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速看|最新震撼演讲:四十年未有之大变局!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孟晚舟被保释才4天,华为反击震撼世界!

经济学家马光远:2019年房价或回3年前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11日 下午 6:2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兵王沦为落魄保安,竟被霸道女总裁强势逼婚…

红色国魂 今天


“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调戏我们的董事长!”

一个身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怒喝道。

什么!

陆轩顿时打了一个冷战,不会这么倒霉吧,他不过是看到一个绝世美女,吹了个口哨而已,没想到这美女竟然是新上任的集团公司总裁……宁宛西!

关键是他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感,那口哨,还吹的倍儿响!惹得全公司路过的人都朝自己看了过来。

而宁总身后的跟来的女人,正是她的专职秘术,陆轩还是认识的,所以,眼前的大美女绝对是宁总裁不假。

要不要这么倒霉?

作为刚刚上任的董事长宁宛西,即使未曾见面,陆轩又怎么会没听说的,宁宛西据说是刚刚回国的海归,女乘父业,帮助他老爹打理偌大的腾远集团,而这位新来的总裁冷若冰霜,让人任何人生不起亲近之心,但是贵为总裁的她,所有公司职员厚着脸皮也得倒贴她。

传闻宁宛西好像是有病,而且是一种十分奇怪的病……非常讨厌男人,而这一点,陆轩亲耳听闻的,一位公司的男员工在下班时,冲冲忙忙不小心碰到了宁宛西的胳膊一下,他的结局便是被宁总裁条件反射的一个过肩摔,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倒霉的仁兄可是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说明宁宛西可是一个高手,这件事发生之后,腾远集团的男同胞们,都不敢靠近宁宛西三尺以内,那位倒霉的胖子可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呢。

这种怪病也许也是造成宁宛西为什么会这么“冷”的原因,即使家财万贯,可是却有这种奇怪的病,让人唏嘘不已。

即使宁宛西对男人厌恶,但依然让许多男同志奉为心中的女神,期盼着自己有一天,能够拯救女神脱离苦海。

“宁总,你好……”陆轩有些头皮发麻的说道,这份工作,陆轩的老爹老妈可是找了他的大姑妈的二姨夫的表姐夫,才帮忙找来的。

而陆轩自从离开部队后,浑浑噩噩在江宁市呆了一年多,才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也是不想轻易的失去的。

“是你!”宁宛西走过来,这才看清楚他的容貌,声音有如天籁,可有些冷,似乎还有一丝惊讶之色。

宁总裁认识我?陆轩心头一咯噔,却是连忙摇摇头,我只是一个小保安而已,宁总怎么可能会认识我,点了点头:“嗯,我是停车场的保安,我叫陆轩。”

“明天一早把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带着在这里等我……”宁宛西面无表情打断了他的话,说完直接离开,留下傻傻站着的陆轩,即使开除我,也不需要带户口本吧?

“你死定了!”小秘书紧紧跟上,经过陆轩的身边时,不忘重重的哼了一声道。

陆轩摇了摇头,人一倒霉,喝凉水都会塞牙,此时,他都恨不得抽你自己几耳巴子了,不过宁总要裁人,一句话的事而已,为什么要让自己在停车场里等她,陆轩心里疑惑,但是既然得罪了宁总,肯定没好果子吃。

“轩子……”此刻,杜枫走到了他的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看开点吧,这都是命!”

刚才那双冷如利剑的目光,让陆轩久久不能忘却,不就是调戏了一下嘛,犯不着跟杀父之仇一样吧。

陆轩将手里的烟抽完,目光有些茫然,如果明天被开除了,自己又要去找什么工作好呢。

一天班下来,陆轩回到了自己的市区角落内的一处出租房里,江宁市的房价飞涨,即使这个不到十平方米的简陋小房子,一个月的房租也要500块。

陆轩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不由得又是一阵不爽,倒霉,真倒霉,好好的工作就这么丢了。

