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人民日报: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你身上为什么总有地铁的味道?”

凹叔 磨铁书友会 2020-11-06

大家好,我是凹叔。


身为资深影迷的我,在急切的盼望中,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在6月15号开幕了!


有超过500部的中外佳片

将被分成不同主题单元下的

46个系列。


其中就最受关注的“戛纳零时差”单元,都是今年在戛纳电影节展映或竞赛的新片:


英国现实主义电影大师肯·洛奇的最新力作——《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



法国电影大师克洛德·勒卢什阔别半个世纪后的小团圆——《最美的年华》



法国电影大师阿诺·戴普勒尚黑色犯罪电影的致敬解构之作——《鲁贝之灯》



西班牙电影大师阿莫多瓦的光影人生——《痛苦与荣耀》



法国导演拉吉·利的当代暴力街区启示录——《悲惨世界》等。



等等,作为资深影迷要多问一句,在戛纳大出风头的韩国电影《寄生虫》呢?


《寄生虫》荣获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这也是韩国电影首次拿下金棕榈大奖。


说来也巧,《寄生虫》在题材上,跟

去年同样获得第71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

最佳影片金棕榈奖,

且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亮相的大热门

《小偷家族》倒是有相似之处。


都是讲家庭,

讲家庭中的底层小人物。


不同的是,

《寄生虫》多了映射贫富差距的讽刺。


穷人借助富人的资源,

鸡犬升天。

富人借助穷人的劳力,

摆脱家务。



接下来,凹叔就带大家来get一下,这部《寄生虫》的绝妙之处。



一对兄妹窝在杂乱肮脏的地下室房间里搜索着网络信号。

 


顺着窗户看过去,这是一个混乱简陋的底层贫苦家庭。

 


父亲经历数次生意失败,负债累累。母亲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哥哥妹妹连高等学历都没有。

 

一家子无业游民,住在粗陋贫寒的地下室里,每天靠着给披萨店折披萨纸盒,苟且维持温饱。

 

 

直到有一日,哥哥的土豪朋友要出国,请他给自己的意中人,一个白富美做英语家教。

 

白富美的父亲是IT公司的CEO,虽不算家缠万贯,但也是财务自由。母亲年轻貌美,知书达理,落落大方。

 


哥哥按时前去,第一次被著名建筑设计师设计的花园别墅震撼到。

 

奢华,豪气,富丽,堂皇,浮现在哥哥的字典里。



同时,欲望,和虚伪,也出现在了哥哥的脑海里。

 

泼出去的水,如同金粉在空中播散。即便是鲜血,也美丽如绽开的花朵。

 


一夜滂沱大雨,浇灌了埋伏在哥哥心底里的欲望种子,蠢蠢欲动。

 

哥哥给妹妹编造了一套赴美留学、艺术史学霸的高大上简历,把妹妹也推荐去做了家庭教师。

 

白日,兄妹二人在高大上档次的别墅里;晚上,窝在不足别墅洗手间大的地下室里。

 


明亮与灰暗,宽敞与狭小,如同白日和黑夜,暖阳和寒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那个叫做欲望的种子,也在富人家友善阔气的待遇下,发芽长大。

 

 

兄妹二人回家和父母描述上流社会的生活,紧接着介绍父母去富人家做司机和保姆。

 

日复一日,一家四口便开始了在富人家做“寄生虫”的生活。一种奇妙的“寄生关系”,在这样的贫富之间,悄悄蔓延。

 

 

这是今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寄生虫》的开头,而这个开头也映照了它荣膺金棕榈的实至名归。

 

从去年的《燃烧》到今年的《寄生虫》,韩国连续两年在戛纳的主竞赛都有着不俗的表现。两部片子都在打阶层分化,贫富差距的主题,甚至连去年的金棕榈《小偷家族》,都是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小偷家族》

是枝裕和 著

磨铁图书出品


《小偷家族》贫困的父子去超市,

居然是为了偷东西!

父子俩每周三去超市,并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是要去完成维持柴田家生计的一项重要工作。周三是超市打折的日子,顾客尤其多。虽说超市墙上到处贴着“三倍积分”的广告,但祥太搞不清究竟能比平时划算多少。两人走进超市的时间,是周三的傍晚5点,瞄准的正是准备晚餐的人们挤满超市的时间段。


那天一大早起就非常冷,甚至刷新了2月份最低气温的纪录。天气预报不停播报着傍晚降雪的消息。从家里到超市要走15分钟,祥太的手指冻得失去了知觉,他很后悔没戴手套就出门了,这种状态没法工作。


