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为什么女入有了第一次过后,就会特别想?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世界最大黄色网站Pornhub,为什么能从加拿大崛起?

500+人斩,航空小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医美企业自救黑洞:在暴利驱使下恐难实现

锌刻度 锌刻度

文|锌刻度记者 许伟

编辑|罗世浩

1:如果消费者整形资金准备不足的话,部分整形美容医院还会推荐以刷信用卡或者网贷等形式贷款整形。 


2:治理医美乱象只有多维度发力、全社会参与,才能最大可能打击“四黑”。

近日,一篇《新氧APP商家涉售违禁药 “变美日记”可造假》的文章将互联网医美赛道IPO第一股新氧推上风口浪尖。

尽管新氧在第一时间对该文中报道的“入驻的部分医美机构销售违禁的肉毒素”、“‘美丽日记’评价造假刷评”等问题作出了相应的解释,也开始了自查行动,然而就算是声称将作出整改,放在监管政策不明朗、消费者意识不清晰的当下,不论是身在风暴中心的新氧,还是处于风暴范围内的其他企业恐怕也是有心而无力。


博主亲历骗局:网贷、越级与资质存疑


这场由新氧引发的医美行业乱象风暴中,微博知名时尚博主“吃吃”在几天前发布的一条名为《亲历医美整容行业乱象》的揭秘视频引起了部分网友的关注。

在该视频中,“吃吃”讲述了他匿名化身消费者,一天跑5家医美整形医院,被逐步拉入医美骗局的亲身体验。根据“吃吃”的描述,他遭遇了不少整容套路

比如,在面诊美容师时,美容师会刻意无限放大消费者外貌缺陷(以美容师的审美标准),让消费者对自己的长相更加不满,从而游说消费者下定整容的决心,甚至会在此基础上让消费者做预算之外的项目。

同时,美容师在给消费者推荐项目时也会顺便推销医美材料,但同一个整形医院对同一款整形材料的报价在线上和线下不同,且同一款材料在不同平台、不同医院的价格也不尽相同。也就是说,整个市场目前对整形材料的价格并没有统一且明确的标准。

而如果消费者整形资金准备不足的话,部分整形美容医院还会推荐以刷信用卡或者网贷等形式贷款整形。

另外,“迟迟”发现部分整形美容医院存在越级操作行为(如只拿到了一级外科美容手术资质,仅可进行开眼角、隆鼻等手术操作的整形美容医院却回复消费者可以做四级资质才能做的截骨手术),医院整容医师的资质也存疑。

事实上,这样的现象由来已久。

当下医美乱象大多根源就在于“四黑”:黑场所、黑医生、黑培训、黑药品器械。近年来,因医美行业诸多乱象所导致的医美事故频发,相关社会新闻屡见不鲜。有数据显示,国内整容整形业兴起近10年来,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毁容毁形的投诉近两万起。

整形美容领域实际已成为近年来消费者投诉的一个大热点,在全国消费者协会所统计的2018年全年受理投诉情况分析中,美容、美发以16193件的投诉量高居具体服务投诉榜的第五位。

在全国消协统计的2018年具体服务投诉中,美容、美发位居第五


高达98%的毛利率促成野蛮生长

尽管乱象并未得到治理,但医美市场规模和企业销售数据却并未受到丝毫影响,反而呈现逐年增长的良好势头。


在今年的6.18年中大促中,作为美团“新服务品类”新业务的美团医美业务部首次对外公布了销售成绩:6天时间线上交易额超6.7亿元,较去年双11大促增长300%。


医美市场的一大发展趋势则体现在轻医美项目的增长上,而轻医美的众多微整形项目中,玻尿酸填充项目已成为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这一项目的主要医美材料玻尿酸也自然成为各大医美企业的刚需材料。而伴随着多个玻尿酸生产企业相继谋求上市,玻尿酸的超高毛利率也被披露出来。


被称为“玻尿酸第一股”的上海昊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海生物)在其发布的招股书中明确表示,昊海生物2018年一年生产103万支玻尿酸、卖了93万支,一支成本不到20元,销售价285元,毛利率达93%。

