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上海

万万没想到,抗击新冠的胜负手居然是在朝鲜…

女孩们,你不说我不说,他们替我们说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李克强总理来云南啦 #走进云大组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让赞美先死,让质疑永远活着”

凹叔 磨铁书友会 2020-11-06

大家好,我是凹叔。


在世界读书日的前几天,北京天气急转凉,小助理戏称是“满30减15”。


在有些凉爽,甚至前天夜里带点小雨的周六,磨铁约了一些读者诗友们,借着读书日的由头,一起读诗。


1


4月20日14:00-18:00

《花莲之夜》新书系列活动·第一场

磨铁读诗会 举办


先锋诗人沈浩波

北京 《花莲之夜》诗友分享会 小众书坊



在没有特意邀请的情况下,小众书坊的现场依然来了五十多位诗友。在周六稍显微凉的午后,室内的气氛热烈到近乎完美的程度。


诗人沈浩波现场朗读《花莲之夜》中的诗。


现场诗友们沉浸诗歌朗读之中。朗读诗歌分为四部分:开场诗;亲人辑;永恒的女性;面对庞然大物。


开场诗


花莲之夜


寂静的

海风吹拂的夜晚

宽阔

无人的马路

一只蜗牛

缓慢地爬行

一辆摩托车开来

在它的呼啸中

仍能听到

嘎嘣

一声



白雪棋盘

 

再一次

回到冰凉的北京

从飞机上往下看

北京

铺着一层薄薄的雪

像一块

白色的棋盘

谁来和我对弈?

——没有人

我和一轮

血红的夕阳

在棋盘上对望


穿过


穿过是一件很暴力的事情,彻底得

就像高速公路穿过原始森林,现代

穿过蛮荒,带着优越感和占有欲

子弹穿过靶心,蒙古人穿过欧亚大陆

舌环穿过舌头——淫荡、色情的快乐

连水都能滴穿石头,孩子都能戳穿谎言

蚂蚁都能洞穿墙壁,和尚都能看穿世事

你在我的身体下大叫:穿过我吧

我在悲伤中奋勇挺进,但我不是和尚

不是蚂蚁,不是孩子,不是水滴

不是舌环,不是蒙古人,不是子弹

终究无法,穿过你的一生


在云南

在云南,每一棵树上都长满了乳房

每一粒水果中,都装着一口嗡嗡响的蜂箱

谁啜饮她们的汁液,阳光就洒在谁身上

如果没有这么幸福的时刻,怎么能懂得悲伤

少女在芒果树下哭泣,爱情是一头

屁股沉重的大象。昨天她还坐在

摩托车的后座上,男朋友染着红发

像一把扫射的冲锋枪,从山顶呼啸到河谷

孔雀是蓝色的魔鬼,比公鸡冷酷,富于心计

雄孔雀美得像女人,公鸡长得像村长

月光清亮,像夜的黑钢琴上,跳起一枚白键

有人从天空的椰壳中,向下倾倒椰汁

黎明,栽秧的妇人在弹奏梯田


《花莲之夜》周边——T恤


亲人辑


我的光棍二叔

 

有一阵子

谁说二叔是光棍

二叔就会辩解:

其实我在外面有女人

我在徐州

宿迁

盐城

和常州

都有女人

又过了一阵子

他甚至告诉大家

他在徐州

宿迁

盐城

和常州的女人

都给他生了孩子

但自从他打不动工

回到村里

一直到他病死

也没有一个孩子

上门来叫爹



寻人启事

 

男,名字我忘了

江苏省泰兴市古溪镇人

个子不高,一米六八左右

年龄大概在四十五到四十八岁之间

人民大学毕业,九六年在文化部上班

那年我在北京师范大学读大一

他以老乡的身份,跑到学校找我

他是怎么知道我在北师大上学的?

我当年应该问过,但不记得了

这个陌生人,热情地请我吃饭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吃了一会儿饭,他对我说

“我爸年轻时追求过你伯母

听说你考到了北京,我来看看你”


父与子 

 

我坐副驾驶席

父亲坐在后座

父亲说老家的土话

嗓门很大

我说普通话

父亲像一只喇叭

我像一堵墙

我们的交谈

磕磕巴巴

父亲开始捋舌头

费力地

将说土话的舌头

捋成普通话

但他的普通话

太蹩脚了

我们的交谈

更加困难

我觉得不能这样

就开始捋自己的舌头

想把它捋成

当年说土话的那条

我使劲捋舌头

父亲也在捋舌头

司机暴躁地摁喇叭

马路乱成一锅粥


穿过这片雾

 

