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脑瘫与脑残之间,只有一句诗的距离!

汪平书屋 2022-03-06

本号已入驻“个人图书馆”,欢迎投稿,尤其欢迎人生哲理等历史、文学、杂文、及文学评论类原创文章,若有打赏归原创作者。投稿邮箱:2713023142@qq.com,文后请附微信联系方式和作者简介。

脑瘫与脑残之间,只有一句诗的距离!

作者:兰陵笑笑侠;来源:鸣鹤楼


这年头,读诗的人没几个,写诗的人更少。


堂而皇之写出来,还满满屎尿屁的味道。


放眼望去,除了余秀华,真找不到第二个纯粹的诗人。


2月27日,余秀华又写了一首《祷告辞》。


车就恶如仇,所以,我们他们的口约重复了平跟不上,他们的口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她乞求诗歌能够阻挡一辆坦克,她乞求鲜花能够对抗子弹。


一个身患脑瘫的诗人,一个46岁的女性,发出了最响亮的反战声音。


纵是写出绝伦诗歌,余秀华也只是做了一个正常的人情感判断,维护一个诗人的基本操守。


因为诗人不是外交官,也不是军事家,她们有自己的使命。


世界上反战情绪最强烈的群体就是女性,因为她们是母亲、是妻子、是女儿,她们不想失去儿子、不想成为寡妇、不想让父亲的名字刻到纪念碑上。


世界上反战影响力最深刻的是文学,没有一个真正的文学家会利用小说、诗歌、电影等艺术形式鼓吹杀戮、鼓动战争,所有战争题材的文学作品最终都是反战的。


有意思的是,余秀华的评论区却沦陷了。

一波波好战分子大言不惭地对她进行了疯狂攻击:


“你不懂政治,写这个诗没有意义。”


而余秀华也不客气,她的反击甚至比诗句还要壮美:

一向它 “他们在
  当晓妍醒来的时候,天早已大亮了,阳光正从窗帘的隙缝中射进来,在室内投下了一条明亮的、闪烁的、耀眼的金光。晓妍睁开眼睛,一时间,她有些儿迷糊,不知道自己正置身何处。然后,她看到了子健,他坐在她面前的地毯上,双手抱着膝,睁着一对大大的、清醒的眸子,静静的望着她,她惊悸了一下,用手拂拂满头的短发,她愕然的说:“怎么……我……怎么在这儿?”

  “晓妍,”他温柔的呼唤了一声,拂开她遮在眼前的发鬈,抓住她的手。“你睡着了,我不忍心叫醒你,所以,我在这儿陪了你一夜。”她凝视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昨夜发生的事逐渐在她脑海里重演,她记起来了。她已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子健,包括那件“坏事”。她打了个冷战,阳光那样好,她却忽然瑟缩了起来。“啊呀,”她轻呼着。“你居然不叫醒我!我一夜没回家,姨妈会急死了。”她翻身而起。

  “别慌,晓妍。”他按着她。“你姨妈知道你在这儿,是她叫我陪着你的。”

  “哦!”她低应一声,悄悄的垂下头去,不安的用手指玩弄着牛仔裤上的小花。“我……我……”她嗫嚅着,很快的扫了他一眼:“你……你……你一夜都没有睡觉吗?你……怎么不回去?”

  “我不想睡,”他摇摇头。“我只要这样看着你。”他握紧她的手。“晓妍,抬起头来,好吗?”

  她坐在沙发上,头垂得更低了。

  “不。”她轻声说。“抬起头来!”他命令的:“看着我!晓妍。”

  “不。”她继续说,头垂得更低更低。她依稀记得昨晚的事,自己曾经一直述说,一直述说,一直述说……然后,自己哭了,一面哭,一面似乎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关于自己“有多坏,有多坏,有多坏!”她记得,他吃惊过,苦恼过,沉默过。可是,后来,他却用手环抱住她,轻摇着她,对她耳边低低的絮语,温存而细致的絮语。他的声音那样低沉,那样轻柔,那样带着令人镇静的力量。于是,她松懈了下来,累了,倦了,她啜泣着,啜泣着……就这样睡着了。一夜沉酣,无梦无忧,竟不知东方之既白!

