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突发!国内突然宣布!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严打“恶意不买房”的时代来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流浪汉的故事里,有最丧最温情最荒诞的人间

凹叔 磨铁书友会 2020-11-06

大家好,我是凹叔。

 

最近一个流浪汉的经历,让凹叔对流浪产生幻想。

 

是,他就是沈巍。


3月25号,沈巍洗漱完毕,并去派出所补办了身份证。伴随着他的离开,这场闹剧也落下帷幕。

 

1




沈巍他谈德行,用四个字“德才兼备”。

 

谈朋友,用八个字“善始者众,善终者寡”。

 

也谈走红后的自己:“现在书读得少了,好像觉得很稀奇,不是我学问多大,是你们自身造成的,你们书读得少,就这么简单的道理。”

 

谈不上有多高深的知识,但是足够精准的谈吐,再加上对自我清晰的认知,沈巍在大众的眼中,就已经闪光。

 

当流浪和文艺沾边,一切就变得有趣。

 

沈巍捡着垃圾,兜里却永远揣着书本。带着一种特立独行的文人气质,沈巍成了中国最酷的流浪汉。

 

还有一点,凹叔必须要提一嘴,沈巍的流浪,是一场自我放逐,是一种个人浪漫与追求。

 

他是上海人,本科毕业,有单位——上海某区审计局。甚至在流浪多年后,单位还为他发着病休工资。

 

他的手机里存着甘地的照片。每天就做两件事:捡垃圾和读书。“我愿意主动过苦行僧的生活,我不标榜,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

 

他不是走西口的盲流,是自我放逐的独行客,是体验苦难的行者。总能轻易地撩拨起凹叔肤浅的浪漫与幻想。

 

所以,这样的沈巍,引发了全社会的围观。

 

除了好奇,你也想脱离凡尘俗世,静静地找个角落,只看书吗?

 

凹叔想过,而且很想。

 

做个流浪汉,去流浪,似乎,听起来还不错?

 

2


今天凹叔带你来到美国的第六大道上(8街、格林尼治大道和第六大道的交叉口),感受一下这条街上真正的流浪汉。


故事就从美国的第六大道开始 | 谷歌街景图


他们会吸毒吗?

他们会嫖娼吗?

露宿街头,他们怎么带女朋友回自己住的地方?

 

别着急,凹叔推荐的《人行道王国》就是讲述一群在街头讨生活的人。他们无家可归,在街上吃喝拉撒。他们被视为——流浪汉。


《人行道王国》英文版:

《Sidewalk》

Mitchell Duneier / Ovie Carter 著


作者是社会学家米切尔·邓奈尔(现在在普林顿大学任教),从1992年到1999年,他深入街头研究,跟街头的流浪汉们成为朋友。甚至在1999年,他的研究快要结束的时候,米切尔还为小贩免费工作两周。


而这些流浪汉们都亲切地叫他:米奇。

 


凹叔将采用第一人称的叙述,

跟大家讲讲

每个街头流浪汉的故事。


哈基姆:

其实我是个知识分子”




我是一个在美国第六大道摆摊的书贩。也住在街头。

 

这条街上的杂志摊贩,有些人承认是艾滋病毒阳性携带者,当然,最省心的方法就是装不知道。

 

如果你在街上发现一个朋友消失了一段时间,别担心,进了局子。

 

但这种混乱的环境里,我特别喜欢读书(是不装逼的那种),且好为人师。

 

1992年,我第一次见到米奇教授,他站在我的书摊前跟我聊天。

 

我跟米奇说:“Hi,兄弟,我有个罗乐德斯牌旋转名片架。”

 

米奇显得有点吃惊,这可不像是街头无业者会用的东西。

 

再后来的事情,更让米奇觉得有点吃惊。

 

我每周至少读一本书。或者两本。有的顾客不相信我:“如果你一周能读完一本书,伙计,那你能获得多少知识啊?”


