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谁杀了胡鑫宇?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继续磕徐州

右手墨迹 还是青山不改 2022-03-19

这段时间,铁链女事件一次次把徐州推上了风口浪尖。人们在惊叹2022年经济社会如此发达的今天,竟然还有人被囚禁在徐州这样并不偏僻的地方,而且一生就是八个孩子,完全就是男人的生育机器。

 

是啊,什么样的地方,能把女人当货品卖,还能在当地政府的眼皮底下,几十年如一日的囚禁她、虐待她、强暴她。即便今天她已经从董家那个地狱出来,依然无法像个人一样,去讲述自己这些年来的非人遭遇。没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了。

 

因为对于罪恶的愤愤不平,一些网友挖出了近几年徐州妇联、残联的财政支出,发现妇联在编人员的人均月收入超过2.3万,残联的人均收入更高达3.3万。对于这些数据有人表达了质疑,说一个苏北地级市的事业编,怎么可能有那么高的收入,都跟上海齐平了。

 

还有一些学者在探讨拐卖根源的时候把贫穷当作最主要的原因,比如孙立平教授前几天就在文章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可当你看了徐州的经济情况,就不会再这么想了。

 

看看徐州财政数据,2021年的GDP为8117亿,在中国内地排名28位,仅次于北上广深和新一线城市,甚至比北方一些省会的还高,此时你还会觉得徐州穷吗?!还会觉得徐州付不起那么高昂的工资吗?还会觉得徐州拐卖猖獗是因为贫穷吗?

 

在我看来,徐州拐卖猖獗就是极度愚昧的思想观念造成的。不是一村一镇,而是整个苏北,甚至淮海地区。这段时间曝光的是丰县、徐州,可你看看拐卖地图,其实山东、安徽、苏北其他市县都不在少数。去年底张海洋被拐17年的儿子就是在山东找到的,之前央视《寻亲》节目中找到的那个女孩的妈妈,是先从哈尔滨被拐到丰县,再从丰县被拐到安徽滁州的。

 

这几天有一篇题为《人贩子克星系统运行三年,却有大半个中国家庭不知道它存在》的文章在社交平台热传。文章介绍说2019年公*部开发了一个叫“团圆”的寻找系统,系统共接3978件,找到3901个失踪的孩子,找回率高达98%。还说该系统堪称是人贩子的克星。很多网友看到找回率高达98%的时候就已经激动的不行了,但我看到的却是三年系统仅接到3978件这个悲哀的数字。

 

去年官媒还报道说,这些年中国走失人口累计超过100万人,找回率不足3%,而且这一百万还是非常保守的统计。上百万人走失,能进入团圆系统的却仅有3978件,不足走失人口的万分之四。而且你知道为什么被拐卖的人那么多,能进入这个系统的案件却又如此之少吗?因为这个系统不是普通人能够登录的,是需要亲属先报案再立案,然后由派出所打拐民警登录系统上传资料,之后系统才会像美国安珀系统那样起作用。

 

说到这里我就想起去年年底北京流调中那个最苦打工人了,二十几天走遍了31个省市打零工,只为寻找三年前失踪的儿子。而据他所说,他在儿子走失后去荣成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根本就不给立案。案都不立又怎么能进入团圆系统呢?更别说找回了。所以他才不得不一个人走上了大海捞针的寻子之路。这一找就是三年。请问此时的团圆系统在哪?它又帮过谁?!即便找回率100%,普通人用不了有毛用!

还有一件事想说,就是自从徐州发布了第三个羞辱公众智商的官方通报以后,不少网友发起了抵制徐州产品的号召。然后就有些理中客站着说话不腰疼,开始跟大家讲道理。说丰县虽然拐卖猖獗,但徐州普通百姓是无辜的,抵制徐州产品就是把板子打在无辜者身上,是不公平的。但我觉得就像每一个不为拐卖发声的人都有罪一样,每一个将拐卖视为正常的徐州人也有罪,有罪就要赎罪,抵制你不冤。
 
当然我更理解大家的无力,那种对拐卖的深恶痛绝,对掩盖真相的愤怒,都会让愤怒的人们忍不住想做点什么,来反制徐州的傲慢。杈力不受监督,调查又不透明,无法参与社会治理的时候,人们只能用自己的钱包来表达些许抗议。这也许是普通人参与社会治理的最后途径了,如果连这都要被指责,那我只能说你活该跪着!
 
最后我想说:死磕徐州,我没放弃


往期推荐:
江苏能查出啥
丰县的水有多深
徐州傲慢至极
穷追猛打丰县渎职枉法官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