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0年9月1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zuyi足矣欧阳毛毛 爱与独角兽 Today

微信规则改动,关注星标一下,不然看不到我的推送哟


一、接触spa


我很爱做spa。从上班起,我基本上每周都会去做按摩推拿spa。便宜到一两百块一次的街边小店,贵到高级会所酒店两三千一次的,中式的,泰式的,日式的,我都做过。五六年下来,几百次spa肯定是做过的。


一开始我去做spa,图的是一份身体的放松。伏案工作给我的脖子肩颈尾椎带来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因而我很喜欢躺在舒适干净熏香的床上,享受深入到皮肤肌理深处的身体呵护,给疲惫孤独的生活回一点点血。


一次,大腿内侧和尾椎窝眼被按到时,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忍不住夹紧阴道,身体随之兴奋起来,变得格外敏感。技师再推压按揉带动着我的皮肤时,带给我的快感已经不只是身体的物理放松了


我感觉到脊椎深处链接的神经也被撩拨地一松一紧,脑部像充血了一样,脸色绯红,阴部不由自主地挤压起来嘴巴里忍不住发出叫床般的声音——“嗷呜”。


人类的快感是相通的。被好技师做spa的时候,和啪啪啪的感觉也是相似的。技师按在肌肉条块上,和被阴茎刺入的感觉也是相似的。起初是有疼的感觉,但是准备嗷嗷叫疼时,又立马爽到,叫声里明显有了愉悦的娇柔。


渐渐地,做spa除了是我打发疲惫的手段,也是我发泄体内多余性欲的消遣。


二、性幻想spa


除了去找不同的spa馆,我还浏览A片网站,大量看massage room的视频。幻想一个高大英俊、温柔体贴的男人,认真细致地给我做全是spa。做到动情处,我们开始A片网站Massage room那些事。


我也无数次在脑海里编造形形色色的男技师故事。阿姆斯特丹男技师,巴黎男技师,东京男技师,香港男技师。


在我的幻想中,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男人,因为热爱和崇拜女性肉体,他们脱离了低级生存的趣味,带着宗教崇拜般的狂热和信仰进入异性spa行业。


他们通过爱抚、搓揉、呵护、怜惜、礼拜女性的身体,让女人一步步从放松迈入兴奋、快乐、狂喜,把女人的性福当做自己的追求和使命。


然而现实生活中的spa馆一般是女技师。也有些推拿师傅是男技师,但这些男技师大多是没啥外貌、学历、见识、体力的中老年男人,从事这行也仅仅是学点中医和按摩理论以之为生存。实在很难满足我对于男技师关于情色关于性方面的幻想。


网上我也搜索过几次异性spa,搜到了少量结果。但要么是门头信息奇怪,要么是地点奇怪。毕竟spa这事,如果没有十足的安全感和全然的放松,也体验不到趣味和效果。


所以想去体验一场充满激情的异性spa这事,一直是根植在我内心但我没有去做也不知道怎么去体验的愿望清单上。



三、预约异性spa


大概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吧。


前几天,我在知识星球的群里提及异性spa这事。一个女群友很热心地跟我分享了一个在日本女子spa店勤工俭学做过专业学徒的男技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