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12月2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婚姻里的毒药(上)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故事

文:安小幺     图:网络 




1

 

赵丹阳和丈夫刘星平带着弟弟赵丹宁回到了家里,一路上三个人都沉默不语,各怀心事。

 

赵丹阳今年三十五岁,弟弟赵丹宁比她小两岁。

 

自从父母三年前离世以后,照顾赵丹宁的重担就落在了赵丹阳的身上。

 

平日里他们各过各的,赵丹阳每周去两次弟弟家里看看。

 

可是像今天这样一旦出了事情,赵丹宁便会在姐姐家留宿些日子,直到情绪稳定以后,再搬回父母留下的房子里,一个人生活。

 

“姐,姐夫,对不起,我又闯祸,给你们添麻烦了。”

 

赵丹宁抱着头坐在沙发上,三十几岁的大男人,此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茫然无助的样子,令赵丹阳十分的心疼。

 

“丹宁,没事儿,误会说清楚就好了,东东住校,你今晚睡他的房间,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

 

赵丹阳安慰着弟弟,她能说什么呢?

 

他确实闯了祸,在公安局里赵丹阳又赔笑脸又赔钱,还得忍受对方的辱骂与指责,最终才息事宁人,将赵丹宁领了回来。

 

“姐,我不是故意的,真地,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忽然就糊涂了,再清醒过来就……就抱了她,然后她就打我,还报警了。”

 

赵丹宁非常懊悔,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会坠入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里,那里很嘈杂,很昏暗,他什么都看不到,他很害怕……

 

赵丹宁紧紧抱住了头,身子蜷缩得几乎贴到了膝盖上,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哀鸣:“姐,我头疼,疼得厉害,要炸了!”

 

赵丹阳知道赵丹宁又犯病了,她赶紧喊丈夫刘星平:“星平,快,倒杯水来。”

 

然后去翻赵丹宁的包,找到一个药瓶倒出一枚白色药片,这时候刘星平将水杯递了过来:“丹阳,给。”

 

赵丹阳扶起赵丹宁,一只手将药片放进他的嘴里,一只手将水杯送到他的嘴边:“丹宁乖,药一点也不苦,赶紧吃下去,头就不会疼了。”

 

母亲在世的时候,每次就是这样喂赵丹宁吃药的。

 

父母去世以后,赵丹阳不知不觉地就开始重复母亲的动作,母亲的语气,母亲的角色。

 

赵丹宁服药过后安静了下来,在东东的房间沉沉睡去。

 

刘星平坐在沙发上,语气很不满:“丹阳,你不能再这么纵容丹宁了,以后是要出大事的。”

 

赵丹阳也坐到沙发上,身心俱疲:“星平,那你说怎么办,把丹宁关在家里?他平常好人一个,可以正常上下班。

 

把他送去医院?我们也多次找过医生了,医生说丹宁平日里的症状不明显,病得不重,只能服药治疗。”

 

“可是他今天在地铁站里,死死抱住一个陌生的女人不放。

 

丹阳,你要面对现实,你弟弟见了漂亮女人就会犯病,根本防不胜防。

 

我们还要去公安局丢多少次人,挨多少次骂才行!”

 

刘星平非常不高兴,拂袖而去,赵丹阳呆呆地看着刘星平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赵丹阳一肚子委屈无人诉说,可是她也不能怪刘星平不近人情。

 

毕竟父母走了以后,赵丹阳为了照顾赵丹宁,将儿子东东送去寄宿学校,刘星平也是同意的。

 

可是丹宁,你到底让我这个姐姐怎么办呢,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帮你好起来呢?

 

赵丹阳无助地坐在黑暗里,想着想着,泪流满面。

 

 

2

 

十五岁以前的赵丹宁活泼开朗,是个人见人爱的男孩。

 

可是十五岁那年,他被几个高中部的男孩子围着打,回到家喊头疼,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父母那时候没有想到赵丹宁受伤会那么严重,以为男孩子打架,睡一觉就没事了。

 

可是赵丹宁再醒来,整个人都不清醒了,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会惊恐地喊:“快跑,快跑!”

 

父母开始带着赵丹宁休学看病,这一病,就是三年。

 

等赵丹宁的病情稳定以后,他上高一时,已经十八岁了,而他当年的同学都考上了大学。

 

三年的治疗辗转大江南北,也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总算使赵丹宁的病情稳定下来。

 

他终于清醒过来,虽然对以前的事情记得模模糊糊说不清楚,可是病好了以后发生的事情都能记得,和正常人一样了。

 

家人都很高兴,以为赵丹宁虽然休学了三年,好好拼一下,依然可以考大学。

 

可是高三那年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摧毁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也摧毁了赵丹宁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下去的信心。

 

那天是晚自习,安静的校园里突然有女生发出凄厉的惨叫。

 

大家跑出去一看,操场上一向斯文的赵丹宁像疯了一样地死死抱住一个女同学,嘴里喊着“快跑,快跑!”,却将女同学紧紧地搂在怀里,根本不松手。

 

众人齐心协力地治服了赵丹宁,将他关到一个单独的教室里,然后将赵家的父母叫了去。

 

赵丹阳那时候大四实习,住在家里,亲眼看着父母一夜白发,而弟弟赵丹宁躲在屋子里不肯见人。

 

父母哭着说:“丹阳啊,你弟弟这辈子完了,学校不让他参加晚自习了,说他在的话同学们都害怕,你弟弟坚决不参加高考,他想出去打工,你看怎么办?”

