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基督教,占领平壤

太极斧 地球知识局 2022-04-15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东方耶路撒冷


作者:太极斧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今天的平壤是世界上最神秘的首都,由于朝鲜的对外政策,其他国家的人进入平壤还要遵循固定的观光线路,时刻恪守着不能随意拍照、不能自行脱离导游等诸多限制。


观看正面场景

(图:shutterstock)▼

 

从人类活动地图来看,朝鲜是典型的封闭社会,城市之间、城乡之间的人口流动性较低。南边的首都首尔已经是东北亚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相比之下平壤的时空仿佛凝固在琥珀里的化石一样没有生气。


其实,平壤已经是这个国家最闪亮的一颗星了

(图:shutterstock)▼

 

但谁能想到,在100多年前,基督新教的传入曾让这里成为东亚最活跃的宗教中心。基督教在内忧外困的朝鲜迸发出了非凡的活力,一场从平壤开始的宗教运动轰轰烈烈地爆发,巅峰时期朝鲜半岛有信众70万,并向中国各省、俄罗斯远东地区传播,平壤这座城市一时间得名“东方的耶路撒冷”。


相比于现在无神论的社会主义国家

基督教的生存空间狭窄

在一段时期内,耶稣的子民曾遍布半岛

(图:Uri Tours/Wiki)▼


 


信仰之跃


和中国相比,朝鲜的新教历史开始得较晚。那时朝鲜半岛只是一个中日之间的附属国,并没有得到西方世界的重视,第一个到达朝鲜半岛的传教士是来自德国的郭士立。


传教士郭士立在近代东亚和东南亚的发展中

有很强的参与作用

(图:wiki)▼


1863年汤玛士来到了中国,此时太平天国仍然活跃,24岁的年轻传教士怀抱理想想要在广阔天地大展拳脚。可惜事与愿违,一年后太平天国运动宣告失败,汤玛士个人也因为受到当地的伦敦教会宣教士的排挤而郁郁不得志。更令他伤心的是,随他而来的妻子因病在上海去世,因此他动了想离开中国这片伤心之地的念头。


而在遇到两名从朝鲜半岛逃难到山东的天主教徒之后,汤玛士改变方向要去朝鲜半岛传播新教。为此他自学了朝鲜语言,作为一名翻译登上了一艘来自美国、目的地为朝鲜平壤的商船。当时朝鲜半岛书面文字还是用中文,他也带足了中文版的圣经,期望将福音传到朝鲜半岛这片基督新教的处女地。


可惜不仅志向没实现,还把命丢了▼


这条商船就是著名的“谢尔曼将军号”,该商船从朝鲜西海岸进入大同江,最终上溯到平壤。当时的朝鲜作为藩属国不应直接与外阜通商,骄横的西方人使用了他们一贯的做法——炮击,用武力胁迫来强制对方与自己通商。


朝鲜西海岸与山东半岛想来交往频繁

汤玛士应该不是第一个去到朝鲜的传教士

但他所处的时间和时代很关键

(图:shutterstock)▼


武力胁迫的结果是谢尔曼将军号被当地军民焚毁,但朝鲜也在后续被迫开放了港口,平壤及其外港镇南浦成为朝鲜北方的主要商业和工业中心。炮击平壤事件一般被认为是朝鲜半岛近代史的开端。也是从这一刻开始,朝鲜历史融进了世界元素。


美国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之后派舰队对朝鲜江华岛进行了炮火攻击

(江华岛朝鲜驻兵 图:Wiki)▼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朝鲜军民焚烧商船的时候传教士汤玛士纵身一跃,怀揣着圣经跳入了宽阔的大同江,漂到岸边后被朝鲜士兵朴振权处决。尽管汤玛士死了,但他的事业还是取得了相对的成功,他在沿途分发和抛洒的圣经被很多人学习,而杀死他的朴振权读完他随身揣着的圣经后对新教产生了深刻印象,并于1899年受洗入教。


描绘托马斯在朝鲜半岛试图传教的场景

(图:Christian Focus)▼


当然,基督新教在朝鲜半岛得以传播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在谢尔曼将军号事件之后,朝鲜官方与美英等西方国家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后续的新教传教士可以合理合法地在当地开展传教工作。就这样,新教的种子在朝鲜半岛生了根。


