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个子的男人(SLENDER MAN)

2017-06-25 恐惧鸟 尸人说 尸人说

Slender Man,一个既张扬又神秘的传说怪物,其中文名称千变万化,有高个子的男人、森林暗鬼、瘦削的人、斯兰达人、瘦肢男… 但由于这些名字都不太好听,所以下文还是叫回Slender Man。


关于Slender Man的描述,在不同的版本也略有不同,随记叙者而定。大体而言,Slender Man被描写成一个穿著优雅的黑色西服,五官尽失的怪人,原本脸庞的位置只馀下惨白色的皮肤,像个百货公司的模特儿公仔般。


正如它的名字,Slender Man的个子异常高大和瘦长、至少有2.5米高,手脚四肢更长得不成比例。据悉,在捕捉一个以上的猎物时(通常为小孩),Slender Man四肢不单止可以任意伸长,背部还可以变出更多的触手出来,宛如蜘蛛的触手,对猎物佈下天罗地网。


Slender Man每次的出现均会伴随著小孩子的失踪,有时候只有一、两个,有时候却可以是集体失踪。Slender Man通常会躲藏在深山或废墟中,静静等待小孩子到来,或者走到位置于近郊的屋子外,由窗户悄悄盯著屋内的小孩,静待适当的时机。


据悉,接近Slender Man的小孩或成年人还会立即出现一种叫Slender Sickness的可怕症状,当中包括妄想、梦魇、流鼻血、头痛、甚至失智。当它认为你已经被它吓坏,或身体已经虚弱到不能时,它才会真的下手。被抓走的小孩要麽成为Slender Man的僕人,要麽成为它的…食粮。


最早关于Slender Man的记载出现在2009年6月10日,地点是Something Awful,一个颇有名的外国论坛。在那天,一名叫Victor Surge网民发了一个帖子,关于他近年对一隻神秘怪物的调查,内容除了提供详细的目击证人口供和背景资料外,Victor Surge还提供了数张清晰的照片,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对那神秘生物的看法,以下是当时帖子的部份内容︰



「我们不想走,也不想杀死他们,但它持续的沉默和张开的双臂既在恫吓我们,又在迷惑我们。」- 照片拍摄于1983年,拍摄者身分不详,但应该已死。



这张修补的照片曾经在斯特林市图书馆大火中被烧毁。照片的重要性在于拍摄当天,14个孩子在「Slender Man」的诱拐下集体消失。大火在消失事件一星期后发生。原有的照片已被警方没收作证物之用。照片拍摄于1986年,拍摄者Mary Thomas,在1986年6月13日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在这两张照片后,Victor Surge还补充了一张照片和一个医生的记载。逼真的照片和仔细的描述立即吸引了网民的眼球,愈来愈多网民提供更多关于这神秘生物的资料,包括照片,甚至影片。例如会员Thoreau Up”就把Slender Man 扯上一隻德国古老传说生物Der Grossman ,企图深化它的历史背景。另一位ce gars,却都拍摄了一套关于Slender Man的半记载片。


随著愈来愈多网民加入,关于Slender Man的设定也比原先愈来愈仔细,例如Slender Man拥有瞬间转移的能力,而且对小孩子有迷惑的作用。除了拐诱小孩子外,它还会逼疯一些较年长的青少年,成为它的「僕人」,好去诱拐更多的小孩子,为它提供食粮。有时又会使他们者突然变得疯狂暴力,以除去碍事的大人。某些人更说一旦调查Slender Man,都会诱使Slender Man来到调查者的身边,在拍下的影片或照片中,留下「Slender Man印记」,甚至杀死调查人。


Slender Man的故事像秋天的山火般在网络世界迅速蔓延,很快世界各地的人都留意到Slender Man的存在,并被它迷人的设定吸引。不久,以Slender Man为主题的游戏、网剧,甚至电影也陆续推出,当中最出名的莫过于手机游戏Slender Man(免费),扮演一个小女孩在森林中一边躲开Slender Man的追捕,一边收集纸条。


但正如每次讨论都市传说时,来到最后我们都会问一条问题︰究竟这个都市传说是否属实?


答.案.当.然.是.否.定.

