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三观尽毁!今天火遍全网的某女大学生卖淫日记让我们很难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1月11日 上午 3:2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著名作家、教育专家冉云飞的信仰之路:搞不定自己呀

大尉 寻真理进窄门


点击“寻真理进窄门”关注我们         


一个传奇的中国知识分子

一个无比聪明、学富五车的著名作家

一个富有批判性的社会活动家、教育专家

一个曾经读了5遍圣经都看不懂的人


冉语:

(中国文化或说价值观)凡是有钱有名有权的男人,都容易以交很多女人为荣,容易把这个当成荣耀。我们的文化对罪不敏感,甚至女人都觉得这样的男人有本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中国知识分子的主力军,都喜欢在地上建立天国,盯住属世,很少乃至从不属天,民国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我们对超越的价值,对天堂,似乎总是很隔膜。

1922年—1927年的“非基运动”,对基督徒知识分子是很大的考验,不少人跌倒了。这些年,很多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如上诸位的精神内核是儒家熏陶出来的。

说得不好听点,别人都认不出你是基督徒,从你身上看不到基督的样式,那你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了?当然,益人没问题,但是你要注意,首先是要荣神。搞反了关系,走到最后就是建世上天国,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乃至锅夹主义大行其道。

我早年混得还算不错,有些人看我写的文章,觉得很有才华,后来我转向批评时蒸,有些读者就觉得我太偏激,就不做我的读者了,选择抛弃我。我信主以后写文章,很多人可能也不喜欢,我认为这都很正常。

我想说,如果你一直是我的读者,你应该思考一个问题,冉云飞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求神保守我的读者有一颗open的心,去了解你曾经喜欢过的这个人,他的变化历程。他不是疯子,也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他经过28年的信仰争战,走到今天,现在要诚心地信靠主,这里面绝对有值得诸位思考的理由。

我也希望有更多的朋友,通过我这样傲慢暴躁的人,充满深深罪污的人,意识到神的恩典和大能,祂对人的翻转,祂对人的做工,祂的心意高过我们的心意。我期待大家想想,为什么今天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信靠了主,愿大家不是盲目排斥,不是咒骂,不是蔑视,而是去了解。求主保守更多知识分子信靠主之后,把自己摆上,而不仅仅是理念上,文化意义上做一个基督徒。信主后,肯定会面临有很多天路历程的争战,对于那些还不信主的朋友,我也有很重的负担传福音给他们,我希望主装备我,引领我,让我有更多的能力和爱心,来传讲祂的道。


民主自由绝对不是解决我们问题的最终药方,欧洲今天是民主自由的,但你看德国法国等国家,问题多多,不少人完全失去了荣耀神的观念。世俗化程度太高,完全不把信靠上帝当回事。

美国未来如有衰落,必是因基督教在美国的衰败。比如说福利国家,很多人就不把工作当作荣耀神的一部分,人就偷懒,宁愿领救济也不去工作。

民主自由固然是民众迫切想看到的,这是现实盼望,但是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真正要解决问题,必须要信靠神来一步步更新这片土地。


冉云飞(1965年-),中国作家,生于重庆酉阳,土家族,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现任职于《四川文学》,长居成都,“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2011年2月24日,四川警方对其实施刑拘,以涉嫌扇动店夫锅夹蒸虔罪对其实施逮捕并押于都江堰。2011年6月27日,该案被成都中院以证据不足退回。2011年8月9日,从都江堰拘留中心释放。

2015年10月归信基督。


1

冉匪是真信

转自:半痴闲话



政协邀请冉云飞先生专题演讲,安排我去接人。

人从一个偏巷子走出来,不慌不忙,手里捏着一本书,边走边作翻阅状。

这是云飞吗?我不太敢相认。记忆中的冉兄,恣意张狂、大大咧咧、匪性十足,哪是如此这般悠哉游哉。

“我信主了。上午在这边教堂做礼拜。成都太堵。现在等人,拿一本书,边等边读。你堵你的车,我读我的书。管你哪个时候到哟,我就看书,不着急。”紧随着的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冉式见面寒喧,向来如此酣畅。

记忆中,云飞兄是坚称自己不会信教的。大约是五六年前吧,一次朋友聚会,大家掰着指头排排队,推算谁谁谁迟早会受洗,谁谁谁又肯定不会。言及云飞时,有人失声嘲笑说:“别看他现在嘴硬,将来肯定是会信主的。

说个题外话。当年坚决不相信任何宗教的、声言“除非你老弟开创一个宗教,我马上第一个相信”的张老爷子,后来也还是信了基督。“背叛于我”的老者一脸歉意:“唉呀,她嘛,不信不行得嘛。”大有逼上梁山的感觉。这个“她”,是指其年少娇妻。

冉匪则不同,他是真信,自己一头扎了进去。

“搞不定自己呀!”云飞信主原因,到也简捷明快。

他说,我们原来牛逼轰轰,认为自己有多么了得,但是,实际上人类太眇小了,连自己都搞它不定:你生命怎么来的、怎么就成了现在这样子、你头脑又在想些什么、身体又在做些什么,将来又会发生些什么……谁有数呀,谁能真正的认识自己、解释自己、搞定自己?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帝造好的。上帝给了我们这一切!

冉兄边说边拍打我的肩膀。

“你看我,感觉和以前有没有变化?

我说“匪气少了”。冉兄颇为享受,接着又是一番宏论。

宗教给人以内心的平和,那是足以改变人之容颜的。用慈详二字形容深有修养的信徒,那是永远不会错的。眼前的冉兄,只要不说话、不争论、不谈学术问题,隐然有几分慈祥气息。

我喜欢宗教,心向佛教,我们免不了交流佛陀与基督的问题。

很快,我俩便吵起来了。

“如果世俗的学问我比你差,我马上跳河淹死算了。”当然,即便丢下这句硬梆梆的气话,依然难消冉兄心头之恨!

