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穿和服女孩: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鞋袜 说是作案工具

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经济全军覆没 财政入不敷出 世界越来越魔幻!

苏州政府肯定恨死那个警察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俄乌战争打出两个阵营,反俄者胀,挺俄者强!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戎评 Author 戎评说策

原创:戎评说策

 来源:戎评(ID:rongping898)

俄乌战争打了110多天了,热战背后的经济战同样精彩。俄罗斯不仅凭借“卢布结算令”等手段实现了经济和汇率的逆风翻盘,而且那些制裁俄罗斯的西方国家,经济都遭到了反噬,饱受高通胀的困扰。而那些对俄罗斯友好的国家,通胀普遍较低,GDP总量均值也比制裁俄罗斯的国家要高。


这不是戎评的杜撰,而是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沃洛金所指出的。他在社交账号上发文表示:据今年第一季度的统计数据显示,与美国一起制裁俄罗斯的6个国家已经遭到了经济上的“反噬”。


不但美国的通胀率达到了1981年来的最高值,即8.6%,美国的GDP也下降了1.5%。当然,不仅仅是美国,“跟随”美国制裁俄罗斯的另外6个国家也面临着不少经济上的问题。
沃洛金公布了一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的今年第一季度各国的GDP数据表。从表中可见,G7成员国: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GDP都在制裁俄罗斯后开始下跌。而且,不少国家还存在着和美国一样的高通胀率问题。
反观对俄罗斯态度比较友好、没有制裁俄罗斯的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伊朗、土耳其这7国。它们的GDP均值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比G7成员国们要高24.4%。
沃洛金认为,美国及其盟友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是在“坑”他们自己,并且美国政府不断让这些国家加码制裁俄罗斯,实则是将不愿制裁俄罗斯的这7个国家“推”到了一个阵营中,即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新的“G8”。
沃洛金认为,如果俄罗斯与这7国形成了新的“G8”,那么,美国将毫无疑问地失去其“世界霸主”的地位。
虽然沃洛金提出的“新八国集团”在实践层面有非常大的难度,但是,俄乌战争之后全球经济秩序发生的重大变化,正在深刻影响世界格局,美国“一超独霸”和西方国家主导全球秩序的局面将被改写。
G7各国国内通货膨胀都较为严重,美国更是达到了1981年12月以来的最高值,法国和德国等国因为对俄罗斯能源的制裁,更是深陷能源危机之中,国内民众不得不高价购买能源使用。但这一局面本来是可以缓解甚至是避免的,只是欧美政客的非理性选择酿就了这一切。
(G7国家目前通货膨胀率排名依次为英、美、德、加、意、法、日)
随着中期选举临近,难看的经济数据让拜登肩上的压力又重了几分。而他面对高通胀,首先想到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甩锅”普京。
他在洛杉矶港发表讲话时宣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必须为美国创纪录的天然气价格,和40年来最高的通胀局面负责,并且将通胀形容为“普京税”。他说:从未见过像现在这样,由普京对食品和天然气征收“普京税”的情况。
俄乌战争确实推高了油价,油价上涨也构成了高通胀的关键因子。但是,拜登从来没有承认,究竟是谁发起了战争,又是谁把俄罗斯和普京逼到墙角。导致高通胀的原因,除了能源价格,还有其它深层次的原因,这些拜登政府都没有或者不愿意承认。
首先,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前,美国经济就已经呈现高通胀态势。美国2月份CPI增速已经达到7.9%,创下40年以来的新高,这说明美国高通胀在先,俄乌战争爆发导致的能源价格上涨在后。充其量是俄乌战争加剧了美国的高通胀,但是完全甩锅普京,明显是拜登政府的无能行为。
况且,俄乌战争的始作俑者和幕后推手,都离不开美国的身影。美国的FBI能准确预测战争爆发日期,而且美西方在战争爆发前后极尽拱火之能事,还源源不断给乌克兰提供经济和武器支援,说美国在俄乌战争中是无辜的,恐怕没有人会相信。甘蔗没有两头甜,既然美国想拖垮俄罗斯,那就必须承受能源价格上涨引发高通胀的代价。