1882年,朝鲜与西方国家达成了第一份外交协议

也是朝美关系的开端

(图:https://oldkoreanlegation.org/)▼


韩国首个赴美的外交使团

(图:https://oldkoreanlegation.org/)▼

 



平壤大复兴


19世纪的后20年,西方新教教会加强了对朝鲜半岛的宗教渗透,导致世纪之交的时候朝鲜不仅有多达40余种的汉字基督教小册子,朝鲜谚文版本的圣经也被翻译出来在半岛流通。


1887年,新约圣经的韩文版本

(图:존 로스/Wiki)▼


这些出版物从内容到形式都十分便于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朝鲜社会。


应该说,基督新教在朝鲜半岛的大范围传播正是应了天时地利人和。当人们在遭遇全社会普遍迷茫情绪的时候,宗教就像麻痹人心的一根救命稻草,被人们死命抓住。


在传教士的引导下

越来越多的朝鲜人参与所谓的“新教复兴”中

(图:https://romans1015.com/)▼


朝鲜当时正处在风雨飘摇的时刻,一方面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的失败,让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格局瓦解,朝鲜半岛开始逐步被日本实际吞并,朝鲜政府也无法保护他们的人民,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就开始寄希望于宗教来缓解现实焦虑。


1895年,朝鲜乡村的一座基督礼拜堂

(图:Wiki)▼


而最焦虑的人群就居住在平壤。这是因为李氏朝鲜末期,地方反对汉城中央政府的态势愈演愈烈,首当其冲的就是以朝鲜主要对外贸易城市平壤为中心的平安道。由于平壤是最先对外开放的口岸城市,居民们可以轻易地接收来自国外的新鲜事物,当时的平壤也是全国报纸发行量最大的城市。


19世纪后期的朝鲜宣教地图

(图:https://www.asien-zuhause.ch/)▼


20世纪初,在平壤的宣教士们意识到当时的政治危机越发严重,人心思变,于是他们利用这一点,举办大规模忏悔活动恳请上帝赐福。


其中出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罗伯特·哈迪博士。哈迪曾对与会的宣教士们公开流泪忏悔:“其实我的心没有真正爱朝鲜人,每时每刻我都认为我比朝鲜人更优越,我倚靠医学院毕业的学历更甚于倚靠圣灵,见到朝鲜人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很不干净,认为他们的饮食和文化都是未开化的,我的心里是充满着这样的骄傲。”


大半辈子都在朝鲜度过

一边做医生,一边传播新教

(图:https://www.asien-zuhause.ch/)▼


尽管这话在现在人看来非常的无礼、冒犯感十足,但当时的朝鲜人自认为矮西方人一等,将西方传教士视为崇高无比、只能仰望的对象,哈迪谦卑地悔改给朝鲜人以极大的冲击。于是各阶层的朝鲜老百姓纷纷在教会忏悔自己鸡毛蒜皮的罪行,来换取心灵上的平静。


朝鲜卫理公会

(图:https://romans1015.com/)▼


教会看准了当时社会上的普遍焦虑,趁机夹带私货。宣教士威廉·布莱尔(W. N. Blair)在平壤的查经会中说:一个弟兄心存仇恨,不但伤害全教会,也给耶稣基督带来痛苦。会后有些人痛苦地承认自己对他人缺乏爱,尤其是对日本人产生了“不应该存在”的仇恨。


对基督教一无所知的朝鲜人

所接受的宗教观念全来自于传教士个人

即使是作为“神的转述者”但仍难以摒弃人的自私

(传教士合影,威廉·布莱尔最左)

(图:https://romans1015.com/)▼


到1904年,朝鲜已经有1万人受洗成为基督新教的教众,他们汇集了大量的金钱,拣选传道人到还未“开化”的地方去传道,这其中就包括金日成的父亲。接着为了提高传福音的果效,他们印制了上百万本的圣经,让朝鲜基督新教传播的雪球越滚越大。


在平壤举行的祷告会

(图: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Wiki)▼


这种病毒式传播在1907年到达巅峰,这一年平壤举行了3万人规模的超大忏悔活动,这一被称为“平壤大复兴”的活动声势浩大,即使到现在,平壤大复兴运动也被认为是韩国新教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纽约时报》曾撰文:

“世界上出现了一个军事大国日本

和一个基督教大国朝鲜”

(图:http://news.kmib.co.kr/)▼

 



