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上司的爱(全)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故事

文:安小幺     图:网络 

1

 

“犯罪嫌疑人梁雨萌犯经济欺诈罪,涉嫌金额一千三百五十二万元整,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随着法官的钉锤落音,梁雨萌暗暗的松了口气。

 

看着观众席上丈夫罗思宇焦急的脸,她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被执法人员押下了庭。

 

她换上灰色的囚服,上面印着她的编号,一辆大卡车载着她还有其他的男女犯人,一起开往监狱。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高墙,梁雨萌之前强行压制的恐惧又不由自主的生了出来。

 

她余下的青春,就要葬送在那里了。

 

而她本该是幸福而温馨的。

 

今年,是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年。

 

而她的人生,从半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是她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变化。

 

她只是一个小地方的小镇女孩,大学毕业后,离开自己的家乡来到这个繁华的都市发展打拼。

 

没有什么专业技术,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更没有让人过目不忘的漂亮脸蛋。

 

她和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充满梦想的女孩一样,做着重复的工作,过着重复的生活,拿出将近一半的工资,来换取跟另一个女孩一起在这个飘零城市的蜗居之处。

 

偶尔也会在周末休息的时候,啃着冰激凌看着橱窗里那些贵的吓人的漂亮包包和鞋子,最后满眼不舍地在走开。

 

可这一切平静的生活,被半年前的一场事故打乱了。

 

 

2

 

快迟到的梁雨萌急冲冲地伸手拦住快关闭的电梯,里面的男人眼疾手快的按下开门按键。

 

梁雨萌挤进电梯,看清楚了男人的长相,那是她的顶头上司,这家公司的总裁,罗思宇。

 

富二代、海龟、高富帅。

 

这些都是罗思宇的标签,而这些,都离梁雨萌的世界很遥远。

 

梁雨萌还在因为刚刚跑了一段路微喘着气,脸蛋上浮起几分红润,让她清秀的面庞透露出一丝俏皮。

 

她冲罗思宇点点头,小声并快速地说:“谢谢罗总。”

 

然后立马背靠电梯的角落,想削弱自己的存在感。

 

电梯平稳地上升着,梁雨萌看着手表掐算着时间,还有一分钟。

 

她觉得有些尴尬,偏偏快迟到的时候,跟老板乘同一部电梯。

 

突然电梯剧烈的晃动了一下,电梯里的灯闪了几下,然后发出一声巨响,电梯停了,灯灭了。

 

梁雨萌发出一声尖叫,视线所及之处都是一片黑暗。

 

罗思宇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伸出另一只手来握住梁雨萌的手,低沉而温柔地说:“别怕。”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应该是电梯故障,没事的,很快会有人救我们出去的。”

 

罗思宇低沉有力的声音和手传来的温度,在这闭塞的空间里,给了梁雨萌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这个男人,这个与她的生活隔着无数灯红酒绿的男人,在这一刻,他们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梁雨萌感觉自己的心就快要跳出来似的。

 

 

3

 

罗思宇按下电梯里的紧急求救按钮,对方听到被困在电梯里的是公司的总裁,十分热络且殷勤的表示立即联系维修人员。

 

不一会,维修人员就来到了电梯外。

 

梁雨萌心想,这或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不是跟罗思宇困在一起,事情又怎么会这么快得到解决。

 

梁雨萌注意到罗思宇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她有些不好意思。

 

但同时,心中又有一丝甜蜜的窃喜,不想挣脱。

 

电梯很快就修好了,维修人员汗津津的从外面打开电梯门,弓着腰带着一脸歉意的看着罗思宇:“罗总,真是不好意思,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一定加强检查,耽误您了!”