其实Slender Man是由Victor Surge创造出来的虚构生物。


所有关于Slender Man的照片和文本也是由网民捏造出来、Photoshop出来。


Victor Surge真名叫Eric Knudsen,是一名野心勃勃的恐怖小说作家。他梦想是追随恐怖大师Stephen King和H.P Lovecraft (Cthulhu神话的始祖)的步伐,创作出一个可以流传后世的恐怖故事。所以Eric利用现今的网络技术,再混合很多古老传说的怪物,创造出一隻闻所未闻的神秘生物 Slender Man 出来,而他也的确很成功地把Slender Man推广到全世界,成为家喻户晓的怪物。


来到这裡,如果这是一篇普通的都市传说文章的话,笔者写到这裡差不多尾声……


但大家还记这篇是一个Tulpa的故事吗?


要创造一个Tulpa︰首先,主人(一个或多个)要对Tulpa的外形有清晰的概念,其次是愈详细愈好的背景设定,最后投射强大而持续的想像力,这样便有机会把幻想的生物物化成真实。这些过程是否听起来有点耳熟,和刚刚讲的Slender Man故事有点相似?


那麽我们会否已经物化了Slender Man?


如果Tulpa是真的话,那麽Slender Man会否都是真实呢?它会否已经脱离创作人的控制?由Tulpa变成一隻真正的怪物呢?


我们Slender Man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三宗Slender Man杀人事件」


以下笔者就记载了三宗和Slender Man有关的杀人事件,而且一宗比一宗诡异….


案件1: 威斯康辛州事件


大家还记得12岁的自己吗?笔者12岁的年代还是数码暴龙、宠物小精灵和哈利波特的世界。和大多数的小孩一样,每天放学后,便会立即飞奔回家看电视,或者埋首在珍藏的暴龙机,偶尔会落楼下公园和朋友一起玩捉鬼…对于大多数12岁的小孩来说,他们的思想和世界观都是单纯、无害、天真无邪的。


但对于住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Morgan Geyser和Anissa Weier 来说,却是另外一回事。


时间是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对于大多数来说,这天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週未,但对于12岁的Morgan Geyser和Anissa Weier 来说,这天却意义非凡,甚至比自己每年的生日派对来得紧要,来得要命。


因为今天是Slender Man的「祭祀日」。


大约在一年前,由Morgan和她的同班同学Anissa在某个网站偶尔发现Slender Man那一刻开始,两个女孩的世界便从此改观。她们疯狂迷恋这隻神秘、血腥的生物,它的热情好比同龄少女对One Driection的还来得疯狂,来得强烈。她们每天放学都会一起上Slender Man Wiki,重複又重複地翻看各种Slender Man的同人故事和影片,乐此不疲。


后来,一名负责案件的私家侦探在Morgan的房间发现超过60幅的Slender Man画作,每幅内容也反映出两个女孩对Slender Man病态的血腥幻想,例如其中一幅描绘了一名明显已死的女孩躺在地上,怪物在说「我喜欢杀人(i love killing people)」。其他的画作也写上了一些隐含住恐吓意味的句子,例如「他永远也在这裡(he is here always)」,「即使在家也不会安全(not safe even in your house)」。


更加恐怖的是,他们在女孩的床底发现一整箱赤裸裸的芭比公仔,每个芭比公仔也佈满刀痕,有的更被割去四肢。它们每一个的背部也刻上「杀戮」这词语……


和一个Slender Man印记,


每一个也有。


根据负责Morgan的精神科医生Deborah Collins说,Morgoan对Slender Man的信仰从不动摇,而且隐含住古怪的理性基础。她说在两个女孩开始迷恋Slender Man不久,便相信Slender Man不时会来找她们,带她们到一个位于「阿玛地国家公园(Nicolet National Forest)的宫殿」玩耍。直到某日,她们都声称听到Slender Man恫吓她们说,只要为它献上一名女孩,便不会伤害她们的家人,更会带她们在森林深处的宫殿居住,并正式成为Slender Man的僕人。


所以她们便约了Payton Leutner出来。


虽然Payton和她们是同班同学,但其实不是太熟悉,最多偶尔在操场玩耍,还不能察觉到她们骨子裡是病态得如此可怕。所以当Morgan唐突地邀请Payton来她的屋子睡一晚,之前再在附近的森林走一转(Payton很喜欢小动物)时,虽然感到困惑不解,还是答应了她们。毕竟,正常人也不会想到你的同学邀请你出外玩耍时,原来是想把你献给某隻无脸的长手怪物吧?﹗


在警方审问下,Morgan Geyser和Anissa Weier进一步承应她们用了一个月时间准备整个杀人计划,并反覆练习杀人过程。所以当天下午,当Morgan在被高大松树包围的鬼影忡忡山林内,用尽全身气力在Payton的背部捅下第一刀时,幼小的少女身躯已经展示出像屠夫般利落的杀人手法,眼神也散发出著魔般的残暴。


