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妻弃子的男人(全)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故事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李灵儿,你这是什么打扮?!”许芳看到李灵儿身上那副装扮,感觉都要晕了过去。

 

明明不过十九岁的年纪,李灵儿却画着夸张成熟的妆容,穿着件堪堪遮住屁股的黑色吊带裙,提着一个包包就打算出门。

 

李灵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来了。

 

天天除了在家里唠叨之外,就没做过什么正经事,活脱脱一个怨妇,难怪她爸也受不了她。

 

“妈……我只是去个聚会!”

 

“什么聚会要你穿成这样?!你又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许芳的声调顿时拔高,仿佛在尖叫。

 

“不是……现在年轻人都这样。”李灵儿不耐烦地敷衍道,她都快迟到了,没心思和她妈在这里扯皮子。

 

“快点进去换掉!”许芳挡在门口,死活不让李灵儿出门。

 

“妈!”李灵儿也尖叫了起来。

 

她朋友都在等她,而且这次聚会上有好几个帅哥,她都急死了,偏偏她妈就是要出来碍事。

 

“妈你是不是有病啊!”

 

“到底谁有病?!穿的什么样,街上的妓女穿的都比你正经!”许芳气头一上来,就口不择言。

 

等她反应过来,发现李灵儿眼里闪过几分受伤,似乎有几分泪意,随后又转化成刺目的冷漠。

 

“妈”李灵儿冷冷地喊了一声,“说够了没有,说够了能不能让开?!”

 

“不,灵儿……我……”许芳忽然感觉有点心慌,焦急地想要解释,但是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打开了门。

 

“这是怎么了?”李泽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站在门口对峙。

 

“爸……”看到李泽回来了,李灵儿委屈地喊了一声,随后立马跟李泽告状,控诉她妈的“罪行”。

 

李泽听了以后,立马不赞同地看着许芳,“女儿出去聚个会,你怎么说话的呢?”

 

然后他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叠现金,递给了李灵儿,“乖,灵儿,好好去玩,别理你妈。”

 

“爸,就知道你对我最好,爱死你了!”李灵儿欢呼了一声,冲上来抱了李泽一下,随后轻盈地转了个圈,跑了出去。

 

看着李灵儿远去的背影,许芳忽略掉内心那点刺痛,仍然忧心忡忡地问李泽道,“她爸,这一个姑娘家家,天天穿成那样……”

 

“好了好了,就你会瞎操心,担心什么啊。”李泽走了进去,背对着许芳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屑,对她的言论嗤之以鼻。

 

他走进屋子里换了套衣服,随后又拿起了钥匙,准备出门。

 

“晚上还要出去?”许芳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回应她的却是李泽重重的关门声,就像李泽对她紧闭的心门一样。

 

许芳呆呆地站在原地,忽然想不起来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02

 

出了门后,李泽的嫌弃瞬间溢于言表。

 

他和许芳是少年夫妻,当年也是一路创业打拼过来。

 

但在公司上市不久之后,许芳就放弃了公司里的职务,选择了回归家庭,当起了家庭主妇,安安心心地照顾李灵儿。

 

这十几年来,许芳就从一名干练有趣的职场女强人,一步步退化到如今的家庭怨妇。

 

总之,现在的许芳,李泽根本就带不出去,生怕被生意场上的人嘲笑。

 

但这也不能怪他.

 

就社会价值而言,他一路上升,有无数年轻漂亮的美女投怀送抱。

 

而许芳却一路下跌,哪怕是没本事的同龄人估计都很嫌弃。

 

而她那张老脸,早已不复当年的青春貌美。

 

这么想着,李泽按下了通话键,把情妇李娜喊了出来,“娜娜,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吧。”

 

那边的李娜似乎对这种事早已驾轻就熟,回复了两句立马就把电话挂了。

 

没过多久,穿着一袭红色吊带长裙的李娜,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出现在了李泽面前。

 

“泽……”李娜提起了裙摆,优雅地转了个圈,然后扑到了李泽的怀里。

 

“娜娜,轩轩呢?”李泽接住了李娜,转眼就问起了儿子李轩的情况。

 

实际上,他自从五年前和李娜在一起之后,不出一年就有了儿子李轩。

 

现在他的一门心思,都在外面的这个小家之上。

 

“我已经把他哄睡了,走吧。”李娜甜蜜地一笑,红唇妆中写满了诱惑和欲望。

 

今晚的晚宴,其实只是一个私人的宴会,多是那些商界大佬带着自己的妻子出席。

 

李泽一进场,就去和那些平时难得见得上一面的大老板们打起了招呼。

 

李娜这时候就识相地退到一边,走到贵夫人们的聚集地,打算发展“夫人外交”。

 

不过她刚靠近,其中一名长相艳丽出挑的女子,率先发话,“哟,这是谁啊,怎么现在什么脏的臭的,都能进来了?”

