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谁杀了胡鑫宇?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前新东方男老师“约会”男童,妈妈发现真相后气炸!这也太变态了...

我是就就 就就TALK 2022-09-11





刚看到一个热搜。
 
前新东方老师“约会”11岁男孩被抓。
 
 
事情经过是这样。
 
几天前,一数学老师史某通过小红书软件,联系到小男孩。
 
小男孩是江苏人,才11岁。
 
一番哄骗后,史某说:我做你哥哥怎么样?
 
小男孩答应。
 
史某随后又成功拿到小男孩的QQ,开始频繁聊天。
 
史某准备约小男孩出来见面。
 
他说,自己是数学老师,可以帮你做作业。
 
当然,这都是幌子。
 
在线上聊天时,他獠牙露出。
 
亲你脸蛋
亲你嘴巴。
摸你身体。
 
言语相当淫秽。
 
 
史某甚至说:先简单亲一亲,馋了好久......

这聊天截图,不忍直视。
 
 
史某欲意何为,不难猜到。
 
同时,史某还特意提醒小男孩,一定要删掉聊天记录。
 
至于男孩父母是怎么发现猫腻,这说来蹊跷。
 
小男孩没有自己社交账号。

当史某索要联系方式时,小男孩给的是爸爸的QQ。
 
小男孩也没有删除聊天记录。
 
所以当爸爸登录QQ后,立即发现了异常。
 
小男孩父母很善良。他们想着,绝对不能这么删除就算了,这种人不被严惩,以后肯还会祸害别人小孩!
 
小男孩父母将计就计,继续跟史某聊。
 
并约定见面地点、时间。
 
果不其然,史某真来了!
 
小男孩妈妈立即报警。
 
面对质疑,史某居然恬不知耻说:我就是想带他玩,不会怎么样。
 
小男孩妈妈情绪崩溃。

“你大老远跑来跟一个小孩玩,说出来谁信?!”
 
 
随后,史某被警方带走调查。
 
新东方也对此事发声:
 
是前员工,已于今年1月份离职。

小男孩父母算是幸运的。
 
及时发现问题,让孩子免于伤害。
 
可是,有的孩子就没那么幸运了。
 
今天我再跟大家讲述另一个案件。
 
关于男孩被性侵。
 
关于人性和法律。
 
 


 
2008年,西双版纳某个村庄。
 
那天,小岩和村里长辈岩坦去野外放牛。
 
小岩长得很俊。
 
14岁,皮肤白净。
 
尤其那双迷人的眼睛,在村里常被人夸赞。
 
可这一天,全毁了。
 
放牛时,长辈岩坦突然把他拽进一个草丛。
 
随后,开始了野蛮而暴力的性侵犯......
 
 
小岩蒙了。
 
等暴行结束,许久才缓过神。
 
也就那一刻起,他觉得自己身体无比肮脏。
 
回到家,他躲进浴室,不断擦拭身体。
 
凉水冲了又冲。
 
只是,污泥洗干净了。
 
内心的阴影,却永远挥之不去。
 
如果只是心理问题,悲剧还不至于来得那么浓烈。
 
没几天,小岩肛门出血。
 
身体出现剧烈的疼痛。
 
每次吃饭,他都不能坐着,只能双膝跪地用餐。
 
 
这时,小岩再也无法将“丑闻”隐藏下去。
 
他跟父母交代了一切,并虚弱地问道,“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小岩父亲又惊又怒。
 
他求助当地司法机关。
 
得到回应却是:男性被性侵没有相关法律条例,无法立案。
 
他又求助村里族长。
 
族长反应令人更心寒。
 
“这太羞耻了,你尽量不要伸张。”
 
可小岩家里太穷了。
 
小岩病情加重,家人无力支付高昂的手续费。
 
最终,在多方施压下,施害者岩坦答应做出一定补偿。
 
一,承担小岩的治疗费。
 
二,给予2万块赔偿金。
 
当时,岩坦钱不够,就打了一个欠条。
 
承诺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赔偿受害者。
 
可是,小岩到医院治疗不过几天时间,施害者岩坦突然翻脸不认人。
 
他把欠条公然撕碎。
 
并放话:这事根本不是我干的,我一分钱也不会出!
 
岩坦态度为何大转变?
 
因为他也发现了法律的漏洞。
 
1,自己的犯罪证据已经被抹除。
 
2,即使受害者有证据,也无法起诉我。
 
因为“强奸罪”只保护女性。
 
由于施害者拒绝支付医疗费,小岩的治疗暂时被搁置。
 
当时,中国青年报一位记者知道了此事。
 
她打抱不平,联系相关法律专家求助。
 
没想到,专家也摇头叹息。
 
他列出岩坦可能涉及的罪名。
 
一,侮辱罪。
 
侮辱罪必须是某人当众侵犯某人,罪名才能成立。
 
显然,岩坦没有当众侵犯。
 
罪名不成立。
 
二,虐待罪。
 
构成此罪有个前提,就是两人必须为家庭成员关系。
 
但小岩和岩坦不是。
 
罪名也不成立。
 
三,强奸罪。
 
可惜,保护对象仅限女性。
 
因此,罪名也不成立。
 
 
受害者起诉无门,法律专家都束手无策。
 
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再传出消息,是2年后。
 
有人告诉当年报道此事的记者,“小岩死了。”
 
记者问,自杀吗?
 