我爸,我,我儿子

在雾霾笼罩的马路上走成一排

像一个部队的三名战友

被遗弃在毒气弹轰炸过的阵地

祖孙三代,平行走在同一条路上

仿佛一直走下去

我们就能像英雄一样,穿过这片雾



永恒的女性


我想看见光

 

我站在阴暗的地方

看着她,如蜂鸟般

忙碌的女人。在厨房里,

在水汽中,我看不清她,

想象不了她,她是

浮游着的,仿佛月色。

她是暗夜的种子:一枚

捉摸不定的杏,平滑,

光洁。啊,这柔软的

梦,在娴熟的温婉中

轻轻浮动。

 

我看不清她,想象

不了她。她的短裙,

仿佛来自洒满雨滴的

丛林,它是其中

发光的部分,簌簌着

垂下,像黑色的叶片

轻轻旋转,但矜持着,


并不飞扬,也不卷起尘埃。

它紧贴着光滑的白桦树干,

像裹着一颗心,静静的

静得像她。


她忙碌着,我看不清她,

空气阻隔着阴影里

我的梦想。啊,我多想

看见她,让她肌肤的色泽

破空而来,洒落我全身。

我多想叫住她,多想说

停下,姑娘,请转过你

轻盈的身子,让我看见你:

先是飘飞的头发,像雾;

接着是柔荑般的肌肤,像

云。然后,然后

 

然后我会说,姑娘,我看见了光



我们那儿的生死问题


我们那儿是一片很大的农村

农村里到处生长着庄稼、男人、女人

以及他们家里的畜生

 

我们那儿有很多女人是自杀而死的

有的喝农药,有的上吊

大部分选择了喝农药

我们那儿管这种死法不叫自杀

就叫“喝农药喝死的”

 

我有时很佩服这些喝农药的女人

她们是真正视死如归的人

从想死到死

甚至都没有考虑一下

就干脆死掉了

 

有时候我又很佩服那几个上吊而死的女人

她们是真正考虑清楚了生死问题的人

真的决定好了要去死

这才上吊死了

我们那儿管这种死法也不叫自杀

就叫“上吊吊死的”


下岗女工

 

1997年夏天

傍晚的泰兴汽车站

她站在人流中

像湍流不息的河边

一棵孤单的柳树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

对城里女人有天生的敏感

一眼就能辨认出她的矜持

 

我从她身边走过

她想喊住我

又有些喊不出来

我放慢步子等了等她

她终于跟了过来

 

小声地问我去哪里

可不可以坐她老公的车

没怎么讨价还价

三十块钱

从县城到我的农村老家

我记得她

她不记得我

第二年暑假回泰兴

刚从长途汽车下来

一拥而上拉客的男女中

 

她动作最敏捷

像入水的鱼鹰

一口叼住我的胳膊

嗓门大得

像沸腾的水铫

 

我失落是因为

一个农村孩子

对城里女人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想象

她们身上有一种迷人的骄傲

她们的矜持里有一种好日子养出来的尊严



面对庞然大物


白雪撒在托尔斯泰身上

 

汽车碾过莫斯科街道的雪泥

我们经过了普希金的铜像

马雅可夫斯基的铜像

以及高尔基的铜像

现在,在我们右前方

白雪正撒在托尔斯泰身上

谁能征服这样一座城市呢?

拿破仑不能

希特勒不能

斯大林也不能

谁能毁灭这样一座城市呢?

——就算是俄罗斯人自己

也不能



在圣方济各圣堂前

 

我喜欢那些

小小的教堂

庄重又亲切

澳门路环村的

圣方济各圣堂

细长的木门

将黄色的墙壁

切割成两片

蝴蝶的翅膀

明亮而温暖

引诱我进入

门口的条幅上

有两行大字

是新约里的话

“耶稣说:

我就是道路

真理和生命”

 

我想了想

在心中默默地

对耶稣说:

“对不起

这句话

我不能同意”


上面有人

 

两年没见

今又重逢

以前的他

性情柔弱

不善言辞

从不与人争执

脸上挂着

温和的笑容

这次见面

言辞陡然铿锵

说话都像演讲

咄咄逼人

指责我没读过神学

我并不愤怒于

他对我的指责

只是好奇于

变化如此之大

信仰了上帝

竟能改变性格吗

随即恍然大悟:

如今他

上面有人



里所,诗人


《花莲之夜》第一场诗友分享会持续了4个小时,因为我们事先设定的流程就是以朗诵和对话为主,所以整个活动可以算作一场名副其实的朗诵会,沈浩波和现场的诗友大概一共朗诵了六七十首诗。有人说听完这场朗诵会,就像听了一场特别酷特别有感染力的摇滚乐演唱会,确实如此,沈浩波可谓铁肺、铁嗓诗人,他那些真实、有力量的诗篇,在他自己的朗诵之下,首首都充满憾人的能量。记得他有一首诗里,他写道:“你读我的诗/ 有没有闻到/ 血腥的/ 刚刚撕下来的/ 生肉的味道?”哈哈,确实闻到了蛮性而真实、尖锐而刺激的味道。


罗皓菱,资深媒体人


资深媒体人罗皓菱早前就读过沈浩波的诗歌。她在朋友圈写下:沈浩波诗歌中一个显著特色是重金属文学。为了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诗人进行了不倦的抗争,在嬉笑怒骂之间,既极端又谨慎,极尽一切放飞其想象力之能事……这句评论挺到位的。


现场来了一位北师大的沈浩波同门师弟,他同样钟情诗歌,也相信诗歌的梦想与现实应有更合理的联结:“我以后会继续写诗,要走的路就是沈浩波的路。”


现场有一位未毕业的高中生,听完诗歌朗读,她又惊讶又感动:“原来诗歌这么有力量,同时又感动,因为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居然还有人在写诗。”


下午6点,小众书坊的《花莲之夜》诗歌分享会结束。因为现场气氛过于热烈,其实已经往后延迟了2个小时。


周瑟瑟,诗人


诗人周瑟瑟听了沈浩波的朗读,特别有感触,写下四首诗。


《花莲之夜》的下午


去《花莲之夜》 读诗会现场

我经过茅盾故居

老人已经安息

树荫下守门人在打吨

我向在座的青年诗人们谈到

茅盾那一代作家

死后享受冷冷清清的赞美

声音沙哑的沈浩波

他遭到的质疑

大于对他的赞美

他如果再活 50 年

如果再享受 50 年的质疑

他将是一个幸福的诗人

让赞美先死

让质疑永远活着

2019.04.20


温柔的豹子


我无法想像

一个诗人把暴力与温柔集于一身

他读了不多的几首诗

暴力暗藏其中

温柔如父如母如妻如子女

如老朋友

甚至如文楼村艾兹病人的孩子

的眼神

我虽然没有看见这些诗中人物

但我看见了作者

他像一头豹子站在众人面前

一头温柔的豹子

选择他痛恨的食物下口

2019.04.20

靛蓝色诗集

 

什么样的颜色才配得上

这本诗集

才配得上这个人

什么的人才配得上

读这些诗

什么的人才配得上

批评这个诗人

蓝色再深一点

渗进了更多

杂草植物腐烂的尸体

到底是什么杂草植物

到底是什么颜色才改变了蓝色

这是一本诗集

这是一根粗大的蓝色血管

读诗必须切开血管

才能读到里面奔涌的血

“哀歌响起的旅程”

橘黄色的天空无边无际

白色鸽子染成了橘黄色

你发出鸽子低沉忧郁的呜咽

到底什么人

才配得上批评一个杂种

到底什么颜色才配得上

在靛蓝色之后

放一把橘黄色的大火

2019.04.22

(“哀歌响起的旅程”是沈浩波诗集《花莲之夜》最后的特辑)

 

那些被删掉的诗

 

那些被删掉的诗

它们不能出现在纸上

它们是有毒的

含着爱的毒汁

舔着你的伤口

你健壮的身体

怎么会有伤口呢

你吐出的蛇信子

怎么会是你的舌头呢

那些被删掉的诗

摁住了七寸的诗

咬住醒来后

嗷嗷叫嚷的心

2019.04.22

上下滑动查看


分享会虽然结束,但对诗歌会上的美好气氛还是恋恋不舍。诗人沈浩波在朋友圈中感谢友人周瑟瑟的祝福:


让赞美先死

让质疑永远活着


这也许就是先锋诗歌的本质。


2


《花莲之夜》后

同一天的下午  18:00-20:00


磨铁书友会の朋友们

 北京 春日读诗会 

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



4月20日下午6点,十几位诗人作家,和近四十位诗友们来到建投书局。大家以诗话友,热烈互动,积极而富有感情地分享诗歌。


磨铁书友会の糖果周边


嘉宾朗读


第一个环节是嘉宾朗读。


让凹叔心头一震的,是一首由宋尾的女儿写的诗。只有短短的四句话,没有晦涩的意象,天空笑了又哭了,只因“我的爸爸”来了又走。女儿单纯的爱,胜过千万句恢弘的诗。


究竟什么是诗?不是华丽的辞藻和工整的韵脚,触动人心更为重要。还有什么呢?