话题就此打住。

“世俗的学问”能否比较高低,那到又是一个问题。这却令我无端想出一句充满喜感的话来:世俗学问全能无敌的冉兄,最后发现只有上帝方能如此;于是,便信了主。

他略带伤感的说,信主之后,有些朋友很不理解,选择了离开,“我早有预见,无所谓。

我则不然,对信主的冉兄是更增添几分敬意的。我不多的佛学尝试告诉我,中国所缺,宗教即其大端。宗教给人提供永恒感与安全感,更给人提供发自灵魂深处的悲悯与底线。一个没有植根于宗教情怀而心存敬畏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张狂如云飞兄者而能走进宗教世界,那是我们这个民族希望之所在。虽然,依我愚见,冉兄暂时还远远算不上宗教徒,其淡定平和并没有达到从心所欲的境界。潜意识里,他还能搞定自己、搞定世界。至少至少,世俗学问他是完全能够搞得定的。

我试着用讨论明天的演讲来化解眼前的尴尬。

“老弟,你也还不了解我了嘛,居然还问我要收好多钱!”冉兄又是神采飞扬:“你给十万八万,我也收下,因为它值得着,我不装逼;你一分不给,我也不生气,老子传播了文化。

次日的演讲,有个小插曲。

主办方之前并不知道云飞曾经蹲过一小段监狱(当然更不知道其“此前特别敏感而今已不再敏感”的戏剧属性),而这次演讲是对全体委员的例行培训,是规定动作。主事的当然生怕话说跑题,造成不良影响。在中国,这种游戏是万万玩不得的。

我心里自然有底,不过,依然遵命转告。他嘿嘿一笑:“放心,老子们是进可攻、退可守”。

听冉兄演讲,有如赴会一场华丽丽的盛宴。明里说是去吃饭,结果,饭没吃上几口,菜到是吃得不少,或者啤酒胀了一肚子,又或者新交结识一堆堆。
一番海阔天空,冉兄始终没有跑到主人的担忧中去。

要做切实的建设工作,就容不得快意恩仇。在这一点上,我与冉兄的意见是高度一致的。只是,我收不住性子,于愤愤处,时不时总要“快意”几句;而原来那个口无遮拦的冉匪呢,“整个人都变了”,一门心思埋头做起基础工作,乐此不疲。

“文明不是笼统造成的,是一点一滴的造成的;进化不是一个晚上笼统进化的,是一点一滴的进化的。”说这话的胡适先生,是我们共同服气的读书人。云飞日拱一卒,便是要建设自己想要的理想社会的。一点一滴,虽琐屑而不稍辞。

2

专访冉云飞:

感谢神,让我诚实面对自己的光景


1、不是说我冉云飞信主有什么了不起,而是主了不起

问:谢谢冉老师接受采访,我觉得这既是一次采访,也是我们主内弟兄之间的交通。除我准备的采访话题之外,你也可以畅聊,想到什么就聊什么

云飞好的。我首先要阐明一下,我接受你的采访是为了荣耀主,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受洗对我来讲当然是个大事,但这不是说我冉云飞信主有什么了不起,而是主了不起。第二,我觉得我受洗归主,一方面有些人会觉得我不好吧,像这样的罪人神居然拣选他,他脾气那么暴躁;有些人可能又会觉得我是这个社会中做公益、社会批评等还比较有担当、有勇气的人,而且家庭也不错,没有过不去的坎,他们会疑惑说,这个人他凭什么要信主呢?肯定会有人难以理解。所以说,在你采访之前,我要先说明我为什么接受采访,单单是为了为主做见证,归荣耀给主。

我也不是什么人的采访都接受,我肯定就只接受你采访,其他的我都不,为什么呢?第一,我对对方的教义不了解;第二,我对对方的灵命不了解;第三,隔远了没有面对面交流的方便,很容易产生歧义。


2、我信主之前不容易想透自己的人生

问:先聊聊你的几个标签吧,人称“冉匪”,自称“一个码字的乡下蛮子”、“大学本科,监狱硕士”等等

云飞哈哈,“蛮子”呢,因为我是土家族,古时候就讲说蛮夷之族。要是别人称我是蛮子,有些人可能觉得是标签化的侮辱,但我自称“蛮子”是一种调侃;

冉匪”最早是我老师和同学这么叫我,我自己没有称呼过“冉匪”,但我自己的脾气比较火爆,往好了说,是耿直,不能忍气。不能忍气,你注定很多事情,在单位上,在社会上,甚至和蒸芙的关系上,充满很多冲突。

大学本科没什么疑问,老老实实毕业的,“监狱硕士”是有一回开玩笑,有人在网上瞧不起我,说你就是个大学本科生怎么怎么,我就调侃说我不但是大学本科,还是“监狱硕士”。后来,就有人弄到百度去了,变得好像我真这么说。哈哈,这个纯粹是好玩,开玩笑说的。

问:简单聊一聊你的家世,小时候的成长环境

云飞我的人生有很多神奇的事情,我信主之前不容易想透自己的人生。我出生在一个非常穷的家庭,我是父母非婚而生的,按现在的话叫私生子。按道理说,我母亲不应该生下我,我们家里有五个孩子,在三年大饥荒里,直接饿死两个,就剩下了我大哥二哥,后来才有了我。

我家里面非常穷,我在1976年以前常常吃不饱饭,我大哥比我大17岁,二哥比我大15岁,母亲的前夫在三年大饥荒中饿死后,我母亲逃荒到外地两三年,之后回来就遇到我自己的亲生父亲,我父亲当年是个党员干部,他驻我们村工作。我母亲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他们就相爱了,我母亲生我的时候是42岁,高龄得子。我和我太太有过堕胎的经历,我们知道大人是多么容易放弃一个胎儿的生命。所以,我常常想按照农村的生存压力和道德压力,我母亲完全没有任何理由要生下我啊。信主之后,我才发现我的出生,本身也是主的美意和保守。

