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切·格瓦拉:“英雄”,别了吧?

腓特烈招谁惹谁了 腓特烈的法言法语 2021-09-07

长得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哪怕你是个只会把游击队拉在一起当桩子让殖民主义者炸的军事白痴,“后人”,特别是那些根本不读历史的学生们,也会夸你是毛泽东、铁托一样伟大的游击战大师。

——前记


在知乎、霹雳霹雳等不懂历史的小将横行之处,流传着这样一句“格瓦拉遗言”——

"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显然,但你用英语或西班牙语搜索这句“切·格瓦拉公开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包括搜索关键字),你不会找到任何东西,毫无疑问,这是一句知乎、霹雳霹雳财富密码特供版“格瓦拉遗言”。



而真正的“格瓦拉留在公开留在史上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呢?


答:“别开枪!我是切·格瓦拉,我活着比死了对你们更有用。来自切·格瓦拉好友、左翼激进派知识分子里卡多·罗霍所著之《我的朋友切》(“Mi amigo el Che”)

切·格瓦拉和里卡多·罗霍:


当然,比较上面两句“遗言”,

虽然“别开枪!我是切·格瓦拉,我活着比死了对你们更有用。”的真实性、可靠性高得多,

但我还是更喜欢"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因为先读这句话,再读真实历史……实在是太鸡儿搞笑了。


切·格瓦拉:“因为我们来过。”

古巴人民、苏联、菲德尔·卡斯特罗、非洲和玻利维亚人民特别是当地的反殖民主义、社会主义游击队战士:


历史上真正的切·格瓦拉干过什么呢?

迫害古巴农民——主管古巴工业期间,格瓦拉烧毁大量耕地、甘蔗田建油厂,强迫农民放弃耕种参加工业劳动,目的是“建成全面的工业化体系”;

迫害古巴工人——格瓦拉对工人实行强行的“志愿劳动制”,进行长期的不间断的劳动,干多了活给“表扬令”但不多发工资,“干少了”活却要扣工资;把因为超时间劳动而消极怠工甚至直接罢工的工人送进“劳动营”进行“改造”,“改造”不成的直接扔进La Cabaña堡垒坐牢乃至处决——安那其主义者、工团主义者(也就是那些要求均分“由工人劳动创造的剩余价值”的工人)和托洛茨基主义者不改造,直接坐牢或者处决。

处决着处决着上瘾了,给别人写信都是:

“行刑队处决不仅是古巴人民的必需品,也是对人民的强制要求。”(切·格瓦拉致路易斯·帕雷德斯信)


这么胡搞当然没他好果子吃,由于大量耕地、农田、糖田毁损,农民被赶去搞“社会化大生产”错过耕种,古巴从1960年开始便出现了食物短缺和日用品短缺,到1963年时达到巅峰——甚至还没到巅峰,1962年,古巴就开始实行严格的配给制,人民只能按册子(下面这玩意)上的登记购买米、豆、土豆、糖、肉、蛋、牛奶、肥皂……等等食品和日用品,一直到2020年(不愧是巴蒂斯塔时代不曾有的优越性);

(当然,有一说一,古巴的配给标准相对于某个时代的配给标准还算不错,至少卡斯特罗还知道允许有儿童、孕妇、老人和病人的家庭,每天为每个弱势群体人员凭票购买一升牛奶,分分全家都够喝了)

而对于古巴的经济崩溃,切·格瓦拉肯定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一切由美方负责,谁让艾森豪威尔不买我们的糖来着。”


对苏联恩将仇报——在古巴经济因为切·格瓦拉的胡搞八搞行将崩溃时,是赫鲁晓夫(日后也包括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不给钱了后,古巴在上世纪80年代又遇到了极其惨重的经济危机)主动动用苏联宝贵的美元外汇购买古巴糖(苏联1960年和古巴复交后一直都在进口古巴糖,买的最多,在古巴困难时期还进行了加码,此外,中国和华约国家也买了一部分),并且以廉价为古巴出口食品(相当于古巴人用廉价的古巴糖同时换到了苏联人的绿票和食品),才为古巴续了一命。

结果切·格瓦拉刚吃饱就骂请他吃饭的。

去苏联转了一圈,格瓦拉觉得贼特么幻灭,太不马克思主义了,回来就在自己的文章(切·格瓦拉:《对苏联政治经济的反抗》等)里对苏联破口大骂:

“我们革命才多久,本行长都准备废除货币了,你们苏联革命都四十年了,竟然还在用卢布?”