刀锋没入Payton的体内,被割破的内脏立即喷出鲜血。


对于一个12岁的女孩来说,Morgan 和Anissa 对鲜血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漠然,Morgan没有理会溅在身上的鲜血,也没有理会瀰漫在空气中铁鏽味,毫不犹豫地再次举起刀柄,狠狠地挥下去。这次刀柄没入女孩的左胸,离正急促跳动的细小心脏只有数毫米的距离…一刀又一刀…最后Morgan 和Anissa 总共在Payton身上留下19道深深的刀痕,当中2道划过心脏、3道刺穿胃部和肝脏,造成严重的内出血,形成血液由Payton的口腔不断呕出的画面。


直到Morgan 和Anissa觉得Payton死掉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时,她们才决定转身离开,把Payton弃掉在山森,任由Payton以扭曲的角度躺在血泊中,微微颤抖。因为这正是那居住在深山的怪物 「Slender Man」 所喜爱。


接下来发生的事纯粹得到山神的保右,否则听起来真的不可思议。我们的Payton凭著不知那裡来的惊人意志力,在确定两个女孩离开后,强忍痛楚,一手摀住肚子上伤口,一手抓紧泥泞路上沙石,在地上缓缓爬行,一口气便爬了百多米路,来到马路旁边,最后软瘫在沟渠裡。由于事发地点颇偏远,正常情况下很少人经过,但那天碰巧一名单车客经过,并发现躺在沟渠的Payton,才能及时将她送往医院。


威斯康辛州的医院立即对Payton进行长达6小时的急救。负责急救的医生表示Payton血压和心跳一度跌到濒死水平,多个器官也出现衰竭,医生更要把Payton的胸膛割开,好修复已损坏的器官,幸好最后把Payton由鬼门关扯回来。同一时候,企图谋杀的Morgan 和Anissa也被警方上门拘捕。


案件现在还审讯中,但当地的法院已经肯定把两名女孩送到成人法庭,因为她们涉及的可是一级企图谋杀罪。除此之外,根据其他律师的推测,法官很大机会判两名女孩最高刑罚–亦即是监禁65年。


但无论法院的判决多麽严重,似乎对案件的主脑Morgan 仍然没有影响。直到前几天的精神治疗,Morgan仍然对医生说︰「只要它(Slender Man)再叫我杀人,我也会愿意效力。」


案件2:俄亥俄州刺母事件


无独有偶,在Morgan Geyser刺伤了Payton数天,在俄亥俄州也发生类似的事件。


这次案件的主角是一名居住在汉密尔顿县的13岁女孩(所有涉及案件的人名都被警方和传媒刻意遮掩),女孩的来历也没有什麽异常,唯一诡异的地方是,她也很沉迷于Slender Man的幻想世界,经常写一些Slender Man的杀人故事,甚至在电玩游戏Minecraft兴建了一个专门祭祀Slender Man的怪异世界,而世界的内容也是充满神怪和暴力。


直到某一天,在毫无徵兆下,这名女孩决定用刀杀死她的母亲。


以下是女孩母亲在事发后和当地新闻台说的话︰「那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她(女儿)已经在厨房等待我。她戴著一张面具,一张纯白色的面具。」女孩的母亲说︰「她把衣服的兜帽拉上来,手也藏在长长的衣袖中。」


然后,女孩亮出刀锋,扑向母亲。


女孩的母亲一时反应不过,怔怔地呆在原地。毕竟,正常人也不会预期下班回家,你的家人已经准备好用刀子砍你。直到刀子划过她的面颊时,痛楚才让母亲由惊愕中清醒过来,企图抓住刀子并制服突然发疯的女儿。纵使最后成功把女儿按倒在地上,但这时母亲的面部、颈部和背部已被刀子划下不同程度的刀痕,甚至插伤,血液缓缓沿衣服流下,滴在地上。


女孩被当地的法庭判处到当地的更新中心待上一会儿。纵使在警方苦苦追问下,女孩对当时拿起刀子和袭击母亲的记忆仍然离奇地空白一片。


「她袭击我的时候,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般。」女孩的母亲最后补充说。


其杀人动机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谜。


案件3:佛罗里达州纵火事件


同样突然失控的Slender Man杀人事件也发生在佛罗里达州。


14岁的Lily Marie Hartwell和家人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帕斯科县一间平房内,并就读于当地的查斯科中学( Chasco Middle School)7年级,之前没有任何行为不良记录,也没有精神病历,是一名平凡健康的女孩。