祥太一走进超市的大门便停了下来,他边向里面张望,边使劲儿活动着插在口袋里的五根手指,他想让它们尽快恢复知觉,哪怕一点点。


落后几步远的阿治也走进了超市,他默不作声地站在祥太身边。此刻他们没有视线交流。这是两人开始进入工作状态时的不言而喻的规矩。


阿治拿起放在入口边上供人们品尝的橙子,嘴上“嗯”了一声,分了半只给祥太,眼睛并不看他。


祥太接过橙子,放在手掌里冷冰冰的。


为了保护刚有点回暖的手,祥太把橙子一口塞进嘴里,酸味在口腔里四散开来。毕竟是试尝品,味道不怎么样。


两人不经意地对视了一下,并排向超市里面走去。


阿治很快将葡萄放进提在手上的蓝色购物篮里,那是泛着黄绿色的看上去很高级的品种。


“有籽的葡萄吃起来麻烦。”阿治基本上只吃颗粒很小的紫红色的葡萄。祥太知道那是因为那种葡萄最便宜,不过他从不说出口。


今天不需要担心价格。阿治随手将两盒葡萄放进购物篮。直走是卖鱼肉等生鲜食品的区域,左拐是杯面和点心零食区。两人轻轻对碰了一下拳头,分头走向两条线路。祥太慢腾腾地左拐过去,在事先选好的目标——点心零食的货架前停下,将双肩包放到地上。双肩包上的小飞机挂件晃动了几下。


祥太眼前的镜子里出现了店员的身影。他是上个月才来的年轻临时工。这人不构成威胁,没问题。为了确认那人的位置,祥太将脸转向左侧,在超市里巡视了一圈的阿治正好折了回来。阿治竖起三根手指,示意店员在哪些位置。祥太微微点了下头,双手轻轻合在胸口,食指打了几个转,左手握成拳头送到嘴边,吻了一下。


祥太是左撇子。每当开始“工作”,他必须先要完成阿治教他的这种仪式。


他眼睛注视着镜子中的店员,刚才为自己祷告的左手小心翼翼地伸向巧克力。他屏住呼吸抓起巧克力,看都不看地丢进了事先打开拉链的双肩包里。微弱的声音被超市里的音乐和喧闹声掩盖住了。不用说店员,众多顾客谁也没有注意到祥太的举动。


开张大吉。


——《小偷家族》

上下滑动查看全文



在这个看似平静的时代,社会问题从来都没有安静的时候。

 

《寄生虫》则将这个并不新鲜的主题,玩出了一种社会的厚重感与深刻性。它凝结了导演奉俊昊多年的社会思考,将韩国本土的现状国际普适化。

 

 

一面是典型底层家庭,每日还要为温饱发愁;一面是标准新贵家庭,家庭环境优渥。


这种极致化的天渊之别,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两级差异,也是全世界社会都无法消解的公共问题。

 

因为背景、认知、行为等所导致的无法调节的不相容,是社会的缩影,也是真实的投影。

 


当我们谈到阶层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表面上,人生来平等,无论什么社会阶层都会被同等对待。

 

可实际上呢?资本主义依旧还在,只是变成了无形的存在,“隐身”于尘世之间。

 


贫富悬殊,阶层固化,从来都没有一个能够抚平的结果。相反,愈指涉愈浓烈。

 

就如同《燃烧》里的那场大火,烧掉了仓房又如何?阶层给予的地位背景、经济条件,又怎是一生一世的挣扎奋斗就可摆脱的。

 

这是宿命的审判,是无法逾越的阶层鸿沟。

 

 

富人住在最高处的豪宅,穷人住在马路地平线的地下室,一高一低的极端设置将这种无形直白的裸露出来。

 

社会阶层的分化,就像影像画面里的纵向空间,上下分明,力道恰到好处。

 

资本主义社会中,极端富有和极端贫穷的垂直排列简单、粗暴,但足够让人视觉上,以及思想上接收到引人哲思的信号。

 

 

“谁都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寄生虫。他们本是我们的邻居、朋友、同事,只是不经意间被推向了悬崖的边缘”,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在心间悸动开来。

 

寄生虫是什么?是一种居住在另外一种生物体内,从宿主体内获取维持其生存、发育或繁殖所需营养的一种生物。

 

共存,是他们一生要解答的题,更是他们一生要经历的磨难。

 


为什么不说,富人要面临共存?因为这个社会,从来都是血淋淋的附强欺弱。富人不需要考虑如何共存的问题,最多是在穷人和他们共存的时候,他们选择是接受还是理解。

 

所以若穷人要想改变阶层地位,只能赚得足够多的金钱,和富人平起平坐。

 

 

于是,当父亲夸赞富人家的女人多么善良,母亲反驳表示:有钱,才会善良。是的,在穷人母亲眼里,富有已经成为了善良的筹码。

 

是不是穷人,在穷的只剩下善良的时候,这仅存的善意也会因为贫穷而日渐迷失。

 


另一边,富人形容穷人的味道,是地铁的气息。地铁的味道是什么味道?这恐怕不是三言两语能够精准描述清楚的。

 

对于一辈子没有坐过地铁的他们来说,他们也压根不曾闻过地铁的味道。可这种接地气的说法,却直截了当地将极致富贵与普通贫穷狠狠割裂。

 

寄生虫这个昆虫的象征符号,直陈寄生于富豪家庭的穷人们,可也隐喻表示雇佣穷人为自己服务的富人们

 


富人,是需要穷人的。因为那些脏活累活,他们不会去做,便用金钱指示他人来做。

 

可也因为金钱导致的一切,人心多少有些变质。

 

 

在互为寄生关系的纽带羁绊下,两个家庭脸上挂着虚假伪善的笑意,实际上互相的心里都埋着对彼此的憎恨和愤怒。

 

是谁的错误么?

