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萨尔瓦多·阿连德:你也“英雄”了?

腓特烈招谁惹谁了 腓特烈的法言法语 2021-09-07

本文接近九千字,我写了接近两星期。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扒下经济**、外交**、军事**萨尔瓦多·阿连德的所谓“英雄”外衣——当然,他死的时候,确实像个英雄。


更是为了告诉大家,



请你们看书,看资料,学习外语,



而不是每天抱着“财富密码”,被他们在刻奇主义下喂平大脑的皱褶。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国家、国际关系、经济、政治、历史……也不是黑塔利亚或者*******。




“他,推动了智利的繁荣;他,提高了智利人民的收入;他,为贫困的智利儿童提供了宝贵的免费牛奶;他,国有化了被外国人侵占的智利铜矿……因为国有化智利铜矿触犯了美帝国主义的利益,本应挺身而出的苏联也袖手旁观,他最终死在了美帝国主义的走狗的枪炮下,成为了不朽的圣人。


他,就是萨尔瓦多·阿连德。”


——“萨尔瓦多·阿连德”,知乎、霹雳霹雳财富密码特供版,基本上不是“片面事实”就是瞎编。



“他,推动了智利的繁荣;他,为贫困的智利儿童提供了宝贵的免费牛奶;他,国有化了被外国人侵占的智利铜矿,并将铜矿国有化写入了智利宪法……因为国有化智利铜矿以及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友善的外交态度,他触犯了美帝国主义的利益,遭受了美帝国主义的制裁,但他仍然坚持了下来。闲暇之余他还热爱体育事业,并将‘直升机无伞包跳伞’这项拉丁美洲的流行运动发扬光大。



他,就是奥古斯都·皮诺切特。”


——“奥古斯都·皮诺切特”,本人根据真实历史改编版。




近几年来,简体中文互联网上冒出了两位“伟大的英雄”,


一位是切·格瓦拉,关于他的所作所为,我已在之前的切·格瓦拉:“英雄”,别了吧?一文中,有过详细的论述。


但是,我还是能理解为什么切·格瓦拉被称为英雄的。


第一,格瓦拉确实长得帅嘛!谁能不喜欢这样又帅又痞又“身材不错哦,蛮结实的嘛”的拉丁帅哥呢?

周总理就说过:“现在我们知道,不止拉丁美洲,甚至非洲、日本都有这种情况,不但挂毛主席的像,也挂格瓦拉的像。青年就是崇拜英雄嘛。


问题来了,格瓦拉要是长得不帅,谁特么挂他的像啊?


要论“英雄”水平,和皮带帅血战到底并最终英勇战死的智利“革命左派运动”领袖,米格尔·恩里克斯·埃斯皮诺萨:


那可真是比投降玻利维亚政府军并喊出“别开枪!我是切·格瓦拉,我活着比死了对你们更有用”格瓦拉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遗憾的是,恩里克斯这忧郁的小胡子、蒜头塌鼻子、满额头鱼尾纹(他牺牲的时候其实才30岁)、瘦巴巴的身材……实在不适合做画像挂起来。


所以到现在一群“歌颂英雄”的嗨众,也没几个知道恩里克斯到底是谁的。


第二,虽然格瓦拉“吃拿卡要”的行为举止不受我国特别是周恩来总理待见,不过格瓦拉在外交立场上一直是亲华的,这一点自始至终没有变过,也是导致他和菲德尔·卡斯特罗最终决裂的重要原因之一:


出于中国人爱国的朴实情怀,“他对我们好,我们对他好”,也是能理解的


但另一位“伟大的英雄”,前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

怎么也这么“英雄”了一下,我就不大能理解了。


他甚至连“帅”(典型胖大叔嘛)和“亲华”(下文细说)都不沾边啊!


难道是靠聂鲁达写诗吹的?


似乎不是,吹阿连德的嗨众们怕是一句聂鲁达写的诗都没读过。


显然,不读历史,英语和西班牙语可能也没那么好的小朋友们,是被知乎、霹雳霹雳的各种“财富密码”误导了。


叔叔我啊,怎么忍心看纯真的小朋友们受骗,把“苏修走狗”、“南美小霸”卡斯特罗的好朋友阿连德当成什么“英雄”?


我必须得对“财富密码”进行必要的批判嘛!


