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央视名嘴朱军“性侵犯案”宣判!这些细节,让人细思极恐...

我是就就 就就TALK 2022-09-11




 
时隔四年,朱军“性骚扰案”终于迎来终审判决。
 
8月10日,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结果公布。
 
原告周某某提交证据不足,维持一审原判,罪名不成立。
 
 
我国法律是二审终身制。
 
二审一出,朱军终于得清白之身 。
 
朱军圈内朋友发声祝贺:法律还您清白了
 
不少网友也欢呼:朱军赢了!
 
 
是的,在法律诉讼上,朱军赢了。
 
但从代价层面来看,朱军却输了。
 
一个不知名的实习生,因一次不实指控,得名中外。
 
一个央视老牌主持人,因一篇没谱的小作文,事业受损,名誉尽毁。
 
朱军,输得很彻底。

 




这起事件详细,还要从四年前说起。
 
2018年7月,一个名叫“弦子”的网友(非歌手弦子),自称遭到曾央视主持人朱军的性侵犯。
 
由于时隔多年,弦子原文以及相关媒体报道,已经不在了。
 
 
我简单总结一下弦子控诉内容。
 
2014年的时候,弦子到央视实习,朱军是栏目支持人。
 
那天,因工作要求,两人在央视化妆室有碰面。
 
弦子说:
 
朱军提到自己有各种权利,说让我留在电视台。

但我毫无符合,他却越说越兴奋,隔着衣服开始猥亵我.....有摁着我头强吻两次,还试图摸我私处。
 
直到后来有嘉宾阎维文进来,自己才得以离开。
 
弦子表示,这种猥亵持续长达四十分钟。
 
 
弦子还放出了一段走廊监控视频(播音室内没有监控)。
 
尽管这段监控视频除了能证明“两人曾共处一室”,什么也证明不了,但很大程度上,使得弦子在舆论上占领上风。
 
那弦子当时有没有报警呢?
 
有。
 
但弦子说,事发第二天就报警了,但立案未果,最终不了了之。
 
话里话外,都是在暗指朱军有“权势”。
 
 
弦子极力把舆论扩大化。
 
她频繁接受媒体采访。
 
同时,舆论发酵后,弦子还对朱军提起了法律诉讼,口口声声说讨要公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当时,“朱军”二字在热搜霸屏多日。
 
 
大批网友和媒体对朱军口诛笔伐。
 
以至于此后多年,一提到朱军,有些人就会说:喔,那个对小姑娘动手动脚的主持人啊!
 
 
弦子气势汹汹,看架势好像真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那为什么一审、二审,居然都是败诉呢?
 
说好听点,是证据不足。
 
说直接点,弦子简直是满嘴谎言,没有几句话站得住脚。
 
1,送检衣物上没有朱军的DNA。
 
弦子口口声声说,自己被朱军性骚扰几十分钟,强吻,乱摸。
 
可案发报警后,弦子衣服有被警方带走检查。
 
检验结果是,弦子衣服上只有自己DNA,没有别人的DNA。
 
甚至连朱军一个指纹都没有。
 
2,弦子“证词”有误。
 
弦子在小作文里面写道,事情来得太快,自己被吓得不敢乱动,是嘉宾阎维文进来,自己才得以逃离。
 
可没多久,弦子被打脸了。
 
阎维文说,这档栏目自己根本就没有参加,也没有出现在化妆室。
 
为避免有帮朱军洗脱罪名嫌疑,阎维文写了一份证明。
 
担保对自己言行负有法律责任。
 
 
3,证人均站在朱军这一边。
 
化妆室是半封闭场所,来来往往一直有人进出。
 
据监控显示,弦子跟朱军共处一室期间,有十几个人进出。
 
这些人,有的是实习生,有的是粉丝,有的是央视在职人员。
 
可出人意料的是,经调查,这些证人均否定“目睹朱军对弦子有侵犯行为”。
 
分析到这,孰是孰非,想必大家心里也都有数。
 
弦子无法用证据说话。
 
在后来舆论战,弦子就费尽心思,从节目视频剪辑出一张“朱军握住董卿”的照片。
 
这似乎是暗示:大家看,这老鬼,风流着呢。
 
 
2020年6月16日,父亲节。
 
朱军更新微博,表达对父亲的想念。
 
可弦子微博却发文质问:
 