腾远集团的保安,一个月也能有3500块,加上每天帮菜鸟车手停车的小费,一个月可有6、7千块呢,这个好差事,却是被陆轩亲手葬送了,想想就觉得心里憋的慌。

其实钱还是另外一回事,主要是陆轩刚刚融入了当保安的生活,却是又要失去了,从部队回到家乡,陆轩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那种迷茫,那种孤寂,差点没让他自杀。

想着部队的兄弟,想着以前的种种,陆轩神色无比的黯然,想着想着,他直接睡着了。

混混沌沌中。

在一间阴暗的房子里,一位穿着军装的白发老者正站在陆轩的面前,他双肩上挂着满满的勋章,摇头叹息道:“陆轩,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会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首长我”陆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毅的脸上满满是痛苦之色。

“狼牙的第一兵王,特勤部队的第一军医,国家第一保镖……”首长喃喃自语道:“你是华夏国史上第一个能获得这么多荣誉的军人,却是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首长,能给我一次机会嘛?”陆轩面庞青紫,感觉都快窒息了,他无法想象接下来会面临什么可怕的事情。

“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首长说完,一把扯掉了他胸前的狼牙吊坠。

“啊!不要!”一声惨叫声在简陋的出租房内传来,陆轩从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经常都重复着做这种噩梦,真是特别难受。

都是那个可恶的女人害的,陆轩脑海里浮现出一张绝世的容颜,神色愤懑又是无奈。

此时,陆轩看了看手机,已经是7点半了,得赶去上班了,他洗漱之后,急忙赶上了公交车,半个小时后,赶到了腾远集团公司的大门口。

滴的一声,当陆轩刚刚走到停车场外,一辆路虎揽胜的车子按响了喇叭,似乎是在叫自己,陆轩走了过去,当靠近车门时,副驾驶的车窗降了下来,看到的是一张倾国倾城,却又冷冰冰的俏脸,正是董事长宁宛西。

依旧是一套OL制服,将宁宛西的娇躯包裹的曼妙不已,这种制服的诱惑,是个男人都得想入非非,更何况是一位超级大美女。

陆轩目光难免一热,而宁宛西不冷不热的说道:“你的户口本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陆轩说了一声,正想再说点什么时,宁宛西说道:“上车!”

“上车?”此刻,陆轩愣住了,办理辞职手续,需要上车的嘛,难道还不在大厦内办理,陆轩一肚子的疑惑。

见他傻站着不动,宁宛西黛眉一簇:“我没有闲工夫陪你耗着,赶快上车!”

即使辞退,这个月的薪水也得给我吧,今天可是1号,3月份上了整整一个月的班,陆轩为了一个月的工资,硬着头皮上了宁总的路虎。

当陆轩坐好后,宁宛西直接开着车子,驶离了腾远大厦,陆轩好奇道:“宁总,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宁宛西不动声色道。

陆轩靠在座位上,笑道:“宁总,你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不会是想把我给卖了吧。”

戏虐的笑容,让宁宛西眉头都快拧在了一起,她没有说话,而是对陆轩这个人,更加的有些讨厌。

陆轩瞧着宁总美目里的厌烦,下意识的朝着门窗那边挪了一下屁股,这个小动作,让宁宛西又好气又好笑起来。

半个钟头过后,路虎停在了江宁市的民政局门口,陆轩看到民政局的牌子后,有些错愕道:“宁总,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登记结婚!”宁宛西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

如果不是系了安全带,陆轩绝对会直接从座位上一小子跳起来,他震惊的看着宁总,一脸的惊呆之色。

半晌过后,陆轩苦笑道:“宁总,我只是吹了个口哨嘛,我也知道,今天是愚人节,你也犯不着这样吓唬我吧。”

“拿着……”宁宛西从车子的扶手下拿出一样东西来,丢到了陆轩的身上,乍眼一看,竟然是宁总的户口本。

此刻,陆轩快急哭了:“我说宁总,你来真的?”

连户口本也带来了,还能是假的,陆轩感觉自己脑门被雷给劈了,被雷的不轻,自己一没钱,二没车,三没房,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小保安,宁宛西看上自己哪一点了?

