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这荒唐的一幕,我们曾骂过美国!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封就封吧,何必造那么多新词

东郊物语 2022-04-26

孔乙己曰过:来回的“回”字有四种写法。

那封有多少种叫法?

我来列举下吧:

居家静止、原地静止、原岗位静止

全域静默

静态管理

停止一切非必要流动

临时社会面清零

围合管理

不要嫌多,“多乎哉,不多也”,接下来,大概率还会有更多防疫新名词诞生。

总有些人的造词能力,超乎他们语文老师的想象。

都知道,在咱们这,许多人很善于造词。

比如互联网行业。外企那让人听得one愣one愣的“中英文夹杂”式表达,已经满足不了互联网行业的装逼需求了。


有人说得很犀利:互联网一半的创新能力,都用在了造新词上。

赋能、迭代、链路、颗粒度、引爆点、强化认知、击穿心智、生态化反……来,细细感受一下。

对很多互联网人来说,眼下,要是不拉通、对齐、解耦、复盘一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周报了。
广告语说:这个时代正悄悄犒赏会学习的人。

结果这群善于融会贯通、把造词用得特别娴熟的人,成了一个个“卷王”。

现在看,在防疫领域,某些人的造词能力不逊于这些“卷王”。

你刚学会“密接”这词,duang,冒出了个“时空重合者”。

你刚解锁这个颇具赛博意味的“时空重合者”,又出来了个“时空伴随者”。

这时候,你是否已经“波士顿矩阵懵逼”?

只能说,眼下防疫概念普及上的主要矛盾,就是不断冒出的新词和人们滞后的理解能力之间的矛盾。

造新词本身并不是什么问题,但正如那些互联网黑话那样,看似是创新,实则是对汉语的污染。

明明说人话就能让人听得懂,为什么要生造那些“把简单事情复杂化”的词语呢?

拿封来说,封就是封,整这些个新词,有这必要么?


你说“原地静止”,那在家里一日游算不算“静止”?

你说停止“非必要流动”,那什么是必要的?


这类新词,让人想起了奥威尔在那本知名小说中说的“新话工作者”。

在他看来,“新话使我们损失的不仅仅是语言的典雅和清晰,而是把语言的混乱化作了系统控制的核心工具”。

想想“e意返乡”……


某种程度上,这些“善意造词”造出的防疫新名词,跟“e意返乡”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1、已经不可逆转了!

2、泪目:上海发生的真人真事

3、中共中央宣传部:坚决反对“个人崇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