 

赵丹阳知道,清醒过来的赵丹宁,只想赶紧逃离这个令他丢脸的世界,到陌生的环境里重新开始。

 

他们一家人卖掉了镇上所有的家产,一起来到了赵丹阳准备工作的城市,开始打工。

 

父母总是找同一家工厂,走到哪里都带着赵丹宁一起上工。

 

赵丹宁的情绪稳定下来,又变成一个斯文有礼的男生,闲暇的时候捧着一本书看。

 

工友们都说,这么好的男孩子,应该去考大学,为什么要出来打工?

 

他们的潜台词是埋怨赵家父母目光太短浅,赵家父母有苦说不出,他们的心在滴血。

 

赵丹宁二十三岁的时候,别人介绍了一个女朋友给他,说这个女孩什么都好,就是家里太穷,要十万的彩礼。

 

父母见这女孩是他们的老乡,籍贯都一样,心生好感,东拼西凑地借齐了十万,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

 

两个人领了证,但是还没有举行婚礼,说好选个好日子举行婚礼后再住在一起。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天晚上,赵丹宁又犯病了,死死地抱住女孩子,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

 

女孩子受到了惊吓,说什么也不嫁了。

 

婚事吹了,两人去离了婚,女方家说赵丹宁家骗婚,儿子有毛病也不说,还吓到了女孩子,只退了一半的彩礼。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令赵家父母心灰意冷,抑郁成疾,相继去世。

 

这世上,只有赵丹阳和赵丹宁最亲了,赵丹阳怎么能不管这个命运多舛的弟弟呢?

 

 

3

 

黄然确定那天赵丹宁是看到她了,所以才吓得跑得远远的,听到身后的嘈杂声一片,也不敢回头再看。

 

那天跑回家里,心还在直跳,父亲喝多了,又开始耍酒疯,啤酒瓶子摔过来,幸亏黄然躲得快。

 

“赔钱货!叫你嫁人你不嫁,这么大了还窝在家里,吃我的喝我的,钱呢,钱呢!”

 

父亲只要不顺心就指着黄然的鼻子骂,黄然已经受够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到底该怎么改变。

 

黄然从小就没有母亲,父亲好赌,赌了房子又赌地,差点给黄然赌了进去。

 

父亲重男轻女,赌输了回来心情不好就喝闷酒,喝完闷酒就耍酒疯,往死里打黄然,却不动她弟弟一根手指头。

 

十八岁的年纪,同学们都上大学了,她却不得不开始打工养家。

 

父亲将她所有打工的钱都掠夺了去,有时候她甚至连买卫生巾的钱都没有。

 

弟弟念书的时候,父亲将钱一部分给弟弟当学费,一部分赌钱喝酒。

 

弟弟不是念书的料,高中毕业后也开始打工,却吊儿郎当,二十岁的时候嚷着要结婚。

 

父亲打听到镇子上有户搬走的人家,家里的儿子有些毛病,正愁找不到媳妇。

 

黄然见到赵丹宁的第一面印象是好的,两个人年纪相当,赵丹宁又很斯文温柔,看着她时的笑容温暖和煦。

 

他拿苹果:“黄然你吃。”

 

他拿饼干:“黄然你吃。”

 

他拉着她的手:“黄然,我喜欢你。”

 

黄然就心动了,他温柔体贴,是她想要的男人,她受够了父亲的暴虐无情,她恨那些粗暴的男人。

 

可是,她到了他家还没有三个月,赵丹宁却变了。

 

之前他一直很守礼节,他们说好婚礼办完了再住到一起,赵丹宁便只是拉拉她的手,笑眯眯地看她。

 

那天晚上,她从卫生间出来,赵丹宁突然上前死死地抱住她。

 

黄然吓傻了,记忆里所有不好的感觉都涌了上来,她拼命挣扎也逃不开。

 

她眼里的赵丹宁,再也没有那么好,甚至更糟,之前的他都是伪装的,他像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黄然哭着跑回了家,任父亲打骂,说死也不嫁了。

 

父亲没办法,连吓带赖,说赵家骗婚,又吓坏他女儿,赖到一半彩礼钱,只还了人家五万。

 

便是这样,父亲也骂黄然是败家子,赔钱货,黄然挣的每一分钱仍是父亲管着。

 

弟弟拿着她当年收到的五万彩礼成了家,有了儿子,这些年来,弟弟只要来哭穷,父亲照样将黄然的血汗钱给他。

 

黄然想过逃开这个家,逃开那个吸血鬼一样的父亲,可她又有些不忍心,而父亲更是多了心眼,藏起了她的身份证。

 

父亲说,他好歹也养了她那么多年,三十万,一口价,他放她走。

 

黄然三十三岁了,距离上一次跟赵丹宁有名无实的短暂婚姻已经十年,她也想过几天好日子,离开吸血鬼一样的父亲。

 

 

4

 

那个男人来找黄然的时候,黄然完全做梦一般,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那个男人说,黄然,你需要钱,这是赵丹宁欠你的,不是吗?