其次,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后,美西方对俄罗斯发起核弹级的金融制裁,最终被俄罗斯一招破功,如此他们就应该承受经济被“反噬”的后果。
美国想通过俄乌战争配合美联储加息,缓解高通胀压力的图谋没有得逞。在欧洲开辟战场,再加上美联储加息,可以引导全球资金回流美国避险,进而推高美元资产,这样既可以增加国民财富,又可以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增长,从而消化掉通胀压力,可谓一举多得。但是,美国没有想过,史无前例的金融制裁对俄罗斯竟然失效了,战争反而成为俄罗斯赚取外汇的利器。
俄罗斯充分发挥了其能源国的优势,实施能源必须用卢布结算的法令,这让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的欧洲国家极不适应。由于原油、天然气运输十分依赖管道等基础设施,而美国又想在能源上大赚欧洲一把,这就使得欧洲必须以高成本进口能源,或者采用卢布结算,更有甚者不得不从第三方渠道高价进口俄罗斯的能源。这样欧洲国家受到高通胀的困扰和反噬就不足为奇了!
最后,俄乌战争爆发后,西方国家情愿以经济利益为代价来对付俄罗斯,这是西方政客在美国霸权至上思维下作出的非理性选择。
对于沃洛金的看法和提议,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埃里克·伍德豪斯则认为,美国以及多国对俄罗斯的制裁虽然已经影响到了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但正因如此,才可见这些国家制裁俄罗斯维护“世界和平”的决心。他还表示,这些国家甘愿接受经济上的代价,而俄罗斯的经济也将持续受到影响。
伍德豪斯代表了西方政客的一致偏见,为了对抗俄罗斯,即使国内通胀爆表,民怨沸腾也在所不惜。而这恰恰说明美国在欧洲的控制力之强以及西方政客受到的渗透之深。即使如德国总理朔尔茨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这样的主张欧洲独立自主的政客,也难抵美国的压力,更不谈像欧盟主席冯德莱恩这样的亲美政客了。
现在G7这些制裁俄罗斯的国家当中,平均通胀率高达5.4%,除了日本外,其它G7国家都面临高通胀,特别是对美国亦步亦趋的英国,其通胀率甚至超过了9%。这说明,作为世界主要能源供给国的俄罗斯,其供给收缩已经让这些跟风制裁的国家饱受高通胀的困扰。这就是制裁一个能源国所要付出的代价。
而在沃洛金提到的“新G8”国家中,中国、印度、巴西以及俄罗斯被称为“金砖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一半。而墨西哥、伊朗、印尼和土耳其又被称为“新钻国家”,在经济发展潜力上仅次于“金砖国家”,前景一片光明。这8国人口数量总计占据世界将近一半,劳动力资源和能源矿产资源都较为丰富。
与G7国家普遍的高通胀相比,对俄罗斯态度比较友好、没有制裁俄罗斯的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伊朗、土耳其这七国,除了伊朗、土耳其因自身经济原因通胀率较高之外,其它五国的通胀都还处在相对较低的可控水平。
之所以如此,戎评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俄罗斯对友好国家采取了相对宽松的能源出口策略。
在“卢布结算令”发布之初,俄罗斯就公布了对俄不友好国家和地区的名单,G7国家赫然在列,对于这些国家,在与俄罗斯发生能源贸易时,必须使用卢布进行结算。如果拒绝使用,不排除俄罗斯会切断石油和天然气供应的可能性。并且俄罗斯对这些不友好国家和地区的债务,使用卢布偿还。
而对于中国、印度、巴西等这些对俄友好国家,则在能源和粮食贸易时采取本币结算。俄罗斯宽松的能源出口政策,使得中国、印度开始大量购买俄罗斯原油。巴西则与俄罗斯在化肥供应上达成了协议。
5月份,中国超过德国成为俄罗斯能源出口的最大买家,此外,中俄石油专列开通在即,预计有10亿吨原油运往中国。
在欧美国家抵制俄罗斯原油之际,印度以“折扣价”大规模从俄罗斯进口原油。俄罗斯5月份成为印度第二大原油供应国。在6月,俄罗斯预计将向印度提供2800万桶原油,而去年印度从俄罗斯的进口原油月均仅为96万桶。在进口原油的同时,印度还加大规模进口俄罗斯的煤炭。
自2月24日俄乌冲突以来,俄罗斯通过能源出口(包括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获得了约970亿美元的收入。而这些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与友好国家发生的能源贸易,而且不排除欧盟国家通过第三方渠道高价购买俄罗斯能源。
