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艾滋丧尸入校园:8年感染率上升37倍!性传播占93% 快快远离这3类学生!

为什么女入有了第一次过后,就会特别想?

被撕毁的国家契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嫁入东北的新西伯利亚女孩,带动俄罗斯家人都用上了微信

锌刻度 锌刻度

文|黄冀征

摄影|巴图、冯志龙

1:如今,莎莎的俄罗斯家人们都已经用上了微信。

2:在俄罗斯的某些大城市也已经开始有了微信支付。

3:微信等移动支付手段已早早抵达边陲城市,打破和重构黑河人的生活方式。

2011年,黑河的夏天特别热。

 

莎莎一家坐了四天三宿的火车,从托木斯克到布拉格维申斯克。接下来,还要再从布拉戈维申斯克坐船到黑河——听说只需要十分钟,就能到达对岸的中国。

 

这个俄罗斯姑娘和她的中国丈夫上了船。他们身上挂满行李,脸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琢磨着绵长江岸线上顺势生长的房群,到底哪个是接纳他们的——虽然瞧着都一样。

 

她只不过转身看了一眼刚刚离开的俄罗斯,再回头,黑河岸边的那些房子已经近在眼前。下船的那一刻,原本在她胸前的婴儿背带中酣睡、八个月大的儿子开始哇哇大哭,像是知道告别就在此时。

成为“俄媳妇”

 

中秋过后,黑河的气温便不再顾及人的感受,早市小贩上文化街摆摊上货,都得摸着黑开工。黑河人的一天从逛早市开始,六点准时开市。天冷飕飕的,有的商贩懒得吆喝,就把微信收款码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不愁没人上前挑选。

 

刚送完孩子上学的莎莎正要去早市买菜。路上,她就寻思着买点茄子和土豆,给孩子做茄子酱。早市的菜摊挨着,跟他们每家都买熟了,选谁也不得罪人。她走向人少的摊档,蹲着一手拣菜,一手扫码,还一边和商贩唠了起来——这一口大碴子味的的东北话,要不是看她的长相,莎莎给人的感觉,更像个纯正的东北姑娘。

 

早市上,莎莎用微信扫码买东西

 

莎莎是一名中国“俄媳妇”,在黑河生活已有8年。但这一口流利的中文是她在更早的时候学会的。上世纪90年代,中俄双边高层对话日渐通畅,俄罗斯对外开放国内市场,为中国轻工产品进入俄罗斯市场提供了历史机遇,边境贸易迅猛发展。

 

2001年,中国商城开进了莎莎大学所在的城市,俄罗斯中部的托木斯克。托木斯克州也是俄罗斯的教育圣地和科技中心,大学生济济。正逢假期,莎莎准备回老家——一个距离托木斯克市350公里的小乡村陪乔尔卡(音译),可能在地图上也无法找到它的位置。当地人以农为生,主要种植土豆、小麦和大豆。而莎莎家里不仅种植粮食,还有一个牛场,平时回去她都要帮着父母一起打理。

 

莎莎的儿子,背后就是新西伯利亚乡村的老家

 

然而同学们打算放假去商城打工,并邀着她一块去,她们听说这座来自中国的商城,不光是东西便宜,提供的岗位条件也很诱人。“我寻思着赚钱挺好,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说假期不回去了,我去挣点钱”,就这样,莎莎第一次走进中国商城。

 

商城里主要做服装生意,这类轻工业制品在俄罗斯人眼里一向是白菜价、好东西。在没有翻译App、移动支付的年代,做生意还得依靠“你推销我询价,你开价我砍价,你拒绝我走人”这样的场景话术包,因此中国商人很乐于雇俄罗斯人做店员,有利于销售。

 

无论是俄国人还是中国人,如果能掌握对方的语言,对生意总归是有好处的。“哎呀妈呀!老便宜了!”“必须的!”这儿的中国人基本来自东北,莎莎觉得中国文化很有意思,靠自学掌握了东北方言的精髓。

 

这座熙来攘往的商城,不仅给了她谋生的技艺,也给她带来了爱情。2004年,莎莎遇见了中国商人张宏江,两人坠入爱河,并在四年后携手走入婚姻。

 

他们早年一起经商,收益不错。然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沉重打击了这个刚刚组建的家庭,在儿子降生8个月后,他们决定回到中国。

俄罗斯父母用上了微信

 

张宏江也不是黑河人,之所以在黑河落地生根,一方面是这里有可投靠的亲戚,一方面也是看中了黑河得天独厚的好位置,方便妻儿回俄罗斯更换签证。

 