  现在,天已经大亮了,那具有催眠力量的夜早已过去,她竟不敢迎接这个白昼与现实了。她把头俯得那样低,下巴紧贴着胸口,眼睛看着衬衫上的扣子。心里迷迷糊糊的想着:怎么?她没有失去他?怎么?他居然不把她看成一个“堕落的、毁灭的、罪恶的”女孩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抬起头来!”他再说,声音变得好柔和。“晓妍,我有话要对你说。”

  “不,不,不。”她惊慌的低语。“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

  “我要说的,”他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着自己。于是,他看到了一张那样紧张而畏怯的小脸,那样一对羞涩而惊悸的大眼睛。他的心灵一阵激荡,一阵抽搐,一阵颤栗。噢,晓妍,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终日神采飞扬的女孩,怎会变得如此柔弱?他深抽了口气,低语着说:“我要说的话很简单,晓妍,你也非听不可。让我告诉你:我爱你!不管你过去的历史,不管一切!我爱你!而且,”他一字一字的说:“你是个好女孩!天下最好的女孩!”

  她瞪着他,不信任的瞪着他。

  “我会哭的。”她说。泪光闪烁。“我马上要哭了,你信不信?”

  “你不许哭!”他说:“昨晚,你已经哭了太多太多,从此,你要笑,你要为我而笑。”

  她瞅着他,泪盈于睫。唇边,却渐渐的漾开一个笑容,一个可怜兮兮的、楚楚动人的笑容。那笑容那样动人,那样柔弱,那样诱惑……他不能不迎上去,把自己的嘴唇轻轻的,轻轻的,轻轻的盖在那个笑容上。

  她有片刻端坐不动,然后,她喉中发出一声热烈的低喊,就用两手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脖子,她的身子从沙发上滑了下来,他们滚倒在地毯上。紧拥着,他们彼此怀抱着彼此,彼此紧贴着彼此,彼此凝视着彼此……在这一刹那,天地俱失,万物成灰,从亘古以来,人类重复着同样的故事,心与心的撞击,灵魂与灵魂的低语,情感与情感的交融。

  半晌,他抬起头来。她平躺在地上,笑着,满脸的笑,却也有满脸的泪。“我说过,不许再哭了!”他微笑的盯着她。

  “我没哭!”她扬着眉毛,泪水却成串的滚落。“眼泪吗?那是笑出来的!”她的手重新环绕过来,揽住了他的脖子,她的眼珠浸在泪雾之中,发着清幽的光亮。“可怜的贺子健!”她喃喃的说。“可怜什么?”他问。“命运让你认识了我这个坏女孩!”她低语。

  “命运带给了我一生最大的喜悦!让我认识了你这个——

  坏女孩!”他再俯下头来,静静的,温柔的吻住了她,室内的空气暖洋洋的,阳光从窗隙中射进来,明亮,闪烁,许多跳跃的光点。终于,她翻身而起。兴奋、活跃、喜悦,而欢愉。

  “几点钟了?”她问。他看看手表。“八点半,张经理他们快来上班了。”

  “啊呀,”她叫了一声,“今天是星期几?”

  “星期三。”

  “我十点钟要学琴!”她用手掠了掠头发。“不行,我要走了!你今天没课吗?”

  “别管我的课,我送你去学琴。”他说。

  她站在他面前,用手指抚摸他的下巴,她光洁的面庞正对着他,眼光热烈而爱怜的凝视着他。房间里已经很久了,是不是?”他问。

  “是的。”

  “你认为晓妍会把这一段告诉子健?”

  “她会的。”她说:“因为我已经暗示了她,她必须要告诉他。如果——她真爱他的话。”

  “那么,我们担忧也没用,是吗?”俊之沉思着说。“你不愿离开云涛,因为你要等待那个答案,那么,我们就等待吧,我想,很快我们就可以知道子健的反应。”

  她看来心魂不定。“你很笃定呵!”她说。“不,我并不笃定。”他坦白的说:“在这种事情上,我完全没有把握,子健会有怎样的反应,我想,这要看子健到底爱晓妍有多深。反正,我们只能等。”他说,站起身来,他再一次为她注满了热咖啡。“喝这么多咖啡,我今晚休想睡觉了。”她说。

  “今晨,”他更正她。“现在是凌晨两点半。”

  “哦,”她惊讶,更加不安了。“已经这么晚了?”

