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八问

许家印先生,想不想玩跳楼?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今天膜蛤,一场政治抵抗还是网络狂欢?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用这种眼光围观她这么跪着,你不觉得恶心吗?

海边的西塞罗 山巅上的加图 2022-11-20



是非曲直自有公论,但泼妇羞辱要不得。

各位好,我这人体质从来都不太好,虽然还没到大厂向社会“输送人才”的35岁,但总是每连续肝几天稿子就头脑昏沉状态不佳一两天。

昨天和今天就是这样,昨天不舒服,卧床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竟睡到九点才起床,而叫醒我也不是亲友对我慰问,而是社区的电话——因为疫情扩散的问题,我所在的城市这两天要求一天一检了,昨天昏睡了一日没有出门做核酸,今天就有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不测。

我说了说情况之后,对方倒也还通情达理,只是要我今天“如果方便的话”上午先去找个24小时开放的核酸点先把昨天该测的那次补了,等下午的时候再排队参加一次社区的集中检测……

头脑昏沉外加知道人家也是工作要求,我当然也就没多说什么,满口答应。只是挂上电话以后不由得感叹一下:这年头,如此每天关心我这种单身宅男死活的,果然也就小区测核酸的工作人员们了。

今天状态还是不好,就简单聊个事儿吧:


这两天,有张照片在网上流传,一女子双手被反绑背后跪在地上,她旁边地上还躺着另一名女子。虽然大多数图片中该女子的脸部已经被挡住了,但依然可以隐约看出这个女孩身材婀娜、面容姣好,且衣冠不整。

这样的照片,当然在网络上最能吸引吃瓜群众的眼球的,于是一时间大家都在问:这个女孩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很快就有“知情者”爆料,说事情是这样的:事发地在广州,身为当事人的2名女子去取外卖,因一人口罩丢失被工作人员所阻,双方发生言语冲突,被制服并被多人反绑手脚,另一位同行女子也被摔倒在地。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和相关视频。

防疫+妙龄女子被制下跪,这两个信息显然又给这个新闻添了一把火,很多人很愤怒,批评之声汹涌而来。

可是很快,事情就出了翻转,18日,广州海珠区警方出了相关通报,还原了事情原委:

按照警方的描述,涉事的两名女性已经十余日未按当地要求进行核酸检测,且当天拒不配合工作,所以才“被工作人员和群众约束制约”,并被警方处理了。

这样一说,好像又确实是涉事女子有错在先。再加上事情热炒的这几天,另一段视频在网上流传,内容相当火爆,是这位女子在被放倒前似乎曾情绪失控、指着工作人员的鼻子破口大骂,因为污言秽语实在太多,可能过不了审,我这里就不放了。

两个消息加在一起,导致舆论的同情对象迅速转向,很多人转而开始指责这位女性自己“撒泼”、“犯x”、被工作人员制服“纯属活该”,把被绑下跪照片发到网上更是居心叵测云云。

公号这边,也还真有大V以此角度写文章,并引申开去,说什么“嘴是一个女人最大的风水”,“这种女人就是惯的,当然主要是家教问题。只能说男人眼睛得睁大点,千万不要碰这些出口成脏的泼妇,否则你一辈子都会活在bbdd里,痛不欲生!”云云。

随后,该涉事女子又被扒出主业是做网红的。“网红”么,在很多人的眼里好像跟某种“倚门卖笑”的职业就有点像,于是对涉事女子的谴责就更加严厉的,这两天你去翻翻,全网大V似乎都在骂两个涉事女子活该……

我想说——虽然在病中,不想多事,又觉得这样写有风险,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

无论你是真心这样认为,还是因为这样写更安全、有流量,不炸号。你站在工作人员一边,去说涉事女子有错在先,这是对的。但说人家被绑“活该”,甚至升级到骂其为“泼妇”,“罪有应得”这就有点太过分了,也把话题带歪了。因为后续爆料为事件还原的这些信息,并没有改变这件事应该争论的核心问题。

什么是该事件的核心问题?是此事中有没有违法行为。

举个例子吧,好比说,我今天出门上街,没招谁没惹谁,有个姑娘却突然因为一点误会说我对她耍流氓,并揪着我当街破口大骂。那我该怎么办?当然,我会像视频中的工作人员一样,尽量心平气和的跟她讲理,实在不行,就报警,让人民警察来解决么。

但是如果警察同志来了,看到那位姑娘以这么一副尊荣跪在地上,你猜猜他会先问谁的不是?