首先我们还是得回顾下“萨尔瓦多·阿连德财富密码”:“他,推动了智利的繁荣;他,提高了智利人民的收入;他,为贫困的智利儿童提供了宝贵的免费牛奶;他,国有化了被外国人侵占的智利铜矿……因为国有化智利铜矿触犯了美帝国主义的利益,本应挺身而出的苏联也袖手旁观,他最终死在了美帝国主义的走狗的枪炮下,成为了不朽的圣人。


我们拆开,一条一条分析:




  • 他,推动了智利的繁荣;他,提高了智利人民的收入。




这话倒是“没错”,不过,如果你认为阿连德和他的好兄弟、智利财长武斯科维奇那一套政策可以称之为“推动了智利的繁荣,提高了智利人民的收入”,并可以因此被称为“伟人”的话,


那我可以找出另一位用同样的方法,比阿连德更能“提高本国人民的收入”(毕竟票子更多)的“伟人”。


谁呢?


正是他:


“财富密码”会告诉你,阿连德“收回了铜矿,增加了收入”,然后“提高了工人工资”——这纯属放P如果真的“收回了铜矿”,靠售卖铜矿“增加了收入”,那社会中的货币总量是不会暴增的,怎么可能造成智利从1971年开始、1972年爆发、1973年崩溃的惨痛的通货膨胀?


  • 武斯科维奇和他的“大撒币政策”


那么,真实的历史上,阿连德是怎样“增加收入,提高工人工资”的呢?


答案是,暴力印钞,本人美其名曰“大撒币政策”,这正如先总统 常公凯申曾经做的,和睡王现在正在做的一样。



请小朋友们先搞清楚一个基本的时间点:阿连德1970年11月3日才正式就任智利总统,而上任时,他任命了自己的好兄弟、克罗地亚裔智利人佩德罗·武斯科维奇担任智利财政部长:


武斯科维奇的“大撒币”政策——特别是作为核心的以滥发货币的形式“增加公共开支,提高工人工资”,在阿连德上台时就开始了。


武斯科维奇早在1970年就宣布:“经济政策在内容和形式上,从属于增加人民团结联盟支持的政治需要......

(世界银行:《政策、规划和研究工作稿》“ 宏观经济的调整与增长”编,《拉丁美洲的民粹主义宏观经济》,

https://documents1.worldbank.org/curated/pt/823061468776408577/text/multi0page.txt)


简而言之,在武斯科维奇看来,为了获得政治上的支持,是不需要考虑什么“经济问题”的。


“大撒币政策”是一项纯粹的货币政策,其得到了武斯科维奇,以及时任智利中央银行行长阿方索·伊诺斯特罗萨

堪称神速的执行,


对此,阿方索·伊诺斯特罗萨在1971年年初的公开演讲中就声称,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是,“将其转变为一种关键工具……以实现生产资源的完全动员,并将其分配到政府需要的领域。”


(世界银行:《政策、规划和研究工作稿》“ 宏观经济的调整与增长”编,《拉丁美洲的民粹主义宏观经济》,

https://documents1.worldbank.org/curated/pt/823061468776408577/text/multi0page.txt)


而武斯科维奇提出的其他政策,如对大型企业特别是铜矿的国有化等,并未跟上“大撒币”的脚步——实际上,其他政策也不可能跟上武斯科维奇那堪比常公凯申的印钞速度。


最后的结果就是——“武斯科维奇除了发行比国家真正财富更多的钞票之外别无他法;这带来了直接的通货膨胀。”


“学术智利”:《1964-2000年的智利经济分析》(Análisis económico de los gobiernos chilenos 1964-2000),

http://www.archivochile.com/Gobiernos/varios_otros_gob/GOBotros0010.pdf.


注:“学术智利”网站(archivochile.com)是一家智利左翼学术网站,你看看他们把米格尔·恩里克斯·埃斯皮诺萨的头像挂在首页的行为就知道了:



他们想必是不会为皮带帅说话的。


  • 阿连德的“价格冻结”鬼点子


如果仅仅是印钱,那阿连德时代的通货膨胀可能还不至于那么严重,


但加上阿连德自己提出的那套人类经济历史上估计都没几个人能想出来的鬼点子——价格冻结政策,


那真的得恭喜智利人民,同时喜提卧龙凤雏了。


所谓“价格冻结”政策,指的是阿连德在滥发货币、大量增加公共开支和工资的同时,对大量生活必需品进行“冻结”,严禁涨价。


这也正是所谓的“阿连德繁荣第一年”的原因——智利人各个都买疯了。


但这要不导致通货膨胀和消费品短缺,那还真的就出鬼了——最简单的一点,滥发货币、价格管制都只能在本国范围内有效,而智利长期以来是一个严重依赖进口的国家,你阿连德“放水”,智利企业可能敢怒不敢言,可特么智利的外贸伙伴们——当时主要有日本(阿连德时代,日本和智利的关系不错,日本还在阿连德时代在智利修建了日本文化学校Instituto de Enseñanza Japonesa)、巴西、阿根廷等国——可绝不吃这一套:“你当我们是哈批吗,想用你们废纸一样的比索买我们的电器粮食牛肉?”