诗人吴又说:写诗对我来说是一种自觉。


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每天站在公交车上,我都在思考怎么去写出一首好诗,其实那种状态下是远超996的。

 

我很少去聊我的工作和写诗之间的关系,其实很早的时候,在我25岁之前,我很长一段时间是不工作的,我就一个人写诗。


写诗对我来说是一种自觉。


宋尾说:诗歌,它真的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这个诗是什么?它其实很简单,它就是把我们跟生存区分开了的一样东西。它就是生活本身,如果说我们的生存是非常坚硬的,是非常实在的,那么诗歌包括文学就是很坚硬的当中的一点点,让你处理的一点玄虚的东西。

 

诗歌它真的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很多人都看过红楼梦,红楼梦里面的生活,它就是一种诗歌的生活方式。


当诗歌跟生活融为一体,诗是生活,生活也即是诗。这就是诗歌最好的状态。


我的天空 | 宋尾的女儿

 

昨天爸爸回来了,

天空替我开心。

今天走了,

天空替我哭了。


为女儿而作 | 宋尾

 

咳嗽时
她突然歪过头
怔怔地看我
第一次相遇,她也是这样
笔直的瞳仁,瞄着我
看啊,这是谁,这是什么
那一刻起,到若干年后
她会耗尽我的力气
而这一刻是我唯一能窃取

并独自拥有的纪念
那双眼那么漆黑
那么光亮,它接连着
未完全消除的往生
就如凡不可捉摸的,我们
称为命运,无法解释的
被我们称之为神秘
此刻那神秘的命运对着我
又无视我

原载《诗刊》2017年4月号下半月刊


诗工 | 吴又


其实

我最喜欢的

是做一名诗工

可是很多人

他们都不知道诗工

是干什么的

我告诉他们,诗工

就是写诗的

比如天上有鸟飞过

我就写一句

天上

有鸟飞过

 

北京一夜 | 麾少


有时候总想给黑夜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不管远烟花还是海棠,

有了名字他就不会在千变万化而有名,

而拥有名字的夜晚就会在漫长的告别中放大很多倍。


自由 | 严彬


多么好的一天

严谨的祈祷和颂歌起作用了

流动的约旦河神圣……

这样就好,瘟疫也流走了

所有人拍手唱古老歌谣

雨后黄昏多清冷

给我一块白肥皂吧

阳光下我会变得干净


大象慢慢地交配 | D.H.劳伦斯

袁复生朗读


大象这头衰老的庞然大物

慢慢地交配

他找到一头雌象,不慌不忙,

耐心等待巨大而羞涩的心中

慢慢地唤起情热,

一边沿河闲逛,

一边饮水吃草,

随着象群惊慌地

冲过树林,

在硕大无朋的沉默中熟睡,一同

醒来,寂然无声。


大象巨大而滚烫的心脏

缓缓地充满了欲望,

终于,两头巨兽开始秘密交配,

把彼此的欲火深藏。


百兽中数它们最年长最聪慧

因此它们终于明白

如何等待最孤独的时机饮宴

美美地饱餐一顿。


它们不爱抓挠,它们不爱撕扯,

它们大量的血液

像月下的潮水,移近,移得更近,

直到汹涌的交汇。


大象 | 乌青

饿发朗读


你最近一次见到大象 

是在什么时候 

你看见很多楼房 

很多车

但是没有大象 

你最近一次看见大象 

可能就在这首诗里 

而且一次性看到7头


宽慰所小板凳 | 袁复生

梦露朗读


肉一定要从熟悉的屠夫那儿买

日子差不多就是这样

林深并不见鹿,夜半鬼也没来

孤独的盲猎人骑着雪橇,从山上俯冲下来买醉

 

在有雪没雪的夜晚,只要你窃来一颗冬心

烤火融化,微醺融化,宿醉干呕也能融化

一出门,系上围巾,你的幕布又被重新紧闭

该冰封的冰封,该真空的真空,不着一点痕迹

 