不过这三样,宁宛西都不缺。

宁宛西瞧着他这副跟死了爹的模样似的,没好气的笑道:“你以为我说的好玩的,你把这个协议签了,我们就去把结婚证办了。”

此时,宁宛西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纸协议,交到了陆轩的手里,陆轩拿着协议,仔细的看了一遍。

甲方:宁宛西。

乙方:陆轩。

第一条,乙方必须每天抱豆豆不少于一小时。

“豆豆是谁?”作为乙方的陆轩问道。

宁宛西语出惊人道:“我女儿,现在三个月大。”

“你女儿?”陆轩目光有些怪异,宁总怎么可能突然冒出个女儿出来了,要知道,她的病,可是男人勿近的,更别谈圈圈叉叉了。

宁宛西冷冷道:“豆豆是我在国外抱养的,她生出来体质非常弱,需要一位父亲温暖的怀抱,来帮助她的成长。”

“原来是这样,我每天可以去抱她,犯不着领结婚证吧……”陆轩古怪的说道。

没想到冷如冰霜的宁美人,还能有同情心泛滥的时候,陆轩暗忖着,每天去免费抱抱小宝宝,倒是无所谓的,结婚,实在太危险了。

“我不希望豆豆长大后,知道她是我抱养的,我想让她知道,他曾经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宁宛西正色道。

“这个可以理解!”

第二条,在协议的两年之内,乙方必须以亲爸爸的身份来与豆豆交流,帮助其成长。

第三条,乙方不得私自进入甲方的房间,不得有对甲方有不轨企图。

陆轩看到第三条,心里暗暗发笑,企图?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第四条,乙方要在外人面前,隐瞒与甲方之间的关系,否则赔偿甲方一百万的名誉损失费。

第五条,两年后,协议自动失效,双方离婚后,甲方会一次性支付乙方两千万的酬金,而乙方不得非法占有甲方其他财产。

第六条,乙方未得到甲方同意,不得自行提前终止协议,否则赔偿甲方一百万元的违约费,若甲方提前终止协议,会一次性支付乙方两千万元。

两千万!陆轩看的是一阵咋舌,眼睛都不禁的冒出金光来,我的个乖乖,这相当于一年一千万的年薪,实在是太诱人了。

即使陆轩签了这份协议,他也并没有什么损失,只是每天抱抱小宝宝,而且只用抱一个小时,可不是什么专职奶妈,两年之后,再离婚,天底下还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陆轩,今天算是相信了,他看向宁宛西:“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想你应该明白,两千万对于我来说不算个什么,我只是希望豆豆能健康快乐的长大到两岁。”宁宛西不冷不热道。

藤远集团坐拥几百亿的资产,两千万对于宁宛西这位集团总裁来说,当然不算个什么,简直是九牛一毛,可陆轩不一样了,他家里在农村,家庭条件不好,又是一个保安,两千万对于他来说,那可是相当于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了。

陆轩心里仍然感觉有些奇怪,问道:“宁总,藤远集团可是有着几千个男同志,为什么你会选择我这么一个小保安?”

“你做事散漫,一点上进心都没有,所以,我想你应该会非常的知道知足。”宁宛西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不希望招一个白眼狼进来。”

所谓知足者常乐,陆轩当个保安都能当的乐在其中,而且明明有着一流的开车技术,完全可以当个司机,却是安心于做个小保安,可见其胸无大志。

当然,这都是宁宛西的推测,最重要的事,宁宛西并没有说出口,陆轩有着结实的臂膀和胸膛,能给小宝宝最温暖的怀抱,这是那些小白脸们所不具有的。

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陆轩抽笑了起来,也难怪,如果宁总真找来一个白眼狼当冒牌老公,那可是找罪受了。

“好,既然宁总这么看的起我,我就答应了。”陆轩忍俊不禁的说道,刷刷两声,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谁会跟钱过不去呢,再说这还是一件不用卖力气的事,陆轩当然不会拒绝,只不过天天要面对一张绝艳却又冰冷的脸蛋,还是有些难受的。

