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俄罗斯的经济正在被慢慢窒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5月13日 下午 8:24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美高性侵实录

这是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第 438 吐槽世界



本文已做匿名匿地处理,真实情况比你将要看到的更严重


两年过后,小然依然无法与那晚发生的事情和解。


“我不敢起底谁,也不想牵扯谁的利益,”小然说,“你写成段子吧,也算给大家提个醒。”


“毕竟烂人哪里都有,上流社会从来不缺下流的人。”




小然在美高某校申请学商,在这个社交为王学校、社交为王的专业里,INTJ的小然天生吃了哑巴亏。


为此,除了在家闷头敲ppt以外,她也硬着头去过不少social。


看着外人眉飞色舞地画饼,从新零售到数字货币,从新能源汽车到NFT,她不知道,这些17左右的小朋友们,是如何做到比国内中年饭局政治家们还能吹逼的。



小然不会吹牛,比对A还平的简历也让她没牛可吹。

于是她习惯了当拍手机器,兼职酒局赔笑员,在西装革履的哥哥们指点江山、畅想未来、深吸一口Cohiba雪茄的时候,抿一口酒、露出称职不失热情的笑容,是她习得的商科第一课。

“这很好,”闺蜜鼓励道,“商科最缺的是就听众,你已经入行了。”

但,相比起当一个只会鼓掌的social loser,小然更喜欢写故事,当一个窝在房间里敲键盘的storyteller。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爱和她做队友,在用ppt讲故事这件事上,小然似乎有无师自通的本领,配合爱做手账的小爱好,小然的ppt在结构、排版和内容上,同课同学无出其右。

这件事,被同课的好基友阿沈发现了,“我以为这是我的人生转折点。”



刚开始的时候,小然还有点兴奋,终于有一点能拿得出手的特长,还受到了同课大神的认可。

重点中学校友、985高知父母,虽不是人大附配清华本的高知顶配,但也算是未来高华的标配。

“会讲故事的人,控制着这个世界。”阿沈说道,配上了一个[奸笑]的表情包。

小然有点触动,她一直以为storytelling这件事,只是一个自娱自乐的小爱好而已。

“你信我,我也是这么忽悠我女朋友上我的贼船的。”阿沈笑道。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场产品比赛中,小然欣然接受了阿沈的组队邀约。那天,阿沈语重心长地在比赛队友群里介绍道:

“小然是我们的presentation planner,你们最好跟她处好关系,不然她把你的idea去掉了。”

在其他队友的一众彩虹屁中,小然说了句“请多多指教”,心里却乐开了花。她给男友发短信:

“你的废物女友终于有出头日啦哈哈哈哈!”



小然平日课业很重,队友提议在准备presentation期间,一起住在阿沈的house里,减轻日常沟通成本。小然欣然同意,带上牙膏牙刷枕头被子就在客厅里铺了个窝。