但在某天深夜,她用烈酒放火烧掉了自己的家。


而且她的母亲和9岁的弟弟还在裡头酣睡。


时间是上年9月,Lily 趁屋企人半夜熟睡时,悄悄地由厨房拿出所有漂白剂和朗姆酒,浸湿了一堆衣服、床单和毛巾,并把它们串成长长的引线,佈满屋内每一条通道。完成引线后,Lily在车房内点燃线头。火焰立即像跳跃的毒蛇般沿著引线,迅速吞噬整栋房子,整栋房子在一分钟内已经被熊熊大火包围。


幸好房子早有安装烟雾探测器,所以Lily的母亲和弟弟很快被警报吵醒,在大火把屋子烧得只剩框架前逃离。Lily的母亲曾经因为发现Lily不在屋外,一度冒著生命危险跑回屋内寻找Lily,但当然她什麽也找不到。


因为Lily早已收拾行装,跑到镇内一个公园的淋浴间内睡觉。


直到第二天早上,当Lily收到消息母亲和弟弟「竟然」没死时,她才传了一个短讯给母亲说︰「妈,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这样做。你们没有有受伤?」


妈没有事,有事的是我们的银行存款,和你的脑袋。


警方把Lily拘捕后,在她的个人电脑搜到大量Selender Man的图片和个人文章,更加诡异的是,当警方翻查互联网浏览记录时,发现Lily在纵火前一刻正在看到某篇讲述Selender Man故事,之后好像突然被故事打开了脑内某个禁忌的开闢,决定要杀死自己的家人。


Eddie Daniels,帕斯科县的警长在一个ABC新闻台的访问说:「我们很确定此案件和它(Slender Man)有莫大的关系。」


和俄亥俄州事件一样,Lily对行凶的过程也出现失忆等问题。


究竟接二连三的Slender Man杀人事件是怎样一回事?在短短半年内,竟然先后发生3宗同类型的案件,根据部份在美国传媒工作的网民说,其实还有很多和.Slender Man有关案件发生,但没有被主流媒体报导或只有小篇幅的描述,真实的Slender Man案件数目远远比3宗多。


但我们不是一开始说过Slender Man只不过是捏造出来?为什麽一个虚构的角色会有如此大的魔力,去驱使一个又一个小孩为它疯狂,甚至杀人呢?


现在,让我们回到Tulpa Theory。


「结论 疑幻疑真的Slender Man」


有部份网民很快察觉到接二连三的Slender Man杀人事件和Tulpa理论的联繫性,并掀出Slender Man是近年来对Tulpa理论最强而有力的证据。


虽然这些杀人事件并没有Slender Man直接现身的证据,但有别于寻常的伤人案,这些杀人事件均很有「Slender Man的故事风格」,例如,行凶的孩子均出现发狂和失忆的症状、攻击有指向自己家人的倾向、成为Slender Man的僕人…这些也和Slender Man故事中经常出现的情节一样,让人不得不怀疑Slender Man是否真的在背后从中作梗。


有人说Tulpa除了像我们先前提及的由个人冥想产生外,Tulpa其实也可以由集体想像中产生,情况宛如神话世纪AOM的神力系统般。根据Tulpa理论,纵使有很多成年人不相信Slender Man的存在,但的确有不少青少年和小孩真心相信它,甚至对它有种近乎宗教的狂热和迷恋。除此之外,Slender Man在网络世界真的很红,对它有热情的人也比其他都市传说的多,再加上其故事本身详细的背景资料。


在种种因素下,Slender Man真的合乎Tulpa的产生条件。


这些信念汇集成足以产生Tulpa的能量,容许Slender Man脱离平面世界,对现行世界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力,例如令受害者产生妄想、幻听、甚至一些简单的催眠和精神控制。这也是使那些女孩突然发疯的主要原因。


甚至有网民把Slender Man的Tulpa理论深化下去,提出「两个Slender Man」的假说。


认为我们现在的世界存在了两个Slender Man。一个是由都市传说迷产生的Slender Man Tulpa,另外一个是由近来媒体不断渲染和报导Slender Man杀人事件而生成的Slender Man Tulpa。前者的Tulpa是根据故事的背景产生,行为诡异且不明,较少伤害人,但而由媒体产生的Tulpa却是嗜血成性,他们因此推测在之后产生更多更可怕的Slender Man罪案出来….


