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北京大学回应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郑也夫 | 后物欲时代的来临

郑也夫 社會學會社 2022-01-25


郑也夫,19508月生于北京,中国著名社会学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已荣休)。著有《代价论》《信任论》《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知识分子研究》《阅读生物学札记》《神似祖先》《吾国教育病理》《文明是副产品》等。郑也夫是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郑也夫先生以其独特的态度,对待社会生活中阴冷的地带,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观察和分析中国当下处境中的真实问题。


人生观及其提供者的大转换

 

我们生活的目标,简而言之我们的人生观,是谁提供的。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政治家都曾经是人生观的权威制定者。尽管在西方有一点小小的不同,就是宗教的权威一直在与政治权威分庭抗礼,和政治家争夺人生观的话语权。这不是我们今天的话题。我们今天主要谈论的是,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政治家们在近现代都先后从为人们提供人生观的这种角色中淡出。这首先发生在西方,接着也降临在东方。在西方这是表露无疑的。西方的学者们发问:在今天的西方世界谁是意识形态的首领?他们回答说:不是政治家,不是记者;在今天的西方世界中没有第二个意识形态,只有一个意识形态,就是消费;这种人生观的最大鼓吹者和提供者是商人,不是政治家。

 

……

 

要政治家来鼓吹物质主义,鼓吹好生活,只能是大而化之。只有商人才可以具体而微、活灵活现地展示好生活。他们可以告诉你吃什么,喝什么,住什么房子,开什么车子,告诉你“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所以说,如果把好生活作为人生观来鼓吹的话,商人必将成为这话语的垄断者。

 

以上所说,是政治家从鼓吹人生观的角色中淡出、并被商人取代的浅层原因。它下面还有一个深层原因,就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发生了一个从古至今整个一部人类进化史上都不曾发生过的变化。

 

李鸿章在19世纪中叶说:我们遭遇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套用这个句式,我们可以说,人类眼下遭遇的是二百万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变化首先发生在北部世界,接着也开始降临在南部世界,什么变化?就是温饱大体解决了,温饱在北方的世界已经基本解决,在南部世界也开始解决。这事说得很轻松,但却是前所未有。从上个世纪中叶往前推,全部的人类历史都是残酷的生存竞争,为生存而挣扎。人类各个民族曾经提出过的所有的主导人生观,都是建立在这部历史的这样的一个基调之上的:生存是严酷的。每一个民族曾经缔造出的每一支人生观都在折射出,他们的生存状况。


全球“南北差异”


我们看一看中国古代的先哲提出的人生观。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俗话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一句句都离不开劳、苦、忧患。社会中不是还有一些贵族吗?这些贵族不是置身于苦难之外吗?不是养尊处优吗?但是这些贵族毕竟也笼罩在大的社会背景之下。这大的社会背景是什么?就是人类陷入生存挣扎之中,一种严酷的生存挣扎。少数的贵族不能豁免于这样的氛围,不能置身在这氛围之外,所以每个社会拿出来的统统是这样的人生观。


汉文帝刘恒(前203年-前157年),刘邦第四子,西汉第五位皇帝。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提倡且力行节俭的皇帝。史载其常穿草鞋、着粗布衣上朝理政,禁止大兴土木。加上其他各种与民休息的政策,开启了“文景之治”的新局面。


现在这样的基础不存在了,生活不再那么艰苦了,温饱解决了。那么与之相对应,你还能拿过去的那种人生观来教育众生们吗?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为什么要艰难困苦呢?新生代们从一出生起活得就不艰难。西方的一个大文豪萧伯纳说过这么样一句非常耐人琢磨的话:人的最大不幸是基本需求得不到满足(温饱解决不了,太不幸了),人的第二大不幸,是基本需求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当温饱猛然解决的时候,你会忽然觉得空落落的,你会不知所措。这种不知所措,这种温饱解决后带来的空虚,曾经先降临在少数人的头上,导致一些人腐败堕落,但无伤大体,因为只是少数人。而现在的事情不是发生在少数人身上,是人类几百万年来头一次温饱大致解决了。我们以往建立在温饱未解决之上的价值观、人生观是不是将被卷地毯、掀桌子?我以为这是人生观的提出者面临最严酷挑战的深层原因。