我家境非常贫穷,几代人也没有什么读书人,但是很奇妙,我从小读书很好,后来尤其古文好。我的四外公是个私塾先生,我母亲小的时候,四外公经常背着她去私塾玩,但是不能进学堂上课。但我母亲记忆力非常好,在旁边玩耍时,一些古诗文都背得下来。

我六岁的时候,我母亲就教我背诵《增广贤文》,唐诗,非常有意思,完全暗合现在的在家教育。她中年得子,特别宠爱我,一天再劳累,睡觉之前,她总会跟我聊天,聊这个诗是什么意思,怎么背诵等等。上小学时,我母亲常常和我一起背课文,我背上句,她接下句。但我母亲其实不识字,她是文盲,就是这样的母亲,完成了对我传统文化的启蒙教育。

后来,我得知自己的父亲记忆力就非常好,所以我明白我的一些恩赐是遗传父母的。当然,说到底也是上帝赐给我的。主让我生活在一个卑微、贫穷的家庭与落后的地方,但是他给我足够的预备,让我有机会读书学习。

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看书,家里面常常一本书都没有,有时拿着别人的报纸与小人书看半天。很奇怪,天生就爱看书,那种对书的热情,难以用语言形容。你看现在,你不是爱看书吗?主给你预备了几万册书,让你天天看。我家里有查经班,很多人说他们爱看书,我说,好啊,查经的时候你来借啊,主也让这些书成为祝福别人的管道。

我上高中之前,只进过一次县城,没看见过大轮船,没见过火车。我十八岁来成都上大学,才第一次坐轮船,第一次坐火车,上大学之后,才读了很多课外书。此前我只读了教科书,就成为我们县里的第二名,我们学校的第一名,考到四川大学。

现在想起来,我对母亲特别感恩,我母亲2004年去世,我这个人在监狱都不失眠,但是那半年我失眠了。因为我觉得,母亲很不容易,当年跟我们一起生活,说起来也有很多矛盾,一个乡村老太太,一个城市里面长大的儿媳,双方有很多属世的争战。对我太太来说,也有很多伤害。王怡曾写文章说过,说我为父亲承担陪伴赡养母亲的责任后,才来爱护自己的妻子。我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很深,如果没有基督教的影响,我就不知道怎么处理夫妻关系。

中国文化是垂直化的,是血缘联结,上面是父母,下面是小孩;但是基督教里,夫妻关系是第一位的,不是血缘,而是契约。上帝让亚伯拉罕献自己的儿子,中国人就很难理解,包括那个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陈鼓应,写过《耶稣新画像》,他完全不知道上帝和亚伯拉罕所立的是圣约,圣约高过亚伯拉罕和他儿子之间的血缘联结。西方讲究法治,而不是人治,就是这个信仰传承下来的。比如婚姻,基督教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结合,就是男女去立约,在上帝和众人面前,以盟约的形式缔结连理。

2010年7月,我小时候一起玩大的一个毛根儿朋友,来成都联系我,我请他吃火锅。我们就左一杯右一杯的喝酒,喝的过程中他就表扬我,说云飞啊,你出了不少书,有社会责任感、对家族也尽责、小家日子过得也不错,重情重义等等。我说你都把我表扬成一朵花了,人生哪有万事如意呢,人生不如意者常八九!比如像我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你说遗憾不遗憾?他端起一杯酒,楞了七八秒钟,说,云飞,我知道你父亲是谁。我说我们从六岁就一起玩,一起上学,都四十年了,你知道怎么不告诉我呢?你真能当地下党啊。我问他为何知道而不告诉我,他说你也没问过啊,而且你现在又有这么大的名声,我哪能乱说呢?我担心给你带来麻烦。接下来他就说了不少令人惊异的人事。

经过比电影还传奇的一些细节,2010年12月31日,与同父异母的姐姐在二哥(同母异父)的带领下,与我于成都相认了。但姐姐怕父亲直接来,我不认父亲,所以就先来打个头阵,我们先聊聊。然后到了2011年2月20日就是父亲85岁生日,我和姐姐联系好,要给父亲打电话,祝父亲生日快乐,相当要父子相认。结果我在他生日前一天,亦即2月19日就被公安局抓了。我姐非常难过,不知道怎么办,还想花钱看能否把我赎出来,你想想像我那种刑罚105条第一款的罪,哪能用钱赎呢,何况你还没有几个钱?我姐姐的女儿,我外甥女就骗我父亲说,就相当于你文哥时办学习班,比较忙,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再给你打电话。

过了半年,我果然出来了,就和我父亲第一次见面。父亲是老党员,我跟他打趣说,就是贵党让我进去的。我父亲就开口给我背诵唐代诗人章碣的《焚书坑》: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我说你是文盲啊,你怎么懂得唐诗?他说,我十二岁给人家放牛,别人在学堂上课,我在旁边听着,老师讲的,我就听懂了,也会背了。我父亲小时候,家里面也是一贫如洗,他曾经做过五年的背夫,就是在大山里背运盐巴之类,是很重的体力活。他自己也很传奇,他的爸妈在他十二岁时去世,后来他过继给人家做儿子。

我以前不认识主,特别骄傲,我大哥二哥家的孩子,整个大家族,全是我带出来的,他们都在成都成家立业了。我认为自己就是我们家族的摩西,摩西带领族人出埃及,我是带领冉家出酉阳,我觉得自己就是神,自己牛掰。我是很狂傲的人,领导家住哪里固然不知道,也从不给领导这个物种送礼。

