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9月14日 上午 11:2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哈尔科夫完全解放!俄军高层公开指责普京!

Moskit 科尔松试车场 2022-09-14 07:00 Posted on 江苏

首先是大家最关心的前线局势:截至今日俄军已经完全退出哈尔科夫地区,边境的城市、村庄和检查站都已经重新被乌克兰军队接管。俄军退却的速度相当快(逃命要紧),所以没有爆发大规模战斗,乌军相对轻松地收复了失地。现在再看俄乌战争局势地图,可以看到哈尔科夫北面已经和基辅北面一样变成了漂亮而干净的蓝色控制区。

但正如我们无数次强调的那样,侵略者的“善意退却”和“重新集结”从来不是为了什么和平主题。俄军在近日撤退时仍不忘使用远程重炮轰击哈尔科夫城区,并且使用巡航导弹攻击乌克兰境内的发电厂。这毫无疑问是恐怖袭击,意在使用无差别武力恐吓乌克兰人,让他们在普京倒台之前选择对他有利的结束战争的方式。独裁者总是自以为是的。他们认为“战争”不过是利益交换的游戏,巡航导弹飞来飞去不过是“损害了你的利益”,在左右权衡之后你就会同意我的条件。他们从来没有向漫天的瓦砾和遍地的裹尸袋投去哪怕一眼,因为底层的生命、权力和愤怒不是他们所关心也不是他们所在乎的。这就是为什么普京不理解“乌克兰为什么不投降”的原因,他忘了乌克兰人也是人。

乌克兰消防员正在扑灭TEC-5电厂的火灾,后者的遇袭造成乌克兰全国大范围的停电


比起俄罗斯军队的装备和兵员状况,我更想谈谈他们的士气和他们的情绪。我想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俄罗斯士兵的士气有多低落,如果有人对此有疑问,请去重温有着一万多守军的伊久姆在一天之内就被放弃的故事、俄军留下整齐排列的装备等待乌克兰接收的故事以及俄军乔装假扮骑自行车逃跑的故事。事实胜于雄辩,不过我这里有个更棒的故事。

由俄军被缴获的T-72B3组成的纵队

俄军从库皮扬斯克撤离后,被迫放弃了对卢甘斯克地区北部的防御。同时,一些部队被命令转移到斯瓦托沃以北的村庄进行防守。不过几个小时后,由于乌军的快速推进,俄军再次决定收缩防线,将这些部队继续南调。但很快俄军前指就发现有个营级战术群“失联”了,是的,完全地断绝了任何无线电通讯,而且是毫无征兆的。俄军前指立刻判断出这个营级战术群“哗变”或是“逃亡”了,因为这个战术群里有着大量义务兵的存在。不管普京作何“保证”,当前线缺人的时候总归是得出点“歪主意”的。俄军总参立刻要求邻近部队前往镇压,但有趣的是,前去“惩戒逃兵”的部队也“失联”了——恐慌情绪与不用搏命的“好办法”是会传染的。

俄军丢弃的坦克,全部都处于完好状态

俄罗斯军队并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战场上的颓势让大多数人对战争前景相当绝望,现在俄军内部有着两种声音,一种是认为俄军只能放弃南部战线,退守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地区,依托大城市和边境补给线和乌军打消耗战,另一种则认为俄军只会被赶回克里米亚甚至本土去。但真正令克里姆林宫感到害怕的是此刻军队的情绪——愤怒。军队发现虽然莫斯科主导了过去数十年军队的“再解体”和海量的腐败行为,但此刻后方的文官却把一切责任扣在他们的头上。这就是为什么在几天前的特别军事行动的报告会上发生如此惊人的一幕:

普京在加入会议后原本打算和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原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现任联邦安全会议秘书,普京亲信)谈话,但为了向军队示好,他决定听取俄罗斯总参谋部的汇报。他表示自己愿意听取总参谋部对于目前局势的看法和对未来军事计划的展望,但随后发生了不和谐的一幕:总参谋部的代表(某位将军,没有透露姓名)首先表示目前的信息与美国人的计划完全吻合,然后直言俄军已经失去了进攻能力,很快也没有防御的机会了。在短暂的沉默后,他抬起头对着总统大声说道“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洛维奇,你已经输了!”在场的人包括普京本人都没有预料到这样大胆的冒犯,在空气仿佛沉寂许久之后,尼古拉-帕特鲁舍夫才出言打断他:“你怎么敢对最高统帅这样说话?!”但这位将军显然没有收敛的意思,开始用一连串新的、不乏严厉的言论来回应,总参谋部的其他代表不得不把他架出了会场。