 

怎样填补生活意义的真空,成了一大问题。两股力量在力争填补这个空白。一股力量就是商人,我们前面已经说到了,商人们一方面在推动消费,另一方面在营造以消费为核心的人生观。但是后一种工作,光靠商人是不行的,商人只能够去促销。后一个工作还需要理论家来出场,要有和商人的活动相配合的理论家来出场,这就是提出了快乐哲学的理论家们。

 

快乐哲学批判

 

什么是快乐哲学?快乐哲学的核心是:人活着的——每个人基本无例外——主要动机是追求快乐。他们学说的第二项内容是讨论如何去追求快乐。在探讨如何去追求快乐的时候,我和有些经济学家享有共识,他们是经济学家中的少数派,他们认为不是有钱就一定快乐,不是一切经济举措都可以给我们带来快乐。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少数派们,大多还是认为大前提是不容置疑的,就是人活着都是为了追求快乐。在这点上我们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更准确地说,我认为,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命题不是自明之理。自明之理是不用证明的,只要脑筋没有问题的神志清醒的人就不会产生疑问。那么我没毛病,却对此有疑问,应该说明这不是自明之理。没证明就视为自明之理,这叫什么逻辑?什么东西可以证明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呢?人类所享有最大的三大思想资源,统统不支持这个论断。

 

第一大资源就是人类的宗教遗产,那是最古老的思想资源了,应该说曾经是覆盖面最大的思想资源。它们统统地不支持这个命题——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

 

第二大思想资源——传统道德。各个民族的传统道德没有公然鼓吹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的。关于中国的传统道德我们前面已经讲到一点,显然不支持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的。

 

我们所享有的第三大思想资源是什么?是进化论的思想。进化论阐述了生命的进化,人类的产生。但是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最有解释力的近代思潮,也不支持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说法。达尔文进化论的思想,一言以蔽之,就是适者生存。什么叫适者?适者的行为应该有利于它自己的生存和繁衍。如果它的行为不利于生存繁衍它将被淘汰。而如果一个物种,或者其中一些成员,过度地沉溺在快乐追求当中,很有可能不利于它的生存和繁衍,乃至很可能被淘汰出局。当代的生物科学家曾经做过这么样一个小的实验,可以佐证,不可以将追求快乐作为一个物种的主要生活目标,那样将带来很大的灾难。他们在一个老鼠面前放了三个金属柄,将一束电流通向老鼠的大脑当中脑下丘这个部位。老鼠的智力是很高的,经过训练就能明白这三个金属柄的用途。老鼠一接触第一个金属柄,就会出来食物;一接触第二个金属柄就会出来饮料;接触第三个,电流就击中它大脑的脑下丘的这个部位,使它产生一种非常的快感。其结果怎么样呢?这个老鼠不停地触摸这个产生快感的这个柄,不吃不喝,最后饿死了。这个例子应该非常雄辩地说明如果过度地追求快乐,将使物种怎么样。这是人造的一个环境,在自然的进化过程当中,在任何的自然环境中物种的行为模式都不会走到这一步,走到这一步是违反进化的规律的,进化规律要淘汰不适合生存的,所以进化的结果不会产生这种品性。就是说不会有那个物种执著地只追求快乐,以此为生活的目标。我并不认为我完成了这个论述:人活着不是一味追求快乐。最起码保守地说,你说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你要去证明,你可别把它当作前提。


奥尔兹和米尔纳通过将一个电极深深植入小白鼠的脑袋里,通过电极来刺激大脑的某个区域,发现了大脑的“快感中心”。图为在进行着实验的奥尔兹和米尔纳。


快乐哲学的祖师爷——边沁,曾经给出了一个“简单快乐清单”,一共十四种快乐。随便一看就会发现,其中的内容是有冲突的。比如说,边沁说有“感观的快乐”,有“财富的快乐”,但是接着又说还有“情感的快乐”,还有“声誉的快乐”。感观的快乐、财富的快乐很好理解。那么追求声誉,一个战士的荣誉,一个热爱祖国的公民的荣誉,为了这两个荣誉有时你要牺牲你的感观的快乐,乃至你的生命。你要说前面是快乐,就不能说后面也是快乐,你要说后面是快乐,就不能说前面也快乐。因为这两者有时候是冲突的。要么是这个快乐哲学忽视了人生的丰富和复杂,要么是把丰富和复杂的生活给简化了,把不同品质的东西搅合在一起,贴上一个标签,快乐的标签。这是说不过去的,这是荒诞!


