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被拘押千余天获国家赔偿四十五万,精神赔偿二十二万

原南通市公安局长高山落马背后,任内最大刑案被指“逐利性执法”

翻几万袋垃圾帮运动员找手机,是好客之道还是超国民待遇?

独家细节!传许家印正接受监控,知情人士:他会都不开了,近期已缺席2次例会

被退货20亿元、大幅裁员,储能界“红人”能熬过这次危机吗?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安徽帮称霸千亿炒货江湖

翟杨 搜狐城市 2023-05-02

国人爱嗑瓜子,尤其是在年节之时。据相关统计,2023年春节期间,坚果炒货是零食年货的龙头,成交额同比增长超10倍。

领袖也爱嗑瓜子。“毛泽东喜欢吃黑瓜子(西瓜子),刘少奇喜欢吃葵花子……天天夜里开会,毛泽东(瓜子皮)建一座‘宝塔山’,刘少奇堆成‘蒙古包’”。

而就在这一捏一嗑间,催生出了千亿炒货江湖。中金公司研报显示,2020年,中国坚果炒货行业零售额约为1415亿元。

其中,坐拥业界顶流的安徽炒货帮,把持着最大话语权。

安徽炒货帮中最早打出名声的,是年广久和他的“傻子瓜子”。

年广久其人,标签诸多。但文盲、贩子、劳改犯,是其最为忌讳的三种称呼,就如阿Q讳说一切近于“癞”的音一般。

但对于财富,年广久从不忌讳“财不露白”,即便是在时局不明的年代。

出身贫寒的年广久,“9岁就搞水果、后来搞鱼,还贩过甘蔗、卖过冰棒”,而最终靠“炒瓜子”发了家。“那个年代家里的钱都用麻袋装着,天阴就会发霉,天晴的时候,我就搬出来晒在院子里面,几十万就那么晒着。”