 

李娜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准备好的台词梗在了喉口,却又因为不知道对方身份,不敢轻易得罪。

 

“苏苏,不可以没有礼貌。”旁边一名衣着华贵,看起来温和优雅的中年美妇不满地瞪了先前发话的女子一眼。

 

然后,她转过头,友好地对李娜笑了笑,“我叫赵淼,先前那个是我儿媳妇王茹苏,比较不懂事,你别在意。”

 

看着对方那优雅的气度,李娜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靠了过去,开始闲话起家常来。

 

等到晚宴快结束,李娜赶紧匆匆忙忙地和赵淼道别,甚至还加了联系方式。

 

而一旁其他几个贵夫人,则在窃窃私语。

 

有一个比较大胆的,就直接问了出口,“赵姐,你这是干什么呢?那是个什么玩意儿,跟她讲话,岂不自降身份?”

 

赵淼笑了笑,喝了口茶水,却没有什么表示。

 

其他几个贵夫人看到她这副样子,不免也扫兴。

 

像她们这种地位的人,最厌恶就是这些不知天高地厚,妄想取代她们的小三。

 

基本上只要看到了,不管是谁家的,都不会心慈手软,留什么口德。

 

而李泽的这般作态和纵容,几乎是把她们一群人,都得罪了个遍。

 

以后要是有什么合作,枕头风还是吹得起来的。

 

 

03

 

晚宴一结束,李泽把李娜送到了楼下,准备一起上去看看儿子轩轩。

 

自从有了儿子之后,他就对李灵儿和许芳一点都不上心。

 

像李灵儿那样,能塞点钱就了事的,最让他省心。

 

看着儿子熟睡的脸,李娜咬了咬下唇,想起晚上王茹苏的一番刁难,心下有了几分决策。

 

“泽,我有话跟你说。”

 

等出了房门,听到李娜犹犹豫豫地表示让他离婚,李泽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

 

“为什么?!”李娜虽然早已有准备,但心里还是有几分委屈和不甘。

 

她平复了几下心情,随后声泪俱下地控诉道,“泽,那天轩轩问我,为什么他不能和爸爸住在一起,为什么别人说他没有爸爸,明明他有……难道,难道要让轩轩以后自己意识到,他是个私生子吗?”

 

一提到轩轩,他最爱的儿子,李泽又有几分心软,不免也开始正式考虑起这个事情起来。

 

“可是,不行,假如和她离婚,一半的家产都要分出去,不然我早就离婚了!”

 

自从儿子出生,李泽不是没有过想法,但一直没有实施。

 

就是因为他们一离婚,起码半个公司要分给许芳,他怎么甘心把多年奋斗来的心血,拱手相让?

 

听到李泽这么说,李娜心里也犹豫了几分,低下了头。

 

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语气坚定地说道,“泽,我们再问问律师吧,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让她净身出户的吧!”

 

看着李娜泫然欲泣的模样,又想起儿子李轩可爱的笑脸,李泽咬了咬牙,最后说道,“好,明天问问,有办法我就离!”

 

 

04

 

李泽问了好几个业界比较有名气的律师,只要对方一听说李泽有这方面的意思,出于职业道德,都被拒绝了。

 

后来还是李娜请来了一个律师,说是有办法解决他这一困境。

 

但对方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把名下的所有资产转给李灵儿,这样夫妻离婚的时候,就可以不分资产,最多付点赡养费。

 

“什么?!”听到这个方案,反而是李娜第一个反应过来,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

 

假如资产都在李灵儿名下,那她岂不是白费功夫。

 

“灵儿吗?她倒是和我亲,和她妈不亲。”李泽沉吟片刻,开始考虑起这种可能性来。

 

毕竟还是亲女儿,只要不把资产分给外人,到时候有的是办法。

 

“泽……这,这不行啊。”李娜有种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的错愕感,底气不足地反驳道。

 