我以前就说,人生得二三知己足矣,有五六个敌人又何惧哉?!甚至说得罪人就是我的一项工作。

我非常地恃才傲物,用语刻薄,自然有语言暴力,用此武装自己,攻击别人,自我防御。

感谢主,我从小到大,生活虽然清苦但比较快乐。我的出生虽然非常曲折,但是从来没有人嘲弄我,我的哥哥们比较爱我。我十四岁在学校上农业基础知识的课程,实际就是生物和化学之类,有一天讲课的老师说,人怀胎十月才会生出来。我就想我父亲(其实是哥哥们的父亲)59年就饿死了,我是65年出生的,那我是什么人?我就注意观察我哥哥们,很感动,他们依旧疼爱我,保护我。他们都是大人了,学校里有人敢欺负我,他们就警告对方说,你再欺负我兄弟,我就揍扁你!虽然知道我的身世比较离奇,我母亲不说,哥哥们不说,我也就不问。我这个人特别能装事,懂事也比较早。

90年代中期,流沙河先生有一次和我聊天,他说你要是早几年出生,推荐上大学轮不到你,因为你没背景,没后门;你要晚几年出生,上学要交很多钱,你上不起学,不可能读书。你就在那个夹缝之间,从山里长出来了。我后来想,这个确实很神奇,没办法解释,也是主的带领和恩典。


3、我原来认为自己还不错,但其实我特别糟糕

问:你在分答上说自己“爱无能”,可否具体聊聊

云飞我开玩笑说,我这个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招惹女人,这个经历能写一本忏悔录。我跟我太太在一起,就是靠死皮赖脸加勇敢,我追求她。我喜欢一个女人,就不怕被拒绝,喜欢就敢去试。当然不是说没被拒绝过,但是从来不当一回事。我以前不信主,引用经文说,一宿虽有哭泣,早晨必有欢呼。失恋了,找个新的,哈哈。我以前读圣经就想,这个说得好,这说的是我呢。

今年是我和妻子结婚二十周年,我们结婚也是奉子成婚。说白了我这个人年轻的时候,没什么责任感,就是不想结婚,就想玩,想多交女朋友。现在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想想真说的是我。怀上我们的女儿小苒后,我妻子坚决要生下来,我说那就结婚吧。我岳父岳母也不认可我,说我是个不可托付的人,只差说是个烂人。现在想来,真的很烂,脾气大,家里穷,还带着自己的母亲。

我太太年轻时很漂亮,她现在有不少老年斑,这是随时提醒我自己,这都是我造成的,因为我让她堕了几次胎。我年轻时放浪不羁,现在看来确实就是个烂人,我成为教育专家,也是因为我完全不懂怎么做父亲。做了父亲后我完全慌了,就去看各种与教育关的书,因此对教育钻研得比较深广。感谢主的保守,我想受洗之后,会去读神学院方面的课程,以前我装备了很多世俗的教育内容,现在系统重装,让神来更新我,希望使用我为祂做工。

按照传统上讲,我好像做得还不错,但我经常拿自己开刀,没信主以前只算是开玩笑,说自己“爱无能”。我这人对外好战,对家里人能忍。

但让我深感破碎的是,我以前读了五遍圣经,完全没读懂。

后来才明白,圣经说你心里在怨恨人,就是在杀人。

感谢主让我诚实地面对自己,你想想,在别人看来我对女儿不错啊,还给她写特别感人的家书。按中国文化来说,作为父亲我对女儿的教育是不错了,但我其实常常对她有很多不满,心里有怨恨,只是不说出来。

怨恨就是杀人啊,我对女儿,甚至对妻子,对我妈都有怨恨,我对自己最亲的人都有怨恨,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杀了自己的亲人千百遍了。

别说爱你的邻舍,爱人如己,爱你的仇敌,这样高难度的“爱”了,你爱自己的至亲爱得如何?我觉得不怎么样。连这点都不能做到,我还能爱谁呢?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很多人包括我没有安全感,没有磐石,不懂得什么叫爱,只会抱守一些自己也未必做得到的道德教条,自我称义。这个事情特别破碎我,让我看清了自己的污秽,我原来认为自己还不错,但其实我特别糟糕。你说这样的人,怎么做教育专家,还给别人讲怎么做父亲,这不是搞笑吗?

中国文化最容易犯道德主义错误,我太太信主十年了,2006年4月16日她受洗。我那个时候,去受洗仪式上发表讲话——“在内人受洗会上讲话”。

我说:蒙王胖子怡的邀请,让我来聊几句。特别像领导来视察工作,现在想想觉得特别搞笑。

又有一次,王怡请了一个刘弟兄来分享,讲完了之后请我说说自己的看法。其中有四点,最后一点是不撒谎,我说前三点我做得到,最后一点,我知道撒谎不对,但是我做不到,我也不想改。我还写了一篇文章《在中国,我为什么不敢做一个基督徒》。

那时候,苏小和弟兄评论说,基督徒不是道德称义,我当时完全不理解他的批评。现在想想啊,人必须诚实面对自己的光景,这个过程很痛苦,你要彻底真诚地看清自己。另外,你知道人有自我偶像化的倾向,又有很多诱惑,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今生的骄傲,这些都是非常阻扰人归向主,很难弃绝。

我太太信主也是很蹊跷的事,2005年冬天,美国有个单位邀请我去访问,我太太朋友不多,我怕她在家里寂寞无聊,我说你去王怡那里查经吧,反正大家都认识,就当参加读书会。我回来后,她信主了,而且她信主也很奇妙,是她听错了。当时是个马来西亚的牧师在讲,有口音,流沙河先生的妻子站起来了,我太太也站起来了,她其实没太搞明白站起来是什么意思。站起来就意谓着决志信主。

我太太处理亲密关系的能力也不好,她从小娇生惯养,是跟着婆婆长大的,但是主却拣选了她。信主后,她还是有变化,但是很慢很慢。我就说她,基督徒都像你这样,我还信什么信?我不是基督徒的几十次方了吗?