 

寄生、共生,最后却走向共灭的结局,是一个以小见大的宏大议题。可《寄生虫》一直都在以黑色幽默的调性,托举着这个沉重悲伤的故事。

 


你无法定义它究竟是喜剧,还是悲剧。

 

导演奉俊昊形容《寄生虫》说,这是一个家庭悲喜剧(Family Tragicomedy),前半部分是“一个没有小丑的喜剧”,后半部分则是“一个没有坏人的悲剧”。

 

因为社会批判,从没有悲喜,只有客观事实描述。

 

 

《小偷家族》将视角放在边缘群体,冷静克制描绘地是他们如何藏匿苟且于主流社会之中。

 

《燃烧》将触角延伸到什么都没有的穷人身上,以最终的愤怒爆发表达了底层人民对于上层人民积蓄已久的不满。

 

《寄生虫》没有单独讲一个群体,也没有极致化讲几个个人,只是平常心一般讲了两个家庭。

 


它没有战队,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倾斜。

 

它一直在以一个上帝视角,用大胆超脱、辛辣讽刺的象征和隐喻,将韩国社会的现状剥离开来。

 


告诉你,这道贫富巨大差距,社会阶层不公的鸿沟,是怎么产生的。

 

还警醒你即便社会再怎么祥和宁静,这社会和睦的背后,永远都有这道鸿沟,且只会越来越深。

 

它无法给你如何解决的答案,却为你指明了答案的方向。


留言互动


说说家庭中令你印象深刻的一件小事


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故事,

根据留言点赞的热度和质量,

读书鱼仔会选出1名真爱

送出一本《小偷家族》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点右下角“在看”哦~


领最新好书,微信扫码直接加读书鱼仔

 


↓凹叔推荐↓

《 比海更深》

是枝裕和 著

磨铁图书出品


凹叔推荐的这本书,是是枝裕和的另一部温情作品。

良多曾是一位专职作家,但作家生涯的辉煌过后,他陷入了创作危机,笔下再也无法写出优秀的作品。他长久以来的精神支撑是每月一次与儿子的见面,但他无力负担儿子的抚养费。倍感挫折和孤独的良多来到城郊探望母亲,而这夜台风突然杀到,同样前来的前妻和儿子只好被迫留宿,让久未聚首的一家人难得共度一宵。

生活琐碎而现实,但总见真情流露。


6月14日至6月20日,当当618年中狂欢,百万图书每满100减50,戳图直达↓↓↓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本文采编:秋䒕墨;本文编辑:桃子;实拍摄影:老咪;监制:袁复生。如需转载开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点击【关键词】 查看更多精彩◣


最热招人:带你玩 | 读诗会 | 双子座作家 | 《林奕含逝世两周年》 | 悔创母亲节 | 村上春树谈父亲往事 | 9.4分综艺揭开黄渤最深的绝望 | 《六欲天》导演祖峰 | 一本书看懂权游烂尾 | 哈佛博士解读北大弑母案吴谢宇 | 六一特辑:我小时候最讨厌的书是…… | 《花莲之夜》活动纪实 | 神奇书屋”公益活动

有趣太宰治 | 如此纯真又私生活混乱的男人 | 《朋友,吸猫吗?》 | 《康有为文集》,放梁启超照片? | 余光中:除了乡愁,我还有咪咪这样的姑娘 | 高考后的正确狂欢方式 | 专访法医秦明

好书《日日有好日》 | 《人行道王国》 | 《法医秦明》 | 《我是猫》 | 《寂寞之井》 | 《今天将会不一样》 | 专访苏童《黄雀记》 | 孙俪《遇见你,陪伴你》 | 集中营《失去名字的女孩》 | 东野圭吾 | 爆笑漫画《绝顶》 | 萌出血《瓜几拉画猫:吾辈宋朝猫》 | Netflix网剧原著小说《流沙刑》深度治愈《悠长的告别》|闺蜜《了不起的女朋友们》 | 《大鱼》 | 张小娴新书《爱过你》 | 宫部美雪《圣彼得的葬礼》 | 穿着纸尿裤去旅行《Go Go Go!诺玛小姐》|神奇童书合集

好剧 《复仇者联盟4》 | 《美国众神》 | 《爱,死亡和机器人》 | 《何以为家》 | 《爱上你治愈我》 | 《我,到点下班》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图书半价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