 

黄然起初根本不理他,觉得他说的就是天方夜谭,可是架不住那个男人花言巧语。

 

他甚至说,如果事情成了,黄然不但可以摆脱父亲,远走高飞,而且,他还会陪在她的身边。

 

那个男人是大学里的老师。

 

黄然这辈子最遗憾地就是没有上大学,那个男人给她送花,那个男人让黄然品尝到了正常生活里的温情与甜蜜。

 

就这样,黄然的内心动摇了。

 

终于,她决定偷偷去看看赵丹宁。

 

事实上,他们只在一起相处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隔了十年的光阴,她几乎想不起赵丹宁的脸。

 

那天在地铁站,人来人往,她对照着赵丹宁的照片,还是认出了他。

 

他跟十年前没有什么变化,看上去仍是斯文有礼的样子。

 

黄然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相亲时,第一次见到赵丹宁,他笑眯眯的脸。

 

他拿苹果:“黄然你吃。”

 

他拿饼干:“黄然你吃。”

 

他拉着她的手:“黄然,我喜欢你。”

 

黄然百感交集,如果他不是有病,他们好好过日子,十年的时间,是不是他们的孩子都会很高了?

 

正恍惚间,她听到有人喊她:“黄然?”

 

黄然抬头一看,赵丹宁在不远的地方望向她这边,正喊着她的名字。

 

黄然吓坏了,慌乱中拨开人群就跑,听到身后传来嘈杂的声音,她不敢回头,一口气跑出很远,跑回了家。

 

后来,那个男人告诉她,赵丹宁又犯了花痴病,死死抱住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和你穿差不多的衣服,也留长长的头发,他一定是认错了,所以黄然,我们的计划,会成功的!”

 

那个男人信誓旦旦,然后拥住了她的肩膀:“黄然,你不想远走高飞,不想和我在一起过好日子吗?只有我们两个,谁也找不到我们。

 

你已经三十三岁了,黄然,你的好日子还能有几年?”

 

黄然想起父亲的暴虐,想起时光一蹉跎,就是一辈子,而她,一直活在阴暗的角落里,沐浴着阳光是什么样的感觉,她根本不知道。

 

还有,那个男人期待的眼神,令她似乎看到了生活的光亮。

 

黄然点点头,她答应了他的计划。

 

 

5

 

赵丹宁在姐姐家住了几日,服药过后,在熟悉而宁静的环境里,他又恢复成正常的样子,跟赵丹阳说,他可以去上班了。

 

赵丹宁在一家工厂里做工,养活自己倒没什么问题。

 

只是有时候赵丹阳很心疼弟弟,没得病以前,赵丹宁成绩优异,考上一所好的高中,再考上大学,是不成问题的。

 

“丹阳,今天我送丹宁上班吧,正好顺路。”

 

老公刘星平对赵丹阳说,赵丹阳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你。”

 

赵丹阳和刘星平结婚九年,儿子东东八岁。

 

刘星平没什么学历,是赵丹阳公司里的司机。

 

当时他追求赵丹阳的时候,赵丹阳知道自己家庭负担重,问刘星平以后能帮她照顾弟弟吗,刘星平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

 

所以赵丹阳就嫁了,也谈不上爱得死去活来,两个人过着平静的日子,除了赵丹宁这颗定时炸弹之外,他们的日子还算美满。

 

赵丹宁平日还好,赵丹阳去照顾弟弟刘星平也不会说什么,只是赵丹宁一犯病,又是道歉又是赔钱,刘星平则颇多怨言。

 

虽然有怨言,但赵丹宁情绪稳定的时候,刘星平很爱和赵丹宁唠嗑,有时也陪他到处走走。

 

赵丹阳不敢对刘星平有更多的期待,这样已经很满足并且感激了。

 

刘星平现在开出租车,说今早想早点出车,让赵丹阳别做饭了,他带着赵丹宁一起在外面吃一口,赵丹阳也同意了。

 

赵丹阳怎么也不会想到,刘星平和赵丹宁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刘星平就打电话过来,慌慌张张地:“丹阳,不好了,我去买个早饭的功夫,丹宁不见了!”

 

赵丹阳起初也没放在心上,弟弟赵丹宁不犯病的时候,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分别,所以她问刘星平,赵丹宁是不是自己坐公交车走了。

 

刘星平则说不是,说赵丹宁的包还扔在椅子上,人却没了,好像跑得很匆忙。

 

赵丹阳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赵丹阳这心一上午都没着没落的,给赵丹宁上班的工厂打电话,说赵丹宁并没有到,刘星平开着车满大街地找,也没有找到赵丹宁。

 

赵丹阳正犹豫着要不要报警,中午的时候,警察却来电话了,赵丹阳知道,赵丹宁这是又犯事了。

 

 

6

 

公安局里,赵丹阳怎么也没想到,这次赵丹宁抱住的,竟是和他有过短暂婚史的黄然。

 

而且,赵丹宁这次的举动,要比以前严重得多。

 

以前的赵丹宁只是会紧紧抱住女人,不会再做其他的什么动作,这一次黄然的衣服都被扯破了,身上也有抓痕。

 

“黄然,怎么会是你!”

