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6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丈夫的初恋(全)

安小幺

 


〖 戳这里,看《重金求子》下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同学聚会上,免不得要聊上几句过往。

 

几个男人喝大了,一张大舌头,该说的不该说的话,就全往外蹦。

 

他们中坐着一名美艳女人,精致的妆容却不掩其靓丽的长相,反而把本来就出众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

 

“吴俊啊,听说你那谁,现在还单着啊!”一名染着金发的男子,抱着酒瓶,醉醺醺地和坐在先前那名美艳女人旁的英俊男士说道。

 

“那谁?”女人眉峰微蹙,立马质问道。

 

吴俊脸一僵,随后瞪了金发男子一眼,赔笑道,“诗诗,别听他乱讲,就以前一朋友。

 

“朋友?那他为什么说是你那谁?是你的谁?

 

这名被称之为诗诗的美艳女人,正是吴俊的老婆刘雅诗,难得带她来见曾经朋友,结果就因为一群喝醉的损友,让她的疑心病又犯了起来。

 

吴俊头都大了起来,在心中暗暗叫苦,“诗诗,你冷静一下。

 

刘雅诗瞪了他一眼,扭头问金发男子,“陈曦,你刚才说谁还是单身?

 

陈曦明显喝上了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嘟囔着,“那谁?还能有谁?吴俊你的心尖尖,捂手心宠的那谁啊……但是俊哥,其实我们哥们几个,都更支持你,挺你,真的。

 

吴俊在一旁,脸都黑了,而旁边的刘雅诗,明显脸拉得更长,一副马上要发火的态度。

 

她攥紧了手包,一张精致的小脸扭了又扭,最终还是忍不下这口气,立马甩脸色就要走人。

 

“诗诗......”吴俊瞪了在场的几个酒鬼一眼,也跟着追了出去。

 

刘雅诗走在前面,高跟鞋踩得噔噔噔得响。乌黑的长发,在微风中划过气恼的弧度。

 

“诗诗。”吴俊又喊了一声,刘雅诗这才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他。

 

“到底是谁,吴俊,你跟我说实话。”刘雅诗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当初是她先追的吴俊,吴俊的外在条件又十分优秀,还是个年薪三四十万的企业中层。

 

虽然他的家境一般了一点,给他不了太大的帮助,现在的积蓄,百万是有,但离千万还有点差距。

 

不过,他的综合条件,足矣让不少年轻女孩投怀送抱,当初追他的时候,就已经是过五关斩六将了。

 

这一点,也是让她十分没有安全感的由来,毕竟她除了长相配得上他之外,其他样样都差他太多。

 

这个社会最不缺的,不就是长得好看的穷女孩吗?

 

现在又冒出一个什么吴俊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她真的是,已经快要崩溃了。

 

吴俊看了她一眼,最终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扶住她的肩膀,“抱歉,诗诗,那个人是我的初恋。

 

 

02

 

回家以后,刘雅诗就一直在哭,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她只是觉得难以忍受,曾经有个人,被吴俊那么宠过,宠到连他的朋友都念念不忘。

 

“诗诗,我不知道你在哭什么,但是那只是过去的事了,我和她已经结束了。”吴俊认真地看着她的眼,“我们结婚了,诗诗!

 

看着他英俊的眉目,刘雅诗哭得更大声了。

 

她也不知道她在纠结什么,她只是觉得,有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又不知道如何发泄的委屈,涌上心头。

 

“你爱我吗?俊……”刘雅诗打了个哭嗝,忽然问道。

 

“爱啊,我不爱你怎么会和你结婚呢?

 

“那你现在爱我的程度,和曾经爱她的程度哪个更深?

 

吴俊不免扶额,这又是个什么鬼问题?

 

但他也只能先安抚道,“当然是爱你更深。

 

“那我和她谁好看?

 

“当然是你……”吴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

 

“我不信,那你给我看她照片!