“夫人您不用担心,假如先生的女儿和先生关系好的话,离婚完是有办法移回先生名下的。”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李娜犹豫着开口,仍然有几分担忧。

 

“这个,真没有了。”律师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一旁沉思已久的李泽发话道,“行了,我看就这么办了吧。灵儿还是听我的话的,不用担心。”

 

 

05

 

过了几天,李泽忽然郑重地找上了许芳,跟她谈李灵儿20岁成人礼的事。

 

许芳颇有些诧异。

 

之前李泽向来都不管这些事,怎么突然转性了。

 

李泽微咳了两声,总算没有那么心虚了。

 

随后,他放软了声线,说道,“芳,我们一起把名下的财产转给灵儿吧,她20岁了,该长大了。”

 

“什么?!”许芳吃惊地看着他,眼里皆是不可置信,“可是,灵儿那个样子……”

 

“咳……”说到这里李泽也有几分不确定。

 

但他随后正了正心神,坚定地说道,“芳,我们年纪也大了,该享受自己的人生了。

 

我们就灵儿一个女儿,不如都先给她,再让她磨砺几年,不好吗?”

 

“好吧,反正也是你的公司,你自己看吧。”许芳也无可奈何。

 

她不知道为何她精心带出来的女儿会变成那副模样,明明小时候很乖的。

 

“对,我们要对她有信心。”李泽难得搂上了许芳的肩膀,对她展开了笑颜。

 

随后他便拿出一份财产公正和转让协议,递给许芳签字。

 

签完字后,李泽则高高兴兴地拿着那份协议书,告诉了李灵儿这一事实。

 

但却又哄骗李灵儿签下一年后转让回百分之九十五的财产给李泽的协议。

 

他口头上说,这只是一个测试,因为许芳一直担心她做不好,为了安抚许芳而不得为之。

 

但假如李灵儿一年之间做的好,这份协议就作废。

 

李灵儿不疑有它,反而笑着跟李泽说道,“我知道这是爸爸对我的考验,我会好好做出成绩给你和妈妈看的!”

 

提到妈妈的时候,李灵儿的情绪明显又低落了几分。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李泽,则满意地笑了笑。他自觉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对这个女儿,还是留了百分之五的财产作为补偿。

 

 

06

 

李灵儿成人礼那天,难得李泽大办了一次,并且把李灵儿安排到公司的基层,美名其曰让她从头开始锻炼。

 

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许芳倒是挺满意,认为总算能让李灵儿做点正式的事情了。

 

但她万万没想到,短短三个月后,李泽忽然就向她提出了离婚。

 

“为什么?”许芳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忽然感觉十分陌生。

 

“为什么......”她又喃喃了一句。

 

不过这次是在问她自己,为什么为一个男人放弃了事业,放弃了一切,最终却惨遭抛弃。

 

她捂住了脸,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李泽看着她那张因为哭泣而变得更丑了的脸,内心反而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就在这时,下班了的李灵儿回到了家里。看到这一幕,她吃惊地捂住了嘴。

 

“爸?妈?你们……”

 

“灵儿,灵儿,妈妈只有你了……”许芳蹲在地上,眼看着就要扑上来,却被李灵儿躲了过去。

 

许芳不可置信地看着李灵儿站到李泽的背后,似乎不太敢看她。

 

“灵儿?我的灵儿?”许芳跌坐在地上,伸出了手,似是想要靠近她,到半空中却又无力地垂下。

 

随后又惨烈地笑了笑,“也对,也对,不愧是亲父女,你们,不愧是亲父女!”

 

说完这句话,她像是个被抽空了灵魂的木偶一样,慢吞吞地爬了起来,慢吞吞地走进了房间,沉默地收拾着衣服。

 

她骨子里的最后一点傲骨,逼着她接受现实。

 

 

07

 

因为财产都转移给了李灵儿,所以许芳没有分到半点财产。

 

但她却没有继续哭闹,而是冷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最后什么也没要,用自己仅剩的一点私房钱买了一张飞去欧洲的机票,上面承载的,是她最后的尊严。

 

她用离开这片大陆的形式,埋葬她受到的所有伤害。

 

离开前,李泽和李灵儿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一起过去送了她一程。

 

许芳没有再理李泽,而是以一种哀伤的目光看着李灵儿,却又无语凝噎。

 

“该上飞机了,妈妈。”李灵儿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似乎对许芳的离去没有半点伤痛。

 

许芳叹了口气,最后看了李灵儿一眼,随后头也不回地上了飞机。

 

看着飞机在天空中划过的痕迹,李泽的心中总算感觉到一块大石落地。

 

“灵儿,那个,爸爸的股份,什么时候转回来?”

