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兽爷丨世界是你们的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泰国非法性交易为何屡禁不止?

斯文的樊学长 地球知识局 2022-08-04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198-泰国非法性交易


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校稿:朝乾 / 编辑:金枪鱼


提到泰国,就连输入法都会帮你联想到人妖。而这一特殊群体,总是给人一种游离在演员与色情从业者之间灰色地带的感觉。


只要钱到位,小孩也服务

也或许是应前面拍照的光头大哥的强烈要求

(图:shutterstock)▼


除了人妖,泰国旅游城市街头更多的是种种让人觉得不太正经的泰式按摩店。以至于游客对泰国的观感都蒙上了几份猎奇、软色情的感觉。

 

其实,有这样印象的不仅仅是中国人,泰国同样也是欧美油腻老大爷“性旅游”最热门的目的地。甚至形成了种种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刻板印象。


事实上,根据泰国于1996年颁布的《防止和制止卖淫法》,全泰范围内都禁止所有淫秽场所和淫秽活动,包括通过网络散布色情电影、色情图片。

 

那么,极端严格的法律和人尽皆知现实之间的鸿沟究竟是如何形成的?藏污纳垢的表象背后有又怎样的无奈与悲剧?


小姐们不太合身的鱼嘴高跟鞋

装着她们浮沉的窘迫人生

(图:壹图网)▼

 


泰国色情业的历史


泰国的色情业的渊源,与奴隶制有分不开的关系。1351建立的阿瑜陀耶王朝,其统治集团是军事贵族阶层。他们施行类似种姓制度的萨克迪纳制(Sakdina)不但阶级高度不平等,性别同样不平等。


千年荏苒,泰国的君主制度保存至今

虽然皇室的声誉也好坏参半,但一时也难以颠覆

(图:shutterstock)▼


贵族男性拥有三类妻子,第一类为主妻,第二类为次妻,第三类为奴妻。奴妻可能掳掠自占领区,也可能源自购买或抵债,她们地位低下如同财产,可以被主人买卖、殴打。甚至交换奴妻也被视为贵族间联络感情的方式。


歌台暖响,春光融融

骊山四顾,阿房一炬,当时奢侈今何处?

(图:shutterstock)▼


随着泰国经济的发展,特别是19世纪中后期出现的大米出口潮,曼谷等城市涌入大量男性劳动力和外国商人。他们中的很多人不会常驻,也不会带来女眷,更没有奴妻满足性欲。在一些小巷子中,部分贫苦女性逐渐满足了这部分人的需求。


泰国一直以来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米出口国之一

国内约有一半的劳动力都从事农业

(粮食管够了,饱暖就思淫欲,图:wiki)▼


当时的泰国是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上座部佛教国家。佛教的轮回理论,本意是劝人积德行善,然而逻辑鬼才学会了倒推,导致当时的泰国人普遍认为命不好是为上辈子赎罪,让歧视变得理直气壮,从而形成了和尚、健康男自由民、健康女自由民、残疾人、奴隶、动物的地位分层。


奴妻和妓女自然被视为仅仅高于动物的那一类。她们不仅倍受歧视,连栖身之处也被人嫌弃。有能力的居民会赶走她们,或者搬离那里。于是,从业女性逐渐聚集,由此形成红灯区的前身。


花街柳巷遍地“神女”,倚门卖笑夜夜欢

(图:壹图网)▼


19世纪末期,因为中国东南沿海出现了下南洋的移民潮,一方面,大量单身男性来到出现大米出口潮的泰国,刺激了性交易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有不幸的女性被骗到泰国从事性交易。


换句话说,因为中国人口太多了,农业太内卷了,不得不主动或被动出国寻找生存机会。因此,泰国色情业的早期发展,也有中国移民的血泪。


20世纪初,拉玛五世国王当政后主动向西方学习,推动近代化改革,废除了奴隶制度。然而受制于低下的治理能力,剧烈的社会变革不但没有帮助到那些奴妻,反而使她们变成了改革的牺牲品。在缺少女性工作岗位的环境中,她们中的不少人无依无靠,不得不选择沦落风尘。


无一技傍身的女性,只能从事门槛较低的服务业

而早期的服务业无非就那么几种

(授人以鱼,还需授人以渔,图:shutterstock)▼


所以,泰国色情业从源头处便带有奴隶制的残留。从业者地位低下,长期不被社会主流接纳,成为幽灵般的边缘人。


1929年泰国经济受到经济危机冲击,又导致一波妇女以性交易补贴家用。到了二战时,日本驻军泰国,带来了岛国的传统艺能,相关行业爆炸式增长。越南战争期间,泰国曼谷与芭提雅成为美军休假地,美金强大的购买力正式催熟了泰国的性服务业。


二战后泰国与许多欧美国家建立了不错的关系

欧美游客的短期逗留与性服务业消费行为

甚至导致了泰国今天超高的混血人口比例现象

(图:shutterstock)▼

 



形成依赖的现实


随着上世纪80年代泰国经济取得进步,城市与乡村的贫富差距逐渐拉大,城市化进程加速,色情业的供给与需求都有所增长。另一方面,同期泰国政府加大对旅游业的投资,将泰国主要城市打造为热门国际旅游目的地。而游人中不可避免会有这类嗜好的人,久而久之泰国被视为性旅行胜地。