笔者没有见过Slender Man,也不太确定Slender Man的存在,但笔者写每一篇都市传说都抱著一种想法,只要够多人相信,任何事物都会成真。



「The End」




高个子的男人(SLENDER MAN)

高个子的男人(SLENDER MAN)

2017-06-25 恐惧鸟 尸人说 尸人说

Slender Man,一个既张扬又神秘的传说怪物,其中文名称千变万化,有高个子的男人、森林暗鬼、瘦削的人、斯兰达人、瘦肢男… 但由于这些名字都不太好听,所以下文还是叫回Slender Man。


关于Slender Man的描述,在不同的版本也略有不同,随记叙者而定。大体而言,Slender Man被描写成一个穿著优雅的黑色西服,五官尽失的怪人,原本脸庞的位置只馀下惨白色的皮肤,像个百货公司的模特儿公仔般。


正如它的名字,Slender Man的个子异常高大和瘦长、至少有2.5米高,手脚四肢更长得不成比例。据悉,在捕捉一个以上的猎物时(通常为小孩),Slender Man四肢不单止可以任意伸长,背部还可以变出更多的触手出来,宛如蜘蛛的触手,对猎物佈下天罗地网。


Slender Man每次的出现均会伴随著小孩子的失踪,有时候只有一、两个,有时候却可以是集体失踪。Slender Man通常会躲藏在深山或废墟中,静静等待小孩子到来,或者走到位置于近郊的屋子外,由窗户悄悄盯著屋内的小孩,静待适当的时机。


据悉,接近Slender Man的小孩或成年人还会立即出现一种叫Slender Sickness的可怕症状,当中包括妄想、梦魇、流鼻血、头痛、甚至失智。当它认为你已经被它吓坏,或身体已经虚弱到不能时,它才会真的下手。被抓走的小孩要麽成为Slender Man的僕人,要麽成为它的…食粮。


最早关于Slender Man的记载出现在2009年6月10日,地点是Something Awful,一个颇有名的外国论坛。在那天,一名叫Victor Surge网民发了一个帖子,关于他近年对一隻神秘怪物的调查,内容除了提供详细的目击证人口供和背景资料外,Victor Surge还提供了数张清晰的照片,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对那神秘生物的看法,以下是当时帖子的部份内容︰



「我们不想走,也不想杀死他们,但它持续的沉默和张开的双臂既在恫吓我们,又在迷惑我们。」- 照片拍摄于1983年,拍摄者身分不详,但应该已死。



这张修补的照片曾经在斯特林市图书馆大火中被烧毁。照片的重要性在于拍摄当天,14个孩子在「Slender Man」的诱拐下集体消失。大火在消失事件一星期后发生。原有的照片已被警方没收作证物之用。照片拍摄于1986年,拍摄者Mary Thomas,在1986年6月13日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在这两张照片后,Victor Surge还补充了一张照片和一个医生的记载。逼真的照片和仔细的描述立即吸引了网民的眼球,愈来愈多网民提供更多关于这神秘生物的资料,包括照片,甚至影片。例如会员Thoreau Up”就把Slender Man 扯上一隻德国古老传说生物Der Grossman ,企图深化它的历史背景。另一位ce gars,却都拍摄了一套关于Slender Man的半记载片。


随著愈来愈多网民加入,关于Slender Man的设定也比原先愈来愈仔细,例如Slender Man拥有瞬间转移的能力,而且对小孩子有迷惑的作用。除了拐诱小孩子外,它还会逼疯一些较年长的青少年,成为它的「僕人」,好去诱拐更多的小孩子,为它提供食粮。有时又会使他们者突然变得疯狂暴力,以除去碍事的大人。某些人更说一旦调查Slender Man,都会诱使Slender Man来到调查者的身边,在拍下的影片或照片中,留下「Slender Man印记」,甚至杀死调查人。


Slender Man的故事像秋天的山火般在网络世界迅速蔓延,很快世界各地的人都留意到Slender Man的存在,并被它迷人的设定吸引。不久,以Slender Man为主题的游戏、网剧,甚至电影也陆续推出,当中最出名的莫过于手机游戏Slender Man(免费),扮演一个小女孩在森林中一边躲开Slender Man的追捕,一边收集纸条。


但正如每次讨论都市传说时,来到最后我们都会问一条问题︰究竟这个都市传说是否属实?


答.案.当.然.是.否.定.

