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真实的台湾,让我大跌眼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于建嵘:歧视失业农民工是个严重的政治问题

2018-01-06 自由品读社 自由品读社

点击高端资讯群,开启新视野




文:于建嵘,来源:东书房大讲堂


现在,一种颇流行的观点是失业农民工将引致中国社会巨大动荡。因此,如何将这些人分流甚至逼出城市赶回农村,成为了执政者的一种政策选项。


我认为,这大多是人云亦云,是对农民工问题缺乏基本认识。不仅学术上不严谨,而且对农民工群体非常不公。


毫无疑问,农民工问题是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大家从社会稳定角度来思考农民工问题,这是不错的。但是我们不要在没有任何经验研究的前提下,就把庞大的农民工群体看成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这种思考是存在问题的。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角度来思考,我们对农民工问题需要更多的经验性研究,要有一个正确的视角,正确的判断。我们能否提出一个新的方法,才是对农民工问题的理论思考有知识贡献。


在我看来,农民工有很多不同的类型,他们有不同的利益需求。也就是说,农民工群体千差万别,农民工问题也千差万别,不同的农民工有不同的需求,也就有不同的政治。实际上,哈佛大学的裴宜理教授早在她的工人研究著作中,提出过不同的工人有不同的政治。


一般来说,目前,中国农民工群体可以分为三大类:第一大类是进了城的农民工群体,他们可分为有工作的,或者没有工作的;有生活来源或者没有生活来源的。第二大类是回去了的农民工群体。他们回去后,实际上已经离开农民工身份了,他就是农民了。这一群体存在的问题是对家庭生活造成一定影响。还有一类是从城市里回去之后,以前的地没了,也暂时没有其他的工作可做。我们可以把他叫做失业农民。但这一类型的失业农民还是可以回去的,也就是说,他们虽然没地了,但是还有自己住的地方,还可以融入到农村那个环境里去,只不过他们的身份从农民工变成了失业的农民。第三大类,失业农民工群体。那些已经通过劳动力转移的方法出来了,没有重新回到农村,或者说他已经回不去了,但又找不到工作,这样一批农民工我们可以从失业农民工角度考虑,我个人认为这个群体才是我们目前社会最大的问题之一。


不过,即使这些失业农民工群体,还要分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农民工还有不同的地区。一种是主要靠农民工作为主要劳动力,已经超出本地居民的地区他的问题是什么;或者有的主要在当地县城,他的问题是什么。对于前者,我们就需要思考失业农民工带来社会稳定问题。


根据观察,我对中国的失业农民工群体有些判断。首先,他们终归不是政治性很强的人,农民工群体在社会结构的层级中相对来说比较底层,或者说比较低端。他们缺乏共同的政治意识,难以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政治上的抗争。其次,他们有可能在某些方面带来社会动荡,例如出现什么不公平的事情后闹一闹,但是不会上升到政治层面,因为他们不会把(失业)这种东西认为政府的责任,是政府没有搞好。再次,他们基本上还是一个生存问题。近些年,我对农民工做了很多访谈,那些农民工讲的最多的就是的欠薪问题,如果找不到工作,一般都不会把它归结为政府的责任,而是怪自己没有本事,或者命不够好。在基本诉求上,他们不会构成政治抗争的中间力量。所以,他们的问题本身只是生存问题,还不是政治问题。但歧视他们,而不重视和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则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

点击菜单,可查看推荐书籍

推荐精品号:政治学新观察



推荐图书(点击下方图片查看详情)

《哈佛中国史》哈佛出版社镇社之宝,竟然是一套中国史

《讲谈社 中国的历史》10位日本顶尖教授联合撰写的中国史


《民国老课本》唤醒国语与学童生命关联


《罗马人的故事》现在中国的诸多问题,罗马史里早就写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