 

罗思宇牵着她走出电梯,梁雨萌环顾了一圈四周,还好公司门口此刻并没有人。

 

“我还好,不过被困在电梯里的可是两个人,你们应该向这个女孩道歉,她受到的惊可比我大多了。”

 

维修人员和保安又转向梁雨萌:“真是不好意思,您是罗总的女朋友吧,让您受惊吓了。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梁雨萌涨红了脸挣开罗思宇的手,急忙摆摆手。

 

这误会可大了,她这种平凡女孩儿,怎么可能会是罗思宇的女朋友?

 

“她叫梁雨萌。”罗思宇没有解释她们之间的关系,只是说了她的名字。

 

梁雨萌心下有些惊讶。

 

公司这么多人,梁雨萌还只是个基层员工,罗思宇怎么会记得她的名字?

 

罗思宇往公司里走,看着还楞在原地的梁雨萌,回过头来对她说:“还不走?

 

虽然特殊情况不算你迟到,但是你再傻站在这里,我还是要扣你钱的。”

 

说完,冲梁雨萌扬唇一笑,然后转身进去了。

 

梁雨萌平复了一下心情,也往公司里面走去。

 

刚落座,隔壁座位的郑佳佳就探过头来八卦:“什么情况,今天怎么迟到了,还跟罗总前后脚进公司?”

 

梁雨萌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脸上又有些发红:“没,就,就是一个意外。”

 

郑佳佳阴阳怪气的拉长调“哦”了一声:“看样子,有人要走桃花运了。”

 

 

4

 

梁雨萌本以为悸动的心会随着时间平复,毕竟那人可是高高在上的罗思宇。

 

他们本就是两条永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即便因为一个意外而有了短暂的交汇,但过后也只能是形同陌路了吧。

 

但罗思宇并不这么认为。

 

他开始约梁雨萌吃饭,看电影,甚至在她加班的时候,为她准备热拿铁和蛋糕还有小零食。

 

为了避免她尴尬,罗思宇贴心地给她们组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

 

大家显然都知道这样的待遇拖了谁的福,于是心照不宣的用暧昧的眼神看待起了梁雨萌和罗思宇。

 

罗思宇也会单独给梁雨萌准备一些小礼物,鞋子包包衣服什么的,但是都是轻奢的品牌,精致却不过分昂贵。

 

这般贴心,让梁雨萌心生感动。

 

灰姑娘怎么可能抵挡得了王子的攻势?

 

没过多久,梁雨萌就缴械投降,成了罗思宇的女朋友。

 

两人在公司还是虽然是公开的关系,但还是尽量保持低调。但平日里的互动温存,让梁雨萌感觉心里塞满了蜜。

 

但她心里也有些不安感,她害怕这段感情,没有结果。

 

连她的闺蜜也警告过她,不要在这段感情当中,投入全部的心思。

 

像罗思宇这样的身份,也许是贪一时新鲜,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换换口味,吃吃清粥小菜,陷得太深,受伤的只是自己。

 

但是梁雨萌没有办法,一个女人,如何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在爱情里收放自如?

 

这一切的担忧,在他们交往三个月的时间,得到了终结。

 

罗思宇向她求婚了。

 

他拿着钻戒,单膝跪地,眼神温柔的,仿佛能掐出水来,他对她说:

 

“雨萌,也许在你还不知道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

 

你的乐观、单纯、善良,都让我觉得,像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我感谢那场意外,它让我名正言顺的走进了你的生命。

 

我所幻想的未来里,每一个场景都有你。

 

现在,我希望那不是幻想,而是触摸得到的,真正的未来。”

 

梁雨萌眼眶里的泪滚落了下来。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重重的点头,看着欣喜若狂的罗思宇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5

 

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

 

罗思宇的父母也并没有挑剔这个出身平凡的女孩,他们慈爱地祝福了他们的婚姻。

 

然后她就披着纯白的婚纱,嫁给了罗思宇。

 

灰姑娘的童话,到这里走到了故事的终结。而梁雨萌比灰姑娘还要幸运,因为她的丈夫,在婚后依然对她百般温柔体贴。

 

她辞去了工作,安心地做起了家庭主妇。

 

罗思宇还是会时不时为她准备一些小惊喜,也尽可能的推掉应酬,留出时间来陪她。

 

在饭桌上,梁雨萌看着丈夫俊秀的脸,温柔的笑了笑:“思宇,我们,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吧。”

 

罗思宇握着筷子的手滞了一下,他停下咀嚼的动作,立马堆起一个温柔的笑容,看向梁雨萌:“亲爱的,我们才刚结婚没多久。

 

公司现在业务也很忙,而且我还想多享受一下我们的二人世界。

 

现在要孩子,早了点吧?

