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静电:| 给我们留条活路不行吗?

农民工静电 低压靜電 2022-05-16

昨晚的那篇《历史,有两支笔》是我自己删掉的。其实这本是一篇旧文,只不过这篇文章恰好能对应当下的境况,便整理来重发了。

  

发出不久后,便有许多朋友提醒我,你刚因为写明末炸号才三天,怎么就又写那根上吊绳?看到这些消息后我不由得后背一麻,便开始犹豫:删、还是留一会?刚刚群发出去,连打赏都还没收到……很快我就克服了贪欲,将其删掉了。

  

目前在用的还有三个号:低压静电是新号;愣迷糊在小黑屋里呆了一个月,刚放出来;还有一个逗迷胡,至今还在小黑屋里,也是三十天的最长刑期。这两个迷糊只要出一点差错,便要面临死刑。

  

也就是说,只有这一个低压静电才是正常的,真诚损失不起了。在没有找到亲友帮我开通新号前,我会尽量少写、尽量找安全的话题写,以将这个号保住。

  

当然,我也知道什么话题最安全,只不过是干不来那下作事罢了。比如,从昨天开始,我发现文章底部给加了一行小字:发布于山东,我没当回事。接着,很快就热传了爰锅大V连岳的IP地址显示为日本的问题。

  

老实说,显示IP这一招推出得挺蠢的:像我们这些减能量们,会怕公布地址吗?我在很多文章里都直言过,我是山东临沂人。这有什么?一个谎言说出来,肯定就需要无数的谎言来掩盖,对我来说,既然瞒不住平台、瞒不住网监,那这个谎撒出来还有意义吗?

  

反而是那些“离岸爰锅者”、那些从来不需要担心炸号的“增能量”,被友军这一个大招给打出了原形……这真是挺尴尬的。

  

其实,这件事也就是一个措手不及罢了,用不了几天便会回复正常。比如说那些身在国外的大V们,只要将公号里添加一个身在国内的亲友,将文章编辑好后由亲友拿出手机点一个“发送”,又能多费多少力气?

  

看似很牛逼,其实没屁用。

  

本书各种宣传文案皆遭砍杀,这套书也将面临那啥。对真实历史感兴趣的读者可点击上图,扫码订购 

  

这两天,有一位网友就在惦记着我这个号啥时候炸掉,因为他说上一个号爆掉便是缘于他和一些“增能量人士”的不懈努力……我知道他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但我却也毫无办法。

  

拉黑?没用的,这些人都是出没成群的,他只要看到文章就能投诉,关注和互加好友根本就不是十分必要的条件。

  

就像那一篇写朱由检的纯历史文章,能动到谁的奶酪?但只要被人盯上,便能成功将文章、甚至将号给干掉。

  

写真话便是要面对这样那样的明枪暗箭:不光是要承受虫且的攻击,还要承受很多同道(链接党)的招法。

  

很多链接党都是这样一种操作:看上某篇文章,先复制粘贴好,再将链接发到自己早已组那建好的群聊里,扔个红包,然后所有人点开文章开始举发,不一会文章就没了。如果赶上作者运气不好,号也就会相应的挂掉。

  

前两天我的一篇《内地化的上海,国际化的市民》便是如此:这篇文章就是发在“低压静电”这个号上,4月20日晚上九点半发出,十二点多挂掉。彼时阅读量已经过了万。早上醒来时我想做图补发,在微博上都没法正常发送。

  

结果,仅仅到了下午,这篇文章就出现在了我的朋友圈里,并且还加了无数不堪入目的广告图片。

  

第二次见到这篇文章,却是一个不知名的看似很规矩的公众号,既没开原创、也没贴赞赏码,可文章就赫然一字未改的发了出去。等我看到时,其阅读量就已经两万多了。

  

也就是说,如果这篇文章一直不挂,妥妥的就是一篇十万+……同时,文章即便只活了三个小时,却也收到了两百多块钱的打赏。如果能活两天阅读量上十万呢?收一千块钱的打赏应该不是很困难;如果再能卖出去几笔茶叶……我岂不做梦都能笑醒?

  

可惜的是,费尽心力写的一篇热文,却都给别人做了嫁衣。

  


  

以前,刚开始写公号时,我和身边的朋友聊起链接党的事。我一兄弟(工友)还直撇嘴:人家抄袭肯定也不是瘪核桃烂枣的都要,至少也得挑质量好些的吧?不可能谁的都抄……要我说,你要被人家抄了,才能证明你能在这一行里有生存下去的价值……

  

结果,承蒙我这个乌鸦嘴兄弟关照,才过了一个星期,我的一篇文章便出现在了某不知名的网站上,整个手机屏幕上只有一个标题和“点击阅读全文”,然后其他全是让人看了想入非非的广告图片。

  

那时,我还经常看朋友圈看群聊,特别关注有没有人转发我被挂掉的文章。发现情况后,删友、拉黑之余,却也有那么一丁点的成就感。

  

到了现在,好友越来越多、被挂掉的文章越来越多、自己的文章被人改头换面后出现在朋友圈里的状况也越来越多,慢慢的就麻木了:告知不理、投诉无门、拉黑没用……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再看到链接党,最多也就是将好友删掉、一笑了之了。

  

恰好,刚看到的抄我文章的那个公众号,其IP地址却是加拿大。

对这一点我就非常的不理解:你在加拿大哪怕是动动手洗洗盘子、扫个马路不也比国内的高级白领赚得多吗,怎么就能看得上抄文章赚的流量费广告费这点小钱呢?

  

再说了,既然能看得上我的这种减能量的文章,那肯定也是具有思考能力的人、了解我们这些时评写手的处境,干嘛还要将我们往死里逼呢?

  

更何况,既然已经身在国外了,像连岳不群老师那样唱唱高调、割几刀增能量的韭菜不香吗?

  

  

  

一连三天,我这个两天三更的写手都没有码字更新。在沙发上躺尸时,历数了一下原来那些同行、前辈,现在还坚持写作的居然只有个位数了。

  

我经常和人讲这个故事:明末的双子星名将戚继光和李成梁,前者以“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为志,上阵必打歼灭战,终其一生征战,其所率戚家军与倭寇的战损比为1:200;与蒙古人的战损比为1:50,横扫全国敌患,未尝一败。却最终只是一个蓟州总兵、家无余财。

  

而与其齐名的辽帅李成梁,一向只打击溃战,不管面对哪方敌人从不赶尽杀绝,所以他每时每刻都有仗打、他的胜仗数不胜数、他的战功连绵不断,最后赐封伯爵、一生豪奢。

  

所以,我想对链接党和米分红们说两句:飞鸟尽、良弓绝;狡兔死,走狗烹……给我们留一条活路,你们这些链接党也好、爰锅者也罢,才能有生存的价值;杀鸡取卵、涸泽而渔,傻不傻啊?

将码字两年来积攒下自感满意却被风吹走不能见人的时评文章一共整合了八十八篇,成一pdf电子文集。 

卖文——定价66元。    

如读者有兴趣购买,没加过好友的,请扫码或搜索xiangma999988加友,申请信息填文集或wj即可。


往期推荐:

静电:| 很简单的道理

静电:| 焦虑中的坚强

静电:| 可以服从,但不能顺从

静电:| 我只是一个写手

静电:|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静电:| 谁不服,你喊一个我听听?


我看过的好书推荐:

让三亿人破防的《人世间》

犹太人教子枕边书
《教父》三部曲

柏杨:《中国人史纲》

这男人写透人性爱欲

了解中国近代100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