其实Slender Man是由Victor Surge创造出来的虚构生物。


所有关于Slender Man的照片和文本也是由网民捏造出来、Photoshop出来。


Victor Surge真名叫Eric Knudsen,是一名野心勃勃的恐怖小说作家。他梦想是追随恐怖大师Stephen King和H.P Lovecraft (Cthulhu神话的始祖)的步伐,创作出一个可以流传后世的恐怖故事。所以Eric利用现今的网络技术,再混合很多古老传说的怪物,创造出一隻闻所未闻的神秘生物 Slender Man 出来,而他也的确很成功地把Slender Man推广到全世界,成为家喻户晓的怪物。


来到这裡,如果这是一篇普通的都市传说文章的话,笔者写到这裡差不多尾声……


但大家还记这篇是一个Tulpa的故事吗?


要创造一个Tulpa︰首先,主人(一个或多个)要对Tulpa的外形有清晰的概念,其次是愈详细愈好的背景设定,最后投射强大而持续的想像力,这样便有机会把幻想的生物物化成真实。这些过程是否听起来有点耳熟,和刚刚讲的Slender Man故事有点相似?


那麽我们会否已经物化了Slender Man?


如果Tulpa是真的话,那麽Slender Man会否都是真实呢?它会否已经脱离创作人的控制?由Tulpa变成一隻真正的怪物呢?


我们Slender Man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三宗Slender Man杀人事件」


以下笔者就记载了三宗和Slender Man有关的杀人事件,而且一宗比一宗诡异….


案件1: 威斯康辛州事件


大家还记得12岁的自己吗?笔者12岁的年代还是数码暴龙、宠物小精灵和哈利波特的世界。和大多数的小孩一样,每天放学后,便会立即飞奔回家看电视,或者埋首在珍藏的暴龙机,偶尔会落楼下公园和朋友一起玩捉鬼…对于大多数12岁的小孩来说,他们的思想和世界观都是单纯、无害、天真无邪的。


但对于住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Morgan Geyser和Anissa Weier 来说,却是另外一回事。


时间是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对于大多数来说,这天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週未,但对于12岁的Morgan Geyser和Anissa Weier 来说,这天却意义非凡,甚至比自己每年的生日派对来得紧要,来得要命。


因为今天是Slender Man的「祭祀日」。


大约在一年前,由Morgan和她的同班同学Anissa在某个网站偶尔发现Slender Man那一刻开始,两个女孩的世界便从此改观。她们疯狂迷恋这隻神秘、血腥的生物,它的热情好比同龄少女对One Driection的还来得疯狂,来得强烈。她们每天放学都会一起上Slender Man Wiki,重複又重複地翻看各种Slender Man的同人故事和影片,乐此不疲。


后来,一名负责案件的私家侦探在Morgan的房间发现超过60幅的Slender Man画作,每幅内容也反映出两个女孩对Slender Man病态的血腥幻想,例如其中一幅描绘了一名明显已死的女孩躺在地上,怪物在说「我喜欢杀人(i love killing people)」。其他的画作也写上了一些隐含住恐吓意味的句子,例如「他永远也在这裡(he is here always)」,「即使在家也不会安全(not safe even in your house)」。


更加恐怖的是,他们在女孩的床底发现一整箱赤裸裸的芭比公仔,每个芭比公仔也佈满刀痕,有的更被割去四肢。它们每一个的背部也刻上「杀戮」这词语……


和一个Slender Man印记,


每一个也有。


根据负责Morgan的精神科医生Deborah Collins说,Morgoan对Slender Man的信仰从不动摇,而且隐含住古怪的理性基础。她说在两个女孩开始迷恋Slender Man不久,便相信Slender Man不时会来找她们,带她们到一个位于「阿玛地国家公园(Nicolet National Forest)的宫殿」玩耍。直到某日,她们都声称听到Slender Man恫吓她们说,只要为它献上一名女孩,便不会伤害她们的家人,更会带她们在森林深处的宫殿居住,并正式成为Slender Man的僕人。


所以她们便约了Payton Leutner出来。


虽然Payton和她们是同班同学,但其实不是太熟悉,最多偶尔在操场玩耍,还不能察觉到她们骨子裡是病态得如此可怕。所以当Morgan唐突地邀请Payton来她的屋子睡一晚,之前再在附近的森林走一转(Payton很喜欢小动物)时,虽然感到困惑不解,还是答应了她们。毕竟,正常人也不会想到你的同学邀请你出外玩耍时,原来是想把你献给某隻无脸的长手怪物吧?﹗


在警方审问下,Morgan Geyser和Anissa Weier进一步承应她们用了一个月时间准备整个杀人计划,并反覆练习杀人过程。所以当天下午,当Morgan在被高大松树包围的鬼影忡忡山林内,用尽全身气力在Payton的背部捅下第一刀时,幼小的少女身躯已经展示出像屠夫般利落的杀人手法,眼神也散发出著魔般的残暴。


