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大学95级徐芃、王敖请长江学者沈阳不要再说谎了

小明帮北大的岳昕同学贴了一张大字报

作为岳昕的朋友,求大家冷静

教育堕落到底就是,不敢说真话、不让人说真话

中国各省名字的由来,看完涨知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3月18日 上午 1:3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在深圳亲历:走路被交警抓住,人脸识别身份开罚单,移动支付缴罚款

2018-03-17 毛焱 毛焱 毛焱

 (高新南一道曾经静悄悄)

2018年3159点左右,我拎着高新南一道北侧买的早餐走到高新南一道南侧的时候,被两个交警拦住。他们没有任何缘由解释,开门见山,问我要身份证。我一脸懵逼,问:“为什么要我的身份证。”

 

交警答:“你违反交通规则,我们要对你进行处罚。”我更加懵逼,我又没有闯红绿灯,从道路一侧走到另一侧而已。

 

解释我的懵逼之前,我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南山科技园核心地段的功能规划情况。

 

深南大道从科技南十路往南转进来,就是科技园最核心的中区了。大家常听见的TCL大厦、创维大厦、康佳研发大厦、长虹大厦、迈瑞大厦、德赛科技大楼等都分布在这个区域。这个区域如今是中国经济最为活跃的地方,上市公司密度最高的地方,以上市公司命名的大楼密度最高的地方。

 

我前东家在这个区域办公二十几年了,工作时间长的同事常说,以前科技园中区荒凉地跟个鬼城一样,路上没人,楼下没店,吃饭、办事和买东西十分不便。

 

情况是怎么改变的,我无从追溯。四年前,我从武大毕业,来科技园核心地段上班的时候,科技园已经颇有人情味和一定的生活气息了。这些人情味和生活气息的直观体现是各写字楼一层开设的银行、便利店、咖啡馆、餐吧。典型的布局如下图:


(图1:高新南一道随手一拍)

 

继续把目光回到上图。右边一侧(马路北侧)的TCL大厦一楼有中信银行,有无人零食商店F5,有甜品店,左边(马路南侧)有建设银行、工商银行、Seven-Eleven,还有若干不知名的快餐厅、汤包店、米粉店等。

 

马路左边上班的人去右边一侧的银行办业务、买饮料,右边的人来我们左边吃饭、买早餐,是我们这个区域小白领的生活常态。

 

图片中这条马路叫做高新南一道,大约三四米宽,为双行道,道路大部分地方围着白色栏杆。道路中间在两旁写字楼底层商业密集处有多个开口,也就是我在图中画圈的地方。因此,左边的人来右边,右边来左边的方式,通常就是直线距离穿行马路。

 

我想大凡需要用到步行(那些开车通勤、或者有司机接送的人例外吧)的人都有穿越马路到对面写字楼的经历。我与这条马路相安无事了四年。直到15号早上被交警拦住。

 

一番交涉,我弄清楚,我要接受处罚的触发事件是——我从高新南一道北侧走到了南侧,像许多科技园上班的人经常走的那样。

 

我心里当然不服。但上班在即。我原想软处理,笑嘻嘻地说,我没带身份证呢。

 

交警凶巴巴地说:“报身份证号码!”

 

我:“我不记得身份证号码。”

 

交警:“那你站好,我们用手机给你拍照,人脸识别。”

 

我一下子就惊呆了,开始跟交警讲道理:“科技园的写字楼一楼有那么多商业,马路又没完全封起来,还故意在方便生活商业的地方不封闭,难道不是给人过街的吗?如果不是,那能不能立个禁止行人穿越的牌子呀?否则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不能横穿的呀。”

 

交警开始凶我:“哪那么多废话,你不知道是你交通意识淡薄,我现在告诉你,你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我越发被激怒了,进一步争执:“要这么说,我还觉得你们工作失职诱导我违法呢!你们为什么不在不能穿行但又很适合穿行的地方立个路牌;或者我理解你们不管什么原因没有做好这个工作,现在你们决定抓这个地方的交通安全前,能否事先教育宣传一下呢?文件教育也好,口头教育也好。我是没有看到过什么通知。我连接受你们宣传交通安全的机会也没有。现在你告诉我,我穿越马路是违法的,我把它当做我接受交通安全教育的机会,全盘接受。以后我再也不穿越了,行吗。”

 

于是我扭头准备走去办公室。两个交警立马冲上来,一人抓住我的一个胳膊。我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对着行人大喊大叫:“光天化日之下,暴力执法。大家能不能帮我拍照,帮我录像。”

 

如我所料,交警们并不想看到他们粗暴抓一个年轻女孩子的画面和镜头挂到网上,成为议论和口角。他们松开了我。

 

松开我后,其中一个交警,掏出一个破破旧旧的手机,对着我拍了张照片。

 

2秒钟后,他说出了我的名字和出生年月。

 