而且,有了孩子,你的爱就要分一半出去了,我可不想这么快多个臭小子跟我抢老婆。”

 

梁雨萌为他的孩子气发笑:“你啊,成天就知道胡说,自己都是个幼稚鬼,怎么当爸爸啊。”

 

罗思宇坐到她身边,笑着去搂住她。

 

梁雨萌幸福地扑在他的怀里,没有注意到罗思宇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暗色。

 

 

6

 

梁雨萌侧躺着,半梦半醒间,感觉罗思宇一直在翻来覆去的。

 

她的丈夫这段时间有些焦虑,她不知道原因。

 

罗思宇这段时间似乎很忙,回来吃饭的时间少了很多,经常都是深夜才回来,身上不是很浓重的烟味,就是很大的酒味。

 

梁雨萌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总是心不在焉,需要叫好几声才能回过神来。

 

梁雨萌坐起来,旋开床头柜上的台灯。

 

暖黄的灯光一下子洒满了整间卧室,驱散了黑暗,照亮了温馨。

 

她将手轻搭在罗思宇的肩头:“亲爱的,睡不着吗?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最近好像很焦虑。”

 

罗思宇坐起来,看着梁雨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后拍拍她的肩膀:“没事,都是小事。睡吧。”

 

“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困难你何必瞒着我?

 

不管什么情况,我们一起面对。”

 

罗思宇抓了抓头发,一脸纠结。

 

过了两三分钟,他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地开口:“好吧,确实是公司出了一些问题。”

 

他顿了几秒,接着开口说道:“公司的账面上出了一些问题,在我爸还是总裁的时候,账面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亏空,金额,有一千多万,并且税收也是没有缴纳的。”

 

“什么?!怎么会这样?如果不能解决,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被董事会发现了,很有可能会被起诉金融欺诈罪,可能,会坐牢。”

 

“坐牢?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问过我爸了,他只说是年轻的时候犯了些糊涂,现在也没有办法拿出钱来填补这个窟窿。

 

他是我爸,他那么大年纪了,我不可能让他去坐牢。

 

更何况,公司现在的法人代表是我,如果真出了事,我会替他去坐牢。”

 

他又看了一眼梁雨萌,伸手抱着她:“只是苦了你了,我觉得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我们才结婚没多久,就出现了这种状况。

 

雨萌,真的对不起,如果,如果你要离婚,我可以.......”

 

“你在说什么傻话?”

 

梁雨萌气冲冲地打断他,“我们可是夫妻!

 

当初说好我们结婚的时候宣过誓的,不论贫穷、富贵、疾病还是健康,都要不离不弃的。

 

不管是什么难关,我都会陪你走下去。”

 

“雨萌,”罗思宇感动的抱住她,“傻瓜。”

 

 

7

 

梁雨萌询问了律师,情况的确非常严重,如果不能妥善解决,至少会判处十年的有期徒刑。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张律师,你帮帮我们吧,思宇还年轻,这件事也不是他的责任,他不能坐牢的。

 

坐牢了他这些年努力的一切就毁了。”

 

“除非.......”张律师犹豫了的开口,“算了。”

 

“除非什么,您有什么办法,算我求您了。”

 

“哎。”张律师叹了口气,“我们做律师的,这话实在不该我说,但是这个情况罗总确实可怜。”

 

“您快说吧。”梁雨萌焦急地说。

 

“除非罗总把公司法人转让给别人。”

 

“这,这怎么行?这是他和他爸努力这么多年的心血。”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找一个靠谱的人接任法人代表。

 

但是在那之前,把所有的债权、股票、业务以及资产全部变现转移到罗总名下,让公司变成一个空壳公司。”

 

“这,这行得通吗?”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

 

不过这个接任的人,肯定是要坐牢的,谁又愿意去担这个罪名呢?