需要注意的是,“财富密码”们虽然也提到了阿连德的“价格冻结”,并指称该政策违反经济学基本规律,但他们玩了个小把戏——倒果为因,声称“阿连德是为了解决通货膨胀和物资短缺,保障人民生活水平,才提出了‘价格冻结’政策。”


这当然是纯粹的造谣,因为并不是智利通货膨胀、物资短缺了,阿连德才搞了“价格冻结”,


而是阿连德搞了“价格冻结”,同时武斯科维奇大撒币,智利才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和物资短缺。


阿连德是什么时代开始搞“价格冻结”的呢?


答案是1970年年底,阿连德刚上台不久:

《美国外交关系档案》,1969-1976;E-16 卷,智利文件,1969-1973, 第 387 页,

https://history.state.gov/historicaldocuments/frus1969-76ve16/pg_387.


而到1971年5月(这正是“财富密码”们吹嘘的“阿连德繁荣第一年”),“价格冻结”给智利经济即将带来的“风暴”已经初见端倪:


“自去年(1970年,资料发刊日是1971年5月13日) 12 月以来,范围广泛的消费品实际上被冻结了价格,对打破上限的商家处以巨额罚款。”


“利润的挤压不得不被私营企业吸收,而这些企业由于严格执行现行法律而禁止裁员。在少数公司试图关闭的情况下,它们通过干预被置于国家管理之下。”

(Juan de Onis. Government's Price Freeze and Wage Rises Send Chileans on a Buying Spree,

https://www.nytimes.com/1971/05/13/archives/governments-price-freeze-and-wage-rises-send-chileans-on-a-buying.html)


还记得不记得我在苏联式计划经济的问题是什么?一文中说过的,“苏联国营饮料厂和鞋油糖浆”的故事?


阿连德当时也在这么干,“企业亏损了要破产?这怎么可以呢?”



而阿连德之所以会一手大撒币一手“价格冻结”,实际上也是他和武斯科维奇这对经济白痴搭档所谓“经济服从于民粹政治”的“民粹主义宏观经济学”(这一政策流行于拉丁美洲多国),试图牺牲本国经济收买选民的产物。


这种所谓的“民粹主义宏观经济”,根本不是社会主义经济——称之为社会主义,才是对社会主义最大的侮辱。




  • 他,为贫困的智利儿童提供了宝贵的免费牛奶



这句话倒也不假,可问题在于,“财富密码”们想误导你认为,阿连德是智利唯一一位为儿童提供免费牛奶的总统。



这当然也是扯淡,为了对抗婴儿营养不良,智利1901年就开始了为贫困儿童提供免费牛奶的计划。早期的免费牛奶计划多由民间组织在政府支持下进行,1954年,一直负责此类免费牛奶计划的PNAC:

被国家制度化,


因此,从1954年开始,智利就开始进行法律制度化的“国家免费提供牛奶计划”,要说“为贫困的智利儿童提供了宝贵的免费牛奶”第一人,那也根本不是阿连德,而是1954年的智利总统,卡洛斯·伊涅巴斯(中右翼,独立):


而PNAC规模的扩大化,则是在1964-1970年之间,由爱德华多·蒙塔尔瓦总统着手进行的(右翼保守主义,基督教民主党/长枪党):


上述资料见Jael Goldsmith Weil.Milk Makes State: The Extens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Chile's State Milk Programs, 1901-1971,https://www.scielo.cl/scielo.php?script=sci_arttext&pid=S0717-71942017000100003#n59.


当然,要说阿连德对“免费牛奶”什么都没做,那也是不对的,毕竟,论放卫星,没人比他阿连德厉害。


1973年,在智利经济已经行将崩溃的时候,阿连德提出了他民粹主义宏观经济最后的政策之一——360万儿童,每人每天半升奶!