遇到了光线,才是一天中最神奇的事情

但你必须躲避,仓皇奔跑,遮住眼球

自盲双目的人愈发强健

他们发响的弓箭刀枪,成为这季节最靠谱的导航仪

 

请和我一起坐一坐宽慰所的小板凳

趁着我们还没有完全失明

咬一口老屠夫的肉食,三秒钟就可以抵达青春的完整与美好。

2018年2月10日

于上海茂名南路

上下滑动查看嘉宾朗读诗单


诗友朗读


听完了嘉宾的朗读,现场的诗友们纷纷自告奋勇,上前来分享自己的心头好。其中不乏有藏龙卧虎的作家诗人朋友们,比如作家葛圣洁、牛红丽、周芳、王刊、刘萌萌,诗人艾诺依等等。


有位语文老师站起来声情并茂地朗诵一首自己写的诗《大山里的海子》。


一位大叔两次上台,朗诵了两首《将进酒》和《再别康桥》。他的身影跟街头上任何一个行人无差,但当深情吟诵的诗歌从他嘴边滑出,他沉浸在诗歌里的陶醉模样,点亮了阴沉的北京的下午。


尘世之美 | 徐红


尘世之美

暮晚有几只鸽子在飞。

梧桐树散发清香。

年轻的女人在厨房里准备晚餐。

盘子里有水果和面包,

灶火上煮着香浓的汤。

多少年过去,亲人近在身旁。

膝下的孩子一天天长大。

在这苍茫的人间。满天星光,

草木青了又黄。

生活是多么简单的幸福。

“尘世之美,像果子包着核。

光倾进夜。”

凡美好的,神都垂爱。

 

一个人坐在阳台上 | 宋尾

诗友朗读

 

要是我静止不动

我可以成为一种家具

不着急阅读

不用再故事里摸索

闪烁的影子

不会遇到让我伤感的诗句

也可以不怀念

我成了时间里的内容

不用为任何事等候

就这样坐着挺好,乐于承认

无所事事仅只是创造力的消逝

不创造也挺好,那些草叶

漫山遍野,视野之外

许多事物不被关注

我想,每个人都有过

这样的时刻

巨大的乐声围着你翻涌,耳廓之外

一切不为人知

我坐在这里,我成为一具冰箱

你拉开时,我的黑暗

被偶尔的灯光照亮


可是你没有 | 佚名


记得那一次我借了你的新车
而我却撞凹了它
我以为你会杀了我
可是你没有

记得那一次
我拖你去海滩  你说天会下雨  结果真的下了
我以为你会说  我告诉过你啦
可是你没有

记得那一次
我在你新刷的地毯上吐了满地的草莓饼
我以为你会厌恶我
可是你没有

记得那一次
我向所有的男子挑逗
来引你嫉妒
可是你没有

记得那一次
我忘记告诉你
那个舞会是穿礼服的  而你只穿牛仔裤到场
我以为你必然放弃我了
可是你没有

是的  有许多许多的事你全都没有做
而你容忍我、钟爱我、保护我
有许多许多的事  我要回报你
当你从越南回来

可是你没有

 

海子小夜曲 | 海子

 

以前的夜里我们静静地坐着

我们双膝如木

我们支起了耳朵

我们听得见平原上的水和诗歌

这是我们自己的平原.夜晚和诗歌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只有我一个双膝如木

只有我一个支起了耳朵

只有我一个听得见平原上的水

诗歌中的水

在这个下雨的夜晚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为你写着诗歌

这是我们共同的平原和水

诗歌中的水

在这个下雨的夜晚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为你写着诗歌

这是我们共同的平原和水

这是我们共同的夜晚和诗歌

是谁这么说过海水

要走了要到处看看

我们曾在这儿坐过


未选择的路 | 罗伯特·弗罗斯特

 

第一节


黄色的林子里有两条路,

很遗憾我无法同时选择两者

身在旅途的我久久站立

对着其中一条极目眺望

直到它蜿蜒拐进远处的树丛。


第二节


我选择了另外的一条,天经地义,

也许更为诱人

因为它充满荆棘,需要开拓;

然而这样的路过

并未引起太大的改变。


第三节


那天清晨这两条小路一起静卧在

无人踩过的树叶丛中

哦,我把另一条路留给了明天!

