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人民日报怒批:再不整治,中国道德就崩盘了!

暴风雨马上就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13日 下午 3:07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为什么特朗普非要建边境墙

渤海莫大 太初的初二

点击上方蓝色 太初的初二 关注我


美国政府关门时间已经打破了历史记录,有一则消息说白宫陷入混乱,特朗普发推怼了回去,说这是“假新闻”,因为白宫只有他一个人,想乱都特么找不着对手。

有评论说美国政府关门国家还能正常运转,打破了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的客观规律,也让美国人民破除了感谢共和党感谢美政府的迷信。其实20多天的关门这刚哪到哪儿啊,几年前的比利时曾经创造过政府关门500多天的吉尼斯记录。



不过比利时政府的关门跟美国这次不一样,因为政府预算通过了,公务员薪水能够正常发放,而美国政府关门恰恰是因为预算不能通过。

为什么不能通过呢?因为特朗普执意要57亿美元在南部边境建一道墙,以防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

这一招儿我们是老祖宗,秦始皇建长城就是为了防止蛮夷入侵。特朗普在阐述他的建墙计划时,也确实引用了长城的例子,但不同的是,秦始皇不用什么国会通过预算,一声令下就能调动全国草民去修长城,累死的还被砌进墙里镇邪。而特朗普就没有这个优越性了,他得乖乖等着国会批准。

但是,掌握着钱袋子的众议院在民主党人手里,早就视特朗普为眼中钉的民主党人岂能如他所愿!于是双方就这样杠上了,特朗普寸步不让,甚至威胁说他可能运用总统特权,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为什么边境墙在特朗普心目中这么重要?又为什么民主党人这么坚决反对修建边境墙?

因为对这道墙的态度集中体现着两党的意识形态差异。

2018年,特朗普团队带领美国对全球多种力量发起了规模浩大、惊世骇俗的贸易战,有迹象表明,特朗普团队甚至不惜发起军事热战。

但是,这都不是特朗普团队的生死之战,因为美国的经济体量和军事实力对全球所有力量,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都有碾压性优势,正常人都不会怀疑,即使再来世界大战,美国必胜的结果仍然不会例外。

特朗普团队的生死之战不是万亿美元体量的经济、也不是7000多亿美元预算的军事,却是区区50多亿美元的边境墙。

美国两党及两种主流意识形态对贸易战和军事战的态度是一致的,特朗普所挑选的外部敌人,双方都认可,可谓同仇敌忾。但是一道耗资不大的边境墙,却是美国两党所代表的两种主流意识形态的界线。

可以说,这道讨论中的边境墙,首先隔开的并不是试图非法越境的外国人,而是美国本身存在的两种意识形态,两种政治主张,甚至牵涉到更为深刻的两种信仰。

前两天,特朗普在白宫对全国民众发表电视讲话,苦求民众支持其在美墨边境建墙的主张。他讲了日益严重的南部边境的人道主义和安全危机,讲了大量非法移民的涌入对美国社会造成的各种危害,讲了非法移民在美国大量的犯罪行为。他还保证了他的建墙计划中包含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和医疗支持请求,并且在经济帐上也蛮合算,不会加重反而会大大降低美国人民的负担。

但是,特朗普的哀求会有效果吗?能让民主党方面答应拨款修边境墙吗?到今天的情况来看,不可能!

如果众院答应修墙,特朗普不管能不能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总统,至少他和他的团队,以及他们代表的意识形态就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也因为如此,民主党掌握的众院拼命也不会拨款建墙。

这个问题是美国本身的意识形态分歧,也是整个西方的意识形态分歧,同时也是宗教神学的分歧。

这个重大分歧是什么呢?特朗普本次演讲中有一句话是理解这个层次的钥匙,他说:“有些人认为障碍是不道德的。”

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翼阵营,之所以拼命反对修墙,根本原因其实就这么简单,他们认为“障碍是不道德的”。因为障碍意味着不平等,不平等意味着有人遭受人为的苦难,人为的苦难天经地义地不被允许,因为这一派的信念之根是《新约》的博爱。

这种精神驱动下,近代以来,启蒙运动,多元文化,信仰平等,各种平权,性解放,同性婚恋等现象相继出现,并相继被主流承认,并逐渐成为西方的政治正确。

当然左翼中的多数人标榜自己无宗教信仰,但是只要细究一下,很容易就能发现,他们的那些所谓的信念情怀,全都来自新约,来自上述这种神学。

当今绝大多数华人基督徒都是这种神学。他们不分对象,一味强调爱是无限忍耐且有恩慈,只听耶稣并祂钉十字架,以为那样就可以进天国得永生,为此不惜忍辱受难。

再直白一些说,所谓的白左,最深的根基就是这种神学。当然非宗教的白左和这种基督徒只是大方向一致,中间还隔了许多文化,如人文主义、社会主义、存在主义、自由主义、自然神论等等。

细心的人会发现,这种神学与佛学高度接近,他们之所以自称基督徒而非佛教徒,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最先接触佛学,或者智商不够理解佛学而已。

马基雅维利和爱德华-吉本都把国家的没落归因于“基督教道德原则”的传播,即使是后世被白左批得臭名昭著的“十字军”,也深受这些原则影响,未能取得应有的战绩。

对这些现象,受这种神学影响的基督徒会说:那又有什么?神都记的,我守住了道,要死要活听神的,总之动刀的死于刀下,我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是多么典型的佛学啊!《大手印愿文》说:众生自性虽常为佛性,由不了知无际飘轮回。愿于苦痛无边有情众,恒常生起难忍大悲心。难忍悲用未灭起悲时,体性空义赤裸而显现。此离错谬最胜双运道,愿不离此昼夜恒修观。

请问,哪一句的境界逊于使徒书信?并且这还不是佛说的,而是西藏一个类似鸠摩智似的番僧说的。

接下来的问题:如果基督教的境界不如佛学高,如果基督教的道德原则不能使国家强大,那么以基督教立国的美国怎么解释?