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1748-1832),英国哲学家、法学家和社会改革家。他是最早支持效益主义和动物权利的人之一。著有《政府论片断》(1776年),在其中对英国宪法进行了探讨。在他的《道德与立法原理》一书中,功利主义的原则第一次得到明确的表达。边沁在实践上是激进的社会改革者,他反对君主专制,提倡普选制度。边沁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古典自由主义者之一。


……


我认为人活着不是仅仅追求快乐的,这种说法过于简单地看待人生了,人生不是这样的。从我们直接的人生经验上看,很多人牺牲了自己的快乐,为了他人、为了团体、为了祖国去献身,他们知道这是极大地破坏了自己感官的快乐,牺牲自己没有痛苦感吗?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用这样一个支点来解释人生是荒诞的,是小看了人生,简化了人生。我认为人生不是一种追求,是三种追求。

 

哪三种追求呢?舒适,刺激,牛皮。

 

舒适也就是感官的追求,特别是温饱的解决。温饱曾经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所以曾经是人类最大的问题。

 

第二种追求是刺激。刺激在近现代日益成为人们主要的追求,为什么?这正跟前一种追求相辅相成。当生存非常严酷的时候,刺激就包含在其中,生存本身就有无数的刺激。我们设想一下狩猎时代,在座的男士要和我一起去打猎,这是一件何等刺激的事情,当我们承受了这种刺激之余,我们还需要去找小刺激吗?够了,足够了,回去就别再刺激了,回去该享受安全和舒适了。那个时代——前现代——生存压力太大了,刺激寓于生存当中。与之正相反,因为现当代温饱解决了,生存当中的刺激小了,所以这种需求就提升了……

 

第三点追求叫牛皮。这个词的词源为“牛屄”,本身就透露出它的含义,就是性崇拜与性炫耀。为了雅驯一点,后面称“牛皮”,其实“牛皮”不准确,带有撒谎的意思,牛屄则是纯粹的性炫耀。在动物的世界里面,具有超过了同伴的性特征的雄性,有望获得更多异性。比如雄孔雀,尾巴越大就越可望得到更多的异性,尾巴小点,吸引力就小了。进化到人类这里,虽然这个东西,或者这种秉性,首先是追求异性的青睐,但是而后升华、扩大化,转变为追求对整个群体——不管同性异性——的承认。而不变的是,这种东西仍然是根植在本性当中的。它对于少数更有作为的人来说就是一种英雄情结,不是英雄的人也在不同程度上追求被承认。实际上在追求被承认的时候,常常会牺牲舒适。且不说人类的很多英雄追求最后牺牲了舒适,就是雄孔雀,尾巴越来越大了,会舒适吗?跑路都很累。你看,追求牛皮是不舒适的,追求英雄的表现也是极不舒适的。我们可以反省一下,很多不同程度上的被承认的英雄行为,它们同舒适的生活一致吗?截然不同。所以说快乐哲学是站不住脚的。

 

我批评快乐哲学的单一支点,我说人有三种追求,不是一种追求。那么现代的社会的误区在什么地方?最大的误区在于它混淆了三者,企图用单一的手段去满足这三种追求。它用满足舒适的手段,来满足刺激和牛皮的追求。满足得了吗?你因为解决了温饱,觉得空虚去寻找刺激,那怎么可以靠进一步的温饱,比如多吃一些,来填补空虚呢?多吃一点,物质条件更舒适一点,解决不了唤醒值下降的问题,不幸现代人就偏偏要用这个东西来刺激。再说牛皮。追求牛皮就是追求被他人承认。温饱解决之前,多吃一口,多穿一件,可以被视为牛皮。温饱解决以后,我要想显示自己很牛皮,怎么办呢?我本来能吃半斤肉,不行,今天我得买十斤肉放在这儿大家都看着我吃,牛皮可以这样解决吗?你有几个胃呀?你再有钱,一顿饭你只能吃半斤肉,同一个时间你只能睡一张床。我说现在社会的最大误区就是说它混淆了这三种追求,拿满足舒适的手段来满足刺激和牛皮的追求。结果是:第一,荒诞,文不对题。第二,暴殄天物,伤害自己。