在我眼里,只有王怡,余杰,杨小凯这些人有担当,有能力才算基督徒,这说明我那时候完全不理解什么叫恩典。我们这个文化缺乏恩典,是人看人,人审判人。你看牛掰的人信主了,你也去信,和你看有的基督徒做得差你就不信,是一样的,其前提就是把基督徒也分成三六九等了。这是信靠人而非信靠神。

昨天我和朋友聊天说,教育都是引导,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是有权柄的。有人说罪人怎么引导罪人,我说保罗是不是罪人,他可以教育我们不?王怡是不是罪人?他可不可以教育我们?当然可以,因为有圣灵保守他们。我在87年就有人给我传福音,我是多马中的多马,问题多极了,神迹奇事怎么可能,五饼二鱼怎么可能,天上降玛娜是怎么回事?我信主在别人看来,可能不可思议,但是从主掌管的角度来说,这是必然的,神拣选了我的亲朋好友,也借着他们来祝福我。


4、上帝对我的带领完全不在我的预料之中

问:冉老师多年来一直为公义发声,也参与很多社会公益,在你信主之前,是什么样精神资源支撑你做这些?

冉云飞:首先,还是要提到我母亲,我记得小时候每到大夏天,我母亲就会用乡村的那种老鹰茶,熬一大木桶茶水,放在家门口,让过路的人喝,完全没人管,自己喝,喝了走人。我就问我母亲说,我们家里面这么穷,你做这个干什么呢?她就跟我说,你走老远路,有一口热茶水喝,是不是好事情啊?

我想想这个确实是好事情,母亲这件事深深影响了我要关怀他人。

另外,对我影响很大的就是基督徒,90年代我读到史怀哲的传记,非常震撼,我觉得基督徒做到这个份上,太令人佩服了。

后来,读到关于德蕾莎修女的书,她那句话说,“主啊,求你破碎我,让我拥抱整个世界”,也非常感动我。当然现在看,从归正的角度讲,这个话还是有可商榷的地方。你说让我拥抱整个世界,是什么意思?是把自己当神么?是自我称义么?这个话我引用过好多次,但王怡和英强也没指出来过。他们俩可能觉得我这人过于骄傲,这事情需要神慢慢带领我,让我去领会。

王怡给我传福音很多年,出了新书就送我,《美的惊动了中央》、《不服从的江湖》送我,我就马上读了,但是《与神亲嘴》之类送给我,我就笑笑,放在一边不读。现在想来,我是何等有福,我身边这些朋友,也常常让我想起爱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非常感恩。

问:聊聊你怎么走上写作这条道路的

云飞我当年有机会当记者,有机会做公务员,但是我觉得记者会撒谎,我不去;当官我不是这块料,我有自知之明。当年我们单位点名要我,说这个人是人才,我们要了。我辅导员就说,这个人要的地方很多,你们要他不一定选你们。我那个时候,读了很多书,但还是想当编辑,我读了康明斯的书(《编者与作者之间:萨克斯·康明斯的编辑艺术》),觉得这个人太牛掰了,他是海明威和福克纳的发现者,我觉着太厉害了。

我就到《四川文学》杂志来了,我们单位领导对我也很器重,我就认认真真的编东西,升职称也很快,成为作协全委会委员之类的。捌酒年之后,我对蒸腐与社会很失望,开始读民国时期的书,尤其开始注意胡适,开始研究他的思想。

在做了两年编辑之后,我慢慢就觉得这个工作好无聊啊,每天都要读很多烂东西,实在忍不住了,心想与其看这么多烂东西,还不如自己写。

我三十岁以前,完全是跟着感觉走,没什么计划,我根本就没想过当作家,搞研究。我结婚以前,就是个月光族,上半个月把工资花光,就到朋友家去蹭饭,你能想象吗?

然后到了96年,我已经31岁了,那时候我们的女儿小苒快要出生了,花钱在即。我的大学老师冯川、阎嘉,就跟我说,冉云飞,我们要出一套书,你来写里尔克吧,我胆子大,你说写我就写。这就是第一本书——《尖锐的秋天:里尔克》,写完的时候小苒才出生八十天,从此就开始写作赚钱。

上帝对我的带领完全不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本来只是享受阅读的过程,但阴差阳错就走上这条道路了。很多人说,看到孩子二三十岁不知道干什么,心里很着急。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完全没人管我,不知道干嘛,浪费了很多时间,但读了不少的书。现在我对时间特别敏感,非常自律,这和年轻时候完全不一样。


5、很多时候,人容易把恩典当成自己的能力

问:你在信主之前,对宗教信仰是什么看法

云飞我什么书都看,信主之前,也把圣经当文化书籍看,诺亚方舟,大禹治水,这都是大洪水记忆嘛,从这个角度理解,非常简单。很多人因为读书多,信不了主,是因为他们把理性当作神了,法德是比较重视理性的,英美就比较重视经验一些,我们不少知识分子比较靠近前者。

但是,我在没信主之前,也不认为理性可以搞定一切,我觉得理性有局限性。但是,中国的读书人特别容易把文化和历史当成崇拜物,给这些东西赋予神圣性,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也多少有些关系。 

另外,我们虽然生活在一个官方持无神论立场的国家,但是民间并不是无神论的,我以前生活在乡村,有很多泛灵论的东西,比如说著名的湘西赶尸。我记得我小时候生重病,乡村的赤脚医生,他用红布盖着水,然后用筷子怎么一划拉,让我把水喝下去,病就好了。

我觉得圣灵和邪灵,打个或许不太恰当的比喻,可能有点像西医和中医,邪灵也起作用,这个灵对你有用,对别人可能就是副作用。但是圣灵是大有能力的,就像西医一样,可以重复验证疗效,是可以真正医治人的。

