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境外势力”八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5月13日 下午 9:24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纯欲 + 破碎感的AV女优,也可以是女权主义者吗?

这是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的第 362 期推送



前两天,我被一篇讲“纯欲要从娃娃抓起,普女就别瞎参合了”的小红书刷了屏——



这篇笔记分析了普通女孩难以拥有小红书推崇的“易碎氛围感/纯欲感”的背后原因,大意是说:


“大部分普通女孩在13到18岁期间,不会有足够的动力、精力和容貌基础去提升容貌、钻研与男性的相处之道。”


不急着骂,这篇笔记是有很多地方说得很中肯。


我认同“雌竞的最终目标和一个作为普通生活着的‘人’的最终目标是相反的”,因为雌竞的终点是女性特质得到认可,而人的终点是“生而为人,我很荣幸”,这与性别无关。


但我还是被作者的港风美人头像而吸引了注意力。


类似这样的


这大概就是:知道雌竞不好上台面,但也忍不住还是搞一搞。没什么可嘲的,骂的就是我自己。


这也不禁让我开始好奇,被凝视的对象与凝视这个行为之间的微妙关系,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纯欲破碎感的AV女优,也可以是女权主义者吗?》



首先,纯欲 + 易碎氛围感,我能代入最快的就是AV女优。



“纯欲与易碎氛围,更像是女人圈子里流通的自嗨,认真了就是把生活活成了黄片。”这是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话。


或许有些粗暴,但确实,普通女孩,以Lydia为例,素颜6.5分,妆后6分,专柜化妆后加美颜相机7分,全勤满绩的Lydia最有心机的时刻也就是考前假装没复习。


但作为普女中的优秀者,Lydia还是在事后男友洗澡时,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妆后6.5分、拍照姿势100分的出轨对象Nikki。


图文无关,仅做示范


“我以为你喜欢的是像我这样聪明的,没想到你喜欢没有我好看的。


这就是氛围美人的魅力吗?但是很无趣啊。Lydia对着手机里的小视频喃喃自语,心想用魔法打败魔法,男人喜欢什么样的,我偏要远离。


与此同时,Nikki的微博私信里,除了舔狗表白和广告合作外,又多了几条“抵制审美霸凌”的消息。她心想:很好,又有新素材了。


于是打开微博写道“我喜欢的东西正好迎合男性审美,我有错吗?”并发布9图精修plog。




无论是普通的聪明女孩Lydia,还是心机氛围美女Nikki,似乎都没有严重的容貌焦虑,但她们又和这四个字脱不了关系。


纯欲、破碎感,还是“食物链的顶端是姐姐”或者“在性感面前纯欲和可爱不堪一击”的审美鄙视链,这些对美貌的吹捧,是在加剧容貌焦虑吗?



前段时间,我看了一篇写到这种问题的文章,写道“社会对女性的规训,常常是成对出现且自相矛盾的”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女生妆容精致、露肤度比较高,可能会被质疑:穿成这样是要去选妃局吗?


当一个女生小红书收藏了类似“如何视觉上提升颅顶高度”“方脸塌鼻子如何画出浓颜泰妆”的教程时,会被称作“肤浅”和“助长男性对女性的外貌审视”。


相反,如果一个女生从来不化妆,又会被认为是“靠脸单身”,“不懂得利用美貌加成和性别优势,是不聪明的做法”。


这两种规训的逻辑是相反的,前者认为精致与美丽是一种浅薄的追求,后者将其当做一种义务或手段。


“而当女生去反抗其中一种时,必然在表面上看起来在顺从另外一种,于是人们也总可以批评她们不是完美的女性主义者”。



回到纯欲和破碎氛围上,纯欲未必是真的天真诱惑,破碎感也未必是真的不堪一击。


纯欲和恋童,上纲上线来说,好像只有一线之隔,需要反向驱魔(指小孩向恶魔祈祷,驱逐恋童的神父)


虽然天真诱惑也确实十分吸引我,但拘于形式的纯欲穿搭/妆容,只是一种拙劣的模仿。


至于破碎感,我也可以get到中森明菜那种纤细敏感的动人,也经常为支离破碎的人或故事所打动,但这仅仅只是审美层面上的,也是被动的。


如果一个好端端的、四肢健全、心智健康的正常人,去美化一些病态的东西,对真正深受其扰的人而言,是一种逃不掉的折磨,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刻奇,也是一种媚俗。



带有纯欲破碎感的AV女优,当然可以是女权主义者,但并不是因为她们纯欲或者破碎。在文化封闭女性行为、身体极受约束的国家,选择当AV女优、Tinder网黄,也可以是一种反抗。


而且网黄和女优们,可能是最不容貌焦虑的一群人。



我也和朋友讨论过容貌焦虑和内卷,我很希望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像游戏一样捏脸,也很想隔段时间就换张脸,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赛博朋克2077》能那么火吧。


外表成为审美的表达,也许是一种很理想的状态,因为有的人或许很好看,但并不是自己希望长成的样子,有的人长得像杜鹃,但内心希望长成莫妮卡贝鲁奇。


而当她真的长得像莫妮卡贝鲁奇的时候,或许又会想长成杜鹃。



只是,即使现代医美允许人们根据自己的审美设计外表,内卷和焦虑也不会停止。取而代之的也许是审美/智商/阶级焦虑:


我该怎样才能设计出一张高级脸 or 拥有上流审美?


这就是结构性压迫的本质,对外貌(或者其他任何价值)的评价体系一旦产生,人们就只能面临两种选择:


要么追求这种价值,被结构吸收,要么自我牺牲,舍弃在这个体系里可能活得的好处。


在容貌焦虑中,人们要么去整容/医美/学化妆,用手段变美,靠近自己对美的认知,要么放弃对外貌的追求,尽管这个追求可能是出于自身审美,而不是主流审美,并接纳现状。


中间状态就是在这两种状态间拉扯切换。



回到最初的问题:对容貌的吹捧,是在加剧容貌焦虑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可能女权,也可能不女权,但自由就是除了选择的自由以外,还有阐释与不阐释的自由。


所以我又打开了小红书,看了眼作者的港风美人头像,并点开了收藏。



- End -


Rhino

仿生武汉人会梦见电子热干面吗

往期文章精选
(点击标题进入阅读)
P站, Twitter, OnlyFans,看片网站哪家强?
留学外围女的少女心
留学合租生活:Pornhub竟在我身边
当代留学情侣:从GHS开始,到“提结婚”为止
“X生活是美本的,我们美研一滴都没有。”
网课直播啪啪 vs 处分婚前性行为,你站哪边?
不如我们把这个觉给睡了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 LABUNIQUE
你有7.3%的共同好友关注了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欢迎找到根据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