这可能是普京在特别军事行动期间最坐立不安的时刻

这就是当日会场泄露出来的全部信息,很遗憾我们没有获得关于普京对此表现的任何信息,但我想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在战事急转直下的此刻,没有什么比军队公开反对自己来得更可怕的了。看到这里,大家也许就能理解为什么普京下令炸毁乌克兰的民用设施了——通常情况下,当人在害怕的时候,需要造出一些大的声响来为自己壮胆。目前唯一的问题就是俄罗斯军队是否已经走到了1917年同样的地步。如果是在一个月前,我会对这种论调持完全的否定态度,因为尽管前线遭受了重大打击,但当选择的目标朝向“军事政变”这种禁忌的词汇时,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当涉及到所拿的津贴、抵押的贷款和不稳定的平民生活时,大多数军人的不满情绪都会立即消退。

但现在不一样,在乌克兰军队炫耀自己强大的武力之后,俄军的前线士兵现在真的认为继续战斗是一个“毫无疑问的自杀选项”。此刻,来自莫斯科的指责会成为点燃士兵怒火的助燃剂。但这种怒火能否转变成一种有效的推动力,抑或是是否猛烈到足以支撑他们赶到莫斯科仍然是一个未知数,并且实话说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性仍然十分的低。不过我希望大家牢记:

历史不会重演,但留下的回响足以改变世界。

在讲述完我们的主要观点以后,再让我们聊一聊一些零碎的问题。在我几乎没办法回复私信的此刻,我还是能针对一些读者提出的共性问题进行答复。

首先是这架在起飞时坠毁的俄军Su-25,昨天和今天,有大量的读者私信我询问事件的具体消息。我只能表示现在只能确定这架Su-25是俄军所属,并且坠毁于俄乌战争期间,但具体的时间和地点不得而知。由于视频太容易被举办下架,所以我就发组图给大家看一下。

进行一个简单的辨识就能发现这是俄罗斯空天军的飞机:

乌军Su-25涂装

俄军Su-25涂装

这张就显示得很清楚了


注意长机尾翼上白色的标识,可能是“V”或者“Z”,是俄军军机的识别标识


事故的原因仍然不明,不过不外乎人为(疲劳驾驶、未能判明地面距离、过于靠近长机尾流)和机械故障。这两种可能对于此刻的俄罗斯空天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Su-25是空天军现在唯一能保持高强度对地作战的机型,无论是飞机本身还是配套飞行员出问题都大大降低了它们作为“飞行炮兵”的有效性。

提到的“俘获中将”的照片,注意军服的衔级是中校

其次就是关于俄罗斯中将安德烈-伊万诺维奇-西切沃伊被俘的消息,对此我还是持保留态度,毕竟通报中他被俘的地区是volokhiv附近,9月7日这地方早就是战区了。至于乌方声称的特种部队潜入后方,伏击抓获之后直升机运出来的说法...我只能说太像是个故事了,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应该穿着中校制服被抓——在后方开会怕遇到危险应该多带护卫,换身糟军服有个鬼用。西部军区司令员既不会在交火之后只身跑到前线去,也很难在战线后方被渗透的乌军特种部队活捉。我向来都是喜欢说有根据的话,乌方给出的消息还是太模棱两可,甚至有些自相矛盾,我不太愿意采信。如果事实跟我想的不一样,乌克兰真抓到了这条大鱼,那么这几天肯定会有采访视频之类相关报道出来的,不妨多等一等再下结论,在我们批判俄方“胡言乱语”的时候,也不要走进自己的舆论陷阱。

然后由于前天的视频汇总有不少视频被举办下架,而有些读者对“俄罗斯坦克带着步兵飙车撞树”这个视频格外好奇,我就截成组图放出来,权图一乐:

俄军坦克一路狂飙

可道路两侧有邪恶的乌克兰士兵伏击


搭便车的倒霉蛋纷纷掉落


加速转向逃离


猪撞树上了


树倒了彻底走不脱了


然后我整理了几个最近两天前线传回来的值得一说的画面:

乌克兰在伊久姆缴获了一辆T-80BVM和T-72B3


有趣的是这辆T-80BVM在俄军前几日的宣称照中出境,并且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位置,也就是说这车有一周左右完全没挪过窝,然后还被乌军完整俘获...


在伊久姆又找到一个让乌军装甲兵两眼放光的宝库:上面四张图里有7辆MT-LB,两辆T-72,一辆BTR-82(被摧毁)

乌克兰“拖拉机旅”的新斩获


之前被各路“专家”吹上天的俄军“威力巨大之PTKM-1R反坦克地雷”,现在也是完整的战利品


这辆BMP-2的主人求生欲真的很强


被摄像机记录下的俄军BMP-3步战车被击毁的瞬间


作为结束语,9月11日和9月12日俄军分别损失了102和99辆各型装甲车辆(有图片和视频证据),时至今日,俄罗斯已摇身一变,成为了乌克兰军队的最大武器供应国。



别忘了关注备用账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