 

这个话,您当我没说。

 

您就让罗总准备一下,交代好准备上庭吧,我尽可能的为他争取减刑。”

 

张律师叹了口气走了。

 

 

8

 

梁雨萌却在回想着张律师的话。

 

真的,只有这个办法吗?

 

梁雨萌心事重重地回到家。

 

罗思宇坐在沙发上,听到动静,他回头,示意梁雨萌坐过来。

 

梁雨萌看见茶几上摆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你这是什么意思?”

 

“雨萌,你别生气。

 

过几天我就要准备上庭了,我,我不能耽误你。

 

真的很抱歉,承诺你照顾你一辈子,我做不到了。”

 

罗思宇说着抱着梁雨萌哭了起来。

 

梁雨萌看着他,想着罗思宇对她的好,心里暗下了决定。

 

 

9

 

“我说你可真是无毒不丈夫,你就没有一点觉得愧疚吗?”

 

美艳的女人看着张律师离开的背影,转过头来笑盈盈的看着西装革履的俊秀男人说。

 

“愧疚?有什么好愧疚的?

 

如果不是我,她一辈子都会缩在那像蝼蚁一般的生命里,哪来机会享受这半年的花花世界的好时光啊?”

 

男人喝了口红酒,面无表情地说。

 

“喂,你这半年来扮演一个好男友好丈夫,跟她朝夕相处,你就没有对她生出一点感情。”

 

罗思宇眼睛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分的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像她这种女人,跟我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如果不是老头子给我留下这么个大麻烦,我也不用处心积虑,浪费半年的时间了。”

 

“怪不得说你们男人最薄情。”美艳的女人嘟了嘟嘴。

 

罗思宇笑了笑,在桌上留下钞票,带着女人离开了。

 

他没注意到的是,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桌,一个女人抬起头,满脸愤怒。

 

手中握着的赫然是一只正在拍摄视频的手机!

 

罗思宇很快被警察带走了,视频里清楚地拍下了他跟张律师的谈话并给他的钱,和对那个女人说的话。

 

如果不是梁雨萌的闺蜜刚好看到了罗思宇跟那个美艳的女人亲密地搂在一起,起了疑心去跟踪,也许梁雨萌还在死心塌地地为她深爱的丈夫顶罪。

 

梁雨萌被释放出来之后,回到了他们曾经的家。

 

那个她认为人生当中最幸福的港湾。

 

原来,都是假。

 

幸福被狠狠撕碎后,真相,丑陋不堪。

 

曾经,她以为她是童话故事里最幸福的灰姑娘,谁知那美丽的水晶鞋,从一开始,就是陷阱。

 

难怪,难怪童话要以王子和灰姑娘结婚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为结尾。

 

因为那才是爱情最美的地方。

 

而之后的故事,不过,是肮脏的现实罢了。


明天见

“孩子高考后就离婚”,我以为只是妻子的气话,原来她准备了十年

“生女儿没压力,不用买房真轻松”,这是今年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三胞胎母亲狠心摔死次子,庭审公开内容让人难以相信!