 

消费主义批判

 

炫耀式的消费古已有之。因为人的本性中有两种需求,一个是舒适,一个是牛皮。这两种需求可以合二为一,在某些场合可以在单项消费中就把二者一同解决,不是用某一件物品来满足舒适,用另一件物品来炫耀。为什么不必分开进行呢?这是因为商品所具有的两重性。同一个商品往往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象征价值,象征标志着你的富裕程度,显示出你很有钱。多年以前我在批判轿车文明的时候,有位经济学家反驳我:“私车提供的不仅仅是炫耀,还有公共汽车、公车、出租汽车所不能提供的特殊享受。”问题在于炫耀的东西当然并不是没有实用性的,相反,炫耀的东西通常一定要有实用性。为什么?因为要完全没有了实用性恐怕就不好炫耀了。


当年因喜欢炫富饱受非议的郭美美


大家深入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你喜欢一样东西,别人谁都不喜欢,你使用一样东西,别人谁都不要使用,你怎么炫耀?你爱唱昆曲,别人都觉得这没意义,你能以此炫耀吗?为什么不能?因为别人不爱好,所以不羡慕。你要是说来看我的房子,你拿这个炫耀显然靠谱,因为谁都需要住房。就是说,能拿出手来炫耀的东西来,一定是别人也在消费的,也愿意跟你比一比的东西。别人不消费这东西,你跟人比什么呀,你怎么向人家炫耀?所以说,拿得出拿出手去跟人炫耀的东西一定带有实用性,一点实用性都没有,通常难于炫耀。因此我就觉得这位经济学家的思想方法——不客气地说——太肤浅了。商品里面包含的两重性决定了,一方面它有实用性,另一方面它有象征意义。同样一种东西,不管它是一万块钱、两万块钱还是十万块钱,都有实用性,但同时它的价位显示出一种象征性来。而我们通常在消费一个物品的时候,是贯穿着这两种追求的,一个是实用,一个是炫耀。为什么要炫耀,因为这是人的一种本能,企图同他人区别开,希望引起别人注意。富人靠几个手段来跟别人区别出来,一个是有闲,一个是有钱,一个是有特殊的生活方式和特殊的游戏方式。光有钱不行,要让人明白他有钱,这就是炫耀式的消费。

 

炫耀古已有之,但在今天有了的很大不同。在古代高消费只是极少数人的事情,而工业化使消费成为多数人的事情。工业化生产的一大特征是标准化。它导致了两个结果,其一是效率提高,满足了多数人;其二是标准化导致区别性消失。亚当斯密曾经说过,古代王后公主们穿的丝袜子,工业化使得普通的工人都可以穿,并且丝毫不逊色于上一个时代公主们穿的丝袜子。这样区别就消失了。区别性消失了人们答应吗?人们不答应。因为人们在消费里追求两样东西,一个是实用性,还有一个是区别性和炫耀性。工业生产出来都是一样的东西了,而且普及化了,普及就满足不了我们的炫耀了。怎么办呢?追求区别是人的本性,那就要不断地在功能大致相似的东西里面添花边,做小的改动,做小的完善,小的加工,以求创造时髦和时尚。但是你刚刚造出一个新的款式来,马上后面就是追踪和复制,因为这是工业的本性,工业有这个能力。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新的区别性刚刚创造出来,马上就消失,因为后面有跟进的;只好再造出新的款式,造出新的马上又消失;就是不断的复制,不断的创新,创新了以后又被复制,于是新鲜不断地消失,新鲜不断地再造,也就是说,不断地产生时髦,而时髦不断地消失,不断地需要再造时髦。在这个过程当中商人是首领,商人支配了这个社会,商人造就了消费的意识形态,当然在制造就这个意识形态的时候,还有快乐哲学的理论家们帮助商人。

 

……

 