问:这是一个神学院学生的问题,你如何看待罪的问题

云飞我在2006年就认为自己是个罪人,当然还不是如今这样的认识。罪是全天候的,二十四小时跟随着每个人,我现在和你聊天,也都在时不时心里默默求主保守我,不要说骄傲得罪神的话。我的罪很多,自我称义,道德主义,爱无能,把自己当主等等。为什么说需要经常求主赦免,就是因为罪很多,我信主后,对这一点越来越认识深刻。

说实在的,主的恩典很多,但是人很多时候容易把恩典当成自己的能力,我以前就是这样认为的。我信主后,才理解了什么叫顺服,比如说顺服教会权柄,上福音班和门徒班;顺服牧者的权柄,要尊重王怡牧师和英强的教导,我清楚这种顺服的权柄乃是来自神的。如果不是神的动工,我很难去理解这些事情。我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灵命上的婴儿,安静的顺服,很有平安和喜乐。

问:去年10月31日决志信主,到现在这段时间,对你来说有什么变化?

冉云飞:变化还是不少,每天祷告,自己祷告,吃饭祷告,和太太一起祷告。我现在对小苒也是,她不单是我的女儿,也是我主内的姊妹,我现在为她祷告多过那种传统上的教育。为她祷告,求神带领,祷告就是信靠神,这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另外,我没信主之前不喜欢带太太出去,现在我去哪里,就特别想带着她。

有时候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属灵生命在成长,老我渐渐褪去,新我正在长成。我求主继续带领我,翻转我,燃烧我,让我有更多的心志,为祂作光作盐,让我更多的信靠神,而不是去追求世俗的利益,去追求人的赞美。这八个月来,除了阅读圣经外,我还读了几十本信仰方面的书,内心非常渴慕多了解,我今天读的是《风闻有你》,一本基督徒的信仰记录。前两天读的也是传记,是李慕圣弟兄的自传,叫《上山之钥》。


6、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有什么意思?

问:信主之前,你就博览群书,家里更是藏书万卷,请问在阅读和写作过程中,你想得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云飞想得最多的问题是,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有什么意思?我写那么多东西有什么意思?是的,写东西有快感,也赚钱,也来名声,但是它有什么意思?有些可能会留下来。但是,留下来就完了吗?会不会贻害了人呢?第二,就是对死亡的困惑和惧怕,人都要死的呀,你忙活啥呢,跑那么快干嘛,跑去死吗?死亡会让人颓废,让人今朝有酒今朝醉,中国人最容易沉迷于肉体的享乐,滥情糜烂。

凡是有钱有名有权的男人,都容易以交很多女人为荣,容易把这个当成荣耀。我们的文化对罪不敏感,甚至女人都觉得这样的男人有本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我年轻的时候,一般的男女关系非常混乱,招蜂引蝶,贪图美色。人只要诚实的面对自己,就会发现自己有多么污秽。我是罪人,蒙主恩典,我真的是一辈子配不上主的恩典,求神坚固我背起十字架,对主的恩典有回应。 

问:聊聊你对传统文化的看法,尤其是一些亚文化情结,比如江湖义气之类

云飞主早就知道我这个人爱世界,胜过爱天堂。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主早就知道我喜欢名望,喜欢利益,贪恋美色,缺点一大堆。我在体制内工作,如果说我去安心混体制,或许会混得比较好。我当过人大代表,2001年还参加过全国青创会,这虽然不算什么,但总是很多人说的体制“正道”吧。幸好得主的保守,没有在这条路上发展深入。

后来,互联网逐渐起来了,我本来对不公平的事情比较敏锐,就开始写批评蒸腐的文章,看的人越来越多,人还是喜欢被表扬,说写好猛啊。

但那时候我还是成都市人大代表,经常上电视,发文章,吃喝玩乐,忙得不得了。写批评文章多了,就开始发生剧烈的冲突,玩到后来水火不容,这样的情况下,到07年的时候人大代表也不当了,它把你开了。

因为我是“无知少男”进去的,无党派、知识分子、少数民族、男的。06年至11年,写了五年两千多篇时评,批评各个方面,直到写进监狱。现在想来,真是蒙恩得很。

中国文化有很深的世俗生活土壤,比如说江湖义气,就是讲血缘和地缘。第二就是讲个“义”字,这个“义”字,不能说没有一点契约的味道。但没有纯粹的契约意义,更多的是一种性情上的相投。这种江湖道义形成了中国的底层社会,追求某种模糊的,却并不能绝对化的“道义”。

信主之后,肯定会对这种底层文化有合理的批评和梳理,不会认为血缘和地缘是最重要的。但是,从人要正直,要诚实这一点来说,这些东西都有一定的相融之处。

我信主之前,因为写批评的文章,被主流生活圈的一些人蔑视过,排斥过;信主之后可能又会被另外一些人蔑视吧,比如追求民主自由的一些人,过于热爱中国文化的一些人。

但是,这些问题不会对我造成困扰,信主是神对我28年的熬炼。以后肯定会有试探,也有争战,但是我有足够的心里准备,对主忠心。即便有跌倒,也必忏悔,求主赦免,因为祂已经胜过了这世界。


7、不信上帝,就不会真正相信平等

问:这个问题来自王小安姊妹,她说,跟一位作家朋友聊天时,他说读了十几年圣经还是信不了,冉云飞信主对他震动很大,他觉得自己也会信,但现在还是没信。请问冉云飞老师想对这位朋友说点什么?

云飞首先,求主带领这位朋友,让圣灵在他内心做工,最好是能去查经,能有固定的教会生活。读圣经不是一种隐秘的个人修行,圣经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知识。求神带领他,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光景,让自己走进团契生活,两三个人奉主的名聚会,神的灵就会在他们中间运行。

问:接下来的问题来自舒姊妹,她说,有些人说读圣经第一句话“神创造天地”就觉得滑稽可笑,读不下去,怎么办呢?