黑河坐落在中俄边境线上,与对岸的布拉格维申斯克市(简称布市)最近处不过750米,有“中俄双子城”之称。这里与她的家乡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大街上随处可见俄罗斯人,中国字招牌的下方一定有俄文,几乎每个当地人还会那么几句俄语。

 

即便如此,中俄之间的差异依然给莎莎的生活带来了一些不便。最开始,除了丈夫家的亲戚,莎莎在中国几乎没有朋友。当地的俄罗斯人多是游客,不是居民,俄罗斯的通讯工具也无法在国内使用。

 

时值微信诞生元年,人们欣然接受这一新型通讯工具的出现,尽管他们并未意识到它将彻底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莎莎在丈夫的指导下学会使用微信,她一有机会也会向俄罗斯的家人和朋友推荐微信。如今,莎莎的俄罗斯家人们都已经用上了微信,虽然,他们的微信里还只有一个联系人。

 

移动互联网,还让来自异乡的莎莎拥有了进入更多社交场景的机会,得以结交新朋友。她加入了不同的群聊,比如工作群、儿子学校班群等等。

 

每天她从早市回来,先清洁、浇花、记账,料理好家庭的大小事务。如果还有一点空闲时间,她会和俄罗斯的家人朋友微信视频,或者刷刷朋友圈。有快递要寄,莎莎直接掏出手机扫码支付运费;家里要交电费,微信直接生成账单。

 

 莎莎借助微信在记账

 

作为一名家庭主妇,微信陪伴她度过琐碎的家长里短,她也见证了微信支付的成长:“2014年有了微信红包,2015年10月后才有的微信转账,我记得很清楚。朋友原来给我微信转个1000老费劲儿了,都只能200一个红包,200一个红包地发。”

 

“不过微信里老多功能我都没有——因为我是用护照注册的微信号儿。”莎莎略带惋惜地说。打开微信支付页面,会发现她的界面确实比大家的简单很多,看不到零钱通等功能。

 

尽管如此,莎莎对这种便捷的支付方式还是非常满意。她时常过去对岸的布市给家里采购俄罗斯商品,对岸支持微信支付的商家寥寥无几,她过境前必须要先换取一沓沓卢布。

 

不过,听家人说,在俄罗斯的某些大城市也已经开始有了微信支付。新闻显示,俄罗斯已经成为第17个可使用微信支付的国家,赴俄中国旅客每年成倍增长,微信支付在莫斯科等中心城市已大面积推广应用,布市这样的远东小城正静候佳音。

 

 黑河可以清晰望见对岸俄罗斯布市

 

莎莎每次去布市主要是采买糖果、药品、肉制品等食用产品,近些年海关越来越严格,她想为家人做一道地道的苏伯汤都很难。幸好,儿子张斯为和她一样喜欢中国,爱说中国话,也爱吃中国菜。这些年莎莎向婆婆学习了许多地道的东北菜,她从早市买来的茄子、土豆和豆角就能撑起东北人的饮食文化。斯为放学回来,还没进门就能闻出妈妈今天做了什么菜。如果是茄子酱,他一定激动地喊出:“哎妈儿我的最爱”,吭哧吭哧吃上两三碗饭。

 

斯为的深眼窝、高眉骨像妈妈,黄皮肤、黑头发像爸爸,身材在同龄人中算得上高大,今年刚上三年级。夫妻俩很重视孩子的学习,斯为的成绩一直不错,在语言表达上和莎莎一样有天赋。他常常语出惊人,引得家人捧腹大笑,是家里的开心果。

 

他也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莎莎这些年无法办下工作签证,张宏江几乎是一个人扛起全家的生计,从送家具到开出租再到给厂里运货,一米八的大个儿,从140斤掉到了120斤。父母的困境他看在眼里,斯为立志长大后要有出息,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积极生活,拥抱移动网络

 

家里也曾经有过一段好日子:莎莎前些年在大黑河岛(简称大岛)中俄贸易城的一家宝石店上班,虽然一直无法办理工作签证,但早期黑河市在俄罗斯人务工问题上,也并不那么严苛。

 

因为中国的货品价格低廉,从对岸的布市到黑河旅行购物的俄罗斯人很多。巅峰时期,大岛的中俄贸易城、中央街的华富商场里满满都是俄罗斯人。黑河再现了18年前中国商城的中俄贸易情景,甚至更为红火。

 

 黑河的俄罗斯旅客与商人

 

毕竟,黑龙江两岸的文明是被掰断的藕,断了也还连着丝。因为中俄两国地理条件、产业结构、文化等差异,黑河与布市这么多年来一直互通有无。

 