 

十年未见,可赵丹阳依然认识这个姑娘。

 

她跟刘星平结婚九年,刘星平并不知道赵丹宁的这件往事,所以问赵丹阳,这个女人是谁。

 

赵丹阳叹了口气,把十年前赵丹宁曾登过记的事情简单地给刘星平讲了一遍。

 

刘星平说,从法律意义上来讲,黄然算是赵丹宁的前妻了。

 

两个人虽然登记没办喜事,但从法律意义上来讲确实是这样的。

 

前夫猥亵前妻,意图不轨,这案子现在不但是精神病发作,而且有故意报复的成分了。

 

赵丹宁还是迷迷糊糊,问什么也不说。

 

警察说有人报警,在一条巷子里有一男一女纠缠在一起,那个女人似乎有危险。

 

他们赶到的时候,黄然的衣服都撕破了,身上也有抓痕,嘴里被塞了东西。

 

而当时的赵丹宁并没有大吼大叫,只是眼神有些迷茫,被拉了起来之后,他连把裤子穿上都忘记了。

 

警察问什么赵丹宁也不说,没办法,他们看他的手机,发现联系人只有一个:姐姐。

 

黄然说,那天早晨她去上班,正走在路上,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回头一看,恍惚觉得脸熟,仔细辨认,才发现是赵丹宁,赵丹宁显然认出了她,很热情地打招呼。

 

黄然一想毕竟自己和他有过一段婚史,也不好意思装作不认识,只得停下来打个招呼。

 

谁知赵丹宁突然拉起她的手,往旁边僻静的巷子走去,黄然吓得想挣脱他,赵丹宁的力量却大得很。

 

赵丹宁把黄然推倒压了上去,还撕破她的衣服,黄然想喊,赵丹宁不知用什么破布塞入了她的嘴巴,黄然急得哭了。

 

当赵丹宁脱裤子的时候,黄然更加害怕,拼命挣扎,赵丹宁一直不得要领,还没来得及得逞,警察就来了。

 

看着黄然的委屈愤怒,看着赵丹宁的茫然无助,看着刘星平一脸的不高兴,赵丹阳有泪只能往肚子里咽。

 

这一次,她又该怎么办呢?

 

 

 7

 

公安局里,赵丹阳坚持说自己的弟弟有病。

 

而黄然坚持说赵丹宁当时没有犯病,就是故意的,要告到赵丹宁坐牢。

 

警察也没有办法,只得进行司法鉴定后再公开审理。

 

赵丹阳怕上庭后,赵丹宁受到的刺激更深,一筹莫展,刘星平见妻子愁眉苦脸的样子,忽然问赵丹阳:“丹阳,你那天跟我说丹宁结婚那件事的时候,说黄然家很穷?”

 

赵丹阳点点头:“她没有妈妈,家里很穷,当时她有个弟弟急着结婚,她爸才同意跟我们家结亲。”

 

刘星平一拍大腿:“那就好了!你问她愿不愿意庭下和解,给她钱不就完了吗?”

 

赵丹阳垂下头:“问过了,她要五十万,狮子大开口,我们哪有这么多钱。”

 

刘星平缓缓说道:“丹阳,我记得你爸妈,是给丹宁留了一笔钱,让他将来养老的。

 

你现在花了这笔钱,总比丹宁要么被判刑,要么上了法庭,受到的刺激更深强吧?

 

他要是现在出了事,这笔钱放着,可就用不上了,你会心安吗?”

 

赵丹阳抬起头,有些犹豫:“可是这笔钱,是我爸妈的命,是留给丹宁唯一的活路了,我爸妈最难的时候,都没有动这笔钱。”

 

刘星平继续劝赵丹阳:“丹宁要是病情更严重了,你留这些钱,治病可能都不够。”

 

赵丹阳沉默了,她认真想想,觉得刘星平说得也有道理。

 

公安局里,赵丹阳约了黄然来,答应跟黄然私下和解,让她去找警察销案。

 

“黄然,你跟丹宁,好歹有过擦肩而过的缘分,五十万我同意给你,你放过他吧,好吗?你也知道,他有病,禁不起折腾。”

 

赵丹阳将存了五十万的银行卡塞给了黄然,黄然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放进了包里。

 

黄然销案,赵丹宁被带了出来,赵丹阳准备带弟弟回家。

 

将要走出公安局大门的时候,赵丹宁看到了黄然,他连日来一直迷茫的神情突然有了变化,眼睛里似乎有了光彩。

 

赵丹阳见状害怕,催促着:“丹宁,咱们快走吧,你姐夫的车还在外面等着。”

 

黄然也显然看到了赵丹宁,她低下头,迅速地办理着手续,也希望赶快离开这里。

 

忽然,赵丹宁挣脱开赵丹阳的手,猛地朝黄然跑去!1

 

赵丹阳和丈夫刘星平带着弟弟赵丹宁回到了家里,一路上三个人都沉默不语,各怀心事。

 