宁宛西接过协议,也在协议上签下了名字,一式两份,她与陆轩一人一份,旋即,他们一同下车,走进了民政局。

民政局二楼的办事处的大厅里,此时大厅里空荡荡的,都看不到一对新人,现在才8点半的样子,民政局的公务人员也才刚刚上班而已。

“阿姨,麻烦你给我们办一下结婚证。”宁宛西此刻俏脸多出一丝柔和之色,倒不像平时的这么冷颜了。

陆轩坐在她旁边,面对着坐在工作台后,一位扎着马尾辫的五十岁左右的大妈,同时乖乖的交出了户口本,放在桌子上。

“你们确定要结婚?”大妈狐疑道:“今天可是愚人节,忽悠我可以,可别把自己给忽悠进去了。”

大妈瞧着一身保安制服的陆轩和一身白领制服的宁宛西,而且OL制服的女人,即使冷了一点,可这模样,比那些大明星都要好看几分,大妈目光颇为的有些怪异,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么好的白菜,咋让猪给拱了。

即使陆轩人高马大的,长得还不赖,可保安的衣装直接把他给判了死刑,大妈心里直摇头,可怜我那儿子,是外企的IT工程师,找的老婆却是不及她的一半漂亮,这人比人,气死人啦!

陆轩感觉到了大妈目光的愤慨,撇了撇嘴道:“大婶,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那个年代了,愚人节结婚投的是新鲜,谁规定愚人节不能结婚了?”

大妈气的是白眼一翻,这小子拐着弯骂自己老了,过时了,一个破保安,有什么好拽的!我儿子一个月的工资,比你一年还多。

即使大妈心里不痛快,可她不得不承认,一个小保安能娶到一个美若天仙的老婆,确实够霸气的。

宁宛西眼角的余光向后头扫视了一眼,现在已经8点半了,还是没有一对新人来登记结婚,似乎愚人节,不是一个吉利的日子。

对于这位冒牌老公的口才,宁宛西倒真是有些佩服,骂人还不带脏字的,轻声道:“阿姨,我们是来领结婚证的,帮忙给我们办理一下吧。”

多漂亮的闺女呀,竟然会看上一个保安,天杀的!大妈摇头叹息一声后:“去旁边的房间照个合影,然后再过来。”

照相的师傅看到他们二人的打扮,也是错愕不已,心里的羡慕嫉妒恨,差点没一头撞到墙上去,即使民政局的照相人员,可也算得上是一位公务人员,自己娶了个黄脸婆,人家保安却是抱得美人归。

这个世界太危险,保安都能逆袭,其他的事情更可能会发生。

当宁宛西与陆轩拿着登记结婚照放到大妈的面前时,大妈拿出两张表格,让他们填写,签上自己的大名,当一切手续办妥的时候,砰的一声,大妈在结婚证上,盖上了鲜红的印章。

陆轩看着手里的结婚证,一时间感慨良多,即使是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但的的确确结婚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手持结婚证的一天。

宁宛西手里紧紧握着结婚证,目光有些轻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她心情更加的复杂,自打小,她便得了对男人的厌恶证,从来没有与男子接触过,可是她在25岁的芳龄,结婚了。

而陆轩22岁,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可是对于这个便宜老婆,陆轩还真是不敢有丝毫的杂念,免得落得跟公司那胖子一样的下场,一个过肩摔,狠狠摔在地上。

宁宛西开车将陆轩送到离公司200米的地方,让他自己走过去,不忘说道:“后天,我会来接你到我那去,你准备一下。”

说完,宁宛西将车子开进停车场,像平常一样,照常上班。

要开始与便宜老婆同居的日子了,两年的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陆轩摇头笑了笑,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十分的玄妙,回到停车场的陆轩,继续当着他的小保安,而他根没事儿人一样的出现,着实把杜胖子给惊到了,得罪总裁,还能安然无恙的,牛!