俄罗斯人愿意来中国旅游,流连在服饰鞋包的购物天堂,体验国内暂时没有的科技产品,吃上平日里不可多得的绿色蔬果,两手抓酒也能走上街头。如果在当地生活得久了,会发现街上很多俄罗斯人都是熟悉的面孔——对岸布市的居民,他们几乎每天来黑河买买买。

 

“俄罗斯人不爱存钱,用中国话说,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莎莎这样解释两国居民消费习惯的不同。当然也有新面孔——Aton是第一次来中国,但他不是来购物的,而是带两个孩子来看牙医,趁孩子看牙的间隙,Aton在中央街溜达了几圈,选择在一家看起来俄罗斯人最多的餐厅用餐。

 

中国人也愿意去俄罗斯做生意,零食、蜂蜜、药品、首饰等俄罗斯商品涌入国内市场。莎莎当时供职的宝石店正是由中国人经营,主要售卖紫金等俄罗斯本土珠宝。与18年前相同,有俄罗斯面孔的商铺,生意总归是更好做;与18年前不同的是,此时的俄罗斯面孔吸引的不再是俄罗斯人,而是中国人。

 

黑河与布市一衣带水的“暧昧”,令中国其他地区的人心驰神往。每年夏天,黑河都会迎来一批来自南方的旅客。远道而来的他们显得稚嫩,莎莎说外地旅客常常花大价钱买哈尔滨制造的俄罗斯套娃。这样的事儿听多了,游客更愿意走进有俄罗斯人的商铺。来到黑河,突然想出国也没问题,带上护照和身份证到线下或线上的旅行社,花上几百块人民币办理布市一日游或两日游,次日就能出发。

 

回想过去,出远门的仪式感不丝毫逊于过春节,全家人得提前一个多月张罗打点,最怕是没带够钱。而今时今日中国人旅行的成本急剧压缩,“手机在手,天下我有”的智慧出行生态圈正在扩大它的边际。其中,微信等移动支付手段已早早抵达边陲城市,打破和重构黑河人的生活方式。当黑河经济不再只依靠第一产业,而是迎来旅游业等第三产业的高质量发展,便开始呈稳中有进,进中向好的喜人趋势。

 

中俄两国在产业结构上“天赋”不同,各自生发出不同的强大内驱力相互推进,2018年,黑河市对外贸易进出口总值为44.5亿元,同比增长19.1%;边境小额贸易37.9亿元,增长17.5%;对俄贸易41.4亿元,增长17.8%。

 

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中俄贸易纳入世界经贸发展大格局,将长期焕发活力,移动互联网的加入,将使两国的交往更加密切。从2001年到2019年,莎莎不仅是最早的微信用户,更是中俄18年小贸易的亲历者,未来的大格局她也不想缺席。

 

不过,前段时间,市政府加大了对俄罗斯人非法务工的查处力度,违法严重者将会被遣送回国。莎莎无奈之下辞去工作,辞职以后,她也经常回到大岛探望以前的同事。

 

 莎莎回到曾经工作的商场

 

每每提到工作问题,同事们都会替她感到惋惜:“在黑河,像莎莎中文讲得这么好的俄罗斯人没几个,本来应该是人才啊。”——莎莎修读会计专业,受过高等教育,有双语能力,本应是中俄贸易中的“香饽饽”,如今却陷入了“就业麻烦”。

 

她并没有坐以待毙,曾写过几封中文长信,积极向政府反馈自己的情况。黑河市政府了解情况后,也正在努力为莎莎这样定居中国的俄罗斯人群体寻求解决方法。

 

困境面前,莎莎总说自己“心大”。现在她偶尔会在直播平台做直播,和天南地北的小伙伴唠唠在东北、在俄罗斯那些事儿,排解苦闷之余,也能为家里挣些补贴。有三千多的粉丝跟莎莎成了“老铁”,她要是鸽了直播,网友能“追杀”到她的微信问:“你死哪去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这种“牵挂”令莎莎很高兴,感到和中国的联系更紧密了一层。

 

 莎莎正通过手机做直播

 

她设想过,如果在18年前她没有走进中国商城,没有亲历中俄贸易,她大概会在大学毕业后继续攻读研究生,会像父亲希望的那样嫁给俄罗斯人,或许会回到新西伯利亚的小乡村,或许偶尔会来到中国旅游,或许永远不会,但无论如何,她不会经历现在的一切。

 

“老公和儿子在哪,我就在哪”——对于当年的选择,莎莎从未后悔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