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三亚不能批评吗? | 舆论手札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魏杰:中国经济今明两年深度研判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来尔湾,做一个被包养的小笨蛋

这是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第 392 次吐槽世界


来尔湾生活了半年,岁月静好、与世无争,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上周应朋友的约,寄住在湾区基友家两天。回到尔湾后,我在床上躺了一天。我在想:湾区人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魔力?让人回到尔湾后都不想社交了。

谈吐风趣、聊天带梗,身处要职却不给人以压迫感,谈笑后有思考,恰当的世俗又不失趣味,是一种工作过的人、混过社会的人才能get到的趣味。

而在湾区,这样的聪明人满地都是。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可以走捷径,你可以精修照片假装长得好,花钱代考买来好成绩,折现父辈关系换来好工作,找中介置办一套假“精英”title甚至通过婚姻实现财富自由。

但聪明的大脑、有趣的谈吐,是极少数完全没有捷径可走的事情

我自诩颅内G点不低,但当真的遇到智商吊打的人时,一场畅快的mindfuck会让我怀念好久,甚至写文纪念。


想到这里,我就更起不来床了。我实在想不到,假如我起床出门,我还能不能在尔湾找到这样的聪明人。

不得不承认,聪明人自带一种功效:在你离开了他们之后,很难从其他人身上得到同样的快乐,一种只能从聪明人身上得到的趣味。

一种被向下兼容的快乐。


“湾区人嘛,都是有正经工作的聪明人,”朋友说,跟不工作、消耗家庭财富的人相比,完全是两码事。”

有工作的人比不工作的人普遍更有趣,这个我懂,但这和消耗家庭财富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吗?尔湾到处都是被养着的同龄人啊,”朋友说,“要么被老男人老女人养,要么被爸妈养,被养久了的人是会变笨的。

朋友给了我一个眼神,我知道我又被骂了。


毕业后,我身边不乏一直被家里或另一半养着、不需要工作的人,以及正儿八经靠双手混饭吃的人(搬砖人),两种人都有。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两者的趣味水平确实不在一个层面上。

说来惭愧,在尔湾的这段时间,我接触的大部分人都是前者。

有些人“喜欢电影”, 满嘴是蹦迪和酒,有些人“研究摄影”,却三句不离“这个滤镜是不是好看点”,有些人“有自己的事业”,但话题永远停留在和前任们的狗血drama上。


朋友说,这是因为尔湾有太多被供养着的人了,他们不需要工作,每个月都有天价零花钱打到卡上,他们的数量之多,使尔湾超越罗兰岗,成为北美top 2二奶村离西温哥华还有点距离)

我嘴上羡慕,甚至还叫嚣着“有富婆包养我吗”,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下了头,转头就当素材发在公众号上。


聊过一个学姐,毕业5年只工作了1年,剩下4年分别在旅游、读MBA、喝下午茶,我问:工作停了以后,会不会很无聊?

“不会啊,我每天都去做普拉提、参展、逛街,安排很满的。”学姐展示自己的小红书,是最小红书的模样。

我没忍住:这就是名媛吗?被学姐怼了:你见过这么穷的名媛吗?

我困惑,她老公求婚时给送了一套北京独栋,怎么算穷呢?学姐说:因为我想住朝阳区,但是三环里看得上的房子,基本都6000万起步了,首付还得60%。

“不买房还不觉得穷,要买房时觉得哪哪都买不起。”

我不解,既然如此,量入为出就好了,住三环外也可以住的很开心。

“但是我看得上的,都是每平25万起步了。”学姐抱怨道。

“只能等老公再攒两年钱了。”


她说,她那些曾经背爱马仕的同学们,毕业三年内,基本上不是订婚就是结婚,人均一颗Harry Winston钻戒,五克拉起步,价值千万。

“我总不能落后吧。”学姐说。


在这一点上,我和Sue很像,一边看不起伸手党,但一边又真情实感地羡慕,不需要工作也能获得这么多的爱。

人啊,就是作。

我和身边关系好的朋友,境况其实差不多:凭借主业和副业的收入,都能傲视大多数同龄人,但当货真价实的old money inheritors出现在面前时,又变回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垃圾。

这就好比,你通过努力买来一辆奔驰E级,自我感觉不错,于是去找朋友玩,结果朋友告诉你:待会儿你要见的这帮人,家里最差开的都是迈巴赫。

于是自诩中产,因为“中产”是一个“跟无产比财富,跟资产比精神”的自慰用词,本质上是一种阿Q精神一边嫌弃周遭,一边渴望远方。

毕竟,大家都在“勇者变恶龙”的路上一去不返。


只是不得不说,被向下兼容不仅使人快乐,还会使人努力变聪明。比如我现在就在思考要不要读个CS研转码,努力跟上湾区的平均智商,期待再一次与聪明人切磋。

“所以,啥时候再来湾区卷啊?湾区的基友问我。

我说“等Meta给你放假的时候吧”,毕竟湾区不好混,如果还要让基友在写码之余照顾我这个垃圾,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你甘心在尔湾当个被养着的baby吗?”基友一语中的。

其实严格意义上,我不算被养着,毕竟收入也OK,但基友很直接:

“我要是你,我就回海淀了,钱赚少点,但最重要是快乐。”


是啊,最重要的是快乐,但当没有自信享受这份快乐的时候,要靠什么托起你的自信呢?

初代绿茶亦舒说:“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么就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快乐是环境和周围的人给的,不是钱给的。”基友说。

“但这也是我赚了很多很多钱以后才悟出来的道理。”


- End -


我是LJJ
一个住尔湾的95后中年人
以前在北加州留学过
还有很多好玩的故事要讲

往期文章精选
(点击标题进入阅读)
当代留学生的梦想烂透了
西海岸富孩躺 vs 东海岸富孩卷
当代留学圈:只要长得好,就能随便搞?
如何通过口罩辨认你是留学中产、无产还是富孩?
富孩警:中国富孩们不愿承认自己有问题
年入200万的华人码农,怎么过了30岁就成傻逼了呢?
当美高女孩遭遇“阿里员工”性骚扰时,应如何自救?
父母落马后的中国富孩们,后来都怎么样了?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 LABUNIQUE
你有7.3%的共同好友关注了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欢迎找到根据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