腾远集团每个月的1号会准时发放上个月的工资,第二天,陆轩正好轮休,带着卡里的几千块,去了出租房附近的一家银行里,准备把工资打给乡下的老爹和老妈。

在银行里,排队等候是一个极其无聊的过程,许多男男女女都是掏出了智能手机,在手机的大屏幕上滑动着,看着新闻,玩着游戏,陆轩跟风似得往口袋一伸,但立马摇了摇头,还是别拿出来丢人了。

无趣的陆轩只能是东看看,西看看了,这时门外走进了两个女人,而走在前面的女人格外引人注意,身姿婀娜,穿着一袭连体的黑白相间的短裙,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即使她的脸蛋被一个口罩遮的严严实实的,但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和那双雪白的绝世美腿,也能知道,她一定是个大美女。

大美女身后跟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模样很普通,但和她说话时,却显得十分的恭敬,应正了这个大美女的身份似乎不简单。

那个少妇领了一个号,和神秘美女坐在了等候区,碰巧的是,大美女正好坐在了陆轩的身旁。

当神秘美女刚一坐下时,陆轩就问到了一股似麗似兰的香味,这不是香水所具有的味道,那种沁人心脾,柔和似水的芬芳似乎是她娇躯所散发的体香。

很少女人会有体香的味道,陆轩轻轻的吸着那股幽香,心里有些飘飘然了,都有种想把神秘美女的口罩摘下来的冲动。

“请0116号顾客到3号窗口办理业务。”这时银行的自动叫号器呼唤道,陆轩看了一下自己的号码,终于是到了。

然而在此刻传来砰的一声,一声枪响在银行响起,两个穿着黑衣,戴着黑色头套的黑衣大汉从银行外冲了进来,一枪惊醒所有人:“不想死的,都给老子别动。”

“啊?”银行传来尖叫声,砰!又是一枪,两个大汉不耐烦的道:“谁再叫出声,老子一枪毙了他。”

受到惊吓的众人连忙都捂上了嘴巴,而内心的恐惧让他们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一个歹徒将手枪顶住了银行大堂经理的脑袋,走到通往柜台的门口:“把门打开!”

大堂经理哆嗦着道:“我我没有钥匙。”

柜台有着超强的防弹玻璃,而且还遮的严严实实,两个歹徒必须从大门进去,才能抢到钱。

“那你给老子滚一边去。”歹徒将大堂经理一脚狠狠的踹在地上,大声对里面的柜员道:“把门给我打开,不然我杀光外面的所有人。”

几位柜员听到后,心里开始矛盾起来,深思熟虑一番后,还是打开了门,毕竟他们是来抢钱的,又不是杀人,外面有好几个同事,还有这么多无辜的群众,命比什么都重要。

带头的歹徒拿着一个蛇皮袋子冲了进去,而几位柜员识趣的离开了自己的岗位,躲在一旁,歹徒眼里冒着金光,拼命的把柜台下箱子里的钱往袋子里面塞,心里想着,发财了,这至少有几百多万呢。

将几个柜台的钱一扫而空后,歹徒扛着蛇皮袋子走了出来,正当他们想逃离的时候,银行门外传来了警笛声,喇叭声随即而到:“里面的嫌犯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可以从轻处理。”

“草,条子怎么来的这么快,处理个屁的!”两个歹徒吐了一口唾沫,即使从宽处罚,也得吃个十几年牢饭,还不如拼一拼。

“老二,去抓个人质,我们冲出去!”老大跟老二说道。

老二目露凶光,点了点头,此刻银行里的群众都缩到了等候区里,有坐着的,有蹲着的,就是没人敢站着。

陆轩暗叫倒霉,来存个钱,竟然碰到了银行抢劫犯。

被唤作老二的抢劫犯在寻找着“心仪”的人质,当看到坐在陆轩旁边的神秘美女时,眼珠子一亮,大热天的戴口罩,这个女人的身份应该不一般。

老二立刻是走了过去,神秘美女感觉到了他的目标是自己,娇躯开始颤抖起来,她不由得搂住了陆轩的臂膀,仿佛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亲密的接触,柔软的感觉让陆轩心神一荡。

老二用枪指向了神秘美女:“你给我过来!”

此刻神秘美女因为害怕,搂着陆轩的手臂更紧了。

“你想死是不是?”这个女人竟然不听话,老二有些怒了,手枪握紧了几分,有一种想一枪毙了她的冲动。

此时陆轩站了起来:“要不我给你当人质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惊呆了!