当然,卫星放出去后,怎么收场,阿连德就不管了,他根本不在意,1973年,智利的牛奶产量、工厂收奶量都跌到了1968年以来的最低值,但奶价却升到了1968年以来的最高值(另外,阿连德时代智利的牛奶产量并不比之前的蒙塔尔瓦时代高):


而至于智利最终在何时实现了真正的“全民免费牛奶计划”——那当然是1974年及之后,皮带帅时代的事了。


“1973 年推翻阿连德总统的智利军政府扩大了营养计划(即PNAC),将其作为对穷人的社会问题和年轻人健康的深切关注的证据。”


曾任拉丁美洲儿科研究会主席、阿连德“免费牛奶计划”的重要执行人、顾问,智利民主化后曾竞选智利总统的蒙克伯格·巴罗斯博士,在军政府时代继续负责皮带帅的“免费牛奶计划”,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蒙克伯格博士就称:“牛奶在军政府领导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 “(军政府分配的牛奶)与阿连德政府分配的牛奶数量相同,但质量更好,最需要的人使用得更有效。”


(见国际乳制品基金会:《智利学生牛奶的发展》,

https://fil-idf.org/news_insights/the-evolution-of-school-milk-in-chile/.


Juan de Onis. Chile Reports Gains in Reducing Hunger Among Children of Its Poor,

https://www.nytimes.com/1977/08/21/archives/chile-reports-gains-in-reducing-hunger-among-children-of-its-poor.html)


当然,通过阿连德的卫星牛奶计划,“财富密码”们还把阿连德时代不断降低的婴儿死亡率吹了一遍,以体现阿连德的“伟大”,


皮带帅:“智利的婴儿死亡率不是一直在下降吗?我退下来的时候不都从阿连德的66降到16了?”


见MacroTrends. Chile Infant Mortality Rate 1950-2021.


对此,皮带帅


表示:“其实除了用直升机扔古巴走狗外,我也没做什么。我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全靠同行衬托得好。”




  • 他,国有化了被外国人侵占的智利铜矿




“财富密码”经常鼓吹称阿连德“大力进行了智利经济的国有化”,实际上阿连德的智利经济国有化搞得简直是一比吊糟,完全称得上是“无能”。


举个例子,智利国家电话公司(Chitelco)有70%的股权,掌握在美国ITT电话公司的手中,


早在1970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就通过ITT、智利国家电话公司公司向阿连德反对者提供经济援助,试图阻止阿连德上台。阿连德自己也知道这件事。


然而,阿连德在上台后,只是没收了智利国家电话公司的股权,但并未禁止ITT公司继续对智利进行渗透,中央情报局也一直在通过ITT在智利的其他财产,如圣地亚哥喜来登酒店等:

支持阿连德的反对者(后来ITT在纽约的大楼被阿连德支持者炸了)。


对此,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前私人顾问、西班牙左翼知识分子、律师胡安·加塞斯,


和皮诺切特批评者、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智利文件项目和古巴文件项目负责人、《皮诺切特档案:关于暴行和问责的解密档案》作者彼得·科恩布鲁,



就在接受美国“民主时刻”网站采访中,对阿连德表现出了极大的“怒其不争”的态度:


“阿连德只是简单宣布:‘我们将没收他们(ITT)的财产。’”


“阿连德一直想和美国人达成良好的关系……在政变前几个月,来自智利的一个高级代表团来到华盛顿开启正式谈判,试图解决这一时期存在的投资或经济差异方面的分歧。美国政府在华盛顿的大门几乎是关着的——没有对话,没有谈判。


(《皮诺切特档案:美国政客、银行和企业如何协助智利政变、独裁统治》,https://www.democracynow.org/2013/9/10/the_pinochet_file_how_us_politicians_banks_corporations_aided_chilean_coup_dictatorship


反过来,除了ITT这种中央情报局的走狗外,大量美国企业,在阿连德时代的智利维持了正常的业务开展,这包括但不限于通用汽车、福特汽车以及一些美国银行,正是这些美国企业在阿连德时代正常的业务运营,才让阿连德时代的智利经济没有那么快崩溃,为阿连德政权多续了那么一段时间——


阿连德时代,中央情报局曾要求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及在智利有业务的美国各银行停止经济活动,从而“恶化智利的经济状况”.