赵丹阳今年三十五岁,弟弟赵丹宁比她小两岁。

 

自从父母三年前离世以后,照顾赵丹宁的重担就落在了赵丹阳的身上。

 

平日里他们各过各的,赵丹阳每周去两次弟弟家里看看。

 

可是像今天这样一旦出了事情,赵丹宁便会在姐姐家留宿些日子,直到情绪稳定以后,再搬回父母留下的房子里,一个人生活。

 

“姐,姐夫,对不起,我又闯祸,给你们添麻烦了。”

 

赵丹宁抱着头坐在沙发上,三十几岁的大男人,此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茫然无助的样子,令赵丹阳十分的心疼。

 

“丹宁,没事儿,误会说清楚就好了,东东住校,你今晚睡他的房间,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

 

赵丹阳安慰着弟弟,她能说什么呢?

 

他确实闯了祸,在公安局里赵丹阳又赔笑脸又赔钱,还得忍受对方的辱骂与指责,最终才息事宁人,将赵丹宁领了回来。

 

“姐,我不是故意的,真地,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忽然就糊涂了,再清醒过来就……就抱了她,然后她就打我,还报警了。”

 

赵丹宁非常懊悔,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会坠入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里,那里很嘈杂,很昏暗,他什么都看不到,他很害怕……

 

赵丹宁紧紧抱住了头,身子蜷缩得几乎贴到了膝盖上,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哀鸣:“姐,我头疼,疼得厉害,要炸了!”

 

赵丹阳知道赵丹宁又犯病了,她赶紧喊丈夫刘星平:“星平,快,倒杯水来。”

 

然后去翻赵丹宁的包,找到一个药瓶倒出一枚白色药片,这时候刘星平将水杯递了过来:“丹阳,给。”

 

赵丹阳扶起赵丹宁,一只手将药片放进他的嘴里,一只手将水杯送到他的嘴边:“丹宁乖,药一点也不苦,赶紧吃下去,头就不会疼了。”

 

母亲在世的时候,每次就是这样喂赵丹宁吃药的。

 

父母去世以后,赵丹阳不知不觉地就开始重复母亲的动作,母亲的语气,母亲的角色。

 

赵丹宁服药过后安静了下来,在东东的房间沉沉睡去。

 

刘星平坐在沙发上,语气很不满:“丹阳,你不能再这么纵容丹宁了,以后是要出大事的。”

 

赵丹阳也坐到沙发上,身心俱疲:“星平,那你说怎么办,把丹宁关在家里?他平常好人一个,可以正常上下班。

 

把他送去医院?我们也多次找过医生了,医生说丹宁平日里的症状不明显,病得不重,只能服药治疗。”

 

“可是他今天在地铁站里,死死抱住一个陌生的女人不放。

 

丹阳,你要面对现实,你弟弟见了漂亮女人就会犯病,根本防不胜防。

 

我们还要去公安局丢多少次人,挨多少次骂才行!”

 

刘星平非常不高兴,拂袖而去,赵丹阳呆呆地看着刘星平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赵丹阳一肚子委屈无人诉说,可是她也不能怪刘星平不近人情。

 

毕竟父母走了以后,赵丹阳为了照顾赵丹宁,将儿子东东送去寄宿学校,刘星平也是同意的。

 

可是丹宁,你到底让我这个姐姐怎么办呢,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帮你好起来呢?

 

赵丹阳无助地坐在黑暗里,想着想着,泪流满面。

 

 

2

 

十五岁以前的赵丹宁活泼开朗,是个人见人爱的男孩。

 

可是十五岁那年,他被几个高中部的男孩子围着打,回到家喊头疼,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父母那时候没有想到赵丹宁受伤会那么严重,以为男孩子打架,睡一觉就没事了。

 

可是赵丹宁再醒来,整个人都不清醒了,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会惊恐地喊:“快跑,快跑!”

 

父母开始带着赵丹宁休学看病,这一病,就是三年。

 

等赵丹宁的病情稳定以后,他上高一时,已经十八岁了,而他当年的同学都考上了大学。

 

三年的治疗辗转大江南北,也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总算使赵丹宁的病情稳定下来。

 

他终于清醒过来,虽然对以前的事情记得模模糊糊说不清楚,可是病好了以后发生的事情都能记得,和正常人一样了。

 

家人都很高兴,以为赵丹宁虽然休学了三年,好好拼一下,依然可以考大学。

 

可是高三那年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摧毁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也摧毁了赵丹宁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下去的信心。

 

那天是晚自习,安静的校园里突然有女生发出凄厉的惨叫。

 

大家跑出去一看,操场上一向斯文的赵丹宁像疯了一样地死死抱住一个女同学,嘴里喊着“快跑,快跑!”,却将女同学紧紧地搂在怀里,根本不松手。

 

众人齐心协力地治服了赵丹宁,将他关到一个单独的教室里,然后将赵家的父母叫了去。

 

赵丹阳那时候大四实习,住在家里,亲眼看着父母一夜白发,而弟弟赵丹宁躲在屋子里不肯见人。

 

父母哭着说:“丹阳啊,你弟弟这辈子完了,学校不让他参加晚自习了,说他在的话同学们都害怕,你弟弟坚决不参加高考,他想出去打工,你看怎么办?”