宋慧乔宋仲基离婚:最毒的婚姻不是出轨,不是家暴,而是……

👆点击蓝色字体查看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下)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上)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下)

也不是非你不可(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男上司的爱(全)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故事

    文:安小幺     图:网络 

    1

     

    “犯罪嫌疑人梁雨萌犯经济欺诈罪,涉嫌金额一千三百五十二万元整,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随着法官的钉锤落音,梁雨萌暗暗的松了口气。

     

    看着观众席上丈夫罗思宇焦急的脸,她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被执法人员押下了庭。

     

    她换上灰色的囚服,上面印着她的编号,一辆大卡车载着她还有其他的男女犯人,一起开往监狱。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高墙,梁雨萌之前强行压制的恐惧又不由自主的生了出来。

     

    她余下的青春,就要葬送在那里了。

     

    而她本该是幸福而温馨的。

     

    今年,是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年。

     

    而她的人生,从半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是她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变化。

     

    她只是一个小地方的小镇女孩,大学毕业后,离开自己的家乡来到这个繁华的都市发展打拼。

     

    没有什么专业技术,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更没有让人过目不忘的漂亮脸蛋。

     

    她和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充满梦想的女孩一样,做着重复的工作,过着重复的生活,拿出将近一半的工资,来换取跟另一个女孩一起在这个飘零城市的蜗居之处。

     

    偶尔也会在周末休息的时候,啃着冰激凌看着橱窗里那些贵的吓人的漂亮包包和鞋子,最后满眼不舍地在走开。

     

    可这一切平静的生活,被半年前的一场事故打乱了。

     

     

    2

     

    快迟到的梁雨萌急冲冲地伸手拦住快关闭的电梯,里面的男人眼疾手快的按下开门按键。

     

    梁雨萌挤进电梯,看清楚了男人的长相,那是她的顶头上司,这家公司的总裁,罗思宇。

     

    富二代、海龟、高富帅。

     

    这些都是罗思宇的标签,而这些,都离梁雨萌的世界很遥远。

     

    梁雨萌还在因为刚刚跑了一段路微喘着气,脸蛋上浮起几分红润,让她清秀的面庞透露出一丝俏皮。

     

    她冲罗思宇点点头,小声并快速地说:“谢谢罗总。”

     

    然后立马背靠电梯的角落,想削弱自己的存在感。

     

    电梯平稳地上升着,梁雨萌看着手表掐算着时间,还有一分钟。

     

    她觉得有些尴尬,偏偏快迟到的时候,跟老板乘同一部电梯。

     

    突然电梯剧烈的晃动了一下,电梯里的灯闪了几下,然后发出一声巨响,电梯停了,灯灭了。

     

    梁雨萌发出一声尖叫,视线所及之处都是一片黑暗。

     

    罗思宇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伸出另一只手来握住梁雨萌的手,低沉而温柔地说:“别怕。”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应该是电梯故障,没事的,很快会有人救我们出去的。”

     

    罗思宇低沉有力的声音和手传来的温度,在这闭塞的空间里,给了梁雨萌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这个男人,这个与她的生活隔着无数灯红酒绿的男人,在这一刻,他们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梁雨萌感觉自己的心就快要跳出来似的。

     

     

    3

     

    罗思宇按下电梯里的紧急求救按钮,对方听到被困在电梯里的是公司的总裁,十分热络且殷勤的表示立即联系维修人员。

     

    不一会,维修人员就来到了电梯外。

     

    梁雨萌心想,这或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不是跟罗思宇困在一起,事情又怎么会这么快得到解决。

     

    梁雨萌注意到罗思宇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她有些不好意思。

     

    但同时,心中又有一丝甜蜜的窃喜,不想挣脱。

     

    电梯很快就修好了,维修人员汗津津的从外面打开电梯门,弓着腰带着一脸歉意的看着罗思宇:“罗总,真是不好意思,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一定加强检查,耽误您了!”

     

    罗思宇牵着她走出电梯,梁雨萌环顾了一圈四周,还好公司门口此刻并没有人。

     

    “我还好,不过被困在电梯里的可是两个人,你们应该向这个女孩道歉,她受到的惊可比我大多了。”

     

    维修人员和保安又转向梁雨萌:“真是不好意思,您是罗总的女朋友吧,让您受惊吓了。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梁雨萌涨红了脸挣开罗思宇的手,急忙摆摆手。

     

    这误会可大了,她这种平凡女孩儿,怎么可能会是罗思宇的女朋友?