这不算什么,因为国内另一家玻尿酸生产企业爱美客的招股书显示,其旗下核心产品“宝尼达”玻尿酸的成本价在170元左右,而产品的售价贵了13倍左右,产品毛利率高达98.23%。


锌刻度记者在新氧、更美等互联网医美平台搜索“姣兰”玻尿酸(昊海生物旗下品牌)和“宝尼达”玻尿酸的相关注射项目后发现:在不同地区、不同医院,同一款产品的注射价格均不相同,且价差颇大。

新氧APP中,销量最高的“姣兰”注射项目价格仅为100元

在“吃吃”的亲身体验中,整形医院也为他推荐了一款品牌名为“乔雅登”的玻尿酸,该医院将之定价为9800元一支,并声称这是市场价。但“吃吃”在大众点评上搜索同一家医院的同一款产品,其报价为7360元,且在多个线上平台搜索过后,这款产品全网最低报价竟然仅为2980元。

对消费者来说,在玻尿酸市场如此混乱之下,不仅难以对其价格进行合理判断,也不能对其真假进行有效甄别。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数据显示,国内市场上销售的玻尿酸和肉毒素类产品中,有70%是假货和水货。

但值得注意的是,玻尿酸只是医美整形行业内一个比较火爆的单项,千千万万怀抱着变美梦想的消费者绝不会止步于此。

《2018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高达4953亿元,大部分省份的医美机构数量正以超过10%的年增长率快速增加。在企业眼里,这广阔的市场、巨额的利益就是驱使着他们不断涌入的原动力。

除了早已入局并相继获得融资的新氧、更美、悦美、美尔贝、美黛拉等互联网医美平台外,阿里、美团、京东等巨头也在通过与医美机构合作,或成立医美事业部的方式想要分一杯羹。


尽管市场如此火热,频现的乱象仍然是摆在整个行业面前必须趟过的一道坎。否则即使如新氧一般在消费者的追逐和资本的助力下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其繁华之下的黑暗面爆发过后,消费者和投资者对其信心的骤降也会直接体现在股价中:15日跌9.12%,16日下滑2.49%,两日来整体下滑幅度超过11%;7月12日新氧整体市值为16.82亿美元,7月16日市值变成了14.91亿美元。


即使开启自救也难阻止“四黑”泛滥


新氧事件爆发后,也引发了行业内外对乱象整治和监管政策的一片高呼。


其实,国家相关部门对医美行业乱象的整治脚步从未停歇,2013年以来,国家卫健委就针对无证行医、非法医疗美容等问题联合有关部门多次开展专项行动。仅2018年,就查处无证行医案件19245件,移送涉嫌犯罪案件206件。查处医疗机构医务人员违法违规执业案件28799件,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142家,吊销诊疗科目101家。


与此同时,相关主管部门也颁布了一些政策法规以约束不法医美行为,如在《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就强调对于“套路贷”行为要从重处罚。《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也提到政府将进一步支持社会办医的力度。

但目前国内还未能如医疗卫生体系一样建立起一整套完整且严谨的医美监管体系,目前颁布的各种监管政策也只能在试错中不断推行开来,对于不法企业来说,在暴利的趋势下足以让他们冒险去钻政策的空子,这次在新氧中被揪出来的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

而消费者安全意识的不足也是致使“四黑”泛滥的重要原因,往往只有当消费者遭遇整形失败时他们才会意识到医美行为存在的巨大风险,此时造成的伤害通常已经难以挽回。且于他们而言,后期维权也是难点所在。

这时候,从业企业理应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从自身出发帮助缩减黑医美的生存空间,但可惜的是,即使是通过了证监会审核并顺利上市的新氧在阳光下也存在黑暗面,更遑论存在泛行业问题的其他企业。

纵使宣称将作出整改,这本身就只是一种补救行为。就目前来看,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或许只是第一个,而不是最后一个。

治理医美乱象从来不会是某一部门或某一企业单独就能办成的事情,只有多维度发力、全社会参与,才能最大可能打击“四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