年广久的瓜子生意起步于政治运动接二连三、个体经济凋敝的年代。

彼时,即便是瓜子,也属统购统销物资,个人不得贩卖。为此,年广久两度因“投机倒把罪”收监入狱。而授其炒瓜子技艺的师傅,也因偷卖瓜子被警察追赶而引发心脏病猝死。

但即便生存空间如此逼仄,年广久“偷卖”瓜子也未曾停过。“他来我跑,他走我摆”的游击战术,成了那个时代年广久的生存之道。

幸运的是,很快“大门”打开了一条缝。

三次入狱,让年广久成为中国经济政策变化斗争最直接的见证者/视觉中国
随着70年代末中国经济体制的逐渐转轨,以及千万知青返城所带来的现实就业压力,个体经济等来了复苏的契机。
目不识丁,但商业嗅觉敏锐的年广久,率先在芜湖十九道门摆起了摊。而《芜湖日报》基于抓典型宣传需要所作的头版报道——《货真价实的“傻子瓜子”》,则让年广久的生意势头如同烈火烹油。
就这样,“傻子瓜子”名声渐隆,营业额也随之翻了数番。而旺盛的需求下,年广久“独木难支”,于是雇工成了提升产量的唯一选项。很快,年广久的作坊便超出了工商局有关个体户雇工最多8个的规定。
超额雇工引发了巨大非议,而有关“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一路从党政机关传到理论界,从芜湖传到中央,直至最后邓公一锤定音:“不要动,先放一放,看一看。”
高层定论,非议消散。年广久则顺势而上,将销售触角延伸至上海、南京等数十个城市,并陆续在多地开设加工厂,其中仅芜湖雇工人数就超百人,年广久也因此成了当时中国最大的个体户,以及中国最早的百万富翁之一。
在年广久的带动下,昔日的“皖江明珠”芜湖也一跃成了赫赫有名的瓜子城。
1980-1984年,芜湖瓜子产量从100万斤一路飙升至3050斤,全市瓜子加工企业和加工户共计58家,瓜子零售网点超过650家。1985年,芜湖还邀来京沪等地的经济专家,专题研讨“芜湖瓜子城形成与发展”。
但芜湖有关的瓜子城的期待还是落了空。
80年代后期,“大门”收紧。中国经济体制探索步入曲折发展期,个体经济由“波峰”又跌入“谷底”。1989年,年广久因经济问题“三进宫”。1991年,经芜湖中院审理,年广久虽贪污罪不成立,但却以流氓罪为由获刑。
直至,邓公南巡讲话再度提及“傻子瓜子”——“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 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年广久才又被无罪释放了。
此后,年广久虽带领“傻子瓜子”重出江湖,但到底“伤了元气”。而即便日后市场经济的合法地位逐步确定,“傻子瓜子”也仍旧错失了工业化机遇,转而陷入了无休止的家庭内斗。
而缺了炒货龙头的芜湖,其“瓜子城”的设想也成了虚妄。
但安徽炒货帮,并未从此一蹶不振,因为,第二位关键人物已预备登场。
市场经济浪潮蔓延的1995年,已是安徽省商业厅工业科科长,端着旱涝保收“铁饭碗”的陈先保,决定辞职下海。
陈先保初涉商海的第一步,落在了冷饮行业。凭借“双节棍”造型的儿童冷饮“棒棒冰”,以及体制内多年的人脉积淀,陈先保逐渐在合肥商界站稳脚跟,并积累了第一桶金。
而当“棒棒冰”被同行大量仿冒,意欲拓展新品的陈先保,瞄上了瓜子生意。
此时的炒货行业,仍以走卒贩夫式的叫卖为主流模式,一口铁锅、一把铁铲就架起的炒货摊,有着现炒现吃的局限。此外,土法炒瓜子还存在两大体验痛点:一是嗑起来脏手,二是吃多了上火。
为在炒货市场搏条出路,陈先保“妙招连出”。
陈先保首先改良了瓜子制作工艺——“改炒为煮”,他将多种香料和中草药进行调配,并与瓜子一同蒸煮,以解决炒瓜子“壳硬崩牙”、“香料脏手”、“上火”等痛点。
其次,在当时以散装瓜子为主的炒货市场,陈先保使用红色牛皮纸加以差异化包装,进行袋装出售。而恰逢商超零售业态的发展状大,大型商超加上城乡间数以万计的夫妻店,为包装瓜子提供了流通的根基。
1999年,陈先保所制瓜子投入市场,其名为“洽洽瓜子”。
“洽洽”得名于90年代风行的恰恰舞,但为符合“煮瓜子”的定位,以三点水的“洽”代之/视觉中国
而洽洽瓜子起势之快,着实难料。
电视媒体时代,央视广告是品牌们的朝圣地。而陈先保不顾公司管理层反对,砸下400万在央视投放广告,让“洽洽瓜子”瞬时名声大噪。
央视广告的营销攻势下,2000年,洽洽瓜子销售额破亿,次年更是飙升至4亿。陈先保的洽洽瓜子,一举成为安徽炒货帮中最闪耀的存在。
而财富的积累,让陈先保拥有足够的资本向产业链两端拓展。此后,洽洽逐步建立起从种植培育到加工生产再到销售的一整条工业化流水线,而这标志着安徽炒货帮结束了个体户经营为主的起步期,迈入了规范化、品牌化、机械化发展的扩张阶段。
同期,随着洽洽的起势,安徽炒货帮的主场也由“皖江明珠”芜湖,移向了“霸都”合肥。
至2005年,全国坚果炒货业年销售额约为200亿元,其中,合肥就占了约25%的份额。除了“洽洽”,合肥还坐拥“小刘”、“真心”等年产超10万吨的炒货品牌。
凭借此等产业基础,2006年12月,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将“中国坚果炒货之都”称号正式授予安徽合肥。
此后数年,合肥稳坐庄位,并在2011年迎来了高光时刻。这一年3月,洽洽食品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正式成为“中国炒货第一股”。
