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发生在上海,出现挤兑潮?

彻底失望,气得我一夜睡不着觉,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统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后台点播]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系列之Moderna篇

拍老师 拍照稀烂的焦虑怪 2022-03-26

❶ 前言
各位老铁晚上好~今天继续响应后台点播,来给闹得沸沸扬扬的Moderna洗个地。
不过容在下吐一句槽先啊!咱打造的人设明明是贩卖焦虑,为啥不知不觉就开始三天两头干辟谣的苦逼活儿……这合适吗?这一点都不合适啊朋友们!
但没办法,后言实在太过踊跃
都快刷屏了已经~比如下面贴的那些图,部都是后台热心朋友提供的~害,没办法,咱重头洗一次吧。




造谣一张嘴环节

——英文版谣言源头,请品鉴:


——中文以讹传讹版,请再品鉴:


——中文自媒添油加醋版,请继续品鉴:


——最后,中文网络头号阴谋论大佬夷人老师的深度演绎版,请品鉴:

夷人老师的阴谋论大作实在太长了,
没法全部截图搬运,
所以节选了一点意思意思~
各位感兴趣的话可以自行去知乎搜夷人老师的专栏
(但请一个标点符号都别信……)

简单总结一下,
这事儿其实挺简单,
说的是Moderna几年前申请了个疫苗专利,
这个专利里头包含一段19个nt长度的序列,
后来被发现跟新冠病毒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撞衫了~
于是就被热炒了。



❸ 辟谣跑断腿环节


这条谣言虽然已经演绎出了不少玄乎的版本,

但归根结底,它的命门在这儿~


——请品鉴:

所以Moderna专利上的这段长度为19nt的序列,

它通过自然进化随机出现的概率真的只有三万亿分之一吗?

咱不妨看这个数字的原始出处~


——见这里:

↑ 这个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看着一大堆公式,但都是唬人的,

其实只是本科一年级程度的概率论而已……

  • 大致意思就是说:

  • 长度为19nt的序列,随机出现的概率是4的19次(因为碱基有ATCG四个

  • 然后口算出这个序列在长度为3万nt的新冠病毒基因组里头出现的概率(P1);

  • 接下来又口算出这个序列在Moderna专利里头出现的概率(P2);

  • 最后两边一合计,就是撞衫的概率(P3=3.21e-11)。


所以问题就来了……

  • 首先,就算上面那个计算严密无误,那也不过是三千亿分之一的概率……为啥传着传着就变成三万亿分之一了?

  • 然后,上面那个计算显然也不是严密无误。比如说ATCG四个碱基它们就没法随机排列组合哎,所以4的19次方是什么鬼

  • 最后,这个号称19个nt长度的有问题序列,其实只有中间那12个nt才是正儿八经独一无二的新冠病毒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哎,两边的7个nt都是路过打酱油顺便被框进来的,其他很多冠状病毒都长一样,完全没有特异性好吧!


——具体请品鉴:

↑ 显而易见,

决定新冠病毒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的,

PRRA这四个氨基酸(及其对应的12个nt),

而不是边边上那些万年不变打酱油的……




算了,咱大度一点,不要这么吹毛求疵~

咱姑且按作者的口径来计算吧,

就算三千亿分之一概率它没毛病~

所以接下来各位可能会问:

三千亿分之一这个概率它也挺小的啊拍老师!

这玩意儿真的没问题吗!


于是咱又忍不住要来打个蹩脚的比方了:

  • 现在假设拍老师我随机走进一个房间,并且打听房间里其他所有人的生日;

  • 如果房间里统共只有俩人,而且另外那人的生日居然还跟咱撞衫了,那就很蹊跷!

  • 然后如果房间里总共有20个人,然后其中有人的生日跟咱撞衫,那就是五五开的几率而已;

  • 再假设房间里总共有365个人,然后其中有人生日撞衫,那就是理所当然的好吗!不撞衫反而才奇怪……


所以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Moderna这段号称三千亿分之一概率的序列,

是放在多大的数据库里面进行比对的呢?