 

李泽笑着转过头,看向李灵儿,“放心,爸爸会留给你百分之五的。”

 

李泽滔滔不绝地说着,沉浸在未来的美好生活幻想之中。

 

只要拿回了股份,就可以把李娜和李轩接回家,到时候再吧李灵儿安排去联姻,也就完美了!

 

“凭什么?!”

 

“嗯?”李泽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李灵儿绽放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凭!什!么!”

 

随后,她像一只跳脱的小鸟一般地冲了出去,一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留下错愕的李泽,呆呆地站在原地。

 

随后没多久,他的手机里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

 

“爸爸,我觉得还是妈妈更爱我,我去找妈妈了,不要太想我,么么哒!”

 

发信人,正是李灵儿。

 

而李泽站在原地,几欲晕倒过去。

 

 

08

 

李泽匆匆忙忙地赶去公司里,正要发威,却发现赵淼也在公司里。

 

这位铁骨铮铮的商场铁娘子,到现在都是V市当之无愧的商业第一人,他可不敢随便惹。

 

“赵姐,您怎么也在?”李泽幸苦地赔笑着,语气有几分示弱。

 

“我来看看我的公司,你有什么意见?”赵淼依旧温温柔柔地笑着,看起来十分无害。

 

“你的?!”李泽一瞬间拔高了声线,随后语气又弱了下来,“什么你的公司?”

 

“哦?李先生还不知道啊?

 

令女已经把她持有的股份都卖给了我。

 

现在,我是公司的最大股东,这当然是我的!”

 

“什么?!”李泽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竟然两眼一抹黑,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而这时,办公室里面的门打开了,李灵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谢谢你,赵姨……”

 

“没什么,我很欣赏你妈,当年,真的是可惜了。”

 

“我会拿着这些钱,和妈妈在国外创业的,希望,她能早日走出来。”

 

李灵儿看了昏死过去的李泽一眼,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幸苦你了,你也是不容易,有什么事,跟姨说。”

 

赵淼感叹着看着李灵儿,仿佛看到了当初的那个许芳一样。

 

许芳当年初中毕业就敢出来和李泽打拼,到24岁生下李灵儿后隐退,可以说李氏公司的半壁江山起码有她的一半功劳。

 

而如今的李灵儿,自从15岁那年发现了她爸出轨,就找上了她,一步一步地谋划着她和她妈的未来,甚至宁愿伤她妈的心,也要逼她坚强起来。

 

这种有情有义又有勇有谋的小女子,未来必定不可限量。

 

她赵淼能走到今天,不可能只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多帮助这样的人,总不至于吃亏。

 

所以,她特地托人跟几个大律师都打了招呼,让他们拒绝李泽的要求。

 

最后又派一名律师有意接近李娜,洱都摆下了,就差鱼上钩了。

 

当然,最终结果,也如她们所料。

 

其实在这之前,赵淼还问过李灵儿,为什么要表现出一副堕落和讨厌许芳的模样。

 

她到现在还记得,16岁的李灵儿,笑着告诉她,“因为只有这样,爸爸才不会提防我,而且,我觉得他希望我变成这样。”

 

而那一年,正是李轩出生的时候。

 

如果可以,谁不想一直当象牙塔里的小公主呢?

 

只是生活,总是逼人不得已为之。


晚安


38岁范冰冰刚否认怀孕,又曝出闪婚,港媒还原真相!

马伊琍又怀孕?43岁肚子大到遮不住,网友:马伊琍为了文章真拼

赵薇为他跳海,林心如爱他成痴,他却娶了50岁丑女当老婆,宠爱了她23年!

永别了,李小璐!

宋慧乔宋仲基离婚:最毒的婚姻不是出轨,不是家暴,而是……


👆点击蓝色字体查看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下)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上)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下)

也不是非你不可(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抛妻弃子的男人(全)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故事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李灵儿,你这是什么打扮?!”许芳看到李灵儿身上那副装扮,感觉都要晕了过去。

     

    明明不过十九岁的年纪,李灵儿却画着夸张成熟的妆容,穿着件堪堪遮住屁股的黑色吊带裙,提着一个包包就打算出门。

     

    李灵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来了。

     

    天天除了在家里唠叨之外,就没做过什么正经事,活脱脱一个怨妇,难怪她爸也受不了她。

     

    “妈……我只是去个聚会!”