老二愣了一会儿,咬着牙齿笑道:“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你怎么知道!”陆轩开心的说道。

“靠!”

神秘美女看着他站起身来,心里很是感动,只是心底真的有一种感觉,他好像脑子真有病,试问,谁会不要命的为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来挡子弹的?

即使是脑子有病,神秘美女也很感激,心里同时也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这个亡命之徒找的是自己,却要别人代替自己冒这个可能小命都不保的风险。

在场所有人都恨不得跟陆轩说一句:“你这么2B,你妈妈知道么?”

“不要用枪指着一个美女,要指也指着我这个大男人嘛。”陆轩将对准神秘美女的枪口,拽过来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

所有人都震惊了,两个歹徒也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老子不就是打个劫嘛,怎么碰到这种奇葩了。

两个歹徒想哭,尼玛的,我打个劫容易嘛我。

“老二,没时间了,就他吧!”老大也不想浪费时间,得,这个奇葩竟然嫌命长了,就如他所愿好了。

老二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用枪抵住了他的后脑勺,向银行大门口移动着,而老大一只手提着钱袋,站在一旁。

人到齐了!陆轩眼眸冷芒一闪。

为了保险起见,陆轩决定用全力,他动了,如闪电一般,右肘以迅雷之势向后击向老二的肚子,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老二只觉得肚子受到了重击,一下子倒在了地上,面目变得有些狰狞:“鬼,有鬼!”

还不等老大做出任何反应,只见老大也是捂着肚子跪倒在了地上,他不可思议的望着四周,脸庞挂满了从未有过的恐惧之色,他真想弄明白,是谁出的手,刚才肚子上的那一击是人力所为,并不是什么鬼。

老大的目光转向陆轩,他明白了,真的明白了,他痛苦的躺在地上:“是你,一定是你!”

可老大不明白的是,他什么时候出的手!

说完,老大一下子昏倒过去。

“你们两个怎么了,怎么突然晕倒了,还要不要我当人质啊,你们也太不负责任了,给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都不给。”

众人已经傻眼了,怎么回事,究竟怎么回事,那两个抢劫犯怎么就倒在地上不动了,听见陆轩的话,更是一阵头晕目眩,见过奇葩的,可没见过这么绝顶的奇葩,他们都有一种很想抽他的冲动。

唯恐天下不乱啊你!

陆轩轻轻的踢了两个劫匪一下,见他们没有动静,直接打开了银行的玻璃门,径直的走了出去,看到外面严正以待的十几名刑警时,大声道:“两个抢劫犯晕倒了,你们赶紧把他们抓起来吧。”

晕倒了?还准备请来谈判专家的刑警们一下子怔住了,这是个什么情况,本来还穷凶极恶的歹徒,怎么会忽然间晕倒了?

十几位刑警上下打量了陆轩一番,而领头冲过来的是一位女警花,警花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即使穿着制服,也可以感觉那丰满与婀娜曼妙的身姿,绝色!

女警花穿着一身短袖蓝色警察制服,里面空空如也,陆轩看着她黛眉如画,眸如秋水,肌肤如白雪的绝美脸蛋时,体内荷尔蒙的驱动下,不禁脖子微微伸长了一些。

陆轩直感觉鼻子都有些发热起来,心跳加快,偷窥的感觉似乎有些让人兴奋。

作为刑警队长的张雨菲抬起头来,看到的是陆轩那一对贼兮兮的双眸看着自己的领子内发呆,只是一个刹那,张雨菲的怒火一下烧的她俏脸蛋满面绯红,怒喝一声:“你找死!”

张雨菲将手上的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此刻的张警花有一种扣下扳机的冲动,这个死流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连警察的便宜都敢占,无法无天了。

“警官,你这是干什么。”陆轩举起手来,即使被枪顶着脑袋,可仍然没有半分的害怕,从容淡定的笑道:“你要对付的是抢劫犯,不是对付我这种普通老百姓的。”

“队长,怎么回事?”在张雨菲身后跟来几位队员,错愕的问道。

张雨菲冷笑道:“我怀疑他是跟劫匪一伙的,把他铐起来。”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