是的,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样的是非曲直,他肯定会先厉声质问我:“你小子对人家干什么了!干嘛把她捆成这样?”

警察这么问,是因为几个基本的常识:

第一,根据我国相关法律之规定,除了警察等国家执法部门外,任何公民是无权对其他公民执行捆绑、人身拘禁等强制措施的。当然如果犯罪行为正在发生,你上去见义勇为或正当防卫这另当别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之相关规定,对于有下列情形的人,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处理:

(一)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

(二)通缉在案的;

(三)越狱逃跑的。

那我们就要问这样一个问题了:涉事的这俩女子,是“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么?是通缉在案吗?是越狱逃跑了么?

如果都不是的话,没有执法权的工作人员和围观群众,打到底是谁、依照哪条法律把她的手给捆住了呢?这样不是要扭送派出所的样子啊。又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拍了那张照片呢?

当然,可能就像有些人说的“没人强迫她跪着!”“她跪成那样是故意卖x(文雅一点的,则骂她“深谙流量密码”)”“是碰瓷!”“拍照的一定是她同伙,这是恶意炒作!”

但碰瓷的前提,是有“瓷”可碰。

如果没有人把她手绑上,这个涉事女子再“泼妇”、再“刁民”、再“恶意炒作”,她也没碰瓷的原料,对不对?

所以这场争端的关键点,自始至终,就只有两个:

第一,从涉事女子对工作人员破口大骂的那段视频,到她被绑着跪在那儿的那段视频之间,这段“视频空白期”中间,双方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争执,该女子在期间的行为,是否涉嫌违法犯罪?是否应当被扭送、或被控制?

第二,“控制”并捆住她手的那个人,到底是工作人员,还是围观群众,他或他们是否有相应的执法权这样做?

如果这两个问题之中有一个是否定的,那么这个事确实涉嫌违法,需要当地警方调查、值得当地相关部门反思。

其他,诸如这个女孩面容漂不漂亮、身材火不火爆、骂人难不难听、态度嚣不嚣张、以及她那样跪是被别人强迫的还是恶意碰瓷儿。还有被某些大V引申出来的什么“嘴是一个女人最大的风水”之流的闲言碎语……

在我看来,这都是无关紧要,是真正的“带节奏”,甚至是非常恶俗、甚至低俗的“带节奏”。

某些大V引领着他们的粉丝,把关注点全用在这些上,热衷讨论这个涉事女性是什么样的主播,说她“貌美口毒”、“罪有应得”之流的议论,真的让我看着就恶心,想着就愤怒。

跟他们的庸俗、恶俗一比,胡锡进老师的三观,这次真的是正到天上去了。

你看看人家在相关评论中是怎么说的?

我很少重复胡锡进老师的话,但我这里要重复一遍,因为他说的太对了:

像这样给女孩子摔倒,最后还把其中一人反绑,她还跪下了,这种情景涉嫌了对维持秩序的滥用,不把原委说清楚,社会不可能接受。

是的,此事的要点只在此处,我们作为公共事件的围观者,应该关心的是这件事中是否有违法行为,有没有“对维持秩序的滥用”存在。如果存在我们就应呼吁纠正,以防止类似的行为被滥用在我们自己身上。如果不存在,那散了就可以了,因为该女子显然已经受了当地的处罚。

至于人家女孩长得漂不漂亮、嘴毒不毒、脾气暴不暴……

说句不好听的——关你屁事?

还什么“男人千万别碰这样的泼妇”?