     

    “什么聚会要你穿成这样?!你又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许芳的声调顿时拔高,仿佛在尖叫。

     

    “不是……现在年轻人都这样。”李灵儿不耐烦地敷衍道,她都快迟到了,没心思和她妈在这里扯皮子。

     

    “快点进去换掉!”许芳挡在门口,死活不让李灵儿出门。

     

    “妈!”李灵儿也尖叫了起来。

     

    她朋友都在等她,而且这次聚会上有好几个帅哥,她都急死了,偏偏她妈就是要出来碍事。

     

    “妈你是不是有病啊!”

     

    “到底谁有病?!穿的什么样,街上的妓女穿的都比你正经!”许芳气头一上来,就口不择言。

     

    等她反应过来,发现李灵儿眼里闪过几分受伤,似乎有几分泪意,随后又转化成刺目的冷漠。

     

    “妈”李灵儿冷冷地喊了一声,“说够了没有,说够了能不能让开?!”

     

    “不,灵儿……我……”许芳忽然感觉有点心慌,焦急地想要解释,但是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打开了门。

     

    “这是怎么了?”李泽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站在门口对峙。

     

    “爸……”看到李泽回来了,李灵儿委屈地喊了一声,随后立马跟李泽告状,控诉她妈的“罪行”。

     

    李泽听了以后,立马不赞同地看着许芳,“女儿出去聚个会,你怎么说话的呢?”

     

    然后他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叠现金,递给了李灵儿,“乖,灵儿,好好去玩,别理你妈。”

     

    “爸,就知道你对我最好,爱死你了!”李灵儿欢呼了一声,冲上来抱了李泽一下,随后轻盈地转了个圈,跑了出去。

     

    看着李灵儿远去的背影,许芳忽略掉内心那点刺痛,仍然忧心忡忡地问李泽道,“她爸,这一个姑娘家家,天天穿成那样……”

     

    “好了好了,就你会瞎操心,担心什么啊。”李泽走了进去,背对着许芳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屑,对她的言论嗤之以鼻。

     

    他走进屋子里换了套衣服,随后又拿起了钥匙,准备出门。

     

    “晚上还要出去?”许芳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回应她的却是李泽重重的关门声,就像李泽对她紧闭的心门一样。

     

    许芳呆呆地站在原地,忽然想不起来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02

     

    出了门后,李泽的嫌弃瞬间溢于言表。

     

    他和许芳是少年夫妻,当年也是一路创业打拼过来。

     

    但在公司上市不久之后,许芳就放弃了公司里的职务,选择了回归家庭,当起了家庭主妇,安安心心地照顾李灵儿。

     

    这十几年来,许芳就从一名干练有趣的职场女强人,一步步退化到如今的家庭怨妇。

     

    总之,现在的许芳,李泽根本就带不出去,生怕被生意场上的人嘲笑。

     

    但这也不能怪他.

     

    就社会价值而言,他一路上升,有无数年轻漂亮的美女投怀送抱。

     

    而许芳却一路下跌,哪怕是没本事的同龄人估计都很嫌弃。

     

    而她那张老脸,早已不复当年的青春貌美。

     

    这么想着,李泽按下了通话键,把情妇李娜喊了出来,“娜娜,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吧。”

     

    那边的李娜似乎对这种事早已驾轻就熟,回复了两句立马就把电话挂了。

     

    没过多久,穿着一袭红色吊带长裙的李娜,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出现在了李泽面前。

     

    “泽……”李娜提起了裙摆,优雅地转了个圈,然后扑到了李泽的怀里。

     

    “娜娜,轩轩呢?”李泽接住了李娜,转眼就问起了儿子李轩的情况。

     

    实际上,他自从五年前和李娜在一起之后,不出一年就有了儿子李轩。

     

    现在他的一门心思,都在外面的这个小家之上。

     

    “我已经把他哄睡了,走吧。”李娜甜蜜地一笑,红唇妆中写满了诱惑和欲望。

     

    今晚的晚宴,其实只是一个私人的宴会,多是那些商界大佬带着自己的妻子出席。

     

    李泽一进场,就去和那些平时难得见得上一面的大老板们打起了招呼。

     

    李娜这时候就识相地退到一边,走到贵夫人们的聚集地,打算发展“夫人外交”。

     

    不过她刚靠近,其中一名长相艳丽出挑的女子,率先发话,“哟,这是谁啊,怎么现在什么脏的臭的,都能进来了?”