“什么,你们苏联竟然还在研究资本主义的交换价值规律?你们苏联竟然以让工人的住房需求得到满足、工人可以去黑海边去度几次假、工人每天可以吃多少肉多少胡瓜鱼多少腌猪油为荣?蠢货,你们懂不懂马克思主义?”

“苏联人背叛了马克思!”

古巴导弹危机后,格瓦拉更是完全与苏联“决裂”,他直言不讳地嘲笑赫鲁晓夫和苏联的“软弱”,声称所谓“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帮凶”,“恨核弹不在我手里”,并称“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值得几百万核大战牺牲者!”Writings by Ernesto Che Guevara on Guerrilla Strategy, Politics & Revolution


与卡斯特罗决裂——格瓦拉和卡斯特罗的决裂(我估计不学无术的嗨众们还以为他俩到死都是亲密战友呢)远比简体中文报道的早,

实际上,格瓦拉一直瞧不起卡斯特罗,格瓦拉认为,自己才是一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而卡斯特罗不过是个只会“打土豪分田地”收买农民的军头罢了,他懂个屁的马克思。

格瓦拉认为,社会主义之所以优越于资本主义,“不是一个人可以吃多少磅肉,或者一个人一年可以去海滩多少次,或者一个人可以用他现在的工资从国外购买多少饰品的问题。真正重要的是个人感觉更完整,拥有更多的内在丰富和更多的责任!”这种对马克思原教旨主义的坚持,激化了格瓦拉和卡斯特罗之间的矛盾。

早在1961年,格瓦拉就对古巴1959年《土地改革法》(Agrarian Reform Law)——本法以卡斯特罗打游击时制定的《马斯特拉山脉第三法案》(Law no. 3 of the Sierra Maestra)为基础,是一部在卡斯特罗授意下制定的“打土豪分田地”的法律——进行了严厉的批判

在和法国经济学家热内·杜蒙谈话时,格瓦拉声称,古巴1959年《土地改革法》将大地主的土地分割后分给农民,这将导致农民产生“高度的个人所有权意识”。不仅如此,如果古巴农民可以分得土地,那么这种小农的、私有化的土地政策还将“荼毒”工人,使得“工人无法看到他们劳动的积极社会利益,导致他们像以前一样追求个人物质利益。”(RENE DUMONT,Cuba, Socialisme et Developpement;TAIBO II,Guevara, Also Known as Che.等)——但比较搞笑的是,格瓦拉实际上是1959年《土地改革法》的主笔人。大概是觉得自己身为堂堂正统马克思主义者,却要抄卡斯特罗那本“农民起义册子”制定法律,实在太丢脸,为了显示自己的不一样,赶快出来当着外国人的面骂骂——“虽然这法律是我写的,但我没办法,谁让那个除了打土豪分田地啥都不会的军头非按着我的头让我抄他的呢。我一定要和这种小农主义思想作斗争!”

格瓦拉当了国家银行行长后不止一次表现“对金钱的厌恶”,要把古巴的货币经济给废了,幸亏卡斯特罗还没那么疯,把他挪去管工业,结果管工业就通过一系列烧地烧林强制劳动(美其名曰“我也干着呢”)把古巴实体经济弄到崩溃。

最后……好不容易古巴靠苏联的资金续上了,然后格瓦拉翻来覆去骂苏联,骂完玉米骂勋章。

卡斯特罗终于忍无可忍了——

“苏联是咱爹啊,没咱爹,咱早TM饿死了、让人民挂椰子树了或者让美国佬干死了,结果你在公开场合骂咱爹比骂美国佬都多,你TM什么意思?!爹对咱这么好,咱怎么能不孝敬爹?别说只是让你把嘴闭上,爹可是差点要和我打啵,嘴巴就和我嘴巴差几厘米,我TM说什么了?爹就是真来啵我,我也只能告诉爹‘我胡子扎,您小心嘴’。”


“没错,当时爹脑袋都伸过来了,幸亏我个子高胡子长爹不方便亲嘴也不方便亲脸,我要是矮的和昂纳克或者日夫科夫似的,或者脸光的和卡特似的,爹早特么和我亲上了。”