说的好像你碰的着一样!

实际上,某些大V在此事件中领着其粉丝趁机对涉事女子进行的荡妇羞辱、泼妇羞辱。让我想到了一个历史情景——如鲁迅所说的,晚清的时候,中国人酷爱观刑。而这其中,又尤其是“淫妇”被凌迟处死的场面看的人最多。因为那“犯妇”在凌迟时是要被扒开衣服,露出隐私部位的。对于当时性刺激缺乏、普遍处于性苦闷中的底层庸众来说,他们当然要伸长了脖子看。而这种时候,看客中又总会有人出来冒充道学先生,给大家详细讲解这女人怎么怎么不守妇道,判她凌迟是如何的罪有应得。

这样说,当然似乎很“正能量”,很安全。可是实际上,那帮看客中,有谁真正关心那妇人是否真的犯了法,是否真的罪有应得吗?

没有。看客们无非想要从那“犯妇”身上获得一旦香艳的刺激罢了。

而那些振振有词谴责犯妇的“道学先生”们唯一的作用,也不是普法以正人心,而无非让看客们的这种围观变得更加心安理得而已。

而这样只在乎刺激,对公正漠不关心的人,最后就活该自己被砍时也被别人那样围观。

而这样的围观,是何等的冷漠、何等的猥琐、何等的让人悲哀和让人恶心!我真的希望这种心态的围观不要在百年后的今天再出现了。哪怕以大家都不围观这种事,也比这样围观好些。

因为你不围观,只是冷漠,而这样围观,是猥琐。

是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公号要流量,亦然。如果觉得说这事其他立场都不保险,你可以闭嘴不谈啊!用这种恶俗而令人恶心的角度去谈,算什么英雄好汉?算什么男人?

一笑相倾国便亡,

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

已报周师入晋阳。

这是李商隐的名句,单咏北齐旧事。齐后主高纬觉得宠姬冯小怜“玉体横陈”很漂亮,就说“如此殊色当天下共赏之”,让大臣们都来看。这种奇葩,当然最后就把国家搞亡了。可是很奇怪,后世很多史论都说冯小怜怎么放浪淫荡、“一笑倾国”,好像她是北齐最大责任人一样,就连李商隐这首诗当中,虽然隐含了那层意思,却也不敢直接去指斥高纬。

当然,冯小怜这人,从历史记载看,也确实是个淫妇加毒妇,后来哪怕被掳到北周去,幺蛾子也闹过不少。但这个女人漂不漂亮,德行怎样,跟北齐国运如何,以及物理意义上的“倾城倾国”,真的半点关系都没有。

是“玉体横陈”是她自己想“陈”的?还是晋阳是被她这么“陈”丢的?

千把年了,那么多文人史家,那么多饱学鸿儒,只会YY些“玉体横陈”“一笑倾国”的段子,把锅都栽在冯小怜们的头上,一本正经的王顾左右而言他……

就不嫌丢人么?

我要说,这种只敢把目光投向女性,一边骂人家淫贱泼刁,一笑倾国,一边意y人家“玉体横陈”的眼光,该改改了。

它不仅不敢讨论真正的问题,而且胆怯又谄媚的迎合了所有男性看客们的生理本能。

这胆怯、这狡猾、这媚俗,让人恶心。

全文完

本文4000字,今天身体和心情都不好,就写这么多吧,我下楼去做核酸了。

我希望这篇文章能发出去,希望这个社会有点真正正能量的声音。虽然我知道人性是有私的,就像是个男人都好色,是个文人就喜欢自己写的文章能火。而有大V愿意那样猥琐的写,归根结底,在于有大量受众愿意猥琐的这样看。

但,真的,请不要这样围观这种事,太恶俗、太恶心人了。

生活已经如此不易,让我们对彼此保持宽容与善良。

PS:最近有些无良公众号冒用我的名字行走江湖,这里我严厉谴责,在此声明,在大号休假结束前,非转载时,海边的西塞罗只在这两个号上发文章,请认准并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