不管他们信不信吧,反正我读过了。我甚至读了简·雅各布斯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还有米奇写的那本《斯利姆的桌子》。

 

《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美] 简·雅各布斯 著

《Slim's Table》(《斯利姆的桌子》)

[美]米切尔·邓奈尔 著


有一天,坐在书摊前的我,遇到杰罗米。他是个高中辍学的小伙子,22岁,仓库管理员,却已经有了一个2岁的孩子。

 

我劝他:“你觉得凭你的教育水平,还能生活多久?很快你就会被社会淘汰。”

 

这种小年轻就是这样,常常被我的一番说教弄到没话说。

 

我继续劝他:“你去努力学习,至少读完高中,然后读个专科什么的。你肯定能过得更好……”

 

我告诉他联系老师,如何准备考试,甚至连以后的工作准备,都告诉了他。

 

我给了他一本书《白人制度中的黑人》,很明白地告诉他,对于一个高中没毕业的黑人青年,你的前途渺茫。

 

我对杰罗米说:“我希望你的人生,过的更好一点” 。

 

但是他对我说:“可我还得回去工作”。

 

这件事情的结果如何不重要,但我会继续好为人师,承担我在这个街上的某些责任。

 

正如《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中写的:

 

“成功的城市生活中最基础的第一课……人们必须对彼此承担起一点点公共责任,哪怕他们之间并无干系。“

 

其实说来有点不太好意思。在流浪街头之前,我是个在公司上班的白领。

 

我从美国的罗格斯大学(誉为“公立常春藤”大学之一,是美国的顶尖大学)毕业后,我想进入出版业。但现实让我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夜班校对员,上班时间从晚上9点—早晨4点。

 

1991年,我被解雇了。理由是无能,企业想要踢掉你的时候,总会有理由。

 

从那以后我决定逃离企业,在第六大道卖书。

 

就这样吧,成为一个流浪书贩,过一个没有高光的人生。

 

唯一的意外,是我遇到了教社会学的米奇教授。

 

在他所授课的大学里,我和米奇合开了一门本科生研讨课《街头生活与美国黑人的思想生活》。


马尔文:

原来我是个军人,直到我妻子患了癌




我是马尔文,同样是一个杂志摊贩。

 

因为米奇研究这条街上的小混混,而光靠哈基姆是不行的,所以找到了我,来负责米奇的安全。

 

米奇刚过来的时候,他常常不懂得拒绝别人的要求,比如混混们要钱。

 

“Hi,兄弟我想要钱,买早餐吃。“

 

一转眼,这些混混们就把钱换成三明治,麦芽酒,甚至是一口可卡因。

 

后来他慢慢学会拒绝,米奇也真正融入到第六大道的生活。

 

我年近50,也是非裔美国人。我酗酒,我吸毒,但最开始才不是这副烂样子。

 

我参加过越战,22岁时我就从部队退伍了。24岁我遇到一个完美妻子,有一个幸福的家。

 

但我在监狱蹲了17个月,就因为一桩自己没有参与过的持械抢劫案。

 

再次出狱后,我找不到好的工作,压力让我酗酒。一切变得越来越差劲。我的妻子失去了一个孩子,我越喝越多。后来她患上子宫癌,我崩溃了。

 

我的酒瘾就像魔鬼,折磨着我。妻子痊愈后,我也失去了她。我失去了我的家,我只能继续喝酒,甚至嗑药。

我喝酒喝进了退休军人管理局。因为我的腿因为喝酒受伤感染了,我只能去管理局的医疗中心拿药。医生甚至说:“继续喝,下一次你就死了。”

 

我心想:去他妈的,先喝再说。

 

我这种烂透了的人生,直到我遇到了罗曼——一个戒酒成功的小贩。

 

他毫无条件地帮了我,让我住在他家。遇到罗曼,我才重新开始振作,在退休军人管理局的医疗中心接受戒除治疗。最后我租了属于自己的公寓。至于酗酒,我再也不会了。

 

六年里,我已经做到滴酒不沾。但这弥补不了我曾经犯下的错误。对于我的家庭和妻子,我很抱歉。

 

感谢罗曼,帮我一把的朋友。他让我找到自己的尊严。

 

甚至在跟顾客谈价钱的时候,我一直都能保持酷酷的姿态。

 

“五美元”。

 

“太贵了,69美分。”顾客总会这么讲价。

 

“贵吗?你觉得我们靠什么吃饭?”


“二手店里这些只卖69美分。”顾客还会继续不依不饶。

 

但我会很硬气地回:“那你就去那儿买”。

 

没错,我从来不喜欢用降价来吸引顾客,这事关尊严,不是美德。在定价里,我掌握着最后的决定权,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尽管大部分杂志都是从垃圾堆里挑出来的,不花一分钱。

 

罗恩:

我吸毒,酗酒,但我是个好人


 


我是罗恩,纽约最好的杂志和书籍摊贩之一。这是马尔文说的。

 

事先声明,我吸毒,酗酒,到现在还没戒掉。吸毒总是和酗酒在一起,我会陷入癫狂的状态,冲着路人大喊大叫。跟这条街上的黑仔一样,我是个烂人。

 

