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丁丁在上海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苏联式计划经济的问题是什么?

腓特烈招谁惹谁了 腓特烈的法言法语 2021-09-07

从1961年到1985年,苏联的人均热量摄入一直高于美国,也高于欧盟国家平均值;

这证明,苏联式的指令经济/计划经济,可以保证人民吃饱,甚至比美国人吃得还饱。


但这样的高热量摄入,是靠胡瓜鱼、萨洛(罗斯式熏猪油)和乳制品撑起来的。

和欧美国家甚至是大量发展中国家(如阿根廷、巴西等)相比,

苏联人吃到的正儿八经的肉,数量很少。

还没到地图的短缺时代,在20世纪七十年代,乌拉尔地区就需要凭票才能买到香肠。


苏联人的各种“排队盛世”,你仔细一瞅,基本上都在排队买肉:


除此以外,

苏联人的副食品质量,也称得上奇差无比。

还是说百事可乐那个故事,

1974年,百事可乐正式在苏联设立灌装厂,

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很高兴,亲自前往百事可乐苏联灌装厂视察:

结果尝了一瓶苏联产的百事可乐后,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差点吐出来,

“这TM什么玩意,这是百事可乐吗,这TM明明是鞋油!百事可乐尼克松招待我的时候请我喝过,根本不是这个味!”

百事可乐灌装厂的厂长无奈地向列昂尼德同志汇报:“您喝的是美国产的百事可乐,咱国包括社会主义兄弟国的糖浆生产技术都不行,杂质太多,糖浆就有股怪味,可乐肯定有股怪味。”

列昂尼德同志觉得这不好,不足以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于是要求百事公司改进技术。

百事公司说改进技术没问题,但糖浆厂怎么生产我们也说了不算啊,您要不要再去糖浆厂让他们改进下技术?要是嫌麻烦咱就进口糖浆,欧洲范围内,法国的糖浆质量最好,我们从法国进口糖浆就行,您老和德斯坦关系不错,您老给咱打通打通……

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说还是找法国人进口糖浆吧。不然我还得去找糖浆厂让他们改进技术,结果糖浆厂告诉我说提纯有问题是因为提纯用的碳酸和石灰有问题,让我去找碳酸厂和石灰厂,碳酸厂和石灰厂又告诉我说他们没问题,是农业的甜菜没长好,我特么怎么办,我去扒菜地一个个尝甜菜吗?

百事公司又说,法国人奸得很,不收我们的卢布。柯西金同志都说了,现在伟大的苏联祖国每年都能通过出售武器、石油、毛皮和木材赚一百多亿绿票,所以这外汇的事……

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说没问题,要多少绿票祖国给你们搞定。你们不想要卢布都行,把卢布按废钢铁的价格折成油轮和军舰给你们。


这才提高了苏联百事可乐的质量,

百事可乐迎来了在苏联的盛世,排队力度之大,堪比买肉:


搞笑的是,

1979年,百事可乐的死对头可口可乐,借着将要赞助莫斯科奥运会之机(没错,虽然美国政府和美国运动员都公开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但可口可乐可不吃这一套,甘当美奸,赞助莫斯科奥运会,给列昂尼德同志送绿票)

决定在苏联试水,可口可乐公司旗下的芬达也进入了苏联,

结果可口可乐继续用苏联糖浆生产芬达,继续一股子鞋油味,可口可乐又没被列昂尼德同志尝过,搞不到绿票,可口可乐公司也担心继续投入绿票拿绿票换卢布不是个办法,这导致可口可乐在苏联的业务遭遇重挫,不得不停止相应业务。

直到6年后的1986年,苏联四五六代目都去见列宁了,可口可乐才重新进入苏联设立灌装厂,而且这生意赔的不能再赔了——一条生产线换了辆“拉达”牌小汽车。

是不是觉得有点问题?