其实也没多大,也就六万亿个nt左右而已啦~

所以撞个衫又有啥好奇怪的呢?


关于这个问题,

华大基因的大佬尹老师已经跑过blast了,

他整整撸出了42个撞衫的序列……

物种涵盖各种原核生物、真菌、革兰氏阳性菌、卵菌,甚至还有鸟类……

见这里:尹哥聊基因:新冠病毒果真是美国莫德纳公司合成的?

所以大家差不多可以洗洗睡了吧~




❹ 扯淡环节


辟谣部分到上面就算是辟完了,

下面继续随便扯几句淡吧。


可能有的好奇宝宝还会问,

所以Moderna这个专利到底是干嘛的?

为啥会用到这种奇葩玩意儿?


这一块儿咱是纯外行,

只能简单搬运一下专利描述,

翻译成人话

Moderna搞了一种癌症疗法的专利,

然后这19个nt所在的序列的作用是提高疗法的效率。

具体而言,咱再跑一遍blast看看……


——请品鉴啊:

所以Moderna这段序列跟人类MSH3(错配修复蛋白3)高度撞衫~

接下来咱们再跑一跑ExPASy,


——请看啦:


所以这19个nt的序列,

放在Moderna的专利里头,

编码出来的压根儿就不是RRAR,而是YVPAE




另外一个方面,

可能没有经常追踪变异株演化路径的朋友不太能想得到,

那就是……

这段常年被炒得火热的681PRRAR685这段基序吧,

这玩意儿它可能既不是新冠病毒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的最初形态,

也不是这段基序的最终形态。

而只是病毒跳到人类宿主之后不断进行适应性演化的某个短暂的中间形态……


——比如说,咱再看一遍这张图:

  • RaTG13等各种蝙蝠病毒都完全没有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

  • BANAL-20-246等有了PA-AR,但FCS基序还没完全成形;

  • 原始株攒出来了PRRAR;

  • 大半年之后,Alpha横空出世,版本优化更新为HRRAR;

  • 再过了几个月,Delta一桶浆糊,版本再次优化更新为RRRAR;

  • 到了现如今Omicron时代,版本又变成了679KSHRRAR685……


——具体请品鉴:

(顺便贩卖个焦虑啊,OC43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K-RR-RR已经近在眼前……)




最后,所以各位你们觉着新冠病毒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到底哪儿来的?

(这瓜不保熟啊,各位看看就好)


可能大概也许,这玩意儿它真有机会是自己演化出来的。

毕竟最近的近亲(比如BANAL系列),

只需要再来一两个氨基酸变异就能产生质变了……

以及,这玩意儿当初在蝙蝠那边大概率是肠道传播,

跨物种之后改为呼吸道传播,

顿时就有了利用弗林蛋白酶进行酶切的巨大的正向选择压,

选择压面前,一切奇迹皆有可能啊各位~

所以短时间选出一两个氨基酸变异又有啥大不了的?


另外一个假说则更没噱头……

之前咱们已经简单八卦过,

新冠病毒有可能从宿主身上“偷”基因片段,

(比如BA.1的刺突蛋白214EPE突变就是偷的灵长类宿主的跨膜蛋白245基因片段)


然后呢,偷到手的基因片段插入到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也不是不可能,

比如说当初俄罗斯的AT.1变异株,

就在679位点插入了一段12nt长度的偷来的片段~

(自己偷自己,算不算偷?)


——请品鉴:


最后,刚巧,在当初跨物种传播嫌疑最大的那种野生动物身上,

就有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的同款基因片段。


——请品鉴:


——请再品鉴:

(各位如果想验证的话,可以自行去Genbank搜:SRX6893154)


以上~

请各位跟咱重复三遍:


打疫苗保狗命;

打疫苗保狗命;

打疫苗保狗命!


散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