结果,中央情报局在这些不反对阿连德的美国公司那里吃了个闭门羹——“滚NMD,死特务别耽误老子赚钱。”

(Eileen Shanahan. C.I.A.‐I.T.T.PLANS ON CHILE REPORTED,

https://www.nytimes.com/1973/03/21/archives/c-ia-i-t-t-plans-on-chile-reported-company-aide-says-agency-also.html)



至于所谓的“智利铜矿国有化”,财富密码们声称,正是因为智利铜矿被阿连德国有化,才导致了利益受损的美国支持“美帝走狗”皮带帅发动政变。


这就更扯了,“智利铜矿国有化”还是从伊巴涅斯总统时代就开始了,蒙塔尔瓦总统时代得到了继承,蒙塔尔瓦总统对智利铜矿国有化的政策类似于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的“生意换技术”,智利政府对大铜矿一般拥有51%的股权,但允许美国企业参与运营,以获得先进的采矿设备、技术等。


阿连德嫌这两人动作太慢,摧枯拉朽刷刷刷把智利铜矿国有化了,这的确是事实。


但财富密码们还试图误导你,皮带帅上台后,卖国求荣,把国有化的智利铜矿又卖给美国佬了。


皮带帅:“你当我是哈批吗?把铜矿卖了我怎么收钱?没钱我怎么买直升机买油在大海上扔古巴走狗玩?”


事实上,智利铜矿国有化的状态被制度化,被写入《智利宪法》(第三条,“The Large Copper Mining Industry and the enterprises considered as such, 

nationalized by virtue of transitory provision 17 of the 1925 Political Constitution, shall continue to be governed by constitutional norms in force on the date of promulgation of the present Constitution.”),是1980年的事。


1980年,谁是智利的话事人来着?


为什么美帝国主义不让“美帝走狗”皮带帅把这个“智利铜矿国有化”的“社会主义分子”干掉?


对了,从1975年开始,因为皮带帅玩直升机扔人玩上瘾了,用直升机在大海上扔人,在丛林上扔人,在火山口扔人,美帝国主义三代话事人福特、卡特和里根均认为,皮带帅这种扔人的行为实在是很不民主,很丢分,于是对智利军政府停止了军事援助,并切断了几乎所有政府层面的经济援助(所谓皮带帅时代的“美国援助”,实际上是美国的企业或民间组织提供的),


以至于1986年,里根政府想恢复和智利军政府的关系,重新向智利支付低息贷款等经济援助时,


曾在阿连德时代担任智利矿业部长的智利左翼政治家塞尔吉奥·比塔尔,


1973年,比塔尔向阿连德宣誓,就任智利矿业部长:


第一个冲出来反对美国政府解除对智利军政府的制裁:“里根政府低估了(制裁)手段的重要性。”“只有制裁才可能会让迄今为止一直支持皮诺切特的军队和企业家产生新的思考及改变主意。”


见Bradley Graham.Sanctions Issue Splits Chilean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politics/1986/09/22/sanctions-issue-splits-chileans/e73f0c63-447f-44ac-8fbc-3f4d88402873/


左翼政客、阿连德的手下,冲出来要求美国政府,继续对皮带帅和智利军政府进行制裁?


喂,到底谁更像“美帝走狗”一点啊?




  • 因为国有化智利铜矿触犯了美帝国主义的利益,本应挺身而出的苏联也袖手旁观,他最终死在了美帝国主义的走狗的枪炮下,成为了不朽的圣人




“因为国有化智利铜矿所以才被美帝干掉”,上面早就打脸过了——要是这个成立,美帝为啥不把国有化智利铜矿更彻底、更制度化的皮带帅干掉?

(美帝国主义干掉阿连德的唯一原因是门罗主义,“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阿连德要是当时去给欧洲当狗照样会被美帝国主义干掉)


但后面这句“本应挺身而出的苏联也袖手旁观”,就更搞笑了。


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表示


“我光绿票就前前后后给了他阿连德4个亿,武器、矿业、勘探、渔业、化工的援助更是多得数不胜数,别的不说,1973年,美国佬一共给了阿连德反对派3000万绿票,我光给阿连德“永远没指望收回的贷款”就给了一亿绿票,你们财富密码还让我怎么着啊?我TM一共有多少绿票?


他阿连德那么菜控制不住军队干我迪奥事情啊,话说我怎么就算不‘袖手旁观’了,为了他阿连德和美国佬射核弹吗?”