列昂尼德同志去了百事可乐的厂子喝了百事可乐,觉得味道不对头,就可以批外汇搞进口帮助百事可乐改进技术,

列昂尼德同志没去过可口可乐的厂子也没喝过可口可乐,所以芬达继续难喝的要死。

幸亏可口可乐是资本主义企业,说撤资就撤资了。

这要是换一个(当时苏联有很多)苏联的国营饮料厂呢?

列昂尼德同志没去尝过,这个厂就得继续生产鞋油,然后老百姓也得继续喝鞋油?就算老百姓不喝鞋油了,这个企业也不能随便破产,工人工资还得继续发?

那问题来了,总不能一天到晚列昂尼德同志党建不搞了,经济不搞了,猎不打了,海不出了,漂亮妹妹不看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叛徒不收拾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欧豆豆们不亲亲了,军演不演了,资本主义世界的敌人和某些修正主义的叛徒不威慑了,

光一天到晚去尝饮料吧?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苏联长期以来一直有“甜点难吃”的问题,苏联生产的很多甜点都极其难吃,特点是傻大黑粗有怪味,以至于人民群众隔三差五就要去著名的莫斯科叶里塞耶夫斯基市场(下图,苏联少有的经营外国商品且对普通人开放的商店)排队,买巧克力和土耳其软糖吃(同时也买肉,但经常买不到)


但有一种甜点,却一直口碑不错,很受苏联人民欢迎,这就是著名的苏联“鸟蛋糕”(Птичье молоко,翻译过来就是“鸽子奶”):

但这东西并不是苏联人发明的,而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苏联食品工业部部长瓦西里·佐托夫,

去捷克斯洛伐克访问的时候,在捷克吃到的。佐托夫觉得好吃,于是下令苏联食品厂进行仿制,虽然苏联食品厂也就仿制了个二把刀水平(可可脂不够,所以绝大多数苏联鸟蛋糕是用代可可脂做的),但苏联人民已经相当满足了。


可问题是,要是佐托夫没去捷克,或者捷克没安排他吃这东西,或者佐托夫吃了但不觉得好吃,那苏联人民还吃得到这差不多仅有的美味甜点吗?!


当年美联社在莫斯科有特约记者,中央情报局在苏联也有一堆线人,对苏联的经济情况,特别是食品情况的反馈一直都是:

在苏联,人们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那些被认为是“必备”的食物,这包括但不限于:黄油、猪油、胡瓜鱼干,番茄汁、桦树汁或苹果汁等苏联常见水果的果汁、蔬菜、鲱鱼等罐头食品、谷物、饼干和意大利面,

以及一些极其奇怪的东西(下文说)。


但同时,以下食品,却在苏联很难买到,想买到者基本都需要排长队,还不一定能买到

香肠、奶酪、新鲜肉类、新鲜水果。

都是些保鲜技术要求高、难以保存的。


水果里面,苏联盛产的各种莓果、苹果、梨之类还好说,产地周围的城市至少是管够的,

人民群众最吃不到的,是各种热带水果,特别是香蕉——不仅仅苏联吃不到,全苏东国家都吃不到,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笑话——

之前我讲过:

勃列日涅夫出访东德,和昂纳克一起在柏林散步;

昂纳克为了巴结勃列日涅夫,对勃列日涅夫谄媚地说:“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这一刻,我是多么希望,柏林苍穹下只有我们两人,这样我就可以畅所欲言,就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向无所不知的您请教了。”

勃列日涅夫很高兴。

结果这时候天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俩只需要把柏林墙开放一天,一天之后全东柏林就只剩你们两个了。”

这个笑话还没完,

勃列日涅夫和昂纳克继续散步,走着走着走迷路了,两人惊慌失措。

这时候,天边那个声音又传过来了:

“迷路了是吗?你俩有香蕉没?”

多么幸运啊,虽然昂纳克同志兜里没有香蕉,但列昂尼德同志兜里有一根卡斯特罗同志送给他的香蕉。

天边的声音继续说道:

“你俩现在去找一块石头,在上边刻上‘柏林墙’,然后香蕉放在上面,香蕉自动掉在哪一边,哪边就是东边。”


苏联当时有多缺香蕉?