 

“分手了怎么可能还留照片?好了好了,别哭了。”面对这种送命题,吴俊十分冷静的给出了回应。

 

刘雅诗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显然,吴俊已经没有心思再应付她了。

 

今晚也被灌了不少酒的吴俊感觉有几分醉意上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走向浴室。

 

留下刘雅诗一个人呆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03

 

第二天,刘雅诗找上陈曦,约他在咖啡厅里见面。

 

一见到人,她盈盈一笑,仿佛他们之间什么龃龉都没有一般,招呼陈曦赶紧落座。

 

陈曦心里犯怵,他第二天才知道,他对着他这名“嫂子”说了什么话。

 

“嫂子,我这个人,就是嘴巴贱,尤其是喝醉酒,就爱乱说话,这都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啊。

 

刘雅诗却丝毫没有被他糊弄过去,“不都说酒后吐真言吗?开玩笑?我看不是吧。

 

“哎哟诶我的好嫂子……你这……说吧,你想干嘛?”陈曦视死如归地昂起了头,一副任凭差遣的模样。

 

刘雅诗听到这句话,这才展开了舒心的笑颜。

 

 

04

 

吴俊最近有几分奇怪,向来疑神疑鬼,出去半天都要给她视频报备的刘雅诗,最近忽然转性了,居然没有再缠着他问东问西了。

 

与此同时,许久未联系的初恋刘琦,忽然加回了他,问起他的近况。

 

毕竟曾经那么相爱过,他还是没有狠下心直接拉黑不回复,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就这么又过了几天,刘琦忽然约他去附近的咖啡厅见面。

 

他虽然有些奇怪,但是还是打算和她说清楚,毕竟他已经有了新家庭,还是当面说清楚吧,以后还是最好不要联系了。

 

这么想着,他无端地对于最近的作为有几分心虚,和刘雅诗报备了一声,就出门了。

 

但奇怪的是,刘雅诗似乎完全没有要追根究底盘问他去哪的意思,反而有几分紧张的样子,随口应付了两句。

 

到了咖啡厅,一名面容顶多算清秀,甚至可以说得上平凡的女子,坐在窗边的角落里,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之前在微信上聊,心里还没觉得什么。

 

但看到她又穿着那身曾经最爱穿的纯白色的连衣裙的时候,吴俊忽然又眼眶发热,仿佛回到了那种一脑子热血的大学时代,内心涌上了些许冲动。

 

“你来了?”刘琦问道。

 

“嗯。”吴俊拉开了椅子,坐在她的对面。

 

双方都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刘琦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氛围,“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吴俊的脑子忽然有些转不过弯来,“不是你约我出来的吗?

 

“什么?”刘琦的态度也激动了起来,“不是你说有事情找我的吗?

 

“等等……”吴俊有些混乱,“我们把事情梳理一遍。

 

等他们交换完信息,才发现应该是有人用了两个微信号,分别加了他们俩,冒充对方的身份,把他们约出来。

 

“到底是谁会这么无聊,做这种事情!”刘琦咬了咬下唇,眼眶有些发热,她还以为……

 

看着她那副全然陌生的示弱姿态,吴俊内心涌上了万般的歉意,“对不起,我应该知道是谁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这么说着,他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

 

 

05

 

在不远处旁观的刘雅诗,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

 

很显然,她便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她无法忍受,自己心中的完美老公,居然还有这样一段她为所不知的过去。

 

所以她拜托了陈曦,要到了刘琦现在的微信,用了两个小号和他们聊天,把他们分别约了出来。

 

到底她还是想亲眼看看,吴俊的前女友,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也顺便考验一下吴俊,面对他的前女友,会有怎样的反应。

 

说白了她虽然没有安全感,但大抵和那些恃靓行凶的女人没什么两样,一直以来都享受着相貌带给她们的自负,还是觉得自己并不会输给别人。

 

尤其是看到刘琦那寡淡如水的长相,她内心不免嗤笑,亏她之前还把这种女人当成假想敌,现在想想,还真是没有什么必要。

 

 

06

 

刘雅诗哼着歌,打开了家里的大门,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干起家务来,也没有之前那么不甘不愿了。

 

只是,她很奇怪的是,吴俊居然这时候还没有回来。

 

她心里虽然有几分不安,但也只是安慰自己,很久没有见面了,吴俊可能只是叙旧的时间久了一些罢了。

 

毕竟,那样的长相,那样的身材……

 

呵,想到这里,她不免又多了几分自信。

 

但,随着时间一分一钟地过去,吴俊却始终都没有回来,她终于开始慌了。

 

她开始拨打吴俊的电话,但却没有人接听,她又打给陈曦,也显示正在忙碌中。

 

她失控地跑去咖啡厅里,却发现咖啡厅早已经关门了。

 

回到家后,精疲力竭的她,终于忍不住,跌落在地板上,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为什么?