云飞我读圣经第一句话,不会觉得滑稽可笑,我是觉得可信度有问题,但是我又解释不清楚天地是怎么来的。以我的了解,宇宙大爆炸也是没有解释清楚,科学不但无法解释宇宙的来历,科学连人都解释不了。

我信主之前,不明白人为什么非常难以理解自己,也不会互相理解,我常常不太理解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行为。

德尔菲神庙那句话,人啊,认识你自己。你觉得既浅显又玄奥。心理学自1879年创始,到现在已经有一百年多了,认知科学到现在,神经元、脑海马等,这些都拿来解释人,但人还是无法真正认识自己,为什么呢?

我信主后,才意识到,人有神的形象,神的那部分你认不清,所以你终生不会完全认清自己,也不会完全认清别人。举个例子,你内心有爱,是为什么呢?是神让你内心有爱(因为你是神造的),你才有爱,不然你怎么解释你内心有爱?所以,人啊,认识你自己,应该还有后半句话:人啊,要想认识自己,你必须认识神。我可以看清自己的肉体,看清自己的欲望,但是我怎么能看清自己良心的运动呢,我完全看不清。

信主之前,我是自己的主,比如喝酒,用宋石男兄弟的话说,我常常是伙同别人把自己搞醉。我们这个文化里,对人的评价是有问题的,那么多喝酒的诗,一个文化人喝酒,狂狷,大家就觉得这个人耿直,豪爽,有才气。

因为受砖智太久,烟酒成了一个发泄渠道,但久而久之,大家都很赞赏这种状态了。但我现在吃饭,哪怕外出吃火锅,却经常搞忘喝酒,即便偶有喝酒,也从没醉过,完全没有喝酒的心瘾了。

也就是说,心瘾被拿掉了。如果我信主之前,你说我信了主一定不会再滥酒,我一定觉得你是在搞巫术。因为以前我母亲、流沙河师父及师母、岳父母、我太太、女儿等,都多次劝我少喝酒,但我今天听了,明天又犯,我对自己这方面的自律已然绝望。哪知不再自己作主,信靠主,倒得到了自由,这真是神奇。

我原先对家务事,什么都不做,一点都不内疚,扫帚倒了都不会扶那种,我坐牢出来后,突然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觉得对我太太特别亏欠。我跟老婆说,以后我们家的碗筷我来洗,那时候我还没信主,但是神已经在动工了,内心平安喜乐极了。以前觉得我赚钱,你管家务,是理所应当的,社会分工嘛。但是你想想,这种关系看起来很公平公义,但是没有恩典,没有爱。

我现在特别理解主在我出母腹之前就拣选了我,没有主的保守,我就活不下来。今年在美国大急流城,许国永弟兄发生车祸,我第一次跪地祷告,圣灵就感动我说,主啊,没有你的保守,我们一分一秒都不能活。忽然就真正理解圣经上所说,没有我的许可,连一只麻雀都不会掉下来的话。这个事情对国永弟兄一家来说,是现实意义上的苦难,就像约伯的苦难一样。但是,人要是不认识神,就无法理解苦难,也很难理解基督教。苦难背后,若是没有恩典和救赎,苦难本身就没有意义。

我们的文化,对苦难没有敬畏,非常麻木,对生命也没有尊重,对生命的尊重必须要认识神,你不认为我们都是受造物,平等怎么来?我说锅夹煮奚跟你平等,你信吗?他信吗?但是,上帝说你我都是受造物,这就是平等的来源,没有这个,平等就是人虚造的,属于意淫。

不信上帝,就不会真正相信苹等,到最后,就完全变成谁拳头更硬,谁更厉害,就更相信丛林规则,就是奥威尔所说的,有些人比另外一些人更平等。


8、中国知识分子的主力军,都喜欢在地上建立天国

问:对自己前方的路,自己的服侍有什么异象

云飞求神带领我。主对我的保守是长久的,我以前的知识愿主使用,我以后可能会在教育领域、中国文化和基督教的对比、冲突、张力等方面有文字侍奉。

比如我最近写的文章,关于胡适的家庭教育,其实就是初信主的一个观察结果。胡适先生是我很佩服的知识分子,但就连这样的人也有很多缺陷,为什么呢?靠自我称义的自律,是很难直面自己很多罪性的,这个问题值得探讨。我以后也会写文章,深度剖析胡适为什么不信主。我研究胡适很多年,他关于信仰的看法代表着不少知识分子的想法,值得深入挖掘。

民国时期很多著名的基督徒,比如陶行知、傅葆琛、张伯苓、晏阳初等,他们最大的问题是把排序搞错了,本来应该荣神益人,但他们把益人放在荣神之前,搞成了社会福音,目标是在地上建天国,解决地上的问题。

1922年—1927年的“非基运动”,对基督徒知识分子是很大的考验,不少人跌倒了。这些年,很多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如上诸位的精神内核是儒家熏陶出来的。

说得不好听点,别人都认不出你是基督徒,从你身上看不到基督的样式,那你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了?当然,益人没问题,但是你要注意,首先是要荣神。搞反了关系,走到最后就是建世上天国,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乃至锅夹主义大行其道。

比如蔡元培先生他们喊的口号“劳工神圣”,劳工有什么神圣的?国家有法律,保护好劳工的权益,和其他社会成员一样就可以了。将一批人神圣化,这是典型的造神运动,等到马克思主义一来,劳工就被收割做党员了。

民国时期,很多基督徒知识分子看起来做的不错,但是信的不好,信仰的排序有问题,比如吴耀宗、赵紫宸等人,在49年后鲜有不跌倒的。我不是苛求这些属灵长辈,而是说我们要更多地看清自己的属灵光景。