1956年,苏联拍了部电影《老头儿霍塔贝奇》:

本片制片单位是苏联第二大电影制片厂列宁格勒电影制片厂,一座苏联艺术大师——包括但不限于爱森斯坦、肖斯塔科维奇、科津采夫、亚历山大·索科洛夫——等的摇篮,

结果拍片的时候,硬是找不到把真香蕉,最后用了香蕉模型做道具,而且连模型都没做好,这绿的发亮的颜色涂得和潘家园的假古董似的:


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通过出口武器、石油、皮草、木材等,赚取了大量的外汇,开始大量进口香蕉,即使如此,苏联的香蕉自始至终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买香蕉还是要排队:

以至于勃总身为社会主义世界的领袖,为了保证苏联人民能吃到香蕉,还要和菲律宾这种蕞尔小国搞好关系:


以上应该足够可以说明苏联计划经济的问题:

过于集中的中央计划经济以及闭门造车,导致商品生产的根本目的和计划,不是为了人民的需求,

而是中央经济计划委员会那群专家们认为:“这个好,多生产这个,这个可能满足了人民的需求。”

而人民的需求是无限的,是复杂的,也是易变的,

就委员会这么几十号几百号人,想不到的地方那真是多了去了。

人民需要的,不能第一时间传达到这些人脑子里(还得赫总和勃总一个个去尝),扩大生产;

人民不需要的,也不能第一时间传达到这些人脑子里,赶快关掉了事,而是继续浪费资源、僵化生产。


就一个香蕉,

你说苏联经济专家们没想到苏联人突然要吃香蕉了,有错吗?

没错。

从历史的角度看:

俄国没法大面积种香蕉。

俄国人也没有大量食用香蕉的传统。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和瑞典人干仗的时候你们不吃香蕉;

伊凡雷帝锤爆他儿子的时候你们不吃香蕉;

鲍里斯·戈东诺夫搞政变的时候你们不吃香蕉;

伪季米特里带着波兰人打进来的时候你们不吃香蕉;

罗曼诺夫时代跨越两百多年你们也不吃香蕉,

苏联成立了,

你们突然就要吃香蕉了?!

这谁能想得到?

可人民就要吃香蕉啊!有错吗?


人民突然要吃香蕉了,好家伙,这苏联也种不出来香蕉,只能找东南亚、中南美洲国家买。

结果没绿票,卢布人家不收。

苏联生产的绝大部分商品,只是为了中央计划经济委员会认为的“需要”生产的,不是为了作为消费者外国人的需要才生产的,

结果人家都不买,赚不来外汇。

为什么柯西金给勃列日涅夫打报告的时候都说,除了武器以外,苏联的美元是通过石油、木材、毛皮这些初级产品赚来的?

因为别的东西根本卖不出去。

久而久之,如何满足人民吃香蕉的美好愿望?

靠勃总跑菲律宾求情下话嘛?


甚至于,中央经济委员会不但很多时候猜不到人民的需求,反而会和人民的需求作对,因为人民的需求会被专家们认为“不经济”。

上面说了,苏联的新鲜水果一直都处于紧缺状态,但下面这玩意一点都不缺:

干水果块,把水果打成糊糊,加入淀粉后冻干或烤干后的产物,保质期比较长,替代新鲜水果食用:


苏联缺水果却不缺冻干水果块,为啥?

因为冻干水果块好保存,新鲜水果不好保存。

中央经济委员会的专家们就觉得,吃水果不就是为了补充维生素吗?既然如此,冻干水果块和新鲜水果有啥区别?

新鲜水果多不好保存啊,要冷链浪费电,损耗还高,

你们人民干嘛那么麻烦,补充维生素吃冻干水果块喝罐头水果汁不就行了?