刀锋没入Payton的体内,被割破的内脏立即喷出鲜血。


对于一个12岁的女孩来说,Morgan 和Anissa 对鲜血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漠然,Morgan没有理会溅在身上的鲜血,也没有理会瀰漫在空气中铁鏽味,毫不犹豫地再次举起刀柄,狠狠地挥下去。这次刀柄没入女孩的左胸,离正急促跳动的细小心脏只有数毫米的距离…一刀又一刀…最后Morgan 和Anissa 总共在Payton身上留下19道深深的刀痕,当中2道划过心脏、3道刺穿胃部和肝脏,造成严重的内出血,形成血液由Payton的口腔不断呕出的画面。


直到Morgan 和Anissa觉得Payton死掉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时,她们才决定转身离开,把Payton弃掉在山森,任由Payton以扭曲的角度躺在血泊中,微微颤抖。因为这正是那居住在深山的怪物 「Slender Man」 所喜爱。


接下来发生的事纯粹得到山神的保右,否则听起来真的不可思议。我们的Payton凭著不知那裡来的惊人意志力,在确定两个女孩离开后,强忍痛楚,一手摀住肚子上伤口,一手抓紧泥泞路上沙石,在地上缓缓爬行,一口气便爬了百多米路,来到马路旁边,最后软瘫在沟渠裡。由于事发地点颇偏远,正常情况下很少人经过,但那天碰巧一名单车客经过,并发现躺在沟渠的Payton,才能及时将她送往医院。


威斯康辛州的医院立即对Payton进行长达6小时的急救。负责急救的医生表示Payton血压和心跳一度跌到濒死水平,多个器官也出现衰竭,医生更要把Payton的胸膛割开,好修复已损坏的器官,幸好最后把Payton由鬼门关扯回来。同一时候,企图谋杀的Morgan 和Anissa也被警方上门拘捕。


案件现在还审讯中,但当地的法院已经肯定把两名女孩送到成人法庭,因为她们涉及的可是一级企图谋杀罪。除此之外,根据其他律师的推测,法官很大机会判两名女孩最高刑罚–亦即是监禁65年。


但无论法院的判决多麽严重,似乎对案件的主脑Morgan 仍然没有影响。直到前几天的精神治疗,Morgan仍然对医生说︰「只要它(Slender Man)再叫我杀人,我也会愿意效力。」


案件2:俄亥俄州刺母事件


无独有偶,在Morgan Geyser刺伤了Payton数天,在俄亥俄州也发生类似的事件。


这次案件的主角是一名居住在汉密尔顿县的13岁女孩(所有涉及案件的人名都被警方和传媒刻意遮掩),女孩的来历也没有什麽异常,唯一诡异的地方是,她也很沉迷于Slender Man的幻想世界,经常写一些Slender Man的杀人故事,甚至在电玩游戏Minecraft兴建了一个专门祭祀Slender Man的怪异世界,而世界的内容也是充满神怪和暴力。


直到某一天,在毫无徵兆下,这名女孩决定用刀杀死她的母亲。


以下是女孩母亲在事发后和当地新闻台说的话︰「那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她(女儿)已经在厨房等待我。她戴著一张面具,一张纯白色的面具。」女孩的母亲说︰「她把衣服的兜帽拉上来,手也藏在长长的衣袖中。」


然后,女孩亮出刀锋,扑向母亲。


女孩的母亲一时反应不过,怔怔地呆在原地。毕竟,正常人也不会预期下班回家,你的家人已经准备好用刀子砍你。直到刀子划过她的面颊时,痛楚才让母亲由惊愕中清醒过来,企图抓住刀子并制服突然发疯的女儿。纵使最后成功把女儿按倒在地上,但这时母亲的面部、颈部和背部已被刀子划下不同程度的刀痕,甚至插伤,血液缓缓沿衣服流下,滴在地上。


女孩被当地的法庭判处到当地的更新中心待上一会儿。纵使在警方苦苦追问下,女孩对当时拿起刀子和袭击母亲的记忆仍然离奇地空白一片。


「她袭击我的时候,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般。」女孩的母亲最后补充说。


其杀人动机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谜。


案件3:佛罗里达州纵火事件


同样突然失控的Slender Man杀人事件也发生在佛罗里达州。


14岁的Lily Marie Hartwell和家人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帕斯科县一间平房内,并就读于当地的查斯科中学( Chasco Middle School)7年级,之前没有任何行为不良记录,也没有精神病历,是一名平凡健康的女孩。