  “这么早。”他再更正她。

  她看着他。“有什么分别?”她问:“你只是在文字上挑毛病。”

  “不是,”他摇头,“时间早,表示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时间晚,表示你该回去了。”

  “我们——”她冲口而出:“本来就晚了,不是吗?见第一面的时候就晚了。”他的手一震,端着的咖啡洒了出来。他凝视她,她立刻后悔了。“我和你开玩笑,”她勉强的说:“你别认真。”

  “可是——”他低沉的说:“我很认真。”

  她盯着他,摇了摇头。

  “你已经——没有认真的权利了。”

  他把杯子放下来,望着那氤氲的、上升的热气,他沉默了,只是呆呆的注视着那烟雾。他的眉头微蹙,眼神深邃,她看不出他的思想,于是,她也沉默了。一时间,室内好安静好安静。时间静静的滑过去,不知道滑了多久,直到一声门响,他们两人才同时惊觉过来。会客室的门开了,出来的是子健。雨秋和俊之同时锐利的打量着他,他满脸的严肃,或者,他经过了一段相当难过的、挣扎的时刻,但是,他现在看来是平静的,相当平静。

  “哦!”子健看到他们,吃了一惊。“你们没有走?”他说:“怪不得一直闻到咖啡味。”

  雨秋站起身来。“晓妍呢?”她不安的问,再度观察着子健的脸色。“我要带她回家了。”她往会客室走去。

  “嘘!”子健很快的赶过来,低嘘了一声,压低声音。“她睡着了,请你不要吵醒她。”

  雨秋注视着子健,后者也定定的注视着她。然后,他对她缓缓的摇了摇头。“姨妈,”他说:“你实在不应该。”

  “我不应该什么?”她不解的。

  “不应该不告诉我,”他一脸的郑重,语音深沉。似乎他在这一晚之间,已经长大了,成熟了,是个大人了。“如果我早知道,我不会让她面对这么多内心的压力。四年,好长的一段时间,你知道她有多累?她那么小,那么娇弱,却要负担那么多!”他眼里有泪光。“现在,她睡着了,请不要惊醒她,让她好好的睡一觉,我会在这儿陪着她,你放心,姨妈,我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雨秋觉得一阵热浪冲进了她的眼眶,一种松懈的、狂喜的情绪一下子罩住了她,使她整个身子和心灵都热烘烘的。她伸过头去,从敞开的、会客室的门口看进去,晓妍真的睡着了。她小小的身子躺在那宽大的沙发上,身子盖着子健的外衣。她的头向外微侧着,枕着软软的靠垫。她面颊上还依稀有着泪光,她哭过了。但是,她现在的唇边是带着笑的,她睡得好香好沉好安详,雨秋从没有看到她睡得这样安详过。

  “好的,”她点点头,对子健语重心长的说:“我把她交给你了,好好的照顾她。”

  “我会的,姨妈。”俊之走了过来,拍拍还在冒气的咖啡壶。对子健说:“你会需要热咖啡,等她醒过来,别忘记给她也喝一杯。”

  “好的,爸,”子健说:“妈那儿,你帮我掩饰一下,否则,一夜不归,她会说上三天三夜。”

  俊之对儿子看了一眼,眼光是奇特的。然后,他转身带着雨秋,从边门走出了云涛。迎着外面清朗的、夏季的、深夜的凉风,两人都同时深吸了一口气。

  “发一下神经好不好?”他问。

  “怎样?”

  “让我们不要坐车,就这样散步走到你家。”

  “别忘了,”她轻语:“你儿子还要你帮他掩饰呢!”