你父亲知道他儿子是性侵犯吗?你儿子知道他父亲是性侵犯吗?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弦子指控朱军性侵害时,正是“me too”浪潮传进国内之时。
 
弦子“英勇事迹”被外媒大肆报道。
 
她多次接受采访,一度被奉为国内me too代表性人物。可谓名利双收。
 
 
那朱军呢?
 
深处舆论漩涡,却一直沉默。
 
2020年12月22日,离事件发酵过去两年之久。
 
这是朱军第一次发声。
 
他说:
 
这两年多我承受了巨大耻辱,一直未发声因我坚信清者自清。
 
我从未触碰那位女士一分一毫。
 
我希望,毫无证据就给人处以私刑,到我为止,不会成为社会惯例。
 
 
坊间还有个传言,朱军曾私下对朋友说:自己被谴责就算了,现在连亡父都被拎出来羞辱,心里无法接受。
 
舆论之于朱军的压力,非常人能想象。
 


 
纵观整个事件,我们看到,弦子指控朱军“性骚扰”很难成立。
 
稍加辨识,就能察觉不对劲。
 
那弦子为何还能获得巨大的舆论支持?
 
这应该跟性侵受害者维权难有关。
 
有数据显示,我国大陆严重性侵报案率仅有7.3%
 
换言之,大部分性侵受害者因各种选择,最终都选择了沉默。
 
 
多数受害者都在沉默。
 
所以当某个“受害者”敢于站出来指控时,总是更容易大众同情。
 
再加上朱军跟弦子社会地位严重不对等。
 
一个是社会名流,一个是刚毕业的“小白兔”。
 
以至于信息一爆出来,很多人从本能情感上,就会无条件站在“小白兔”这一方。
 
不过,剖析原因,不等于认同这种逻辑。
 
相反,我是想给所有自以为正义的人泼一盆凉水:同情弱者是好事,盲目同情弱者,只会是破坏公平,让真正的受害者处境会更加艰难。
 
因为公众信任也有“狼来了”效应
 
网友可能会被弦子骗一次,两次,三次。
 
但绝不会一直被骗下去。
 
善良会瓦解,信任会被消耗。
 
久而久之,当真正的性侵受害者站出来指控时,谁还愿意为其发声?谁还愿意施与同情和援助?
 
恐怕每个人都会掂量几下。
 
而一旦信任下滑到这种地步,这对于性侵受害者维权,无疑是重大打击。

她们会因失去支持变得犹豫、胆怯。
 
现在报警率是7%,以后,也许会更低。
 
回想这几年,“盲目同情弱者”观念盛行。
 
常有人自诩正义:鸡蛋和石头碰撞,我永远站鸡蛋那边!
 
可我就想,如果是鸡蛋错了呢?
 
难道我们要帮一个满嘴谎言的人,去打倒无辜的强者?这不是被当枪使吗?
 
所以,舆论站队,还是谨慎些吧。
 
小作文要看。
 
而小作文里面所列举的证据,以及证据是否站得住脚,这更要认真思辨。
 
毕竟,今日朱军,明日诸君。
 
一篇漏洞百出的小作文,就能轻易毁人清白,处于舆论社死。
 
这不叫正义,这是在玷污正义,是对社会公平的践踏。
 
这威胁的,将是我们每个人。
 


推荐阅读

↓↓↓


本文作者:就就&卓绝,95后,酷爱健身,嗜书如命。一个有6块腹肌,也有点才华追求的青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