     

    李娜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准备好的台词梗在了喉口,却又因为不知道对方身份,不敢轻易得罪。

     

    “苏苏,不可以没有礼貌。”旁边一名衣着华贵,看起来温和优雅的中年美妇不满地瞪了先前发话的女子一眼。

     

    然后,她转过头,友好地对李娜笑了笑,“我叫赵淼,先前那个是我儿媳妇王茹苏,比较不懂事,你别在意。”

     

    看着对方那优雅的气度,李娜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靠了过去,开始闲话起家常来。

     

    等到晚宴快结束,李娜赶紧匆匆忙忙地和赵淼道别,甚至还加了联系方式。

     

    而一旁其他几个贵夫人,则在窃窃私语。

     

    有一个比较大胆的,就直接问了出口,“赵姐,你这是干什么呢?那是个什么玩意儿,跟她讲话,岂不自降身份?”

     

    赵淼笑了笑,喝了口茶水,却没有什么表示。

     

    其他几个贵夫人看到她这副样子,不免也扫兴。

     

    像她们这种地位的人,最厌恶就是这些不知天高地厚,妄想取代她们的小三。

     

    基本上只要看到了,不管是谁家的,都不会心慈手软,留什么口德。

     

    而李泽的这般作态和纵容,几乎是把她们一群人,都得罪了个遍。

     

    以后要是有什么合作,枕头风还是吹得起来的。

     

     

    03

     

    晚宴一结束,李泽把李娜送到了楼下,准备一起上去看看儿子轩轩。

     

    自从有了儿子之后,他就对李灵儿和许芳一点都不上心。

     

    像李灵儿那样,能塞点钱就了事的,最让他省心。

     

    看着儿子熟睡的脸,李娜咬了咬下唇,想起晚上王茹苏的一番刁难,心下有了几分决策。

     

    “泽,我有话跟你说。”

     

    等出了房门,听到李娜犹犹豫豫地表示让他离婚,李泽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

     

    “为什么?!”李娜虽然早已有准备,但心里还是有几分委屈和不甘。

     

    她平复了几下心情,随后声泪俱下地控诉道,“泽,那天轩轩问我,为什么他不能和爸爸住在一起,为什么别人说他没有爸爸,明明他有……难道,难道要让轩轩以后自己意识到,他是个私生子吗?”

     

    一提到轩轩,他最爱的儿子,李泽又有几分心软,不免也开始正式考虑起这个事情起来。

     

    “可是,不行,假如和她离婚,一半的家产都要分出去,不然我早就离婚了!”

     

    自从儿子出生,李泽不是没有过想法,但一直没有实施。

     

    就是因为他们一离婚,起码半个公司要分给许芳,他怎么甘心把多年奋斗来的心血,拱手相让?

     

    听到李泽这么说,李娜心里也犹豫了几分,低下了头。

     

    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语气坚定地说道,“泽,我们再问问律师吧,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让她净身出户的吧!”

     

    看着李娜泫然欲泣的模样,又想起儿子李轩可爱的笑脸,李泽咬了咬牙,最后说道,“好,明天问问,有办法我就离!”

     

     

    04

     

    李泽问了好几个业界比较有名气的律师,只要对方一听说李泽有这方面的意思,出于职业道德,都被拒绝了。

     

    后来还是李娜请来了一个律师,说是有办法解决他这一困境。

     

    但对方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把名下的所有资产转给李灵儿,这样夫妻离婚的时候,就可以不分资产,最多付点赡养费。

     

    “什么?!”听到这个方案,反而是李娜第一个反应过来,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

     

    假如资产都在李灵儿名下,那她岂不是白费功夫。

     

    “灵儿吗?她倒是和我亲,和她妈不亲。”李泽沉吟片刻,开始考虑起这种可能性来。

     

    毕竟还是亲女儿,只要不把资产分给外人,到时候有的是办法。

     

    “泽……这,这不行啊。”李娜有种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的错愕感,底气不足地反驳道。

     

    “夫人您不用担心,假如先生的女儿和先生关系好的话,离婚完是有办法移回先生名下的。”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李娜犹豫着开口,仍然有几分担忧。