“这是你最舒服的输出姿势吗?”阿沈说。

小然觉得这话有点怪,但她没说什么。


披星戴月4个星期,比赛前一晚,阿沈通宵和小然对ppt,把每一个用到的营销模型、每一项策略推导,甚至将每一层的branding house都重新过了一遍。

小然深知自己无法做那个站在台上讲故事的人,所以她将希望都寄托在阿沈上,希望这个南粤卷王能够通过自己的ppt,讲出足以打动评委的故事。

比赛当天,阿沈稳扎稳打,用一种和商科画饼组完全不一样的务实画风,present了一个踏实的产品思路,赢得了评委组的一致青睐。

赛后,小然的ppt也被评为了最佳ppt,被认为是全场最接近落地的产品,作为奖励,在接下来一周内,小然和她的组员得以与知名VC共进晚餐。

这个产品能不能落地她不知道,但她知道这段经历可以让自己的简历从对A升到B。

“开酒庆祝一下吧。”阿沈提议道。



那天晚上,他们开了好多瓶酒庆祝。小然很开心,虽不胜酒力,但也没有拒绝,几杯烈酒下肚,不到11点就瘫在了地上。

散场时,小然吐了好几回,阿沈打算陪她回家后再离开,只是在回家路上,小然酒醒了一些,发现自己的包包和手机都忘在了某个房间里,遂让阿沈打道回府。

上楼取包包和手机的时候,小然听到走楼梯的不止有自己的急促双脚声,还听到了身后一句“我担心你摔倒,上来扶扶你”的声音。

拿好手机和包包,小然准备离开。



突然,她感受到一阵很强的、来自一个男人的手臂的阻力,下一秒,她被反手扔到了床上。

“对不起,我真的等了很久了。”

小然睁大眼睛却无力反抗,在挣扎和眼泪中度过了接下来的夜晚。

第二天,小然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敢说话。

她不敢报警、不敢告诉队友、不敢和男朋友说,连对敲门的闺蜜哭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曾经带她看到了世界的人,怎么反手就把自己送下地狱。”这是小然在微博小号里写下的话。

失联3天后,朋友圈传出找人的消息。阿沈慌了,连忙给小然发出道歉信,并在一份三方合同上签名,保证对这段经历绝不提起。




两周后,小然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只是出门上课时,她会一直戴着一顶压得很低的鸭舌帽。

“只要能不提起,就当没发生过。”小然这样给自己洗脑。

某天吃饭,饭桌上聊的是老生常谈的男女话题,一个半生不熟的朋友问小然:

“听说你跟内谁睡了,咋不跟我们说啊?”

一句话,让小然一秒回到两周前。

小然愤怒地把阿沈从黑名单里揪出来质问,5分钟后,她得到的答复是:

“哈哈,要不要晚上在你房间当面给你道歉?



那天晚上,阿沈再次出现,他堵在小然家门口,不让她出门,“我是来道歉的,得不到你的答复我就不走”

不得已下,小然拨打了911,警察到了现场时,阿沈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一脸问号的室友们。

那晚,小然看着远去的警察,抱着闺蜜哭了很久。

但是至今,闺蜜都不知道那晚小然为什么哭了这么久。


其实回过头来看,阿沈的本色早已暴露无遗,那些[奸笑]表情包,那些不合时宜的成人笑话,以及那些一流的画饼技巧。

虽然事后诸葛亮没什么用,但小然一直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在纵容他一次一次伤害自己?

是他常挂嘴边的“重点中学校友+985高知父母”的title吗?是自己那个storytelling的梦想的寄托吗?

还是因为自己希望低调处理的想法,反而成了对方逃脱法律制裁的借口?


“这都不重要了,”小然拿出手机,“你看,他还在跟女朋友快乐秀恩爱呢。”

照片上的阿沈云淡风轻,搂着他的女朋友,一如恩爱许久的老夫妻。

小然又打开了她的男朋友的对话框,两人最后一次对话,止于两年前故事发生不久后。

“你看,不是每个story里的反派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也不是每个受害者都有翻盘的结局。”小然笑道。

采访结束前,小然问我:你觉得我是个好storyteller吗?

我说:你是一个好storyteller,但我宁可你没有经历这些stories。


- End -



我是LJJ

一个住尔湾的95后中年人

以前在北加州留学过

还有很多好玩的故事要讲


往期文章精选
(点击标题进入阅读)
被尔湾姐妹反复拿捏是什么体验?
尔湾美女不动刀,杀人夺命全在腰。
尔湾海边的辣妹,让这个普通的周二变成了情人节
“湾区林生斌”背后的恶臭高华群体
我化着最美的妆,别人问我一晚多少钱
“说Happy Lunar New Year,是要被开除国籍的。”
硅谷娇妻:中国捞女新标准?
如果你没有朋友得过新冠,说明你没什么朋友
如何通过口罩辨认你是留学中产、无产还是富孩?
富孩警:中国富孩们不愿承认自己有问题
父母落马后的中国富孩们,后来都怎么样了?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 LABUNIQUE

你有7.3%的共同好友关注了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欢迎找到根据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