 

她真的做错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第二天清晨,吴俊打开了门,发现躺在沙发上的刘雅诗,以婴儿般的姿势蜷在一起,脸上还有未干透的泪痕,仿佛做了噩梦一般。

 

他的眼中闪过几分不忍,但还是没有改变他心中所下的决定。

 

他已经受够了刘雅诗一直以来疑神疑鬼的性格,这次更是把他和刘琦都骗了出去,终于踏到了他的底线。

 

没过多久,刘雅诗悠悠转醒,看到身边的吴俊,眼中绽放出惊喜来,不过很快又转换为阴郁。

 

她沉下了脸,质问道,“俊,你昨晚去哪了?为什么没有回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一连串的问题,就像连珠炮一样朝吴俊射来,吴俊叹了口气,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开口道,“诗诗,我们离婚吧。

 

 

07


“什么?”刘雅诗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无法接受她听到的这个现实,“离婚?你要和我离婚?

 

她跑到吴俊面前,抓住了吴俊的西装外套,一边摇头一边哭,“不,你是在开玩笑吗?我不要,我不要,我不……”

 

“诗诗,是真的。”吴俊残忍地掰开了她的手,却又被她紧紧攥住。

 

“为什么?因为刘琦吗?她哪里比我好?凭什么?她哪点比得上我!

 

“诗诗!”吴俊喊了她一声,这次眉目间竟皆是漠然,随后他又轻笑,“是,她是没有你好看,可是,起码她信任我,这就够了。

 

“我不要离婚!你们曾经都分手了,还说什么信任?我不会答应离婚的!绝不!

 

刘雅诗哭得一塌糊涂,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可是她已经不在乎了,纵然平时就十分害怕失去吴俊,但真正来临之际,才发现她比想象中的更难以接受。

 

更何况,这几乎是,她亲手把吴俊推给情敌。

 

“抱歉。”吴俊最终还是冷漠地留下了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08

 

之后的日子,对于刘雅诗而言,仿佛噩梦一般。

 

吴俊搬出了这个家,给她寄来了离婚协议书,她满世界地寻找吴俊,但谁都不知道他和刘琦到底去了哪里。

 

只是苦了陈曦,因为不小心在路上遇到了刘雅诗,就被这尊大佛缠上了,还一路跟到了家里。

 

“嫂子,你要不要先喝点水?”陈曦小心翼翼地抬眼,赔笑道。

 

刘雅诗却没有理她,依旧默默地流着泪,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陈曦故意长叹了口气。

 

“你什么意思?”刘雅诗冷眼看他。

 

“我说,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不是信任吗?你自己弄出这么一个局,把他推走了,还委屈什么?

 

听到这话,刘雅诗也不哭了,“你别忘了你也是帮凶!

 

“我……”陈曦噎了一下,随后涨红了脸,“我只是答应给了你微信号,谁知道你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那也是帮凶!既然你都帮了,你就再帮我一次。

 

“可是……”看着刘雅诗哭肿的双眼,陈曦最终还是没有忍心把拒绝的话说了出来。

 

最终,他长叹了一口气,“我可以告诉你他在哪里,但我也只帮你这一次,能不能挽回就看你自己了。

 

 

09

 

c市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刘雅诗穿着一身纯白连衣裙,按下了门铃。

 

她心里其实也十分紧张,不知道之后看到吴俊和刘琦在一起的样子,会不会当场崩溃。

 

但她还是想要再努力一把,毕竟没有了吴俊,她也不可能找得到更好的选择了,所以她不能放弃,不能容忍把这样的老公拱手相让给那样的女子。

 

过了好一会儿,吴俊才打开了房门。

 

“俊……”刘雅诗艰难地开口,克制住自己想要探头探脑的心情,“俊,我错了,我真的意识到了错误,俊,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吴俊看了她一眼,目光接触到她身上的连衣裙,眼里才有了几分温度,“进来吧。

 

一进来,刘雅诗又克制不住地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松了一口气。

 

吴俊把她的所作所为尽收眼底,没有开口说话。

 

等她反应过来,马上又道歉,“俊,我错了,我不该骗你们。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不想离婚,你还是爱我的,对吧?