所以说,社会福音运动其实是一种NGO,跟基督教信仰有一点关系,但对基督徒的灵命成长很少关心。

中国民间的NGO主要是依靠血缘和地缘关系,比如宋代的朱熹,其实也是个社会活动家,还有吕大防、吕大临他们著名的“蓝田公约”,也是乡村地域自救。朱熹所设立的社仓、义仓,在谷物价格很低的时候买进来,储备起来,遇到饥荒,就开仓放粮,救济灾民。但是你注意,中国的这种开仓放粮,很大程度是救助熟悉的人,不熟悉的陌生人,对不起,你想要得到救助就很难。

这种观念,和基督教非常不同,传教士给中国带来NGO观念的巨变,他们是无差别救助,服侍人,因为这是服侍神。自然不会有施舍的观念,更不会拿救济他人的事迹,为自己脸上贴金。

中国知识分子的主力军,都喜欢在地上建立天国,盯住属世,很少乃至从不属天,民国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我们对超越的价值,对天堂,似乎总是很隔膜。1807年,马礼逊来华,1919年有了和合本圣经,圣经被翻译成当地的语言,每过大概一百多年,就会有奋兴运动,我相信神有美意。如果人不信靠神,有一点成就,还觉得是自己能干,欧洲是这样,美国也在步后尘。很快把自己当上帝,整个就世俗化了,社会出问题的概率就大增。我们信靠神,属世生活的平等自由、社会救济,主都会赐福给我们,这个因果关系不能搞反,否则你就无法得到真正的喜乐和平安,只是满足人的欲望罢了。

我非常感谢王怡牧师,英强弟兄,他们带我信靠主,归向主,当然这个过程当中,有无数多的人值得感恩。2012年我去贵阳,张坦弟兄陪我逛旧书摊,逛完了我们一起吃饭,然后,阿信弟兄来了,我们就在饭桌上聊天。阿信弟兄之前借了我两本关于台湾的书,一年多了都不还我,我问他什么时候还,他有点支吾,我没听清楚他说还不还。我就抓起一个杯子,朝他砸过去,他也没生气,笑嘻嘻地说,师兄啊,书会还的,要不在你家里开个查经班吧,如何?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应该信主啊!就叫尼哥底母查经班吧。我觉得这个人是怎么回事,砸了还不生气。我当众让人家出丑,也不好,当时心里还是有点愧疚,我就顺口接下来说,可以呀。就这样,查经班办起来了,我完全是下意识的,根本没怎么考虑。现在想起来,就会明白,原来这都是神的安排。办起查经班之后,我是这家的主人,不可能缺席,在查经过程中所得甚多。这一办到今年6月8日,已经整整三年了。

我们这一代信主的基督徒,真的要把自己摆上,否则不但自己不会真正认识福音,还有可能把别人带进沟里。像戴德生、伯格里等等一批传教士,这样的精神,我们中国文化是不理解的。我们是从地缘、血缘上来理解人,而他们是从天国从属神的角度来理解人,所以戴、伯诸传教士客死中国,对于他们是“死得其所”。用不着像中国文化一样担心,大丈夫功成名就,若不体面回乡,就相当于锦衣夜行。在我们的文化里,无法理解传教士的精神,但是真正信主的人就会明白,他们是把自己献在祭坛上了,他们是属神的人。


9、被神弃绝,那才是最大的问题

问:聊聊你对x锅真智环境及未来的看法?

冉云飞:民主自由绝对不是解决我们问题的最终药方,欧洲今天是民主自由的,但你看德国法国等国家,问题多多,不少人完全失去了荣耀神的观念。世俗化程度太高,完全不把信靠上帝当回事。

美国未来如有衰落,必是因基督教在美国的衰败。比如说福利国家,很多人就不把工作当作荣耀神的一部分,人就偷懒,宁愿领救济也不去工作。

民主自由固然是民众迫切想看到的,这是现实盼望,但是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真正要解决问题,必须要信靠神来一步步更新这片土地。

民主自由是神所赐的普遍恩典,但不是解决我们短期问题的福音,国人没有超越性的眼光,对永生和复活没有盼望,有些人甚至追求自以为是的公义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其实上个世纪很多国人就是如此。

信仰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石,必须被上帝更新,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其他的祂按着自己的意思,就加给我们了。我们需要有恒切信靠仰望上帝的心,否则在世上建天国的野心,往往就是通往奴役之路的开始。

问:对你的读者们聊几句?

冉云飞:我早年在体制内混得还算不错,有些人看我写的文章,觉得很有才华,后来我转向批评时蒸,有些读者就觉得我太偏激,就不做我的读者了,选择抛弃我。我信主以后写文章,很多人可能也不喜欢,我认为这都很正常。

我想说,如果你一直是我的读者,你应该思考一个问题,冉云飞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求神保守我的读者有一颗open的心,去了解你曾经喜欢过的这个人,他的变化历程。他不是疯子,也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他经过28年的信仰争战,走到今天,现在要诚心地信靠主,这里面绝对有值得诸位思考的理由。

求主保守我,让我有更多的爱来给我的读者们解释这份信仰,让我带着爱意来面对攻击,让我带着恩慈来理解别人对我的抛弃。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弃绝,唯有不信主,被神弃绝,那才是最大的问题。

我也希望有更多的朋友,通过我这样傲慢暴躁的人,充满深深罪污的人,意识到神的恩典和大能,祂对人的翻转,祂对人的做工,祂的心意高过我们的心意。我期待大家想想,为什么今天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信靠了主,愿大家不是盲目排斥,不是咒骂,不是蔑视,而是去了解。求主保守更多知识分子信靠主之后,把自己摆上,而不仅仅是理念上,文化意义上做一个基督徒。信主后,肯定会面临有很多天路历程的争战,对于那些还不信主的朋友,我也有很重的负担传福音给他们,我希望主装备我,引领我,让我有更多的能力和爱心,来传讲祂的道。



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