     

    “她叫梁雨萌。”罗思宇没有解释她们之间的关系,只是说了她的名字。

     

    梁雨萌心下有些惊讶。

     

    公司这么多人,梁雨萌还只是个基层员工,罗思宇怎么会记得她的名字?

     

    罗思宇往公司里走,看着还楞在原地的梁雨萌,回过头来对她说:“还不走?

     

    虽然特殊情况不算你迟到,但是你再傻站在这里,我还是要扣你钱的。”

     

    说完,冲梁雨萌扬唇一笑,然后转身进去了。

     

    梁雨萌平复了一下心情,也往公司里面走去。

     

    刚落座,隔壁座位的郑佳佳就探过头来八卦:“什么情况,今天怎么迟到了,还跟罗总前后脚进公司?”

     

    梁雨萌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脸上又有些发红:“没,就,就是一个意外。”

     

    郑佳佳阴阳怪气的拉长调“哦”了一声:“看样子,有人要走桃花运了。”

     

     

    4

     

    梁雨萌本以为悸动的心会随着时间平复,毕竟那人可是高高在上的罗思宇。

     

    他们本就是两条永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即便因为一个意外而有了短暂的交汇,但过后也只能是形同陌路了吧。

     

    但罗思宇并不这么认为。

     

    他开始约梁雨萌吃饭,看电影,甚至在她加班的时候,为她准备热拿铁和蛋糕还有小零食。

     

    为了避免她尴尬,罗思宇贴心地给她们组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

     

    大家显然都知道这样的待遇拖了谁的福,于是心照不宣的用暧昧的眼神看待起了梁雨萌和罗思宇。

     

    罗思宇也会单独给梁雨萌准备一些小礼物,鞋子包包衣服什么的,但是都是轻奢的品牌,精致却不过分昂贵。

     

    这般贴心,让梁雨萌心生感动。

     

    灰姑娘怎么可能抵挡得了王子的攻势?

     

    没过多久,梁雨萌就缴械投降,成了罗思宇的女朋友。

     

    两人在公司还是虽然是公开的关系,但还是尽量保持低调。但平日里的互动温存,让梁雨萌感觉心里塞满了蜜。

     

    但她心里也有些不安感,她害怕这段感情,没有结果。

     

    连她的闺蜜也警告过她,不要在这段感情当中,投入全部的心思。

     

    像罗思宇这样的身份,也许是贪一时新鲜,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换换口味,吃吃清粥小菜,陷得太深,受伤的只是自己。

     

    但是梁雨萌没有办法,一个女人,如何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在爱情里收放自如?

     

    这一切的担忧,在他们交往三个月的时间,得到了终结。

     

    罗思宇向她求婚了。

     

    他拿着钻戒,单膝跪地,眼神温柔的,仿佛能掐出水来,他对她说:

     

    “雨萌,也许在你还不知道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

     

    你的乐观、单纯、善良,都让我觉得,像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我感谢那场意外,它让我名正言顺的走进了你的生命。

     

    我所幻想的未来里,每一个场景都有你。

     

    现在,我希望那不是幻想,而是触摸得到的,真正的未来。”

     

    梁雨萌眼眶里的泪滚落了下来。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重重的点头,看着欣喜若狂的罗思宇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5

     

    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

     

    罗思宇的父母也并没有挑剔这个出身平凡的女孩,他们慈爱地祝福了他们的婚姻。

     

    然后她就披着纯白的婚纱,嫁给了罗思宇。

     

    灰姑娘的童话,到这里走到了故事的终结。而梁雨萌比灰姑娘还要幸运,因为她的丈夫,在婚后依然对她百般温柔体贴。

     

    她辞去了工作,安心地做起了家庭主妇。

     

    罗思宇还是会时不时为她准备一些小惊喜,也尽可能的推掉应酬,留出时间来陪她。

     

    在饭桌上,梁雨萌看着丈夫俊秀的脸,温柔的笑了笑:“思宇,我们,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吧。”

     

    罗思宇握着筷子的手滞了一下,他停下咀嚼的动作,立马堆起一个温柔的笑容,看向梁雨萌:“亲爱的,我们才刚结婚没多久。

     

    公司现在业务也很忙,而且我还想多享受一下我们的二人世界。

     

    现在要孩子,早了点吧?