明知路连着路,

我不知是否该回头。

第四节

我将轻轻叹息,叙述这一切

许多许多年以后: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娘说的,命 | 张二棍

 

娘说的命,是坡地上的谷子

一夜之间被野猪拱成

光溜溜的秸杆

娘说的命,是肝癌晚期的大爷

在夜里,翻来覆去的疼

最后,把颤抖的指头

塞进黑乎乎的插座里

娘说的命,是李福贵的大小子

在城里打工,给野车撞坏了腰

每天架起双拐,在村口公路上

看见拉煤的车,就喊:

停下,停下

娘说命的时候,灶台里的烟

不停地扑出来

她昏花的老眼,

流出了那么多的泪,停不下来

上下滑动查看诗友们的诗单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现场图


在那一刻,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我们分享诗,谈论诗,用每一分钟的热情去读诗,这是平淡生活里可见的荣光。以方寸句子,见到辽阔内心。


3


4月世界阅读日季,你还可以参加……

让我们在阅读里温柔相逢


 一 


沈浩波《花莲之夜》

新书系列活动正式开启


第一场:4月20日  14:00-16:00

北京  《花莲之夜》诗友分享会   小众书坊

第二场:4月27日  15:00-17:00

武汉  《花莲之夜》武汉分享朗诵会    时见鹿书店

第三场:5月11日  15:00-17:00

郑州  《花莲之夜》郑州分享朗诵会    松社书店

第四场:5月19日   15:00-17:00

成都  《花莲之夜》成都分享朗诵会    九方书城

第五场:6月02号   15:00-17:00

上海  《花莲之夜》上海分享朗诵会    钟书阁芮欧店

第六场:6月08日  14:00-17:00

北京  《花莲之夜》新书首发朗诵会    西西弗国贸店

…….....


 二 


刘同《别做那只迷途的候鸟》

4月江苏签售行程



第一场:4月22号(周一)19:00

徐州 江苏师范大学敬文报告厅

第二场:4月23号(周二)18:30

南京 东南大学成贤学院大学生活动中心313报告厅

第三场:4月24号(周三)18:30

南京 南京三江学院铁心桥主校区三江会堂

第四场:4月25号(周四)18:30

苏州 苏州市职业大学图书馆剧场

第五场:4月26号(周五)18:30

扬州 扬州大学荷花池校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三楼小剧场

上下滑动查看刘同4月行程图


 三 


李尚龙《人设》新书分享会



四月4月27日(周六)14:00

南京凤凰国际书城,南京市玄武区湖南路1号

嘉宾:李尚龙、卢思浩


五月:5月4日 /5月11日 /5月18日 /5月25日

详细行程,请关注公众号磨铁书友会,或李尚龙微博(@尚龙老师)。


 四 



5月18日——黄执中《好好说话2》青岛活动



5月18日 /5月19日——张小娴《爱过你》北京/天津活动

…….....


 五 


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

世界读书日系列活动信息

 


  • 建投书局 · 出版社联展


主题:「 时间之书 」——有关国家 城市 人

          建投书局X 雅昌艺术图书出版社

时间:4月11日-5月11日

地点: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5号院1号楼(世纪财富中心东座)2层]

 

主题:国家•城市•文化•人

建投书局 X 理想国

时间:2019年4月1日—4月31日

地点:建投书局·北京永安里店 [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乙12号一层L110号商铺]

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5号院1号楼(世纪财富中心东座)2层]


  • 建投书局 · “阅读时间”五周年主题展


主题:“阅读时间——一个书店人的奇幻之旅”

时间:4月11日-5月11日

地点: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文化长廊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5号院1号楼(世纪财富中心东座)2层]

 

沙龙、戏剧、放映……在这里,阅读的方式不止一种。在书店,遇见阅读的更多可能!


↓留言互动↓


/说说你最爱的那首诗

或者诗背后的故事/


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有趣故事,

点赞前10名参与抽奖,

中奖者将获得价值310元

诗歌大礼包一份!



包括但不限于

《大象》《花莲之夜》

《一份谁见了都会怀念我的长信:

石川啄木诗歌集》

《新世纪诗典·第七季》《我知道怎样去爱》


5月5日开奖。

扫描下面二维码加鱼仔微信,更多福利等你来拿!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本文采编:小王,小刀;本文编辑:桃子,小刀;监制:袁复生。如需转载开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点击【关键词】 查看更多精彩◣


最热:巴黎圣母院大火 | 向太劝郑秀文放下 | 中国最后一只母斑鳖

好书:《日日有好日》 | 《人行道王国》 | 《法医秦明》 | 《我是猫》 | 《寂寞之井》

好剧:《美国众神》 《爱,死亡和机器人》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直接抱走《花莲之夜》~

Modified 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