首先来看第一个“如果”,新约所述的内容,思辨理趣不及佛学。

比如基督教有三位一体说,佛法更早就有佛法三身说,毫无二致;

耶稣在十字架上原谅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折磨他的人,释迦牟尼被人割截身体大卸八块而心无嗔恨;

耶稣宽恕罪人是因为神之爱,而释迦心无嗔恨则是因为深知因果,故知嗔无可嗔,恨无所恨。

所以,有人用佛学的角度看基督教,认为耶稣的境界是地藏菩萨的境界,用庄子的术语则是还有所待。

再看第二个“如果”,就是马基雅维利和吉本所指出的“基督教道德原则使国家没落”。关于这一点,欧美国家的白左化恶果已经是很好的证明了。

再重复一遍,所谓人文主义、存在主义、自由主义这些白左的表面表现,最深的道德基础就是基督教的新约。还有一个影响很大的说法,认为马共主义也是受基督教启示。

既然如此,那么以基督教立国的美国的强大怎么解释?

美国以基督教立国,这是没有疑问的,公认对美国独立之原则影响最大的就是洛克的《政府论》,也有人说是孟德斯鸠,但他只要了解一下洛克对孟氏意味着什么就会闭嘴了。

问题的答案就在这里了:影响了美国立国原则的《政府论》,其立论基础是《旧约-创世记》,整本书中没有提到一句新约。

旧约精神是什么呢?即使不是基督徒,许多人也能知道旧约的一些内容和精神,比如上帝创世,十诫,不许有别的神,巴别塔,诺亚方舟,摩西,约书亚,亚伯拉罕。

这里的每一个事件,每一个名字,都携带着一种精神,那就是独一真理,除恶务尽。这就是所谓的“公义”。

为了做到这一点,上帝命令以色列人必须进入迦南地,对那地怙恶不悛者斩草除根,鸡犬不留,否则,以人的软弱必反受其害。都说仁者无敌,但是在怙恶不悛的某些文化面前,仁慈就是软弱的典型姿势。

如今自以为义的放弃了旧约精神的白左基督徒、佛系基督徒,以及他们支撑的各类左翼,正是这种堕落的、败坏的、软弱的,却打着仁爱旗号的渎神者。

他们幻想的是人类大同的人间天国,其实,不要说这些信仰混乱、各怀鬼胎的人建不成人间天国,即使信仰坚定虔诚的清教徒,刚到美洲时建立《使徒行传》中乌托邦共同体的努力,也以饥馑失败告终。

正如前贤所说:所有建立人间天国的努力,无不建成了人间地狱。

在如今的美国,这些人就是围拢在民主党旗下、痛恨特朗普的各类左翼分子。比如下面这张民主党的合影,不用查档案,你都能大致猜到都是些什么人。



这是一组吊诡的搭配。戴头巾的议员宣誓时手按《古兰经》,她们身边充斥着性平权议员,在内心深处,戴头巾的人认定他们是该死的异教徒,时机恰当时,她会毫不手软的割下他们的脑袋。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摧毁特朗普,走到一起来了。

摧毁特朗普只是初级纲领,这叫治标,他们共同的高级纲领是摧毁美国宪法,更高级的纲领则是摧毁“独裁、迷信、邪恶”的旧约,那才是治本。

对,就是他们坚决反对特朗普的建墙计划。但是,让这些人带领美国人民去对阵组织严明、诡计多端的对手,白痴也能知道结果。

写到这里,大概你已经明白了,为什么边境墙是特朗普团队的生死之战。特朗普的边境墙计划,即使比不上约书亚时代的迦南地,也是对引狼入室的博爱主义的一种阻遏。

新约是个体所信的,信徒个人为了救外邦人、异教徒,哪怕每天自钉八次十字架,并在其中获得满足感也无可厚非,但是你有权利背你自己的十字架,却没有权利让他人也背十字架。

旧约是治国的纲领,要知道,指导美国立国的是《政府论》,而不是圣母论,更不是《金刚经》。

边境墙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强调了公义的旧约和旧约的公义。包括去年特朗普把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因先祖墓地问题而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具有同样的意义。

其实民主党人及左翼并不清楚这个意义,但启蒙运动三百年来的人文成果告诉他们,这事儿绝对不行,用某种语言来说就是开历史的倒车,搞复辟。

事实上,特朗普及他的团队可能也不知道这一意义,从他们关于边境墙的言论中都没有提及。甚至他们想到了也不敢说出来,毕竟启蒙运动300年来,“把旧约扔进历史垃圾堆”成了政治正确,所以他们只能用利益来说话。

如果边境墙在特朗普任期内没能建成,那么特朗普所做的其它努力仍然是修修补补,对延缓美国的左转意义不大,甚至还会让其逆反而加速反弹。

如果建成边境墙,它至少伫立并影响美国其后百年,意义不逊于保守派占据最高法院。因为它将长期宣示着保守主义以及旧约传统的强大存在。

往期精选


大道无情与神是爱

如何让信任超出家庭

为什么道家和法家都瞧不起儒家

苍天何曾赋人权

特朗普为什么反全球化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