关于苏联向阿连德援助的数据,见尼克莱·列昂诺夫等:《列昂诺夫将军访谈录 列昂诺夫将军在智利》,

https://www.cepchile.cl/cep/site/docs/20160303/20160303183725/rev73_leonoventrev.pdf,只有西班牙语版本。


尼克莱·谢尔盖耶维奇·列昂诺夫,



时任克格勃外国情报分析部副部长,1960年开始负责克格勃对拉丁美洲的渗透工作,完整负责了苏联对阿连德政府的援助工作,官至中将;


勃列日涅夫、卡斯特罗和列昂诺夫在一起:


我代表(虽然我不是)勋章粉说一句,坚决谢绝财富密码们“捧一踩一”的行为,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对阿连德够TM仗义了。


至于说阿连德在苏联面前多独立,以至于苏联不信任他如何如何,也是胡扯,会见勃列日涅夫时,阿连德对勃列日涅夫的承诺是,智利愿意成为“沉默的、无硝烟的越南”,以对抗美国——我都这么忠诚了,你不该像当年对古巴那样,砸锅卖铁养我?


见Tany Harmer. Allende's Chile and the Inter-American Cold War. Chapel Hill, NC: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p.198–199等。


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没理这茬,这种大话谁不会说啊?


要知道,别说像阿连德那样光发个誓,


捷克斯洛伐克的杜布切克:



东德的乌布利希:


和勃总亲都亲过了,而且不是亲个脸,是亲个嘴,


该叛变不还照样叛变了。


勃总连亲过的人都信不过了,更别说你阿连德一个没亲过的。



不仅如此,阿连德对苏联的这番表忠心还达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括弧,两次的后果。


苏联没把他的表忠心当回事然后砸锅卖铁养活他(简而言之,以阿连德的左右横跳,以及当时苏联与美国改善关系的现实需要,再加上智利的国家规模和地理位置,苏联不可能把阿连德当第二个古巴),


中国反而因为他甘当苏修走狗、想当“拉美的越南”,和他决裂了。


所以1973年智利政变之后,皮带帅迅速向我国表达友好交往的态度并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周总理二话不说,立马让阿连德任命的驻华大使阿尔曼多·乌里韦滚蛋了。

可怜孩子,中国不让他呆,皮带帅不让他回国,最后硬是跑到欧洲流浪了好多年。


接下来中国和智利进入了蜜月期,期间达成了大量的经济、技术合作,包括但不限于中国支持智利的南极领土主张,智利允许并协助中国建立南极科考长城站,


在美国对智利军政府实行军事制裁期间,皮诺切特一度希望在中国的北方工业集团和智利国家枪械公司FAMAE之间设置合资企业,帮助智利军政府及FAMAE摆脱长期以来对美国武器的依赖(当然,这事总设计师没答应他,毕竟按照皮带帅那个玩直升机的频率……我买你矿石卖你家电小商品可以,武器就算了吧,我们也是要脸的)



皮带帅本人也曾两次访华。




  • 阿连德一生最大的恩人正是皮带帅,是皮带帅给了他“圣徒”一样死去的结局。




实际上,阿连德这位经济“天才”+外交“达人”,之所以能在今天,特别是中文互联网上享有“英雄”之名,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皮带帅。


因为干掉了他的皮带帅在1973年以前的所作所为,确实很容易被财富密码们扣上“美帝走狗”的帽子——但如上文所言,皮带帅并不是什么“美帝走狗”,他在政治、经济上与美国的对立之处甚至比阿连德更多、更坚决。


而阿连德,自然容易被财富密码们打造成一位“智利爱国英雄”(要给苏爹当狗这事怎么不说了?),并以所谓的“英雄”的名义战死。


因为皮带帅先动手,这才成就了阿连德的“美名”。


如果皮带帅动手稍晚一点,属于左派激进主义的米格尔·恩里克斯·埃斯皮诺萨领导的“革命左翼运动”MIR先行动手并成功的话,


那阿连德恐怕会成为和戈尔巴乔夫一样的卧龙凤雏——


没错,因为阿连德的一系列胡作非为造成的经济灾难,智利可不仅仅是军方代表的保守主义者要推翻他,激进左派的MIR一样想推翻他。1973年时,埃斯皮诺萨已经开始重新修建基地、准备武器、对智利武装部队进行渗透,以其推翻阿连德政权。

见La Iglesia del silencio en Chile. un tema de meditación para los católicos latinoamericanos, Sociedad Colombiana de Defensa de la Tradición, Familia y Propiedad,1976, p.460。


以阿连德在军事、情报工作、反渗透上的无能,皮带帅不动手,埃斯皮诺萨也能把他干掉。


那到时候,真不知道财富密码们还会不会吹嘘阿连德,毕竟,这位“社会主义者”,怎么被更正统的激进社会主义左派给推翻了?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