边境宣教团体


平壤大复兴之后朝鲜的基督新教发展走上了康庄大道,一直到1938年基督新教教徒已有60万人,估计全国顶峰时期能达到70万的程度,比中国民国时期最巅峰的数字还要多40%。当时《东亚日报》称,一到礼拜日,教堂的钟声就会响彻整个平壤城。


朝鲜当时的新教之发达还体现在他们向远东国家输出传教士。


1913年第一个朝鲜传教士被分派到北洋政府下辖的山东省分教会,朝鲜基督长老会向中国各省、俄罗斯远东和东南亚地区输送了大量的宗教人员,金日成的父亲金亨稷就曾经是传教士队伍的一员,而母亲康盘石也出身于基督教背景的家庭,其堂弟康永燮后来担任朝鲜基督教联盟中央委员长。


其父的学习经历就是在美国传教士开设的学校里就读

而后又参加了抗日复国活动

(图:http://m.ecumenian.com/)▼


宗教活动的繁荣让平壤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东方耶路撒冷”。


这种景象持续了约30年,直到日本人开始对宗教势力加以约束,这种狂热的行为才逐渐偃旗息鼓,而1945年朝鲜南北分治以后,朝鲜约有40万人信仰基督教,随着时间的流逝北边的基督教慢慢消失到无影无踪。


朝鲜战争之后修建的七谷教堂

(图:Uri Tours/Wiki)▼


不过在韩国有一个名为NGI(The Nehemiah Global Initiative)的组织还积极在朝韩边境和中朝边境地带宣传基督教思想。这个组织的成员用私人关系或走私的手段,与朝鲜境内的地下基督教组织取得联系,将圣经和其他宗教书籍藏在援助粮食中邮寄到北方。


关注着一个英语学校不该关心的朝美关系

(图:ngi_korea/ INS)▼


这些活动都因为今年的新冠疫情而被终止。随着中朝、朝韩边境的封锁,NGI组织开始转变他们的传教方式:一方面致力于用宗教书籍教授来自朝鲜的脱北者学习英语,让他们在融入韩国社会之前先成为坚定的新教信徒;另一方面计划通过短信向北方传送圣经段落、通过语音电话一对一讲道等手段开展活动。


名义上是一个为脱北者提供英语培训的学校

但学英语学到嚎啕大哭还是少见

主要还是以学英语之名开各种基督教祷告会

(图:@NGI_Korea/twitter)▼


从宣传来看,这个组织的活动在朝鲜有相当的影响力。据人权纪录组织称,2000年以前的脱北者中看过《圣经》的为9人,而之后脱北者中声称看过《圣经》的就有424人了。该组织宣传人员说:“我们让北韩的人知道了什么是‘感恩’,什么是‘祈祷’。”


朝鲜不鼓励信仰宗教

且不再公布各宗教信徒比例

但基督教也没有完全消逝

(图:Uri Tours /Wiki)▼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目前新教和天主教分别有信徒860万人和510万人,都位居世界前列;韩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传教士派出国。似乎东方耶路撒冷的盛世景象在首尔得到了传承。


神的爱意洒满半岛南

(图:shutterstock)▼


其他个人教会、长老会等基督背景的教会在韩国发展的势头也十分强劲,但基本都不为西方基督教会所承认。


100多年间,朝鲜半岛的土壤已经将基督教改变为了一种与儒教和韩国阶级文化相契合的本土宗教,很多政客和学者本身就是长老会的成员甚至教派领导,宗教领袖地位甚至能世袭。这些都是韩国本土文化和半岛政治的一种延伸,所以朝鲜半岛的基督教究竟还能否简单地定义为是一种宗教信仰,已经很难判断。


1992年,美国的比利格雷厄姆牧师访问朝鲜期间

把圣经和自己的书作为礼物送给了金日成主席

(图:http://eats.ac/)▼



参考资料:

1.https://www.dailynk.com/english/missionary-activities-toward-north-korea-struggling-border-closure/

2.https://chinese.christianpost.com/

3.http://eats.ac/eats_plaza/pray-for-nk/?uid=227&mod=document&pageid=1

4.https://m.blog.naver.com/PostList.nhn?blogId=gounikorea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


扩展阅读

明朝“高科技部队”覆灭记

朝鲜人为何对美国抱有幻想

朝鲜狗肉风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