其二,在全球产业链结构中处于供给国和资源国的地位。
受疫情和战争影响冲击,全球产业链的供给方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而需求方面的萎缩并没有那么明显,供给不足是造成全球特别是发达经济体高通胀的主要诱因。而沃尔金所说的“新G8”国家,基本上都是占据全球供应链重要地位的国家,他们的劳动力资源和能源矿产资源都极为丰富。
在疫情期间,幸亏有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正常运转,才保证了全球基本消费品的供应。而去年下半年一次偶然的“拉闸限电”的尝试,就引发全球商品供应的短缺预期,叠加美国卡车司机等劳动力的短缺,造成了美国重要港口的拥堵,也引发了美国国内商品供应的“圣诞危机”。而美国通胀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加速上行的。这足以证明供应国在全球通胀影响因素中的极端重要性。
而俄乌战争爆发,也让俄罗斯扼住了全球能源价格之喉,战争的持续以及俄罗斯减少对欧洲的能源供给,加剧了西方国家的通胀形势。连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比较丰富的美国都难以摆脱高通胀的厄运,足以说明全球最主要的能源供应国打仗对能源价格上涨预期的强化是何等的强烈。也正因为此,拜登才把美国高通胀“甩锅”给普京,并对美国主要能源供应商发出谴责。但事实上,从拱火俄乌冲突开始,美国已经错过了遏制通胀的最佳时间窗口。
其三,没有跟随美国制裁俄罗斯,采取灵活自主的外交策略。
欧洲本来最有条件获得俄罗斯低价能源的供给,为经济发展和新能源革命打下基础。但偏偏要得罪俄罗斯,与俄罗斯交恶,选择了一条损人害己的依附型外交策略,跟在美国的背后亦步亦趋。明知自己对俄罗斯能源高度依赖,却仍然在能源禁令上做出跟随美国的态势,最后落得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下场。
而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在此次俄乌冲突中,表现出惊人的冷静和理性。
亚太地区的印度和东盟国家是美国极力拉拢的对象,但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它们大多不愿选边站队。印度还不顾美方施压,大量增购俄原油。
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同样拒绝在对俄立场上追随美国。在西方对俄制裁导致国际能源价格暴涨的情况下,美国对海湾盟友展开密集外交,试图说服它们增加石油生产,结果遭到冷遇。
在拉美,地区大国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等均明确表示,不会对俄采取制裁措施。
非洲国家也普遍持相同立场。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俄乌冲突的根源在于北约东扩。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表示,这场冲突暴露出西方的双标。
正是由于发展中国家与美西方国家的这一分歧,为俄罗斯绕过西方制裁提供了途径。也因此,这些对俄友好国家获得了与俄罗斯扩大能源贸易的机会。
尽管发达国家在GDP总量方面还占据着绝对优势,沃尔金所提出的“新八国集团”很难在短期内取代G7,但全球各国经济的分化和对俄制裁的态度差异,已经反映出原有的国际秩序必然发生重大改变。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俄乌战争注定是世界秩序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俄罗斯的绝地反击,让全球看清了美欧集团的虚伪面目,他们不敢和一个核大国正面硬碰硬,只能采取代理人战争的形式试图维系美西方主导世界的秩序。
对待俄罗斯,他们仍然采取传统的经济、金融全面制裁手段,企图让俄罗斯屈服,并血洗其财富,但最终未有得逞。俄罗斯给全球各国上了反对美国霸权的生动一课,揭开了美西方外强中干的羸弱本质。
二战后由G7等发达国家集团主导全球秩序的格局也在发生改变,即便没有俄罗斯提出组建“新八国集团”的倡议,世界格局也已经出现了后发国家对先发国家阵营的挑战,它是实质存在的现实,并不以美西方的意志为转移。
而中俄也必定在新的国际秩序构建的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主导和引领作用。俄罗斯以战争打破地缘政治格局,而中国以经济发展和军事外交手段并用,突破发达国家控制的国际旧秩序,并形成对美国一超独霸和西方阵营结盟的冲击和挑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