再比如,苏联的鲜肉一直很缺,但胡瓜鱼干、萨洛和非鲜制乳制品(如乳粉、炼乳等)不缺。

那中央经济委员会的专家们也完全可以自己“觉得”,吃肉不就是为了补充蛋白质和脂肪吗?有鱼干、萨洛和乳制品还不够吗,为什么非要吃鲜肉,鲜肉多麻烦啊,多容易坏,不好保存,吃红肉还致癌呢!

什么,你说吃红肉补铁?中央经济委员会早就为你们想好了对策,吃这个!

牛血棒,以干燥的去纤维牛血制作,加入炼乳、蜂蜜(这些苏联都不缺)和其他改善味道的物质,小孩大人吃了补铁用。

牛血棒本来是瑞士生产的,西方国家不怎么好卖,帝俄时代进入俄国,革命导师乌里扬诺夫同志觉得这玩意好,比吃肉经济实惠多了,于是下令大量生产,吃了这个再喝奶,苏联人民哪里还需要吃肉?

俄罗斯人吃这玩意竟然还上瘾了,一直吃到现在,

很多大人都认为孩子吃了这玩意就不用吃肉了——

但结果嘛……

全俄罗斯国家电视和广播公司2019年专门出了篇文章,告诉俄罗斯人——

牛血棒其实不大能补铁……

把这玩意当甜食吃无所谓,但要用来补铁,特别是给小孩补铁……那还是吃铁剂更好用。

而且这玩意热量也太高了,上面这个小刺猬厂自称自己没加别的东西,结果100g牛血棒的热量仍然高达378大卡,

而100g牛肉热量也不过250大卡。


虽然这两位大概是发现了吃牛血棒大概不是个那么好的主意,人民还是要吃肉,

并且各种关心畜牧业生产,

但在一切都“自上而下”的体制形成后,

他俩再关心都没啥用。


比如,苏联的家畜、家禽存栏量长期是世界第一,但就是不长肉。例如,苏联的生猪存栏量是美国的1.4倍,但猪肉产量却只有美国的83%。

勃总就很苦恼,为什么我们的牛就没有美帝国主义的牛长得壮?

后来见了日本经贸代表团,才发现,

哦,原来是我们社会主义的牛吃草太多吃粮太少。

技术改进了,结果原材料又不够了。

给牛喂粮?苏联粮食一直是自给状态,那只能进口了。

于是,20世纪70年代,苏联开始大量进口粮食,主要就是喂肉用牲畜用,

不仅如此,苏联每年还要大量从美国、阿根廷、巴西等国进口肉类。

结果买着买着出现了新问题,没绿票了。

刚开始有绿票,后来油价跌了绿票花完了,美国人落井下石——不收卢布,只收绿票,你要绿票可以,来我这贷款,用你们还有点信用的产业做担保。

苏联没办法,只能照办,后来生气,就把气撒在小兄弟身上——当年勃列日涅夫要求昂纳克、齐奥塞斯库、日夫科夫等还贷款的时候,只收绿票、黄金和优质食品。

但吃肉这个问题是,靠列昂尼德带着几十个人,能这么快解决的嘛?直到苏联灭亡,苏联也没能达到赫、勃二人提出的“每人每年70千克肉”的要求。

这就是一个吃肉,吃别的呢?不是吃的事情呢?


总设计师正是看到了苏联单纯指令经济的种种问题,才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思路——

国家要管“饱”,包括但不限于保证粮食产量,建立粮食、肉类、油脂、糖等基础食品的战略储备工作等;

市场要管“好”,人民想吃什么以及可能想吃什么的花色、品种问题等,交给市场、交给人民自己来解决,人民的创意和力量都是无穷的;

任何企业的生产,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绝不能“闭门造车”,必须要“走出去”“多调研”,而不是一拍脑门“我觉得这个好,就弄这个”;

一旦让指令经济拥有太高的地位,并最终等到人民对错误指令的不满的爆发,那经济发展将积重难返。


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经济才避免了走上苏联当年的老路。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