  “掩饰什么?”他问:“恋爱是正大光明的事,不需要掩饰的,我们走吧!”于是,踏着夜色,踏着月光,踏着露水濡湿的街道,踏着街灯的影子,踏着凌晨的静谧,他们手挽着手,向前缓缓的走去。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我不懂政治,我只关心人类。”


“诗歌是文化和文明的一种,只有文明配得上阻挡坦克。”


看到如此热闹的互怼,禁不住笑出狗叫声。


如果不是隔着屏幕,估计那帮爷们会一拥而上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余秀华踹倒在地。


读不懂你的诗,把你打趴下的本事还是有的。



电影《功夫》中,周星驰扮演的小混混到处挨揍受欺负,最后终于找到出气筒,抢了“哑女”的冰激凌。


弱者只能靠欺负更弱者来寻找尊严。


这种混混逻辑,才是那些满嘴国际关系、大国博弈、政治较量者心底最猥琐的想法。


别看一个个叫得欢,把他们扔到战场上十有八九都会尿裤子。


不光是胆子小,脑子里水还特别多。


脑瘫与脑残之间,只有一句诗的距离。


然而这个距离是无法逾越的,因为深入骨髓的弱者思维和弱者心态无法改变。


了解很重要,至少能够帮你打开一扇窗


就在余秀华发布《祷告辞》的第二天,李田田也写了《皇帝的新装》续篇。


当那个男孩说出皇帝没穿衣服时,遭到士兵无情的鞭打。


男孩母亲解释说,儿子的眼睛有病,看不清东西。


大臣把男孩送到最好的医院,治疗了一千零一夜才出院。


出院后,小男孩还是看不见皇帝的衣服,可是他看见母亲兜里揣满了皇帝赏赐的金币。


估计那些连诗歌都读不懂的人,理解童话故事会更费劲。


余秀华,李田田。


一个脑瘫农民诗人,一个精神有病的乡村教师。


两位女性用诗歌和童话的文学方式,表达了她们最真实的想法。


懂的人不言自明,不懂的人永远不懂。


对脑残患者,多说一句就输了。



这几天最烦的是被逼着站队,挺俄与挺乌必须二选一,相当于不喝尿就得吃粪,真是恶心到家了。


连俄语、乌克兰语都听不懂,一个个把自己当成大明白,简直也没谁了。


还是听听咱们外交部怎么说吧:


“一国安全不能建立在损害别国安全的基础之上,更不能出于寻求自身绝对军事优势和绝对安全而肆意损害别国主权和安全,各国的合理安全关切都应该得到尊重。”

如果连这句话都读不懂,脑残片请加大剂量服用。



商品:

含一颗,2秒“爆珠”,5秒解决口臭!胃病、幽门螺杆菌都没了

德国AHRD阿赫德睡眠软糖,拯救3亿人的失眠

【瘊疣偏方膏】

肝不好,百病找!每天一杯它,排毒清油脂,告别色斑脸、水桶腰!

华佗养肺国药【本草散节膏】

人参五宝茶十二药坊【耳鸣贴】白云山透骨液,专治腰痛、颈椎、关节炎、类风湿,一抹就消尿酸的死对头,每天吃2粒,尿酸刷刷降,痛风不再来!一招拯救便秘,肠子润到会打滑,宿便毒素全排出!《慢煮生活》:民国有趣的男人,都活得像花儿一样《中国古典文学雅读系列典藏版》【德国原装】NA水飞蓟籽油养肝片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注重分享,被刊用文章若无法核实真实出处,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请联系后台,我们会立即删除,谢谢

精彩回顾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是谁?索马里海盗,突然没了!背后真相大跌眼镜!什么是文明?看挪威富裕后如何对待自己的国民比起死去,更悲惨的是痛苦地活着你不为正义站起来,你就得为邪恶陪葬
乌克兰与俄罗斯:千年来谁出卖了谁?
致敬为社会进步发声的人!
易中天:一个社会没有了底线什么都会发生~(一针见血)全球刷屏!乌克兰总统的震撼演讲火了原山西省长于幼军痛斥:有的人连良知都没有俄乌之战,为什么打到普京要用核威慑了如果俄罗斯最后输了,输在哪里?
一个人真正的高贵,不是容貌和打扮,而是以下四个特质
西方文明的八个特征!你知道几个?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