 

赵丹阳知道,清醒过来的赵丹宁,只想赶紧逃离这个令他丢脸的世界,到陌生的环境里重新开始。

 

他们一家人卖掉了镇上所有的家产,一起来到了赵丹阳准备工作的城市,开始打工。

 

父母总是找同一家工厂,走到哪里都带着赵丹宁一起上工。

 

赵丹宁的情绪稳定下来,又变成一个斯文有礼的男生,闲暇的时候捧着一本书看。

 

工友们都说,这么好的男孩子,应该去考大学,为什么要出来打工?

 

他们的潜台词是埋怨赵家父母目光太短浅,赵家父母有苦说不出,他们的心在滴血。

 

赵丹宁二十三岁的时候,别人介绍了一个女朋友给他,说这个女孩什么都好,就是家里太穷,要十万的彩礼。

 

父母见这女孩是他们的老乡,籍贯都一样,心生好感,东拼西凑地借齐了十万,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

 

两个人领了证,但是还没有举行婚礼,说好选个好日子举行婚礼后再住在一起。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天晚上,赵丹宁又犯病了,死死地抱住女孩子,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

 

女孩子受到了惊吓,说什么也不嫁了。

 

婚事吹了,两人去离了婚,女方家说赵丹宁家骗婚,儿子有毛病也不说,还吓到了女孩子,只退了一半的彩礼。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令赵家父母心灰意冷,抑郁成疾,相继去世。

 

这世上,只有赵丹阳和赵丹宁最亲了,赵丹阳怎么能不管这个命运多舛的弟弟呢?

 

 

3

 

黄然确定那天赵丹宁是看到她了,所以才吓得跑得远远的,听到身后的嘈杂声一片,也不敢回头再看。

 

那天跑回家里,心还在直跳,父亲喝多了,又开始耍酒疯,啤酒瓶子摔过来,幸亏黄然躲得快。

 

“赔钱货!叫你嫁人你不嫁,这么大了还窝在家里,吃我的喝我的,钱呢,钱呢!”

 

父亲只要不顺心就指着黄然的鼻子骂,黄然已经受够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到底该怎么改变。

 

黄然从小就没有母亲,父亲好赌,赌了房子又赌地,差点给黄然赌了进去。

 

父亲重男轻女,赌输了回来心情不好就喝闷酒,喝完闷酒就耍酒疯,往死里打黄然,却不动她弟弟一根手指头。

 

十八岁的年纪,同学们都上大学了,她却不得不开始打工养家。

 

父亲将她所有打工的钱都掠夺了去,有时候她甚至连买卫生巾的钱都没有。

 

弟弟念书的时候,父亲将钱一部分给弟弟当学费,一部分赌钱喝酒。

 

弟弟不是念书的料,高中毕业后也开始打工,却吊儿郎当,二十岁的时候嚷着要结婚。

 

父亲打听到镇子上有户搬走的人家,家里的儿子有些毛病,正愁找不到媳妇。

 

黄然见到赵丹宁的第一面印象是好的,两个人年纪相当,赵丹宁又很斯文温柔,看着她时的笑容温暖和煦。

 

他拿苹果:“黄然你吃。”

 

他拿饼干:“黄然你吃。”

 

他拉着她的手:“黄然,我喜欢你。”

 

黄然就心动了,他温柔体贴,是她想要的男人,她受够了父亲的暴虐无情,她恨那些粗暴的男人。

 

可是,她到了他家还没有三个月,赵丹宁却变了。

 

之前他一直很守礼节,他们说好婚礼办完了再住到一起,赵丹宁便只是拉拉她的手,笑眯眯地看她。

 

那天晚上,她从卫生间出来,赵丹宁突然上前死死地抱住她。

 

黄然吓傻了,记忆里所有不好的感觉都涌了上来,她拼命挣扎也逃不开。

 

她眼里的赵丹宁,再也没有那么好,甚至更糟,之前的他都是伪装的,他像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黄然哭着跑回了家,任父亲打骂,说死也不嫁了。

 

父亲没办法,连吓带赖,说赵家骗婚,又吓坏他女儿,赖到一半彩礼钱,只还了人家五万。

 

便是这样,父亲也骂黄然是败家子,赔钱货,黄然挣的每一分钱仍是父亲管着。

 

弟弟拿着她当年收到的五万彩礼成了家,有了儿子,这些年来,弟弟只要来哭穷,父亲照样将黄然的血汗钱给他。

 

黄然想过逃开这个家,逃开那个吸血鬼一样的父亲,可她又有些不忍心,而父亲更是多了心眼,藏起了她的身份证。

 

父亲说,他好歹也养了她那么多年,三十万,一口价,他放她走。

 

黄然三十三岁了,距离上一次跟赵丹宁有名无实的短暂婚姻已经十年,她也想过几天好日子,离开吸血鬼一样的父亲。

 

 

4

 

那个男人来找黄然的时候,黄然完全做梦一般,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那个男人说,黄然,你需要钱,这是赵丹宁欠你的,不是吗?

