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八问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如何评价长者的“蛤三篇”

今天膜蛤,一场政治抵抗还是网络狂欢?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朱军的悲剧,令人毛骨悚然,值得每个人都看看

点击关注👉 抱冰堂 2022-06-03



近日看到朱军的近照,不免唏嘘:身材略微发福,老态尽显。脸上堆满了皱纹,皱纹中尽掩着失落不如意。


中国家户喻晓的名嘴朱军,早就没了当初意气风发的模样。


24年前,1997年,33岁的朱军第一次握起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话筒,这一站就是21年。

然而,从2018年到2021年,他消失了3年。今年57岁的他,还没到退休年龄,朱军到底去哪了?

(1997)

(2017)

点击此处  去除灰指甲


1


他被指控“性骚扰”!

2018年7月26日,一位叫弦子的25岁女孩发文称自己2014年在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时,遭到当时的节目主持人朱军的性骚扰。




她在长文控诉:在一个公共化妆间内,门半开着,时不时会有其他栏目的工作人员进来,朱军对自己实施了性骚扰,自己并没有挣扎离开,也没有大嚷大叫,直到阎维文进来才结束。

然而阎维文发表了声明,表示自己当时根本没有参加《艺术人生》的节目录制。

弦子改口说,自己当时太慌张认错人了,进来的应该是郁钧剑老师。但郁钧剑并未支持她的说法。

事后,她自己报警了,现场证人没能证明自己的说法,那是因为他们做了伪证;衣物上没有提取到朱军的DNA,那是因为警方违规调取;至于法院的审判,那是审判长滥用自由裁量权。

之后朱军开始维权,让对方公开赔礼道歉,并且赔偿65万人民币费用。同时,弦子方也晒出了对朱军的起诉书,在9月25日,对朱军正式提起诉讼。

2


弦子获新身份:“国际女权代表”

2020年12月2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朱军被诉性骚扰一案。双方在法庭辩论了10个半小时,庭审直接从上午审到了凌晨,但依然没有最终结果,最后法庭不得不选择休庭。

从庭审开始,弦子在全国各地的支持者们,都跑到法院门前来给她打气。连国外媒体,洛杉矶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BBC,都对这起案件给予了超乎寻常的关注。


弦子也摇身一变,成为了“捍卫女性权益”的国际代表人物,参加各种会议,登上各大外媒的主要版面,陈述她认为的“伤害”和“不公”。

诡异的是,弦子背后最大推手“麦烧同学”身份可疑,其人不仅经常攻击中国,更是公开声援被国安局抓获的加拿大间谍康明凯。


2020年12月22日,朱军回应,坚称自己是清白的,表示自己承受了巨大的耻辱:“这两年多我承受了巨大耻辱,一直未发声因我坚信清者自清,相信法律。我负责任的对所有观众说,我从未触碰过那位女士一分一毫。我希望,毫无证据的就给人处以私刑,到我为止,不会成为社会惯例”。


第一次庭审之后,法院于2021年2月和4月两次发出开庭通知,弦子都以有事为由拒绝。后来,在弦子和朱军都同意的情况下,法院决定5月21日开庭。

谁知开庭前夕,弦子在个人微博上,曝光了庭审法官的信息。这名法官遭到网暴,中国司法再次受到“黑暗论”的疯狂攻击。西方媒体再次蜂拥而至,寻找着中国“司法”“人权”“女权”等任何可以大肆着墨的角度,就像鬣狗在等待猎物。

法院只得紧急叫停,取消这次开庭。

3


赢了官司,输了人生

9月14日晚,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周某某诉被告朱某一般人格权纠纷一案并当庭宣判。原告周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对其进行性骚扰的主张,故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周某某的诉讼请求。

朱军胜诉了!


看到结果,网友纷纷留言:


是的,虽然朱军胜诉了,但这只是在法律层面,在公众传播层面,朱军无疑是输了。

朱军这几年过得很难,被捅上风口浪尖,但动弹不得,只能由着风浪来。有记者采访过朱军,问他:为什么不公开回应此事?

朱军的回答是:“有纪律要求,我真的没办法,很痛苦。”


朱军的身份决定了他不能出面回应这种事儿,众所周知,央视对于主持人的要求都很严苛,不会允许陷入舆论风波的主持人再在公众面前出面。朱军在陷入风波之后,很快,他所主持的一切节目,都暂停了。

朱军也不是没想过别的出路,2020年初,朱军参与湖北地方春晚的主持,节目录制完成之后,一个新的针对朱军的热搜条建立起来了。


声势浩大,导致湖北卫视紧急删除了朱军所有的镜头。之后,朱军再也没有在任何电视镜头面前出现过了。

2020年父亲节,朱军非常罕见地发了一条微博,纪念自己过世的父亲,不过随后,大家就在弦子的微博上看到了以下这条微博:


朱军曾私下对老朋友说,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官司尚未明了,他个人被钉到耻辱柱上也就算了,就连他九泉之下的父亲,也要遭遇如此羞辱。

他无法忍受。

不仅仅是朱军的父亲。他的儿子和妻子,也因为这桩案件遭受各种可畏人言。

从2018年到2021年,朱军消失了3年。

点击此处 止痒去湿疹


对他来说,人生已经没有多少个三年给他了,朱军今年57岁了,关于他退休的传闻一直都在,但到60岁,就是真的要退休了。

最近朱军参加了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第六届理事会,和国家一级演员杜旭东老师,合录了一段20秒的视频。视频中,他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几年的时间,让他从一个容光焕发的主持人变成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



写在最后:

朱军赢了官司,但他还是输了。他的名誉和工作依然没能挽回,他也拿不回一生热爱的话筒。从一开始他就输了。

输了官司的弦子赢了。从一开始她就立于不败之地,她早就凭借着和朱军绑在一起的小作文打下了“不惧强权”的独立女性的名头,赚足了眼球、赚足了流量,赚了个盆满钵满。


近期热选

第二代宋氏三姐妹

秦城监狱中的女人们

邓小平晚年坦言,这一生只佩服一个人,怕两个人!

范冰冰和她的9个男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