     

    “这个,真没有了。”律师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一旁沉思已久的李泽发话道,“行了,我看就这么办了吧。灵儿还是听我的话的,不用担心。”

     

     

    05

     

    过了几天,李泽忽然郑重地找上了许芳,跟她谈李灵儿20岁成人礼的事。

     

    许芳颇有些诧异。

     

    之前李泽向来都不管这些事,怎么突然转性了。

     

    李泽微咳了两声,总算没有那么心虚了。

     

    随后,他放软了声线,说道,“芳,我们一起把名下的财产转给灵儿吧,她20岁了,该长大了。”

     

    “什么?!”许芳吃惊地看着他,眼里皆是不可置信,“可是,灵儿那个样子……”

     

    “咳……”说到这里李泽也有几分不确定。

     

    但他随后正了正心神,坚定地说道,“芳,我们年纪也大了,该享受自己的人生了。

     

    我们就灵儿一个女儿,不如都先给她,再让她磨砺几年,不好吗?”

     

    “好吧,反正也是你的公司,你自己看吧。”许芳也无可奈何。

     

    她不知道为何她精心带出来的女儿会变成那副模样,明明小时候很乖的。

     

    “对,我们要对她有信心。”李泽难得搂上了许芳的肩膀,对她展开了笑颜。

     

    随后他便拿出一份财产公正和转让协议,递给许芳签字。

     

    签完字后,李泽则高高兴兴地拿着那份协议书,告诉了李灵儿这一事实。

     

    但却又哄骗李灵儿签下一年后转让回百分之九十五的财产给李泽的协议。

     

    他口头上说,这只是一个测试,因为许芳一直担心她做不好,为了安抚许芳而不得为之。

     

    但假如李灵儿一年之间做的好,这份协议就作废。

     

    李灵儿不疑有它,反而笑着跟李泽说道,“我知道这是爸爸对我的考验,我会好好做出成绩给你和妈妈看的!”

     

    提到妈妈的时候,李灵儿的情绪明显又低落了几分。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李泽,则满意地笑了笑。他自觉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对这个女儿,还是留了百分之五的财产作为补偿。

     

     

    06

     

    李灵儿成人礼那天,难得李泽大办了一次,并且把李灵儿安排到公司的基层,美名其曰让她从头开始锻炼。

     

    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许芳倒是挺满意,认为总算能让李灵儿做点正式的事情了。

     

    但她万万没想到,短短三个月后,李泽忽然就向她提出了离婚。

     

    “为什么?”许芳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忽然感觉十分陌生。

     

    “为什么......”她又喃喃了一句。

     

    不过这次是在问她自己,为什么为一个男人放弃了事业,放弃了一切,最终却惨遭抛弃。

     

    她捂住了脸,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李泽看着她那张因为哭泣而变得更丑了的脸,内心反而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就在这时,下班了的李灵儿回到了家里。看到这一幕,她吃惊地捂住了嘴。

     

    “爸?妈?你们……”

     

    “灵儿,灵儿,妈妈只有你了……”许芳蹲在地上,眼看着就要扑上来,却被李灵儿躲了过去。

     

    许芳不可置信地看着李灵儿站到李泽的背后,似乎不太敢看她。

     

    “灵儿?我的灵儿?”许芳跌坐在地上,伸出了手,似是想要靠近她,到半空中却又无力地垂下。

     

    随后又惨烈地笑了笑,“也对,也对,不愧是亲父女,你们,不愧是亲父女!”

     

    说完这句话,她像是个被抽空了灵魂的木偶一样,慢吞吞地爬了起来,慢吞吞地走进了房间,沉默地收拾着衣服。

     

    她骨子里的最后一点傲骨,逼着她接受现实。

     

     

    07

     

    因为财产都转移给了李灵儿,所以许芳没有分到半点财产。

     

    但她却没有继续哭闹,而是冷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最后什么也没要,用自己仅剩的一点私房钱买了一张飞去欧洲的机票,上面承载的,是她最后的尊严。

     

    她用离开这片大陆的形式,埋葬她受到的所有伤害。

     

    离开前,李泽和李灵儿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一起过去送了她一程。

     

    许芳没有再理李泽,而是以一种哀伤的目光看着李灵儿,却又无语凝噎。

     

    “该上飞机了,妈妈。”李灵儿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似乎对许芳的离去没有半点伤痛。

     

    许芳叹了口气,最后看了李灵儿一眼,随后头也不回地上了飞机。

     

    看着飞机在天空中划过的痕迹,李泽的心中总算感觉到一块大石落地。

     

    “灵儿,那个,爸爸的股份,什么时候转回来?”