 

黄然起初根本不理他,觉得他说的就是天方夜谭,可是架不住那个男人花言巧语。

 

他甚至说,如果事情成了,黄然不但可以摆脱父亲,远走高飞,而且,他还会陪在她的身边。

 

那个男人是大学里的老师。

 

黄然这辈子最遗憾地就是没有上大学,那个男人给她送花,那个男人让黄然品尝到了正常生活里的温情与甜蜜。

 

就这样,黄然的内心动摇了。

 

终于,她决定偷偷去看看赵丹宁。

 

事实上,他们只在一起相处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隔了十年的光阴,她几乎想不起赵丹宁的脸。

 

那天在地铁站,人来人往,她对照着赵丹宁的照片,还是认出了他。

 

他跟十年前没有什么变化,看上去仍是斯文有礼的样子。

 

黄然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相亲时,第一次见到赵丹宁,他笑眯眯的脸。

 

他拿苹果:“黄然你吃。”

 

他拿饼干:“黄然你吃。”

 

他拉着她的手:“黄然,我喜欢你。”

 

黄然百感交集,如果他不是有病,他们好好过日子,十年的时间,是不是他们的孩子都会很高了?

 

正恍惚间,她听到有人喊她:“黄然?”

 

黄然抬头一看,赵丹宁在不远的地方望向她这边,正喊着她的名字。

 

黄然吓坏了,慌乱中拨开人群就跑,听到身后传来嘈杂的声音,她不敢回头,一口气跑出很远,跑回了家。

 

后来,那个男人告诉她,赵丹宁又犯了花痴病,死死抱住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和你穿差不多的衣服,也留长长的头发,他一定是认错了,所以黄然,我们的计划,会成功的!”

 

那个男人信誓旦旦,然后拥住了她的肩膀:“黄然,你不想远走高飞,不想和我在一起过好日子吗?只有我们两个,谁也找不到我们。

 

你已经三十三岁了,黄然,你的好日子还能有几年?”

 

黄然想起父亲的暴虐,想起时光一蹉跎,就是一辈子,而她,一直活在阴暗的角落里,沐浴着阳光是什么样的感觉,她根本不知道。

 

还有,那个男人期待的眼神,令她似乎看到了生活的光亮。

 

黄然点点头,她答应了他的计划。

 

 

5

 

赵丹宁在姐姐家住了几日,服药过后,在熟悉而宁静的环境里,他又恢复成正常的样子,跟赵丹阳说,他可以去上班了。

 

赵丹宁在一家工厂里做工,养活自己倒没什么问题。

 

只是有时候赵丹阳很心疼弟弟,没得病以前,赵丹宁成绩优异,考上一所好的高中,再考上大学,是不成问题的。

 

“丹阳,今天我送丹宁上班吧,正好顺路。”

 

老公刘星平对赵丹阳说,赵丹阳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你。”

 

赵丹阳和刘星平结婚九年,儿子东东八岁。

 

刘星平没什么学历,是赵丹阳公司里的司机。

 

当时他追求赵丹阳的时候,赵丹阳知道自己家庭负担重,问刘星平以后能帮她照顾弟弟吗,刘星平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

 

所以赵丹阳就嫁了,也谈不上爱得死去活来,两个人过着平静的日子,除了赵丹宁这颗定时炸弹之外,他们的日子还算美满。

 

赵丹宁平日还好,赵丹阳去照顾弟弟刘星平也不会说什么,只是赵丹宁一犯病,又是道歉又是赔钱,刘星平则颇多怨言。

 

虽然有怨言,但赵丹宁情绪稳定的时候,刘星平很爱和赵丹宁唠嗑,有时也陪他到处走走。

 

赵丹阳不敢对刘星平有更多的期待,这样已经很满足并且感激了。

 

刘星平现在开出租车,说今早想早点出车,让赵丹阳别做饭了,他带着赵丹宁一起在外面吃一口,赵丹阳也同意了。

 

赵丹阳怎么也不会想到,刘星平和赵丹宁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刘星平就打电话过来,慌慌张张地:“丹阳,不好了,我去买个早饭的功夫,丹宁不见了!”

 

赵丹阳起初也没放在心上,弟弟赵丹宁不犯病的时候,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分别,所以她问刘星平,赵丹宁是不是自己坐公交车走了。

 

刘星平则说不是,说赵丹宁的包还扔在椅子上,人却没了,好像跑得很匆忙。

 

赵丹阳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赵丹阳这心一上午都没着没落的,给赵丹宁上班的工厂打电话,说赵丹宁并没有到,刘星平开着车满大街地找,也没有找到赵丹宁。

 

赵丹阳正犹豫着要不要报警,中午的时候,警察却来电话了,赵丹阳知道,赵丹宁这是又犯事了。

 

 

6

 

公安局里,赵丹阳怎么也没想到,这次赵丹宁抱住的,竟是和他有过短暂婚史的黄然。

 

而且,赵丹宁这次的举动,要比以前严重得多。

 

以前的赵丹宁只是会紧紧抱住女人,不会再做其他的什么动作,这一次黄然的衣服都被扯破了,身上也有抓痕。

 

“黄然,怎么会是你!”