但马尔文不这么想,他是我的朋友,或者说,是帮助者。马尔文永远都相信,我很善良,我还有救。他说,我吸毒酗酒的原因,是想缓解抑郁。

 

的确,我有很严重的抑郁,但毒品让我得以片刻的安宁后,是更加的沮丧。我只能说:“去他妈的”,不管明天的工作,不管我睡在老鼠洞里,甚至在野外上厕所。

 

我11岁时从牙买加来到美国,我没见过我的母亲,就这样活下来。

 

我不仅酗酒吸毒,我还特别凶。

                                                                                     

有一次我用美工刀划伤另一个来挑衅的流浪汉的脸,但那个流浪汉他不敢告我。我跟另一个女书贩爱丽丝……打架,我把这个女人胖揍了一顿,她甚至为此申请了禁止令,只要我靠近她二十英尺,就是犯法的。

 

总之,这条街上的人都很怕我。

 

转变是从我姑奶奶的电话开始,她很孤独,甚至求着我留下来,甚至说要给我钱。

 

后来我跟我的姑奶奶住在一起,她是个92岁的老太太。你看,其实我是个善良的人,当我发现我的亲人需要我的时候,我无法说不。

 

我每天早上为姑奶奶热牛奶,还有面包。

 

当我的姑奶奶说:“我不想吃面包。”

 

我就回答她:“吃一点点吧,不用全吃了。”

 

真是见鬼。

格雷尔:
我睡隧道,只要我的妞儿不介意就行



我是卖杂志的格雷尔。

 

我睡在很多地方。夏天和冬天就睡在教堂,秋天和春天睡在火车站隧道。

 

火车站隧道里应该有老鼠,但比这个更可怕的是,火车脱轨。一旦脱轨你就要跟世界玩完了。

 

我跟七八个人睡在一起,大家也会互相照应。以至于我带女孩回来,他们也会适当回避。当然还有一个地方,是公共厕所,这可不仅仅是用来排泄的地方。



这就是美国第六大道上流浪汉的生活。

 

回到开头的那三个问题。

 

他们会吸毒吗?

他们会嫖娼吗?

露宿街头,他们怎么带女朋友回自己住的地方?

 

毒品、酗酒和嫖娼,成为无家可归的人们的主旋律。

 

但透过这些刻板印象,从第六大道的米奇教授眼睛里,他们有秩序,有温情和不计回报的帮手,这就是人行道王国的故事。

 

凹叔为之前对他们的刻板印象,感到惭愧。

 

就像得了抑郁症的罗恩,他选择酗酒和吸毒来缓解自己的情绪;而其他生活在正常经济里的人们,会选择心理医生。

 

生活迫使他们作出不同的选择,由此产生两个迥然不同的结果。

 

3



因为对大多数街头流浪者的刻板印象,我们会对流浪嫌弃。因为某些一炮而红的网红流浪者,我们会对流浪产生某种幻想。

 

这种嫌弃和幻想,经由网络的发酵,变成避之不及和围观。

 

比如流浪大师沈巍,比如犀利哥,比如路上凹叔常常见到睡在地铁通道里的农民工兄弟,还有夜里直播开宝箱(垃圾箱)的流浪汉。

 

流浪汉而已,怎么那么多人围观?

流浪汉而已,怎么那么多人嫌弃?

 

这才是现实世界里最大的荒诞。


《人行道王国》

[美]米切尔·邓奈尔 著

马景超 / 刘冉 / 王一凡 译

↓凹叔推荐↓

《接纳生命中的不完美》

[澳大利亚]鲍里斯·胡哲(Boris Vujicic)著

吴果锦 译

磨铁图书出品


凹叔要给所有抱怨生活不顺的普通人推荐一本书——《接纳生命中的不完美》。


天生没手没脚的力克·胡哲,能潜水、能冲浪,当上学生会主席,拿到双学位。他向我们证明,人不会被命运打倒。


力克·胡哲的父亲鲍里斯·胡哲在这本书里讲述了他陪伴儿子活出生命奇迹背后的故事。所有的绝望中都可以创造希望,只要你足够坚强。


《 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

希阿荣博堪布 著

磨铁图书出品


凹叔推荐的另一本书是希阿荣博堪布写给现代人的实修心要——《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


现代人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却越来越抑郁,是因为内心从不满足,难以获得发自真心的安宁与快乐。藏传佛教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将自己七年修行所悟,浓缩成这本贴近现代人生活的修心指南。希望看过本书之后能改善你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态度。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采编 | 小   王

本文编辑 | 桃   子

监      制 | 袁复生

如需转载开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直接抱走《接纳生命中的不完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