但在某天深夜,她用烈酒放火烧掉了自己的家。


而且她的母亲和9岁的弟弟还在裡头酣睡。


时间是上年9月,Lily 趁屋企人半夜熟睡时,悄悄地由厨房拿出所有漂白剂和朗姆酒,浸湿了一堆衣服、床单和毛巾,并把它们串成长长的引线,佈满屋内每一条通道。完成引线后,Lily在车房内点燃线头。火焰立即像跳跃的毒蛇般沿著引线,迅速吞噬整栋房子,整栋房子在一分钟内已经被熊熊大火包围。


幸好房子早有安装烟雾探测器,所以Lily的母亲和弟弟很快被警报吵醒,在大火把屋子烧得只剩框架前逃离。Lily的母亲曾经因为发现Lily不在屋外,一度冒著生命危险跑回屋内寻找Lily,但当然她什麽也找不到。


因为Lily早已收拾行装,跑到镇内一个公园的淋浴间内睡觉。


直到第二天早上,当Lily收到消息母亲和弟弟「竟然」没死时,她才传了一个短讯给母亲说︰「妈,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这样做。你们没有有受伤?」


妈没有事,有事的是我们的银行存款,和你的脑袋。


警方把Lily拘捕后,在她的个人电脑搜到大量Selender Man的图片和个人文章,更加诡异的是,当警方翻查互联网浏览记录时,发现Lily在纵火前一刻正在看到某篇讲述Selender Man故事,之后好像突然被故事打开了脑内某个禁忌的开闢,决定要杀死自己的家人。


Eddie Daniels,帕斯科县的警长在一个ABC新闻台的访问说:「我们很确定此案件和它(Slender Man)有莫大的关系。」


和俄亥俄州事件一样,Lily对行凶的过程也出现失忆等问题。


究竟接二连三的Slender Man杀人事件是怎样一回事?在短短半年内,竟然先后发生3宗同类型的案件,根据部份在美国传媒工作的网民说,其实还有很多和.Slender Man有关案件发生,但没有被主流媒体报导或只有小篇幅的描述,真实的Slender Man案件数目远远比3宗多。


但我们不是一开始说过Slender Man只不过是捏造出来?为什麽一个虚构的角色会有如此大的魔力,去驱使一个又一个小孩为它疯狂,甚至杀人呢?


现在,让我们回到Tulpa Theory。


「结论 疑幻疑真的Slender Man」


有部份网民很快察觉到接二连三的Slender Man杀人事件和Tulpa理论的联繫性,并掀出Slender Man是近年来对Tulpa理论最强而有力的证据。


虽然这些杀人事件并没有Slender Man直接现身的证据,但有别于寻常的伤人案,这些杀人事件均很有「Slender Man的故事风格」,例如,行凶的孩子均出现发狂和失忆的症状、攻击有指向自己家人的倾向、成为Slender Man的僕人…这些也和Slender Man故事中经常出现的情节一样,让人不得不怀疑Slender Man是否真的在背后从中作梗。


有人说Tulpa除了像我们先前提及的由个人冥想产生外,Tulpa其实也可以由集体想像中产生,情况宛如神话世纪AOM的神力系统般。根据Tulpa理论,纵使有很多成年人不相信Slender Man的存在,但的确有不少青少年和小孩真心相信它,甚至对它有种近乎宗教的狂热和迷恋。除此之外,Slender Man在网络世界真的很红,对它有热情的人也比其他都市传说的多,再加上其故事本身详细的背景资料。


在种种因素下,Slender Man真的合乎Tulpa的产生条件。


这些信念汇集成足以产生Tulpa的能量,容许Slender Man脱离平面世界,对现行世界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力,例如令受害者产生妄想、幻听、甚至一些简单的催眠和精神控制。这也是使那些女孩突然发疯的主要原因。


甚至有网民把Slender Man的Tulpa理论深化下去,提出「两个Slender Man」的假说。


认为我们现在的世界存在了两个Slender Man。一个是由都市传说迷产生的Slender Man Tulpa,另外一个是由近来媒体不断渲染和报导Slender Man杀人事件而生成的Slender Man Tulpa。前者的Tulpa是根据故事的背景产生,行为诡异且不明,较少伤害人,但而由媒体产生的Tulpa却是嗜血成性,他们因此推测在之后产生更多更可怕的Slender Man罪案出来….


笔者没有见过Slender Man,也不太确定Slender Man的存在,但笔者写每一篇都市传说都抱著一种想法,只要够多人相信,任何事物都会成真。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