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故宫事件女主大尺度coslay,游艇,私人飞机更多炫富照片流出

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

她要慢慢攒人气,酝酿一个大事,结果忠旺集团哭晕在厕所……

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1月26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袁隆平再次落选中科院院士,却被高票延聘为美国外籍院士,谁的耻辱?

国学文化优选

\


国学文化优选(gxwhyx)——不一样的观点,不一样的故事。点击标题下蓝字“国学文化优选”免费关注,我们将为您提供有价值、有意思的延伸阅读。


内容来源:环球看热点,图文自网



1、是院士评选机制的耻辱


先后获得“国家特等发明奖”、“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等多项国内奖项和联合国“科学奖”、“沃尔夫奖”、“世界粮食奖”等11项国际大奖的袁隆平。


说他是中国最顶尖的科学家,甚至是世界顶尖科学家,恐怕没有人会有异议吧。但就是这样一位给中国带来世界声誉的科学家,却没资格当选为本国的科学院院士,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中国的学术制度是行政化制度,资源分配,利益均分,都由行政决定,导致知识分子无心学习,汲汲于仕途。伴随着这种不正常的现象,院士这个学术荣誉,也越来越“异化”为一种有利可图的“贵族标识”。


因为这些影响与诱惑,使得很多单位都斥巨资打造院士工程,进行公关、疏通和联络。红尘滚滚,纷纷扰扰,你方唱罢我登场,各路大仙,各显神通。


中国科学院、工程院每一次的院士评选,几乎都是一场内耗严重、成本极大的造星运动。各个部门都要进行角力,都要分一杯羹。


一些当选院士的丑剧闹剧不断地上演,而那些真正沉浸下来搞科学研究的人,常常是不暇或者也不屑去做这样的勾当,如此看来,他们成为刀下之鬼,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了。


学界认为,只有当院士真正回归于学术,才能彻底解决中国院士选举的内耗与负效应。全社会尊重科学、尊重科学家的风气才会形成。否则连袁隆平这样的人都不能当选,只能是我们院士评选机制的耻辱。



2、是评审委员的耻辱


就在中国评审委员们用自己手中的选票,在昏暗的灯光下,在暗箱之中,否决了袁隆平之后,没想到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机构,拥有200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美国国家科学院,却高票延聘袁隆平为外籍院士。


世界著名科学家、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院长西瑟罗纳先生,隆重宣布袁隆平院士的当选理由时说:“袁隆平先生发明的杂交水稻技术,为世界粮食安全作出了杰出贡献,增产的粮食每年为世界解决了7000万人的吃饭问题。”


无独有偶,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的李爱珍女士,也不是中国的两院院士。她曾先后参加1999、2001、2005年的科学院增选和2003年的工程院增选,居然边也没有摸到,惨得一塌糊涂。


那么,是否是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的水平高于美国科学院吗?大家都知道,这两者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一方面,中国的某些院士名不符实,实质上和美国一二流大学助理教授的水平不相上下,有的甚至靠抄袭剽窃来支撑,学术品质不端;另一方面,真正作出重大贡献、被国际学术界认可的学者们却屡遭排挤,得不到应有的荣誉和尊重。


十七大期间,不少代表大声疾呼,严惩学术腐败,还学术发展的晴朗天空。


那些为不正之风推波助澜的评委们,一定要扪心自问,良心是否有愧?当自己的黑手伸向袁隆平时,学术良知和道德良心早已丢得一干二净!



3、是当选院士的耻辱


两院院士为中国最顶尖的科学家,理应受到国家和人民的爱戴,这在世界各国是不可置疑,也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当袁隆平落选科学院院士,当李爱珍落选两院院士,却又从侧面证明,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已经不再是或者不完全是学术泰斗的集中地,那些当选的院士也并不能说明他们有多大成就。说不定他们的当选和袁隆平没有当选一样,都是历史的误会。


院士评选的这种负面影响、恶劣的社会评价,已经构成了对现有院士的伤害,构成了他们集体的耻辱。当伟大的袁隆平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这不是袁隆平的伤感,而是两院的落魄。


中国古代曾有“二桃杀三士”的典故。一介草莽,尚且知道不能贪天之功,位居贤者之上,袁隆平的落选,让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如何自处?而当选不当选,对于真正的学者来说,却并不影响他们的学术声誉。


无数的网友众口一辞,我不认什么鸟院士,我只认袁隆平!在强国论坛上,路甬祥详细地介绍了袁隆平落选的原因。


袁隆平之所以没有当选,是因为科技界,包括院士群体当中,对于一个人成就的评价,有一定的局限和偏颇,主要强调生命科学。


当时比较强调的是在生命科学的前沿领域是否创造了新方法、新手段或者新思想,那就要求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来考察,因为袁隆平先生还是用比较传统的杂交办法进行科学实验,所以没有能够选上。


这种评价理念,直接说明了当选院士的成色,也从另外一个侧面暴露出了我们对科学的狭隘认识。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国,我们对农业、农业科学和民生问题极端轻视,以为只有卫星导弹宇宙飞船,才是科学。


根本没有料想到农业良种研发,是关乎基因与遗传的生命科学,是中国推进新农村建设、发展现代农业的关键因素,是富民强国、和平崛起的基础工程,甚至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



4、是国家的耻辱


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目前更像是一个名利场。两院评选之怪现象更是曾出不穷。而作为国家顶尖科学家的评选耻辱,不仅是对科教兴国国策的莫大讽刺。


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国家的耻辱。


邹承鲁院士透露:在他有选举权的时候,送钱送物的都有。还有更隐晦的,候选人所在单位以召开学术讨论会为由,邀请相关评审委员会的院士参加,好吃好喝,再送一笔不菲的会议费。


大家心知肚明。清华大学的一个老院士更是一针见血:“评选院士,得有人抬举,但关键的还是自己要识抬举。二者缺一不可。”一旦当选之后,这些付出沉重代价的院士,当然要进行成本回收。


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核算风波”,一些院士推波助澜。更有甚者,打着各种旗号,骗取国家科研经费,有的甚至高达几十亿元。


最后出现了“五同”现象:“论证之初,同心同德;制订计划,同舟共济;经费到手,同床异梦;遇到分歧,同室操戈;瓜分殆尽,同归于尽。”一些院士的剽窃、造假、学术腐败,让人触目惊心。


科学界元老周光召就曾建议取消院士制度。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大学校长李晓红也曾提出“解散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的设想,有识之士釜底抽薪,足够说明中国两院目前的尴尬地位。


“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窃名”,倘若不经必要的体制改革,不正之风就会蔓延,袁隆平式的遭遇就不会绝迹,而事关国家的这些丑闻也会越演越烈。


“我做过一个梦,梦见杂交水稻的茎秆像高粱一样高,穗子像扫帚一样大,稻谷像葡萄一样结得一串串。我和我的助手们一块在稻田里散步,在水稻下面乘凉,做个禾下乘凉的幸福。”我在想,做这个梦的袁隆平一定还做过一个梦,那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什么时候不要有门户之见,能够给我一个公正”!


而我担心,等袁隆平第一个梦想成真的时候,第二个梦实现也许还是遥遥无期,如飞天手中千百年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