁若若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微笑。

     

    突然之间,她又想起,她和陈珊刚刚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陈珊眼睛明亮,亲昵的叫她姐姐,她也是真的把陈珊当做了亲妹妹。

     

    然而,陈珊却在一次次的接触中,爱上了刘麟。

     

    袁若若还查出,当初给她发匿名床照的人,就是陈珊本人。

     

    为了逼袁若若下位,陈珊诱惑刘麟,发匿名照片,俘获张春梅芳心,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虽然陈珊是真的喜欢刘麟,那又怎么样?

     

    小三就是小三,死不足惜!

     

    袁若若攥紧了拳头,想到陈珊已死,不由地感到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感。

     

    但是很快,她又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这一生,她袁若若真正爱过的人,只有刘麟一个。

     

    如今,她为了复仇,做了这么多恶毒的事,还强迫自己委身于根本不爱的江门,她和刘麟,也是永远都不可能了吧?

     

    或许,上天给她的惩罚,就是再也没有爱了吧……

     

    注意到一旁的袁若若正在出神,江门关心地问了句:“若若,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才刘麟吓到你了?”

     

    “没事。”袁若若对江门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擦掉了眼角的一滴泪......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