    而且,有了孩子,你的爱就要分一半出去了,我可不想这么快多个臭小子跟我抢老婆。”

     

    梁雨萌为他的孩子气发笑:“你啊,成天就知道胡说,自己都是个幼稚鬼,怎么当爸爸啊。”

     

    罗思宇坐到她身边,笑着去搂住她。

     

    梁雨萌幸福地扑在他的怀里,没有注意到罗思宇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暗色。

     

     

    6

     

    梁雨萌侧躺着,半梦半醒间,感觉罗思宇一直在翻来覆去的。

     

    她的丈夫这段时间有些焦虑,她不知道原因。

     

    罗思宇这段时间似乎很忙,回来吃饭的时间少了很多,经常都是深夜才回来,身上不是很浓重的烟味,就是很大的酒味。

     

    梁雨萌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总是心不在焉,需要叫好几声才能回过神来。

     

    梁雨萌坐起来,旋开床头柜上的台灯。

     

    暖黄的灯光一下子洒满了整间卧室,驱散了黑暗,照亮了温馨。

     

    她将手轻搭在罗思宇的肩头:“亲爱的,睡不着吗?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最近好像很焦虑。”

     

    罗思宇坐起来,看着梁雨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后拍拍她的肩膀:“没事,都是小事。睡吧。”

     

    “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困难你何必瞒着我?

     

    不管什么情况,我们一起面对。”

     

    罗思宇抓了抓头发,一脸纠结。

     

    过了两三分钟,他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地开口:“好吧,确实是公司出了一些问题。”

     

    他顿了几秒,接着开口说道:“公司的账面上出了一些问题,在我爸还是总裁的时候,账面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亏空,金额,有一千多万,并且税收也是没有缴纳的。”

     

    “什么?!怎么会这样?如果不能解决,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被董事会发现了,很有可能会被起诉金融欺诈罪,可能,会坐牢。”

     

    “坐牢?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问过我爸了,他只说是年轻的时候犯了些糊涂,现在也没有办法拿出钱来填补这个窟窿。

     

    他是我爸,他那么大年纪了,我不可能让他去坐牢。

     

    更何况,公司现在的法人代表是我,如果真出了事,我会替他去坐牢。”

     

    他又看了一眼梁雨萌,伸手抱着她:“只是苦了你了,我觉得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我们才结婚没多久,就出现了这种状况。

     

    雨萌,真的对不起,如果,如果你要离婚,我可以.......”

     

    “你在说什么傻话?”

     

    梁雨萌气冲冲地打断他,“我们可是夫妻!

     

    当初说好我们结婚的时候宣过誓的,不论贫穷、富贵、疾病还是健康,都要不离不弃的。

     

    不管是什么难关,我都会陪你走下去。”

     

    “雨萌,”罗思宇感动的抱住她,“傻瓜。”

     

     

    7

     

    梁雨萌询问了律师,情况的确非常严重,如果不能妥善解决,至少会判处十年的有期徒刑。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张律师,你帮帮我们吧,思宇还年轻,这件事也不是他的责任,他不能坐牢的。

     

    坐牢了他这些年努力的一切就毁了。”

     

    “除非.......”张律师犹豫了的开口,“算了。”

     

    “除非什么,您有什么办法,算我求您了。”

     

    “哎。”张律师叹了口气,“我们做律师的,这话实在不该我说,但是这个情况罗总确实可怜。”

     

    “您快说吧。”梁雨萌焦急地说。

     

    “除非罗总把公司法人转让给别人。”

     

    “这,这怎么行?这是他和他爸努力这么多年的心血。”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找一个靠谱的人接任法人代表。

     

    但是在那之前,把所有的债权、股票、业务以及资产全部变现转移到罗总名下,让公司变成一个空壳公司。”

     

    “这,这行得通吗?”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

     

    不过这个接任的人,肯定是要坐牢的,谁又愿意去担这个罪名呢?

