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问了一圈,都躺平了!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7月6日 上午 10: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老鱼君 老鱼乱翻书 2022-07-06


这几天,网上盛传广西全州县卫生局的一个“信访不受理告知书”,再一次刷新了很多人认知的下限。


这个所谓的“告知书”被吐槽,倒不是单纯的因为卫生局不作为,而是因为他不作为的原因。


居然是名正言顺、大义凛然地告诉了大家一件事:曾经超生的孩子被抱走,是全县的一种“统一调剂”行为。


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了吗?


就连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都看不下去了,赶紧发了情况通报:



能把已经生下来的孩子给抱走,而且还是以统一“调剂”的名义,试问,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荒唐的事情了吗?


您别说,还真有。


而且,在某一时期之内,在某些地方甚至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当年很多媒体还做了专门的报道,只不过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原因,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关注罢了。




十一年前,《财新》曾经做过一个“邵氏孤儿”的系列报道。


在这个报道里,财新的记者对湖南省邵阳地区的隆回县等地的一系列做法进行了深入的采访,揭露了一个能让人惊掉下巴的“有计划调剂婴儿”的大事件。


根据这个报道:在1997年以前,当地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人的处罚一般是是“打烂房子”、“抓大人”。但从2000年以后,根据邵阳高平镇的村民说,当地有关部门对超生的家庭,开始不砸房子了,而是改为“没收”小孩。


当年央视网的报道


他们为啥要这么干呢?


记者发现了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


首先,大的历史背景是中央从2005年12月取消了农业税,这使得地方政府少了一大块收入,于是很多地方就搞出了新花样,把“社会抚养费”作为新的收入增长点。


所谓“社会抚养费”就是超生家庭为超生的孩子要缴纳的费用,最著名、金额最大的一笔“社会抚养费”大概就是导演张艺谋交的。



但这个费用的收缴并没有统一、明确的标准,毕竟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拿出700多万的。


刚开始的时候,当地每个超生家庭需交纳大约3000到4000元的人民币,但对那时候的他们来说,这也算一笔不少的钱了。


可是,“恶政”之所以是恶的,因为他的出发点是毫无人性的,因此就往往会进入一个变本加厉的恶性循环。


2005年3月22日,隆回县提出以“县乡村三级联包”形式加强计划生育管理。县、镇、村三级干部的升迁、工资待遇等,均与计划生育工作绩效挂钩。


从此,“计生工作”已经成为一个疯狂的敛财工具。


一旦成为了“政绩考核”的指标,获取高额“社会抚养费”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目的。


随着考核指标的不断加码,某些人发现,每家收个几千块已经满足不了,何况,有些家庭就连这几千元也交不出来。



这时候就出现了更令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本来应该是为孤儿、残疾儿童谋福利的“福利院”参与进来了。


因为“福利院”有个特殊的管道,叫做涉外收养,就是把中国的孤儿给外国人收养,每个孩子可以得到3000美元的“赞助费”。


而这笔钱,远远超过之前的“社会抚养费”,于是,把孩子抱走,就成了他们的普遍做法。


据当地官员称,开始收取“社会抚养费”时,每个家庭需交纳大约3000到4000元的人民币,以“抢走孩子”要挟时,金额就涨至1万元人民币,甚至几万元,就是要逼着你交出孩子。


实际上,在取消农业税之前,很多地方政府就已经以收取“社会抚养费”来扩大收入,用于乡镇机关支出。


据湖南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初步统计,在2004年和2005年,近九成以上的社会抚养费成为“非规定支出”,绝大部分属乡镇机关支出。


罗翔也说过邵氏弃儿的事


这种事整个的操作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第一步,在发现超生家庭之后,计生工作人员少则四五人多则十余人,在村干部的带领下,迅速包围计划对象家庭,将婴幼儿强行抱走。


第二步,婴儿被送往福利院,每送一名婴幼儿到福利院,计生干部可得到1000元甚至更多的回报。


第三步,婴儿被福利院卖往国外,送入福利院后再通过“寻亲公告”等程序。


财新报道,部分2002年至2005年的《湖南日报》,确有湖南省民政厅发布的单独或包括来自邵阳社会福利院的《寻亲公告》。


然而,这些婴儿的家庭多是生活在大山深处,或者常年在外乡打工的人,他们能看到这些公告的概率非常低。


也就是说,公告达到法定的60天后,当地民政部门和福利院就可“将确定其为弃婴,依法予以安置”。


这些婴幼儿被统一变成姓“邵”,已经有很多婴儿被送养到美国、荷兰及西班牙等国。


这就是“邵氏孤儿”的来历。


后来,最早报道“邵氏孤儿”的《财新》记者庞皎明被除名;


2011年11月,美国电视台的《Harry’s Law》播出过一期名为“American Girl”的节目:故事情节就是一对中国夫妇:陈军和陈燕,在美国找到了已被美国家庭领养的女儿。他们试图通过诉讼的方式将女儿要回来。



其实,不仅湖南,媒体报道贵州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数据显示:97年到17年,美国一个国家民间收养中国儿童就超过了8万人。



还有加拿大,由于基数如此之大,以至于很多被外国人收养的中国孩子已经出现了奥运会冠军这样的杰出人物。


美国的奥运冠军摩根.赫德,就是来自广西的弃婴:



而曾经是美国首富的贝索斯收养的中国女儿就来自湖南。



又是广西和湖南,这真的就是巧合吗?


弃婴这种事,表面上看,是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的“基本国策”被某些畸形的政绩观利用所造成的。


深层次的原因又是什么?还有多少这样的恶行假国策之名进行?



然而,如果没有这次这个愚蠢的“告知书”,这种事就这么翻篇了吗?


为了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也为了那么无辜的孩子们,我们不禁要问一句:从全州的“调剂孩子”到邵阳的“邵氏孤儿”,还有过多少这样的人间惨剧?


(全文完)


推荐阅读:


《独立宣言》为啥伟大?

“负能量”的倪匡走了,为何这么多人怀念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