温饱解决后人面临着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堕落,一个是升华。堕落怎么讲?人的物欲是有限的,物欲的过量满足是荒诞和荒淫。当全社会的温饱大致解决以后,出路是要靠心的发育,要靠精神的发育,要追求一种高级的精神生活。物质欲望满足了,还在物质欲望这里不停顿地挖掘,就只能是荒诞和荒淫。

 

……

 

当一个社会解决了温饱以后没有去努力学习如何生活,如何丰富精神领域的时候,人的那些基本欲望刺激和牛皮,却不能等待。就是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不从这儿找刺激,就得从那儿找刺激。你没有学会热爱体育、登山、击剑,把你的多余的能量、冒险的愿望释放在这些激烈的运动当中,没有学会热爱诗歌,热爱音乐,用这些东西陶冶自己,打磨野性,那么你就会空虚,怎么办呢?最容易走上的就是毒品和犯罪的道路。毒品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现象,我不是指研究怎么戒毒,我是说从人性方面来仔细研究为什么在当代毒品每况日上。简单地说,就是因为温饱解决以后,人要找刺激。而毒品是最不需要学习和积累,最容易找到的手段。

 

温饱解决后,人们追求被承认的欲望

 

温饱解决后,牛皮怎么获得呢?物质的繁荣与民主的观念刺激了一个东西:人们追求被承认的欲望。在过去的社会里只是有少数人可以怀抱更大的被别人承认的欲望。随着物质财富增长,随着民主观念推行,渴望被承认的人越来越多。这事很难办。更多的人希望被注意,更多的人希望不被忘记,更多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北大、清华、人大。温饱没解决的时候不敢这么奢望。温饱解决了,又有民主空气,对不对,牛皮也不是你们家垄断的。这事怎么办?大家都有这个愿望。经济的增长相对说可以无限,虽然严格地说不能无限。但是,人们都追求被承认,其可能性是有限的。为什么说有限的呢?因为他人的注意力是既定的。你生活在一个小团体里,30个人,其中有一个人赢得了29个人的注意,你也要赢得他(她)们的注意就难了。每个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换句话说,一个人可以注意三个人,让他注意团体中的每个人做不到,这是个人心理上的限制。所以说,争夺他人的承认是零和博弈。零和博弈就是他多了你就少了,他牛皮你就不能这么牛皮了。这个学校的位置是有限的,你进了人大别人就进不了了。这是现代生活的一大问题。我们现在高等教育在公民的强烈需求下开始扩招。扩招只能缓和阶段性竞争,将竞争往后推移。过去考上了大学,在社会上可能非常引人注目。现在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文凭,将意味着把竞争放在研究生时期,放在后研究生时期。大家都追求被承认,很好,社会给了我们这样的空间,这样的权利,但是遗憾的是他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遗憾的是在一个田径场上,冠军最引人瞩目,而冠军只有一个,亚军也不错,亚军也只有一个,第三、四名就等而下之了。


高等教育的扩招只能缓和阶段性竞争,导致竞争往后推移。人们为得到承认不断争取更高的学历。


社会“承认度”永远是一个金字塔。还有没有出路?还有一点出路。就是大家不要走同一条道路,要摆脱单一的标准,大家要追求各得其所。只有当我们不再贯彻只有钱多才牛皮,只有权大才牛皮,我自己拉琴很高兴,自己下棋很高兴,自己做诗歌很高兴,并且拉琴、下棋、做诗都可以获得一定的承认,只有在大家追求被承认的道路上开始了多样化,才有出路。如若不然,是没有出路的。我承认,在可预见的将来,钱与权仍将是“获得承认”的最有力的砝码,但是毕竟“获得承认”的方式已经开始了多元化。这一趋势将一发不可止,因为物质主义将随着温饱的解决而最终作古。

 

在结尾的时候,我提出一个问题来做这次演讲的结束语。我觉得在未来解决心理受挫的问题将大大的重于解决温饱问题。我们如果解决不好这个问题,我们的社会不会是一个美好可爱的社会。请问: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呢?

 

*本文为郑也夫教授于2014年10月12日发表的主题为“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的演讲讲稿(有删节),原刊发于澎湃新闻。


○编辑:忽逢          ○排版:老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