     

    这个话,您当我没说。

     

    您就让罗总准备一下,交代好准备上庭吧,我尽可能的为他争取减刑。”

     

    张律师叹了口气走了。

     

     

    8

     

    梁雨萌却在回想着张律师的话。

     

    真的,只有这个办法吗?

     

    梁雨萌心事重重地回到家。

     

    罗思宇坐在沙发上,听到动静,他回头,示意梁雨萌坐过来。

     

    梁雨萌看见茶几上摆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你这是什么意思?”

     

    “雨萌,你别生气。

     

    过几天我就要准备上庭了,我,我不能耽误你。

     

    真的很抱歉,承诺你照顾你一辈子,我做不到了。”

     

    罗思宇说着抱着梁雨萌哭了起来。

     

    梁雨萌看着他,想着罗思宇对她的好,心里暗下了决定。

     

     

    9

     

    “我说你可真是无毒不丈夫,你就没有一点觉得愧疚吗?”

     

    美艳的女人看着张律师离开的背影,转过头来笑盈盈的看着西装革履的俊秀男人说。

     

    “愧疚?有什么好愧疚的?

     

    如果不是我,她一辈子都会缩在那像蝼蚁一般的生命里,哪来机会享受这半年的花花世界的好时光啊?”

     

    男人喝了口红酒,面无表情地说。

     

    “喂,你这半年来扮演一个好男友好丈夫,跟她朝夕相处,你就没有对她生出一点感情。”

     

    罗思宇眼睛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分的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像她这种女人,跟我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如果不是老头子给我留下这么个大麻烦,我也不用处心积虑,浪费半年的时间了。”

     

    “怪不得说你们男人最薄情。”美艳的女人嘟了嘟嘴。

     

    罗思宇笑了笑,在桌上留下钞票,带着女人离开了。

     

    他没注意到的是,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桌,一个女人抬起头,满脸愤怒。

     

    手中握着的赫然是一只正在拍摄视频的手机!

     

    罗思宇很快被警察带走了,视频里清楚地拍下了他跟张律师的谈话并给他的钱,和对那个女人说的话。

     

    如果不是梁雨萌的闺蜜刚好看到了罗思宇跟那个美艳的女人亲密地搂在一起,起了疑心去跟踪,也许梁雨萌还在死心塌地地为她深爱的丈夫顶罪。

     

    梁雨萌被释放出来之后,回到了他们曾经的家。

     

    那个她认为人生当中最幸福的港湾。

     

    原来,都是假。

     

    幸福被狠狠撕碎后,真相,丑陋不堪。

     

    曾经,她以为她是童话故事里最幸福的灰姑娘,谁知那美丽的水晶鞋,从一开始,就是陷阱。

     

    难怪,难怪童话要以王子和灰姑娘结婚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为结尾。

     

    因为那才是爱情最美的地方。

     

    而之后的故事,不过,是肮脏的现实罢了。


    明天见

    “孩子高考后就离婚”,我以为只是妻子的气话,原来她准备了十年

    “生女儿没压力,不用买房真轻松”,这是今年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三胞胎母亲狠心摔死次子,庭审公开内容让人难以相信!

    宋慧乔宋仲基离婚:最毒的婚姻不是出轨,不是家暴,而是……

    👆点击蓝色字体查看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下)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上)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下)

    也不是非你不可(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