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即日起用手机拍警察执法,后果很严重…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6月22日 下午 8: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月嫂偷偷伺候我公公,还不要工资,真相让我傻眼。

创投新风向 2022-06-20 22:00 Posted on 广东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沈茉莉 Author 茉莉仙女


  致读者:点击上方 “创投新风向 ” → 点击右上角“ ... ”→ 点选“设为星标 ★ ” 加上星标,就不会找不到我啦!

01

刘敏觉得,月嫂王玉梅跟公公老赵的关系有点不正常。

 

王玉梅对老赵太好了,好到超出了雇佣对主人的范围,不仅洗衣做饭面面俱到,而且掐着点洗好水果沏好热茶,以便老赵一进家门就能享用到。

 

要命的是,可能是为了回报,老赵对王玉梅也不差,每次下班回来都会买些女人爱吃的小零食。

 

虽然他没明着说是给谁买的,但刘敏又不傻,她正在坐月子,不能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答案再明显不过了。

 

刘敏的心里不淡定了,有些隐隐的担忧。

 

毕竟,王玉梅是老赵找来的,谁知道他们之前到底认不认识,有没有什么关系?

 

婆婆才刚刚去世不到半年,公公这么快就有了新欢,总让人不舒服。

 

刘敏跟赵波结婚8年了,女儿也已经上了小学。

 

自从二胎政策开放,公公婆婆便一直提议要刘敏再生一个,说他们绝不是重男轻女,只是想让妞妞有个伴,趁他们身体还行,还能帮忙带。

 

可刘敏和赵波都不太同意,经济压力大是一方面,主要是教育孩子太费劲,养一个孩子绝不是吃饱穿暖那么简单。

 

可造化弄人,一次避孕失败,她肚子里就长出了小幼苗。

 

夫妻俩商量后决定,孩子既然来了,就留下吧,这是天意。

 

婆婆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早早就准备好了孩子的小衣服小被褥。

 

可意外来得猝不及防,刘敏怀孕4个月时,婆婆突发心梗骤然离世,人拉到医院没来得及抢救就被送到了太平间。

 

一家人顿时觉得天都塌了,刘敏两口子哭得泣不成声,老赵一夜间白了头。

 

但日子还得继续,为了两个孩子,三个大人互相安慰互相取暖终于走了过来。

 

很快到了刘敏的预产期,一家人犯了难。

 

老赵退休又被原单位返聘,每天按时按点要上班,再说一个老公公也没法照顾儿媳妇坐月子。

 

赵波更不用提,工作忙得连觉都睡不够。

 

刘敏妈妈还有自己的孙子要照顾,也没法来。

 

没办法,老赵去家政公司找了个月嫂,说费用他来出。

 

这个月嫂就是王玉梅。
02

王玉梅50岁上下,模样周正,打扮得干净利落。

 

凭心而论,刘敏对王玉梅还是很满意的。

 

王玉梅不仅把家政公司规定的月嫂应该干的工作做得井井有条,还顺带着把家里的卫生,老赵父子俩的三餐,包括洗衣服的活都干了。

 

让刘敏不舒服的是,王玉梅对老赵太关心了,简直比对老伴还周到。

 

一到吃饭的点就给老赵打电话,问他回不回来,回来就做点好的,不回来她自己就随便对付一口。

 

每天把老赵换下的衣服洗干净叠好放在床头,房间也打扫得干干净净。

 

一开始,刘敏还心存感激,后来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这也太不正常了,哪有月嫂主动抢着干自己工作范围外的活,这分明是放长线钓大鱼,看上老赵的钱了。

 

这天,刘敏去卫生间,发现王玉梅正在用手搓大盆里的衣服。

 

刘敏眼尖,一眼看出那正是老赵贴身的秋衣秋裤。虽说不是更隐私的内裤,但毕竟是贴身衣物,王玉梅这样没有界限感,总让人浮想联翩。

 

可王玉梅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她一边忙碌一边说:“你爸忙,他的衣服我就顺手洗了,这贴身的,还得用手搓,洗衣机根本洗不干净。”

 

那大大咧咧心无城府的样,倒显得刘敏好像多疑又没有格局似的。

 

晚上,老赵父子和王玉梅在客厅吃饭,刘敏在卧室听见赵波说:“王姨,这个,还有这个,这两个菜都得放点辣椒才有味。”

 

王玉梅:“我当然知道了,这两天你爸不是嗓子不舒服吗,怕他吃了上火。哦,对了,赵哥,我给你炖了冰糖雪梨,待会儿趁热喝了。”

 