随着洽洽上市,陈先保家族的财富也随之水涨船高。据《理财周报》发布的“2012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陈先保家族以30.67亿元的财富体量,成为安徽首富。
然而,当财富神话迷人眼之际,一位“不速之客”却半道杀出,并从此改变了安徽炒货帮的势力分布。
星星之火,的确可以燎原。
1999年,一场耗时72小时的网络生存测试——除拥有拨号网络、一张床板、一卷手纸、以及1500元现金和1500电子货币外,12名参与者不得离开房间,测试了国人对网购的想象空间。
而风云陡转十余年,至2012年,中国子商务交易总额已突破8万亿元。
这一年,马云的“精神信徒”章燎原,在芜湖创立“三只松鼠”,并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搅动了安徽炒货江湖。
而章燎原和“三只松鼠”的经营路数,完全不同于传统的安徽炒货帮。
创业初期,为了避免和洽洽等头部炒货企业在线下市场硬刚,“三只松鼠”绕开了线下经销体系,将全部精力押注线上。
而在选品环节,不同于老牌徽派炒货企业以瓜子为核心单品的传统做法,“三只松鼠”主打碧根果、开心果、夏威夷果等树坚果品类。
此处略作说明,坚果大致可分为籽坚果和树坚果两类,其中籽坚果主要包括葵花籽、西瓜子、南瓜子、花生、蚕豆等;树坚果则包括核桃、碧根果、开心果、夏威夷果、松子、巴旦木等。
此外,“三只松鼠”不止于单纯的卖货思维,而是以萌宠形象、称客户为“主人”的销售话术,打造了极高的品牌辨识度。
“当你在网上购物时被喊一声‘亲’, 不一定会记得是哪家店,但是叫“主人”的,一定只有‘三只松鼠’一家。”
在“三只松鼠”,公司的行政总经理被称为“鼠政委”,章燎源则自称“松鼠老爹”/视觉中国
再者,不同于传统徽派炒货自产自销的经营思路,初期的“三只松鼠”只搬运、不生产。
“贴牌”生产的“三只松鼠”,在研产销环节上,只负责研发和销售。至于生产,“三只松鼠”致力于整合优质的上游供应商,通过密切对接供销计划提高生产周转效率。
流量红利、营销有道、供应链成熟,“三只松鼠”的线上炒货生意做得风风火火,并在短时间内占据了相当的市场份额。
2012年11月11日,“三只松鼠”创立后的第一个“双十一”,其便以766万元的销售收入,破了天猫食品行业单店日销售记录。
2013年,“三只松鼠”营收突破3亿元,2014年超过9亿元……至2016年,“三只松鼠”的营收达到了44.23亿元。
同一年,洽洽食品的营收规模为35.13亿元。
而这意味着,成立不过4年时间的“三只松鼠”,营收规模首次超过“洽洽”,问鼎安徽炒货帮,而沉寂许久的芜湖炒货业,也随之再度逢春。
2019年7月,“三只松鼠”登陆深交所,并连续11个交易日实现涨停,股价扶摇直上之时,其市值也一度超越“洽洽”,突破200亿元大关。
踩中风口,起势很快,但当风口移向之时,新的考验接踵而至。
当互联网红利逐步消退,获客成本越来越高,此外随着直播、快抖、社区团购等新形势崛起,“三只松鼠”称雄安徽炒货帮的局面发生动摇。
2020-2021年,“三只松鼠”营收规模两连降。而2022全年业绩尽管还未公开,但在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24.57%的背景下,“三只松鼠”大概率难以扭转全年营收负增长的走势。
同期,“三只松鼠”的市值也一路滑坡。相比凭借“每日坚果”打开第二增长曲线的“洽洽”, 目前,“三只松鼠”总市值仅约为“洽洽”的四成。
2022年,章燎原公开表示,“三只松鼠”以电商为核心的创业时代结束,而以坚果供应链建设为核心、全渠道布局的时代开启。
但从第三产业渗透进一二产业并非易事,产业链是门慢火熬粥的生意,短期内难出成果,但资本市场耐心不多,他们急于寻找下一个投资标的。
2022年9月,发家于山东济南的“薛记炒货”获6亿元A轮融资;同年12月,起步于长沙的炒货零食连锁品牌“熊猫沫沫”宣布获千万级天使轮投资……
新玩家的冲击下,这一次,安徽炒货帮能否自在接招,成功守擂?
2023年1月11日,年广久于芜湖病逝。
回忆往昔,他的沉浮起落是中国改革大潮的浮标,他的起承转合划出了中国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轨迹。
其实,无论是抓住改开良机的“傻子瓜子”,还是赶上市场经济黄金时代的“洽洽”,以及电商风口下的“三只松鼠”,安徽炒货帮每一次创业背后,都有着浓厚的时代印迹。
而这也不难理解,毕竟,人是历史中的人,创业是历史中的事迹,谁都无法能摆脱其时代而单独存在。
但幸运的是,无论身处何种年代,安徽炒货帮总能使出“妙招”,成就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参考资料:
[1]权延赤.餐桌旁的领袖们[M].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2]王文丹等.细剖千亿坚果炒货行业[R].中金公司
[3]冯平、袁泉.中国商贩年广久[J].南风窗
[4]姚远.“傻子瓜子”见证私营经济发展历程[J].党史纵横
[5]熊剑辉.陈先保:他用瓜子成就传奇[J].商业观察
[6]李世兵.安徽“首富”易主陈先保家族[N].安徽商报
[7]郑刚、郑青青.三只松鼠:如何凭借创新异军突起? [J].清华管理评论
—END—

“城市之光”视频特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