对方回答:
 
不,是病亡。

小岩那个病灶发生了病变,成了癌症。

再加上没钱医治,不到一年,人就没了。
 
 
 


 
小岩走了。
 
男性对男性的性侵犯,却并未停止。
 
有调查显示,在15-17岁这个群体,男生遭遇性侵犯的数量比例,跟女生相当。
 
 
广东疾控中心,曾针对21500名青少年进行调查。
 
结果发现,男生被迫性行为的比例,是女生2倍。
 
 
我们以为性侵只会发生在女性身上。
 
其实,男性对男性的性侵犯,同样普遍存在。
 
此外,“男同”还是艾滋病高风险群体。
 
受害者对应的患病风险也更大。
 
2015年,我国刑法修正案(九)开始施行。
 
之前的“强制猥亵妇女罪”,后面被改为“强制猥亵罪”。
 
保护对象从“妇女”,扩大到“他人”。
 
 
这是法制一个进步。
 
以后有男性被性侵时, 总算有法可依,不至于立案都立不了(这里“男性”是指14岁以上受害者,性侵犯14岁以下男性则属于“猥亵儿童罪”)。
 
可是,仅仅只有“强制猥亵罪”,真的够吗?
 
法律解释,以暴力、威胁等方式强制猥亵他人,处5年以下刑期或拘留。
 
在公共场所当众犯罪,或情节极其恶劣的,处5年以上。
 
这有个BUG。
 
猥亵或许有可能当众。
 
但性侵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呢?
 
要当众侵犯,罪犯还能得逞吗?
 
所以,以“强制猥亵罪”来给性侵犯定罪,很可能有失公允。
 
南京曾有一个案件备受关注。
 
2020年的一天,小吴喝多了,卧倒路边。
 
这时,有个一米八的壮汉走了过来。
 
然后把他拉到偏僻地方,强行脱掉裤子.....
 
小吴反抗不成,惨遭性侵(有被迫发生关系)。
 
 
小吴有报警。
 
结果是,只能按照“强制猥亵罪”立案侦察。
 
讽刺的是,由于案件特殊性,检察院没有发布逮捕令。
 
嫌疑人后来还被取保候审了。
 
没办法,小吴只能走上漫长申诉道路(后续申诉结果不详)。
 
 
男人性侵男人,乍一听很好笑。
 
但小吴却说,那件事之后,我被确诊为中度抑郁症。
 
不敢社交,也不敢谈恋爱,常常半夜惊醒。
 
 
所以,性侵不是猥亵。

而是比猥亵手段更严重的身体侵犯。
 
它可能会导致染病,器官受损,给当事人留下一辈子都难以消除的心理阴影。
 
既然如此,就应该给予恶人重罚。
 
不论受害者对象是女人,还是男人、男孩。
 
可能有人说,法律就是这样规定,我们嚷嚷能有什么用?
 
不,舆论发声有其积极意义。
 
现代社会快速发展。
 
法律往往总是一定滞后性、局限性。
 
至于如何改变,官方也说了:舆论,是推动法治进步的力量。
 
 
写在最后。
 
很庆幸,文初那个小男孩有惊无险,没有落入恶人圈套。
 
同时,我也希望,如小岩、小吴那样的悲剧,能越来越少。
 
至于怎么减少,我建议就这几个字:
 
完善法律,加强惩处,以作威慑。
 


资料来源:

《新东方回应男老师约11岁男孩外出:涉事老师一月份已辞职》

https://weibo.com/tv/show/1034:4780196616929384?from=old_pc_videoshow

《14岁男孩遭性侵害身亡 施暴者难定罪拒绝赔偿》

http://news.hsw.cn/system/2010/11/11/050678850_02.shtml

《中国男童性侵:数量不比女童少 报道严重失衡》

http://www.shaduren.com/information/detailed-4088.html

《男生被迫性行为比例是女生2倍》

http://health.sina.com.cn/hc/m/2013-07-24/175594690.shtml

《小伙自称醉宿街头遭陌生男子强奸,南京警方:已立案》

https://n.miaopai.com/media/fBnuubSHjNWccamyi4XUzX2yrHtPoC2I

 

推荐阅读

↓↓↓


本文作者:就就&卓绝,95后,酷爱健身,嗜书如命。一个有6块腹肌,也有点才华追求的青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