刘敏不由皱了一下眉,她一个月嫂操的心可真多,老赵不过咳了两声,吐了口痰,她就觉得他嗓子不舒服了,并且照顾得妥妥贴贴。

 

平时在家里,老赵抬手干点小活,只要她不是在忙孩子,她都会一把抢过来,让老赵坐一边歇去。

 

老赵其实不懒,以前经常跟婆婆一起做饭打扫卫生,还动手洗自己的衣服。

 

可现在却被一个月嫂宠成了皇帝,时间长了,不出问题才怪。

 

如果王玉梅真盯上了老赵,又这样细致入微地施以糖衣炮弹,正处于感情脆弱期的老赵哪里能守得住。

 

03

刘敏不是不同意老赵找老伴,相反,她从内心里是很支持老赵找老伴的。

 

毕竟,老赵才60出头,条件又不差,应该有自己的晚年生活。

 

但即使找,也得让人有个心理缓冲期,婆婆尸骨未寒,公公就迎娶新老伴,她心理接受不了,觉得太对不起婆婆了。

 

况且,王玉梅这样的也不适合,她虽然能干,但太有心机,老赵怕是hold不住。

 

当然,她也是有私心的,老赵现在拿着双份工资,手里有存款,名下还有一套房在出租,如果被别有用心的女人盯上,少不了财产流失,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她这个小家。

 

晚上,她跟赵波讲了这件事,当然,她有意重点提了老赵找老伴对婆婆的不公,简单提了一嘴财产可能会受损失。

 

赵波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不会吧,爸妈感情那么好,妈才走了不到半年,爸不可能看上别的女人。”

 

刘敏说:“我不是说爸那么容易会移情别恋,而是这个王玉梅太有心机了,你看她吃喝穿戴把爸照顾得那么周到,时间长了爸难免会动心,她要是真看上爸这个人也行,就怕她跟蔡根花小宝贝一样,是冲着爸的钱来的……”

 

赵波惊得张大了嘴巴,这个情况他还真没考虑过,不过他觉得刘敏说的对,如果不及时防范,到时候说不定会被人骗得人财两空。

 

两口子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打听一下这个王玉梅的底细。

 

没几天,赵波就把打听出来的情况反馈给了刘敏,这下她的心更慌了。

 

这个王玉梅还真跟老赵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也许,他们之前就认识也不一定。

 

更让人担心的是,王玉梅早些年死了老公,现在还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儿子。

 

如果老赵真被她拿下,那以后老赵不就又多了个儿子,娶媳妇买房还不都要找老赵掏腰包!

 

刘敏想想就害怕。

 

她跟赵波商量,得盯紧了这个王玉梅,千万不能让她得逞。

 

现在她就盼着月子赶快坐完,好给她结帐让她走人,解除这个不安定隐患。

 

04

好不容易一个月过去,老赵除了应该给家政公司结的工资,竟然又多给王玉梅开了两千元,说是感谢她这一个月的辛苦付出。

 

刘敏心里有些不悦,这老头,难道真对这个月嫂动了心思,砸起钱来一点都不心疼。

 

王玉梅没有接老赵的钱,而是笑笑说:“赵哥,我做的那些都是应该的,你已经付过工资了,不必客气,我看小敏身体还没恢复好,我就留下来再照顾她一个月吧。”

 

王玉梅的话好像一枚惊雷在刘敏耳边炸响,她更觉得这个女人不一般。

 

刘敏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赶紧说:“王姨,没事,我身体还行,你还是去忙你的吧。”

 

可王玉梅紧接着又爆出了一枚惊雷,她说她不要工资,免费再照顾刘敏一个月。

 

这下不仅刘敏,连老赵都被惊到了。

 

他尴尬地笑笑说:“哪能不要工资呢,那你就再干一个月吧,小敏也能轻松点。”

 

刘敏张了张嘴,把想要说的话又咽到了肚子里,她要再拒绝就有些不识好歹了。

 

晚上,赵波回来,她跟赵波说了王玉梅主动再干一个月不要工资的事。

 

赵波也觉得她太有心机了,这个女人真不能久留。

 

她明知道老赵不会不给她工资,还故意提出不要工资再干一个月,目的也太明显了,这不是又当又立吗。

 

夫妻俩商量,得想个什么办法把王玉梅赶走,或者让她主动离开。

 

可还没等他们想出什么好办法,刘敏却接到公司领导的电话,说之前她负责的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现在她也出月子了,希望她每天抽出一点时间去公司协助解决一下,公司会额外付工资。

 

领导派的任务,又有钱可拿,刘敏没法拒绝。

 

这下,她还有点庆幸王玉梅的主动留下,要不她肯定走不开。

 

她跟赵波提议,要不装个监控,随时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赵波瞪了她一眼:“亏你想得出来,儿子监控老子,万一让爸知道了怎么办,况且,王玉梅一天24小时在家,怎么装?”