 

她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看向吴俊。

 

吴俊看着她,像是看着过去,和未来。

 

最终,他终于点了点头,对她说,“好,给你一个机会。我希望,我的妻子能够在爱我的前提下,更信任我,而不是设了一个可笑的局,一个让所有人都尴尬的考验。

 

刘雅诗拼命地点着头,扑进了吴俊的怀里,“我知道的,我,我不会再这样了,你吓死我了……”

 

说着说着,她又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她哭泣的模样,吴俊摸了摸她的头,眼神微深。

 

后来,刘雅诗果然收敛了很多,没有像以前一样,对吴俊的行踪时时刻刻都要掌握。

 

经过这件事,她逼自己学会走出时时刻刻都处于担心吴俊被抢走的恐慌后,也感到了久违的放松和舒心。

 

那时候,她才明白吴俊的良苦用心,她也知道了刘琦其实有了要结婚的对象,只是配合吴俊演了这样一出戏。

 

她的生活,变得更加幸福和美满了。

 

 

10

 

c市一家酒吧的包厢里,吴俊开了几瓶酒,和陈曦面对面坐着,喝酒聊天。

 

“陈曦,这次谢谢你了,多亏你和你朋友帮忙。

 

“唉,多大点事啊,还不是我嘴贱说漏嘴了。”陈曦摆了摆手,猛灌了一杯酒下去。

 

“俊哥,你和嫂子这样,真的幸福吗?”陈曦犹豫了许久,还是开口问道。

 

实际上,那个刘琦并非是吴俊真正的初恋“刘琦”,而是他找来的帮忙的好友。

 

吴俊的初恋,是一名出身世家的超级白富美,别说家世了,就连刘雅诗引以为傲的外表,都会被她碾压。

 

当年,吴俊和她谈恋爱,她家里倒是没有太反对。

 

直到谈婚论嫁了,才告诉吴俊,要想娶她,房子车子她家都可以准备,但是一定要吴俊拿出一千万当彩礼,证明他以后不会委屈了刘琦。

 

家境只能勉强算得上小康的吴俊,哪怕是卖了房子车子,也凑不出这一千万来。

 

但他拉不下脸去说这件事,出身富贵的刘琦也无法理解男朋友为什么拿不出一千万。

 

最后,他们大吵了一架,分道扬镳。

 

这也许,才是世家始终屹立不倒的真手段,吴俊从那以后,便是离这类女性敬而远之。

 

和刘琦分手后,他一直都是单身。

 

直到遇到了刘雅诗,她和刘琦一样,总是喜欢穿着纯白的连衣裙,长相艳丽却笑眼弯弯。

 

后来,她追他,他同意了。

 

两个人婚后的生活其实过的也不错,只是刘雅诗疑心病实在太重,吴俊被她管的几欲崩溃。

 

这才借陈曦说漏嘴这件事,设下了局中局,刘雅诗以为这是她对吴俊的考验,实际上,这应该是吴俊对她的考验才对。

 

“我觉得挺好的,她很爱我,我也有能力让她过得很好,这样大家都会幸福。

 

说着说着,吴俊就喝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等到陈曦反应过来的时候,吴俊已经醉倒在桌子上。

 

“俊哥,俊哥,你醒醒……”陈曦拍了拍吴俊的脸庞,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

 

陈曦无可奈何,只能够背起了这个酒鬼。

 

可能是他动作的幅度稍微有些大,吴俊挣扎了两下,忽然嘟哝了一句,“要是有一千万,就好了……”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下)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上)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下)

也不是非你不可(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