 

十年未见,可赵丹阳依然认识这个姑娘。

 

她跟刘星平结婚九年,刘星平并不知道赵丹宁的这件往事,所以问赵丹阳,这个女人是谁。

 

赵丹阳叹了口气,把十年前赵丹宁曾登过记的事情简单地给刘星平讲了一遍。

 

刘星平说,从法律意义上来讲,黄然算是赵丹宁的前妻了。

 

两个人虽然登记没办喜事,但从法律意义上来讲确实是这样的。

 

前夫猥亵前妻,意图不轨,这案子现在不但是精神病发作,而且有故意报复的成分了。

 

赵丹宁还是迷迷糊糊,问什么也不说。

 

警察说有人报警,在一条巷子里有一男一女纠缠在一起,那个女人似乎有危险。

 

他们赶到的时候,黄然的衣服都撕破了,身上也有抓痕,嘴里被塞了东西。

 

而当时的赵丹宁并没有大吼大叫,只是眼神有些迷茫,被拉了起来之后,他连把裤子穿上都忘记了。

 

警察问什么赵丹宁也不说,没办法,他们看他的手机,发现联系人只有一个:姐姐。

 

黄然说,那天早晨她去上班,正走在路上,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回头一看,恍惚觉得脸熟,仔细辨认,才发现是赵丹宁,赵丹宁显然认出了她,很热情地打招呼。

 

黄然一想毕竟自己和他有过一段婚史,也不好意思装作不认识,只得停下来打个招呼。

 

谁知赵丹宁突然拉起她的手,往旁边僻静的巷子走去,黄然吓得想挣脱他,赵丹宁的力量却大得很。

 

赵丹宁把黄然推倒压了上去,还撕破她的衣服,黄然想喊,赵丹宁不知用什么破布塞入了她的嘴巴,黄然急得哭了。

 

当赵丹宁脱裤子的时候,黄然更加害怕,拼命挣扎,赵丹宁一直不得要领,还没来得及得逞,警察就来了。

 

看着黄然的委屈愤怒,看着赵丹宁的茫然无助,看着刘星平一脸的不高兴,赵丹阳有泪只能往肚子里咽。

 

这一次,她又该怎么办呢?

 

 

 7

 

公安局里,赵丹阳坚持说自己的弟弟有病。

 

而黄然坚持说赵丹宁当时没有犯病,就是故意的,要告到赵丹宁坐牢。

 

警察也没有办法,只得进行司法鉴定后再公开审理。

 

赵丹阳怕上庭后,赵丹宁受到的刺激更深,一筹莫展,刘星平见妻子愁眉苦脸的样子,忽然问赵丹阳:“丹阳,你那天跟我说丹宁结婚那件事的时候,说黄然家很穷?”

 

赵丹阳点点头:“她没有妈妈,家里很穷,当时她有个弟弟急着结婚,她爸才同意跟我们家结亲。”

 

刘星平一拍大腿:“那就好了!你问她愿不愿意庭下和解,给她钱不就完了吗?”

 

赵丹阳垂下头:“问过了,她要五十万,狮子大开口,我们哪有这么多钱。”

 

刘星平缓缓说道:“丹阳,我记得你爸妈,是给丹宁留了一笔钱,让他将来养老的。

 

你现在花了这笔钱,总比丹宁要么被判刑,要么上了法庭,受到的刺激更深强吧?

 

他要是现在出了事,这笔钱放着,可就用不上了,你会心安吗?”

 

赵丹阳抬起头,有些犹豫:“可是这笔钱,是我爸妈的命,是留给丹宁唯一的活路了,我爸妈最难的时候,都没有动这笔钱。”

 

刘星平继续劝赵丹阳:“丹宁要是病情更严重了,你留这些钱,治病可能都不够。”

 

赵丹阳沉默了,她认真想想,觉得刘星平说得也有道理。

 

公安局里,赵丹阳约了黄然来,答应跟黄然私下和解,让她去找警察销案。

 

“黄然,你跟丹宁,好歹有过擦肩而过的缘分,五十万我同意给你,你放过他吧,好吗?你也知道,他有病,禁不起折腾。”

 

赵丹阳将存了五十万的银行卡塞给了黄然,黄然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放进了包里。

 

黄然销案,赵丹宁被带了出来,赵丹阳准备带弟弟回家。

 

将要走出公安局大门的时候,赵丹宁看到了黄然,他连日来一直迷茫的神情突然有了变化,眼睛里似乎有了光彩。

 

赵丹阳见状害怕,催促着:“丹宁,咱们快走吧,你姐夫的车还在外面等着。”

 

黄然也显然看到了赵丹宁,她低下头,迅速地办理着手续,也希望赶快离开这里。

 

忽然,赵丹宁挣脱开赵丹阳的手,猛地朝黄然跑去!


晚安

“500块,包夜,不戴套”,15岁女生被万人凌辱,真相让人心寒......

宋慧乔宋仲基离婚:最毒的婚姻不是出轨,不是家暴,而是……

杨紫为霍建华打胎?网友:“活该!你注定火不了!”

马伊琍又怀孕?43岁肚子大到遮不住,网友:马伊琍为了文章真拼

👆点击蓝色字体查看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下)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上)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下)

也不是非你不可(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