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720郑州洪水遇难者头七祭:请官方回答的十个问题。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7月19日 下午 7:4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本次全面降准跟以前不一样:不是简单放水,有3个用途,杜绝放水流入房市股市

老板思维论 Today

   致读者:点击上方 “老板思维论” → 点击右上角“ ... ”→ 点选“设为星标 ★ ” 加上星标,就不会找不到我啦!

7月9日下午,央行宣布降准0.5%,因为关于这件事情是否意味着我们要大放水,大家会比较关注,所以我还是今天专门写篇文章来跟大家分析一下。

(1)早有预期

其实在7月7日,国常会进行了“降准预告”后,市场已经对今天会降准是有普遍预期。

虽然可能有些人会把7月7日的“降准预告”解读成“不一定降准”,或者“只会定向降准”。

不过实际上,只要对我们国常会“降准预告”历史有了解的人,应该很清楚,在7月7日降准预告后,今天全面降准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所以我在7月7日的文章里,有分析“降准预告”这件事情的时候,基本是已经把“降准”按照已经发生的事实来分析。

这是因为,我们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连续两次国常会的降准预告失效的先例。

去年6月17日,国常会也曾经做出一次“降准预告”,不过那次降准预告并没有生效,一直到这次之前,过去一年来我们都没有进行降准。

有不少人因此认为,并不是每一次降准预告都会生效,所以这一次也不一定会降准。

不过实际上,历史上超过90%情况下,降准预告大都会生效,而且虽然偶尔有失效的先例,但没有连续两次失效的先例。

所以基本上,这一次降准是市场有所预期的。

另外,历史上,每一次“降准预告”后,都会在3-5天内完成降准,再加上央行降准操作一般都会放在周五下午,所以这一次降准预告后两天就完成降准落地,也属于基础操作,无需少见多怪。

这一点,可以看一下2018年以来的“降准预告”和“宣布降准”的时间点统计图,就知道了。

此外,从上图也可以看到,历史上每次“降准预告”里,都会比较精确区分是要全面降准还是定向降准。

几次定向降准,一般在国常会的“降准预告”里,也会明确直接提是定向降准。

而这一次7月7日的降准预告里是只提到“降准”,而没说“定向降准”。

一般这种情况,全面降准的概率是比较大的。

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一个概念,就是我们普通人可能对国常会的“降准预告”没有什么太清晰的概念。

但股市里的大资金背后都是有团队的,他们不可能不了解“降准预告”。

所以,在7月7日的“降准预告”之后,这些真正的大资金,他们是很清楚今天下午大概率会全面降准。

这种情况下,在7月7日降准预告之后,7月8日A股反而出现大跌,特别是直接受降准利好的银行板块跌幅反而最大,这是非常诡异的异常走势。

一般只有在熊市里,才会出现利好出现,反而砸盘的现象,因为说明大资金在借助利好出货。

当前A股因为股票大扩容,已经有4400支股票,这使得股市里存在比较严重的结构分化。

对少部分股票来说,当前属于牛市。

但对大多数股票来说,当前属于熊市。

现在的A股,比较难以像以前那样,可以简单通过一个整体的牛市和熊市来一概而论,这也大幅度增加了选股的难度和操作难度。

不过整体来说,在7月7日降准预告后,连着两天A股都出现大资金砸盘的痕迹,这其实已经说明本次降准对股市的“实际利好”影响是比较低的。

对于这一点,我也跟大家在7月7日的文章里做过详细分析。

这是因为,我们这一次会严格把控降准放水的流动性,要精准滴灌到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要严格避免跟以往一样一放水就首先流进了房市和股市。

所以,在7月6日,也就是降准预告前一天,我们出台了史上最严厉的《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

其中有一条专门提到“严格核查证券投资资金来源合法性”。

这个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次降准,实际上是给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救命水”。

如果有某些机构、某些大资金,拿着这些“救命水”,不主动引流到实体经济力,而是把这些“救命水”拿去恶意炒房炒股,那么7月6日出台的《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就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

(2)我们承受的压力

因为,当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这给我们中下游企业带来很大的原材料暴涨压力。

一方面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一方面是推向消费者的终端产品价格提不上去,这使得夹在中间的中下游制造业,处于“两头受气包”的状态,承受巨大的压力。

这也是我们坚持不跟随美联储大放水,所需要承受的压力其中之一。

我们不管是防范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还是精准滴灌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归根结底,都只是为了一个目标。

那就是“防范系统性风险”。

跟随美联储大放水会出现全面的资产价格泡沫化风险,会带来系统性风险,这是我们要避免的。

同样的,完全不跟随美联储大放水,会把压力集中在我们的中下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如果出现大面积的中小微企业资金链断裂,同样会产生系统性危机。

民营企业是以中小微企业为主,在过去这几十年里,民营企业为我们经济腾飞做出巨大的贡献。

民营企业在我们经济里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所以如果出现大面积中小微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闭的话,会极大冲击我们就业和经济,造成系统性危机,这同样是我们需要避免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去年5月份开始,因为控制住疫情,提前美联储开始收紧资金面,导致我们国债收益率持续上行,整体已经恢复常态化货币状态。

这是我去年就跟大家一直提到过的。

央行在今天降准后的答记者问里,也提到了我这个观点。

央行这次答记者问里是首次提到我们货币政策“在去年5月以后力度就逐渐转为常态,今年上半年已经基本回到疫情的常态”。

因为我们提前美联储至少一年,开始小幅度收紧资金面,并且是当前主要经济体里,唯一不搞量化宽松,依然有正常货币利率的国家。

而欧洲、美国、日本,早就都已经是0利率,甚至是负利率。

我们的货币政策常态化,给我们应对危机,储备了大量的弹药。

并且,我们从去年5月份开始,一直坚持不跟随美联储大放水,这虽然实现了我之前一直跟大家说的对美国进行“反向输入性通胀”的反击,给美联储带来巨大的压力。

但对于我们自身来说,同样也要承受巨大的压力。

这一次,我们在7月7日突如其来的降准预告和今天的随之而来的全面降准,实际上都侧面反应了我们当前经济其实也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这些压力主要都集中在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身上,特别是中下游企业。

因此,说白了,这次降准最主要一个目的,就是要给我们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送去“救命水”。

(3)降准目的

3天前,国常会上的“降准预告”是这么说的“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要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有效性,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不少人对这段话不是太理解,或者觉得有些矛盾。

因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通常来说应对方式是加息,收紧资金面,而后面却说要降准,感觉有些前后矛盾。

但实际上,会这样认为的人,对我们当前所处的金融形势和跟美国的经济博弈,没有一个充分清晰的认知。

当前虽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但由于我们一直没有跟随美联储大放水,所以我们自身并没有出现类似于美国、巴西、土耳其这样的全面通胀。

今天刚公布的6月份CPI数据甚至还出现环比小幅度回落,并且整体仍然低于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的低位。

虽然这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是我们猪肉价格过去几个月出现大幅度下降,跌了超过一半。

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美国、巴西动辄超过5%的通货膨胀率来说,我们当前只有1.1%的通货膨胀率是很低的。

我们5月份的通货膨胀率是1.3%,6月份的通货膨胀率是1.1%。

而美国的通货膨胀率走势是这样的。

而巴西这样今年已经加息过3次的国家,通货膨胀率的走势更夸张,已经超过8%的通货膨胀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