于是,在1965年最后一次骂完苏联回国后,格瓦拉就“神秘失踪”了,八个月后,卡斯特罗才拿出那封传说中的信,告诉全世界,格瓦拉不在古巴也不当古巴领导人了——

后来格瓦拉接受采访,以及和前阿根廷独裁者胡安·庇隆会谈时说,这封信是他准备“牺牲之后再让卡斯特罗公布的”,

结果卡斯特罗不讲武德搞偷袭,明明他格瓦拉还活着,卡斯特罗就把信公开了。


对非洲和玻利维亚革命的戕害——离开了古巴后,格瓦拉跑去非洲和玻利维亚打游击,对这段经历,我不点评,周总理点评的比我好:


“所谓格瓦拉的游击中心就是跑到哪里,放一把火就走,是盲动主义,脱离群众,不接受党的领导,这种思想在世界上相当一部分群众中有影响。格瓦拉和他们基本上一致的。”

“东部靠近坦桑尼亚那里有一个指挥的人,到过中国,见过毛主席,名字叫米都迪迪,是很坚强的一个人,一直在东部搞游击战争。结果格瓦拉跑进去了,经过坦桑尼亚,搞了一百多个人都是正规化的。跟他的日记上写的差不多,到一个地方,过的还是西方生活,吃牛奶,吃罐头。人家是农业国,不是吃罐头的,所以吃完了就成问题了。”

“本来刚果的游击打了两年多,很有成绩,格瓦拉一去,就把人家的军队集中起来,脱离群众,打阵地战。他曾通过我们驻坦桑使馆,送了一封信给我,上头有格瓦拉的签名,我不大清楚,格瓦拉怎么从坦桑尼亚到了刚果。他在信中,提出要什么东西。很奇怪,要一个很大的广播电台,要使整个非洲、连美洲都可以听到。游击战争怎么能用这样大的电台?想法不对头,我没理他。后来,我们驻坦桑尼亚使馆证明,他们从那里撤退了。怎么撤的呢?因为阵地守不住了,要分散,背靠着湖,米都迪迪想从湖里绕路撤走,结果落水淹死了,一个很好的游击英雄就这样牺牲了。而格瓦拉坐船回到了坦桑尼亚,走掉了,给人家惹了一场祸,使人家遭到了失败。”

“格瓦拉离开刚果,回到古巴,后又转到玻利维亚山地,从阿根廷那边带来了一批古巴人、阿根廷人,也有一些玻利维亚人。完全是搞盲动主义,不找群众,甚至把群众抓起来做俘虏,怕人家走漏消息。武器没地方存,存在山洞里。这样怎么能发动游击战争?”

“虽然格瓦拉会西班牙文,到处可以用,但毕竟在本地没有群众基础。他每天都有日记,写得一清二楚,就是采取大烧、大杀,脱离群众最后被俘(注:格瓦拉被一名当地农妇举报后被抓),反动派把他杀了,因此,全世界都闻名了。”

“现在我们知道,不止拉丁美洲,甚至非洲、日本都有这种情况,不但挂毛主席的像,也挂格瓦拉的像。青年就是崇拜英雄嘛。知识分子开始辨别不清,尤其在初期找出路的时候,各种想法都有。我们搞了二十二年的武装斗争,艰苦奋斗,经过万里长征才取得了胜利。他们想点把火就一举成功。所以,他们就看不到格瓦拉失败的教训,而觉得他是一个‘英雄’。”


综上所述,

一天到晚怀念格瓦拉的,还动不动把“财富密码”那句“我们来过”挂的满世界都是的,

求求你们收了神通吧,格瓦拉要是当年真的多“来过”几个地方,估计TM全世界社会主义者都TM疯了——工人从此以后要么安心给资本家打工要么不打工了逃荒要饭,总比被他格瓦拉送劳动营或者扔La Cabaña堡垒枪毙的好。

特别是那些一边一天到晚宣传“剩余价值都是我们打工人创造,应该尽数分配给我们”,一边“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的**,

你们切哥真TM来了,第一个枪毙的就是你们这种想“尽数获得剩余价值”阻碍“社会化大生产”的工团主义/基尔特主义分子。


以下作品可以方便你了解切·格瓦拉的真实生平,这些作品来自于第三世界国家特别是西语国家学者,尽最大可能避免英语国家尤其是美英第一视角的干扰: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