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于建嵘:你害怕吗?

2018-01-10 自由品读社 自由品读社

点击高端资讯群,开启新视野



最近几年,我被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你害怕吗?大体都是对我这些年口无遮拦、肆无忌惮的言行的担忧。


我的回答基本上是: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从社会最底层走过来的,最多重新变得一无所有。今日有机会讲话,不如随意而言,也不枉有此生。


虽然说得有些英雄,而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我在检讨自己的言行时,还是感到有些害怕的。


我经常在想,我真的舍得放弃经过半生奋斗而获得的一些财富?说心里话,我还真是舍不得的。我对财富的看法应该不属于贪婪型,并没有拼命积累财富的欲念。但我是经受过苦日子的人,知道饥饿和寒冷的滋味的。而且,我一直认为,如果经济上不独立,衣食不保,就不可能有独立的思想和行为。这也是当年,我放弃稳定的生活,到海南和深圳去当商务律师的原因。可当我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解决了生存问题后,我变得很痛苦。我常想,为什么去赚钱?当然为了有一个好的生活。可是,赚钱并不是我要的生活。于是,我就开始了多年的游学,开着车无目的地在中国各地游荡,看城市,观农村,与智者交谈。后来干脆进学校读书,再后来写书作文。现在靠卖文和讲课过日子。我有时想,如果我今天又一无所有了,会如何度日?我想得最多的是乞讨。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己经不可能再有创业的激情了。这些年,我经常在街头或桥洞里乞讨,不仅仅是对童年生活的记忆,更是为了克服恐惧,而进行的各种预演。也就是说,我虽然舍不得今天衣食无忧的生活,但也有过最坏的打算。



我还经常检讨,我真的舍得放弃今天获得的一些虚荣吗?我发现,虽然我经常对各种荣誉称号表示不屑一顾,可在内心上还是有些在意的。我同许多人一样,非常有虚荣心。甚至比许多人更有被别人认可的欲望。这的确与童年"黑人"经历有关。我一直认为,一个人的童年,会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我的童年是黑色的,当然心理的底色绝对红不起来。但人与人最大的区别应该是如何改变这种底色。由于曾经在社会最底层遭受过太多的欺凌,所以我早年拼命地读书,希望改变自己的命运。当年考上大学是件非常了不得的事,可以说千里挑一。我这个长期让左右邻舍瞧不起的"黑人"考上了。于是,当学校放假回家时,我将那个鲜红的校徽别在身上,故意在人群里走来走去,那个牛啊。但很快,我就对这种表演没有了兴趣。我发现,自己内心中有一种一直存在的自我肯定的情节。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这种坚定自我的态度也越来越明确。在这种意义上,我是一个很自我,且固执的人。也就是说,我虽然希望有更多人的认同,但在内心深处并不特别在意人们如何评价。



我发现,我真正比较在意的是对我寄予厚望的亲人、老师及朋友们。我害怕,他们因我而受到伤害。可我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那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如何让这些伤害降低到最小,我是想过的。比如,我曾拼命赚钱,希望有一天家人特别是母亲,不至于再一次流落街头,保障他们基本生活和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我的责任;我一直在降低自己在亲人们特别是后辈心中的地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每当我大姐自豪地向别人介绍我在北京如何如何时,我一定会当面告诉别人,不要相信,那是吹的,我只是在北京混街头的一个读书人。最近几年,我变得越来越敏感,我就非常有意地与在体制里享有盛名的老师保持距离。我不再向人介绍是跟谁读的博士,跟谁做的博士后。对于一些有地位的师兄弟和曾经的合作者,我也大体如此。对于江湖上的朋友,我都会明确告诉他们,与我交往存在的风险。做了这些后,我心安了许多。我常想,如果为了这些我爱和尊敬的人,而失去底线,不是更可怕吗?!




还想过许多,大体都是如此矛盾。我对自己的定位,实际上也很简单。为让更多的人不再成为"黑人",为让更多的人不再恐惧,尽量做些什么。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改变,放纵自己,江湖游荡,也是蛮好的。

点击菜单,可查看推荐书籍

推荐精品号:my潮流


推荐图书(点击下方图片查看详情)

《哈佛中国史》哈佛出版社镇社之宝,竟然是一套中国史

《讲谈社 中国的历史》10位日本顶尖教授联合撰写的中国史


《民国老课本》唤醒国语与学童生命关联


《罗马人的故事》现在中国的诸多问题,罗马史里早就写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