     

    李泽笑着转过头,看向李灵儿,“放心,爸爸会留给你百分之五的。”

     

    李泽滔滔不绝地说着,沉浸在未来的美好生活幻想之中。

     

    只要拿回了股份,就可以把李娜和李轩接回家,到时候再吧李灵儿安排去联姻,也就完美了!

     

    “凭什么?!”

     

    “嗯?”李泽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李灵儿绽放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凭!什!么!”

     

    随后,她像一只跳脱的小鸟一般地冲了出去,一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留下错愕的李泽,呆呆地站在原地。

     

    随后没多久,他的手机里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

     

    “爸爸,我觉得还是妈妈更爱我,我去找妈妈了,不要太想我,么么哒!”

     

    发信人,正是李灵儿。

     

    而李泽站在原地,几欲晕倒过去。

     

     

    08

     

    李泽匆匆忙忙地赶去公司里,正要发威,却发现赵淼也在公司里。

     

    这位铁骨铮铮的商场铁娘子,到现在都是V市当之无愧的商业第一人,他可不敢随便惹。

     

    “赵姐,您怎么也在?”李泽幸苦地赔笑着,语气有几分示弱。

     

    “我来看看我的公司,你有什么意见?”赵淼依旧温温柔柔地笑着,看起来十分无害。

     

    “你的?!”李泽一瞬间拔高了声线,随后语气又弱了下来,“什么你的公司?”

     

    “哦?李先生还不知道啊?

     

    令女已经把她持有的股份都卖给了我。

     

    现在,我是公司的最大股东,这当然是我的!”

     

    “什么?!”李泽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竟然两眼一抹黑,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而这时,办公室里面的门打开了,李灵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谢谢你,赵姨……”

     

    “没什么,我很欣赏你妈,当年,真的是可惜了。”

     

    “我会拿着这些钱,和妈妈在国外创业的,希望,她能早日走出来。”

     

    李灵儿看了昏死过去的李泽一眼,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幸苦你了,你也是不容易,有什么事,跟姨说。”

     

    赵淼感叹着看着李灵儿,仿佛看到了当初的那个许芳一样。

     

    许芳当年初中毕业就敢出来和李泽打拼,到24岁生下李灵儿后隐退,可以说李氏公司的半壁江山起码有她的一半功劳。

     

    而如今的李灵儿,自从15岁那年发现了她爸出轨,就找上了她,一步一步地谋划着她和她妈的未来,甚至宁愿伤她妈的心,也要逼她坚强起来。

     

    这种有情有义又有勇有谋的小女子,未来必定不可限量。

     

    她赵淼能走到今天,不可能只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多帮助这样的人,总不至于吃亏。

     

    所以,她特地托人跟几个大律师都打了招呼,让他们拒绝李泽的要求。

     

    最后又派一名律师有意接近李娜,洱都摆下了,就差鱼上钩了。

     

    当然,最终结果,也如她们所料。

     

    其实在这之前,赵淼还问过李灵儿,为什么要表现出一副堕落和讨厌许芳的模样。

     

    她到现在还记得,16岁的李灵儿,笑着告诉她,“因为只有这样,爸爸才不会提防我,而且,我觉得他希望我变成这样。”

     

    而那一年,正是李轩出生的时候。

     

    如果可以,谁不想一直当象牙塔里的小公主呢?

     

    只是生活,总是逼人不得已为之。


    晚安


    38岁范冰冰刚否认怀孕,又曝出闪婚,港媒还原真相!

    马伊琍又怀孕?43岁肚子大到遮不住,网友:马伊琍为了文章真拼

    赵薇为他跳海,林心如爱他成痴,他却娶了50岁丑女当老婆,宠爱了她23年!

    永别了,李小璐!

    宋慧乔宋仲基离婚:最毒的婚姻不是出轨,不是家暴,而是……


    👆点击蓝色字体查看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妻子的第六感(上)

    妻子的第六感(下)

    丈夫的风流债(上)

    丈夫的风流债(下)

    一不小心,拍了爱情动作片(全)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上)

    争风吃醋的两个男人(下)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上)

    撕碎前女友的面具(下)

    也不是非你不可(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