 

刘敏叹口气,她只能再次祈祷这个月尽快过去,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

 

05

终于又熬过了一个月,老赵给家政公司结过账,王玉梅收拾东西离开了。

 

隐患解除,刘敏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天天气很好,刘敏去把王玉梅住的房间收拾一下,把被子晒晒,床单洗洗放起来。

 

却意外在枕头下发现了一个厚厚的信封。

 

打开信封,一叠厚厚的钞票映入刘敏的眼帘,除此之外,还有一封手写的信。

 

刘敏困惑了,这个王玉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为什么要留下这笔钱呢?

 

好奇心驱使她打开了这封信,虽然她知道这样做不对,但信封没封口,就意味着不是那么私密,应该不怕人看吧?

 

看完信,她终于明白了王玉梅为什么会对老赵那么好,这一刻,她才真正了解了老赵和王玉梅的为人,她为自己的狭隘和自私惭愧不已。

 

二十年前的一天,王玉梅怀揣东拼西凑借来的一万元钱,带着儿子坐上了去县城的公交车。

 

住在县医院的丈夫正等着她的钱来续命。

 

公交车上,狭小的空间被挤得密不透风,王玉梅一手牵着儿子,一手下意识地捂紧了胸前的小挎包。

 

车子到站,王玉梅拉着孩子挤在人流中走下车,一个留着长发的年轻人从她身边快速走过,她心里一惊,赶紧去摸挎包,手指所及的空瘪吓得她魂飞魄散,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呼号“抓小偷”,便瘫坐在地上。

 

而那个年轻人听到哭喊声后如离弦之箭一样,一路飞奔穿梭在人群中。

 

又一个身影从王玉梅身边飞过,一边狂奔一边高声呼喊“站住,抓小偷……”

 

王玉梅坐在地上哭天抢地。

 

二十分钟后,一个中年人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声嘶力竭的王玉梅面前,她从怀里掏出一叠钱交给她:“大妹子,下次把钱存到卡里,别带现金出门,太不安全了。”

 

这个中年人就是老赵,他坐车回县城看望老母亲,正好碰上了这一出。

 

老赵当过兵,是武警出身,追一个小飞贼不在话下。

 

他得知王玉梅丈夫得了重病住在医院里,又同情心爆棚,又把随身携带的500元钱全塞给了王玉梅。

 

而处于大悲大喜之中的王玉梅太过激动了,竟然忘了问他的姓名和地址。

 

这么多年,她一直念念不忘,要寻找和报答当年的救命恩人。

 

那天老赵去家政公司找月嫂,王玉梅立马就认出了他,所以主动请缨来家里照顾刘敏,月子结束后还提出不要工资免费再干一个月。

 

王玉梅在信的末尾写道:赵大哥,当初要不是你舍身相救,我们全家可能都没有活路了。所以这两个月的工资我不能要,就当我报答你当年的救命之恩吧,请你一定成全。

 

刘敏的眼睛湿润了,泪一滴一滴落下,晕染了纸上的娟秀字迹。

 

06

刘敏把钱和信都收了起来,她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很快,产假结束了,刘敏要去上班,需要找个住家保姆带孩子。

 

刘敏告诉老赵,把孩子交给别人她不放心,还是把王玉梅王姨找来吧。

 

没几天,王玉梅便再次来到了刘敏家中。

 

老赵也从原单位辞了职,每天在家帮王玉梅带孙子。

 

刘敏和赵波工作都忙,大多时候,都是老赵和王玉梅在家。

 

刘敏不忙的时候,想像着老赵和王玉梅含饴弄孙的一派祥和,就不由得想笑。

 

半年后,老赵一脸害羞地说,他想跟王玉梅领证结婚了。

 

刘敏打趣道:“爸,你是怎么把人家王姨骗到手的?”

 

老赵的脸红到了脖子跟,抓耳挠腮说不出一句话。

 

领证那天,王玉梅问老赵,当年,你怎么有那么大的胆量和勇气替我去抓小偷,你就不怕吗?

 

老赵一脸懵逼,什么小偷?

 

然后他端详着王玉梅的脸,记忆的河水穿透时光扑面而来,几秒钟后,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刘敏站在阳台,广袤无垠的夜空中,有繁星闪烁,她想,那里边一定有婆婆的眼晴。

全文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的名片,关注我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