我还停留在对交警手机上那套高精尖人脸识别系统的震惊中呢,马上我听到一个看着像POS极的小型打印机打印东西的声音,好像一台pos机在打印给消费者签名的付款水单一样。原来一米之外的交警临时工作台上的打印机,已经接受到抓我拍我的交警刚才人脸识别到的信息。

 

四五秒后,我收到了我人生的第一张罚单。如下

 

 (图2:交通罚单)


交警用的毕竟不是POS机,打出来的罚单不需要我签名确认。交警通知我可以走了。走了两米,我回头一看,看到他们又抓到两个人在小型打印机处,刷身份,打印罚单。天真的我,还纳闷,为啥不用交钱?难道只是个书面记过。


(图3:在我后面领罚单的人)

 

我回到办公室,等待电脑开机的时候,点开朋友圈,看到我同事在郁闷:“被交警罚了,铭记教训”,文字下面是张微信支付交通罚款的截图。如下


(图4:支持微信支付的交通罚单)

 

吓得我立马掏出我的罚单一看,原来罚单下端的二维码不是方便“违法行人”关注深圳交警官方公众号以便于学习交通法律法规用的(我接过罚单时天真的想象),是扫一扫支付罚单的入口,支持微信和支付宝两种支付方式。



 (图5:罚单下发的扫描付款方式)

我把我过马路——被抓——被人脸识别——被近场打印罚单——微信支付罚款的经历讲给我的朋友听。我的朋友给我发来一条连接,说“幸好你没闯红灯,在你们深圳,闯红灯,可能被挂到网上,照片不打马赛克,姓名也不加※。”他发了下面这张截图给我: 

 

(图6:深圳曝光闯红灯路人,实名+露脸不打马赛克+暴露身份证前6位)


我心里一万匹草泥马。敢不情,在深圳,闯了红绿灯,比犯罪嫌弃人还没有尊严。他们出镜的时候,还脸上打码,姓后名字换成※呢!

 

第二天,也就是3月16号,早上9点,又是上班路上,我在绿灯时踩着斑马线边缘从深圳大道北侧过来南侧,以进入科技园中区上班。一到马路对面,就看到刚才走在我身边的一男一女被交警拦住要身份证。

 

(图7:没完全压着斑马线走被交警处罚的现场)

原来他们没有完全沿着斑马线(我标注的橙色部分)过马路,而选择了他们自己判断的最短路线(我标注的绿色轨迹)过的马路。

 

我拍下照片,回望着这两个倒霉蛋,不知道他们会如何面对这份懵逼,是乖乖配合给身份证让交警是刷卡识别呢,还是没带身份证选择报身份证号码呢,还是像我经历过的那样,亲历深圳交警背后精密高效到让人目瞪口呆的人脸识别系统呢。

 

我心里感到后怕,因为我差点也走了绿色轨迹。被抓的两个人几乎是挨着我过的马路。交警要求他们交身份证的声音,几乎是在我耳边发生的。

 

我还感到愤怒。明明是斑马线标记不合理,斑马线为什么不垂直大道像绿色那样设计(我脑袋里回忆了一下初中数学,两点之间,垂线最短),而要歪成斜线像橙色标记那样。明明行人灯变成绿色时,走绿色轨迹,还是走橙色轨迹,都不会给自己惹上交通隐患,也不会给车流造成麻烦。因为这个绿灯下,车流的指引灯是红色的。

 

我不禁好奇,这样的执法,除了给交警粉饰业绩,到底有什么意义?

 

也许还能威慑行人,恐吓行人吧。比如,我这两天持续神经衰落,战战兢兢,吃不好,睡不好,看到交警服和马路就提心吊胆。


昨晚,我十分疲惫地走在街上,看到两个交警迎面走来,手里树持一个叉子,我一阵子恍惚,问我身边的人,黑白无常要来抓我们去见阎王吗?

 

今天早上,我去喝早茶,茶餐厅里见到一个男生,穿了一件白色T恤,白T上印着一个大写的M。我吃早茶的心就冷了一半,脑袋里不断翻出几年前读过的一本书《斯大林事情的私人生活》以及我这几天遭遇的私人生活。

 

(图8:《斯大林时期苏联的私人生活》封面)


P.S.今天下午,我又去深南大道路口红绿灯处查看了一番,发现图7橙色部分并不是没有斑马线,而是斑马线几乎被踩得消失了,远远地看上去就跟没有一样。

 

可是深圳的行人,我也只能提醒你们,瞪大点眼睛吧,即使斑马线模糊地看不见,也不能超出斑马线。否则,作为深圳的行人,你没法指控交警交通指引工作不到位,但是交警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法,对你进行行政处罚。


你没带身份,他会让你报身份证号码,你报不出身份证号码,他还可以对你进行人脸识别。如果你足够倒霉,你还可能连名带姓带籍贯地址(身份证前6位)出现在任何人想看都可以看到的地方。


哦,这是我所处的世界,我所处的深圳。但我想,很快,也会是你们的城市吧,我们共同的世界。



第一次试赞赏码,打赏随意,感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