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王文锋牧师致著名作家野夫的公开信

李兰娟院士:疫情结束后,这种现象应改变……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这列穿越时光的小火车,带你在高速时代体验“从前慢”

山东广播电视台

 7053/7054次列车,

44年来往返于淄博与泰山之间,

以三十多公里的时速

穿行在乡村田野山间

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搭乘着无数颗年轻的心奔赴梦想的旅途,

也将无数思家心切的人平安地送上归途。

 

 


她叫赵新华,曾经是这趟列车的列车长。这是她退休之后第一次坐小火车进山。



记者:您觉得现在再坐这个小火车跟之前工作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吗?

赵新华:觉得心情放松了,真正作为一个驴友出去玩,上班的时候和现在心情是不一样的,上班的时候有责任心,现在纯是放飞心情了。

 

1981年的夏天,18岁的赵新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制服,成为了一名列车员。从18岁到55岁,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这趟列车上度过的, 

 


赵新华:从小就是在铁路边上张大的,所以说看着列车员,那个时候觉得干个列车员特别神气,我觉得这份工作很神圣,从小也是铁路子弟,就喜欢这份工作,所以说一直就在这个车上。

 


她把最好的青春年华留在了这里,

这趟列车见证了她的成长,

她也在这趟列车上感受到了时代的变化。

 

中午十二点四十一分,列车在运行了近六个小时之后准点到达泰山站,列车在泰山站停留三四十分钟之后便载着一车的旅客再次启程。



在车厢里我们注意到了两个从泰山站上车的女孩,她们在莱芜读高中,每隔三周都要乘小火车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为了在三年之后考上理想的大学,周淑娴选择奔赴他乡读一所私立高中。

 


记者:那你理想中的大学在哪里?


周淑娴:上海吧,因为我的理想是要做一名医生,然后就想去上海读大学。想想父母,反正我爸妈挺辛苦的。我妈是个幼儿园老师,我爸在一个食堂里工作,我爸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八点半了,早上四点多钟就要起来工作。



记者:哪所大学是你心中的目标啊?


周淑娴:复旦大学吧,就是这所大学就是我理想中的大学吧,就是希望好好努力三年之后能考上大学不辜负他们对我的期望。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人,

愿她所有的汗水,

都有所收获,

所有的努力,都不被辜负。

 



赵承彪:你看外面这干的这是什么东西?你看那绿色的那什么?你看那绿色的


赵飞扬:草!


赵承彪:不是草,那是麦子,小麦。

 

这是赵承彪第一次单独带着儿子出远门,也是六岁的儿子第一次乘坐绿皮小火车,显得有些兴奋。2004年赵承彪考入山东科技大学,那一年他第一次坐火车走出了家乡。如今再次登上这趟列车不再是因为便捷省钱,更多的是对那段乘车往返于家和学校的美好时光的怀念。

 


赵承彪:就是第一次走出大山的时候,那时候就是坐这个火车然后去了泰安,然后去了我的大学。


记者:第一次坐这个火车什么心情?


赵承彪:很憧憬很兴奋,因为那时候也是考上大学拿着录取通知书去学校,特别向往大学生活,然后坐着火车就比较开心,比较高兴。


曾经这列小火车承载着他走出大山的渴望,

也承载着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如今已是满满的回忆。

 

从开通之日起,7053次列车就成了沿线村民出行的主要方式,被老百姓亲切称呼为“庄户列车”。风雨无阻、准时准点的小火车上有了山村生活气息,更增多了村民们对生活的期盼。



如今搭乘列车的不只是沿线的乡亲们

更有很多前来旅行的游客。




7053次列车沿途经过159个涵洞,56座桥梁,22座隧道,这趟列车除了淄博、莱芜东、泰山卖票之外,其它的站全是在车上补票,这也成了这列小火车的一大特色。


作为列车值班员,毕峰在这趟车上的工作量要比在其他列车上多一些,工资待遇也远不如其它线路,但即便是这样,一年前毕峰还是主动申请调来了这里。

 


毕锋:但是我觉得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了这个父母健在的时候想尽的一些孝该早尽的就尽。你像我父亲去年突然没了,我前面全都是在跑长途,你现在想见也见不着了


为了每天晚上都能回家陪母亲,毕峰主动申请调到了这里。

 

毕锋:什么也不如就在身边。你像老人吧,我在我母亲那边待着他不求你一分钱,你就在旁边他看着你。你在她知道你挺好,安好就行了。

 

听话懂事的儿子很快就要高考,他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毕锋:孩子上学马上高考了花钱,我儿子还是艺术特长生,学艺术的

记者:压力还是挺大的哈

毕锋:不是挺大是巨大,我就想巨大也就这两年了,巨大也得熬,什么时候他上了大学我心里就踏实了。

 

踏实的工作,辛勤的汗水,

现在所面对的一切,

都是为了下一站的幸福。

 

在1号车厢我们看到了久违的场景,旅客面对面坐着,边吃边聊很是悠闲自在这群人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他们都是来自铁路系统的老职工。

 


孙德明:我们这几个人可以说基本涵盖了铁路系统运输的主要的部门,这位师傅是机务段的,开火车的,就是火车头司机,这是车辆段的,负责车辆维修的

 

与火车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对于铁路、对于火车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四十多年的工作生涯也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铁路运输的发展。



 孙德明:70年代那时候车很慢,铁路的火车速度都是三四十公里每小时,现在都到了高铁时代了。但是我们坐上这个车能回忆到过去,我们都是铁路职工,重温过去我们在铁路沿线奔波,上下班,有的好几百公里回家很难,感觉又回到那个时代了。

 

廉价的车票,热闹的环境,热情的旅客,

在这里时空彷佛一下回到了几十年前。

每一段旅程的背后,

都承载着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

绿皮火车是会消失,

会随着记忆慢慢逝去,

但是它曾经陪着我们走过的路依旧在。

并将随着历史的车轮继续向前。

今晚21:30  

锁定山东卫视

此时此刻

《穿越时光的列车》


好看你就点点我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