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20年11月1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刀郎怎么了?

海豚学社 Today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最人物 Author 最人物出品

最人物
最人物

记录最真实的人物,品味最温暖的人间!

文 | 北方女王
来源 | 最人物(ID:iiirenwu)
编辑 | 海豚学社(ID:haitunstudy)
海豚说


那场雪下了太久,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已然走远,刀郎终于学会了放下。

2002年的那场雪,下了太久。

鲜花和掌声猝不及防地向刀郎涌来,毁誉参半的评价让他不知所措。

最终,他回到了新疆,四处流浪,飘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安心写歌,那是大起大落之后的回归。名气也好,争议也罢,终将都会被遗忘。

这个男人总是头戴一顶鸭舌帽,仿佛想要永远与世界保持合适的距离。“我戴上帽子就是刀郎,摘了帽子就是罗林。”

刀郎今年49岁了,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已然走远,他也终于学会了放下。

新疆的乌鲁木齐昆仑宾馆,距离火车南站7公里,算得上是地标性的建筑。
 
2002年,这儿的门前下起了大雪,2路公交车迟迟不来,在八楼站等车的人们纷纷叹息,这第一场雪来得迟了些。
 
刀郎下楼去小卖部买酒,漫天的雪花落满了他的帽子。

他手里拿着一壶酒,望向马路上面无表情的行人,放空了十几分钟,那是一个黄昏。
 
他回到了住处,将所见到的情景写成了歌曲,两年后,著名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诞生了,刀郎的歌声响彻于天南海北。
 
一种直接、粗糙但生命力顽强的审美趋势应运而生,刀郎的骨子里有一股泥土味道,他将这种接地气的糙劲儿带到了大众面前。
 
那辆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开进了无数人的心中。等待刀郎的,却是寒风凛冽的冬天。

01

 

时间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刀郎还不是刀郎,他是四川资中县的罗林。
 
天性浪漫的他喜欢音乐,父母也都在文工团工作,刀郎在大人的指导下学钢琴,帮忙抄写乐谱,每张谱子可以让他挣到5毛钱。
 
文工团的艺术气氛,让他在单调的童年生活中,寻到了一些快乐与慰藉。父亲花300块钱,给他买了一台电子琴,自那之后,少年下课后就在家练琴,很少出去玩。
 
小时候的刀郎

读中学后,正是改革开放的80年代初,台湾校园歌曲很快风靡内地,给刀郎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男孩怀揣着对音乐的憧憬,常常在课余时间跑到文工团,摆弄着各种各样新潮的乐器。只有在这里,才能让原本沉默寡言的刀郎,彻底释放自己。
 
与少年本该拥有的开朗截然不同的压抑,源于他的哥哥。
 
父母常年在外演出,大五岁的哥哥成了照顾刀郎的人。“他很讲义气,但也很耿直,我跟他说话一般不会超过三句,超过三句我就要受伤。”
 
刀郎与哥哥

两个男孩常常起争执,原本默不作声的刀郎慢慢学会了反抗,与哥哥正面刚。他心存怨恨,甚至在一次惨烈的争吵之后,处在叛逆期的他还跪在地上祈求老天:“ 让哥哥死去。”
 
没成想,这句话成为了现实。
 
哥哥二十岁那年,谈了个女朋友。刀郎听说那个女孩之前谈过其他的男朋友,心存“报复”心理的他到家后,恶狠狠朝哥哥说了一句:“绿帽子!”
 
那一次,兄弟俩打得天昏地暗,母亲心疼小儿子,大骂了哥哥一顿。性格刚烈的哥哥,一气之下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
 
离家不到一周,哥哥因车祸去世。
 
刀郎陷入到深深的悲痛与自责中,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哥哥,“为什么走之前不可以对他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