一年一度的宋干节,也是享誉国际的泼水节

为泰国注入了强劲的消费动力

(图:图虫创意)▼


游客们愿意来这里原因也很简单——便宜2019年之前,在性交易合法的荷兰阿姆斯特丹,15分钟的交易费用约为50欧元(56美元)。而在泰国,20-30分钟的价格为600-1000泰铢(16-27美元)。


左滑带你一览阿姆斯特丹街头玻璃橱窗后的香艳

(图:shutterstock)▼


究其根本,不仅因为两国的经济差距,更因为阿姆斯特丹合法的红灯区通常地段不错,从业者待遇不错且要缴税,但是泰国的非法红灯区虽然明目张胆,却毕竟非法,而且与佛教道德观严重违背。泰国的色情产业从运营、到选址、再到从业者的待遇,都带着地下、边缘的色彩,从而压低了成本。


为了逃避打击,情色店通常挂着“按摩”“洗浴”“酒吧”等招牌

店内也只提供合法服务,不过看对眼了也可以带走...

(腿都看不过来了,图:shutterstock)▼


泰国漫长的海岸线上分布着不少优质海滩,特色美食、东南亚风情和似有似无的猎奇、色情意味,对于购买力较强的欧美游客来说,意味着理想中的度假胜地,对于后起的东亚游客来说,意味着性价比较高的新奇体验。


灯红酒绿人妖娆,楚馆秦楼价格低

(图:壹图网)▼


这些因素相互促进,让旅游业成为泰国经济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色情行业,已经深深融入其旅游业中,成为暗处一盏盏暧昧的霓虹灯招牌。


结伴归深院,分头入洞房

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图:shutterstock)▼


根据泰国公共卫生部的数据,泰国性行业从业者超过12万人,考虑到泰国仅仅有不到7000万人,这样的数字也实在不能算小。况且由于这一行业违法,从业者会尽量躲避监管,相关统计并不全面,这一数字仅供参考。


隐藏在街角的性工作者或明或暗

许多“人妖”实际上也从事着或从事过情色相关活动

而泰国仅仅“人妖”群体就在60万以上,且相当低龄化

(来源:Youtube)▼


从事实来看,当夜幕降临后,曼谷街头巷尾分布着各色按摩店。一些比较集中的地下红灯区,身着短裙、热裤、高跟鞋,画着浓妆的女子毫不隐晦地打量着过往行人。本土与外来的消费者流连其间。没人能说清楚这个行业到底养活了多少人,又满足了多少人的欲望。


相对的也有男性从业者聚集的“boy street”

满足各类型游客的口味

(曼谷最著名的Soi twilight 街 图:壹图网)▼


很多女性从事性工作是为了履行对家庭的责任。在泰国社会的传统中,最小的未婚女儿通常要负责赡养父母。没有机会获得良好教育的贫家女性,也被裹挟到城市化进程中去。缺乏生存技能的她们,处在社会边缘,或主动或被动地进入了这种行业。然而这样的赚快钱方式就像毒品,一旦沾染就很难再脱离。


同样的场景上演在世界各个角落

对弱势女性的支持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

(图:shutterstock)▼


泰国社会对于性产业的依赖又何尝不是如此。泰国的社会环境既不允许它合法化、去污名化、在政府监督和规范下存在,又不能通过铁腕手段限制其存在,将它的影响力限制到最低。


超高标准的道德观念无力规范嫖客,却让从业者成为社会假装她们不存在的人。结果,性产业在泰国成为了三不管地带,最终发育为在黑暗中野蛮生长的畸形怪物。


每年依靠性周边产业带来可观收入

以至于政府根本没有原动力去连根拔起这颗巨瘤

(图:壹图网)▼

 



背后的跨国犯罪网络


2018年1月初,曼谷洗浴中心“维多利亚的秘密”被泰国特案厅(DIS)突击检查,发现这里不但涉及淫秽色情,而且存在胁迫未成年卖淫的问题。浴场老板蛙哥等重要犯罪嫌疑被当场抓获。113名从事性交易的少女获救,其中缅甸籍96人、老挝籍11人、泰籍4人、中国籍2人。她们平均年龄不到18岁,最小的仅12岁。


卖淫最大的危害,除去直观的对女性的性资源的交易以外

还有潜藏在背后的各种非法勾当

(图:Asia news)▼


从这一起案件可以看到泰国色情业猖獗背后的种种阴暗元素:明明有能力精确扫黄的警方、暴力胁迫的黑恶势力、失足的未成年人、身世飘零的外籍女性、麻木不仁的嫖客。泰国色情业背后的跨国犯罪网络可以管窥。


尽管芭提雅警方明面上一直致力于摆脱当地性天堂的对外形象

但错综复杂的势力勾结早已使一些问题成为顽疾

(图:壹图网)▼


泰国毕竟是一个佛教国家,主流的价值观比较保守,行从业者倍受歧视和压迫。所以近年来,泰国本土从业者占比有所降低。


然而,泰国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其旅游配套设施、美誉度和性产业的成熟程度都大大高于周边国家。其邻国缅甸政局不稳,老挝、柬埔寨经济增长乏力,大量劳动力前往泰国打工,自然也就接棒泰国人,成为性从业者生力军的主要来源。


像老挝这样的内陆国家

常常被人贩子以做渔民赚钱为由吸引它们前往泰国

谁知等待他们的是囚禁和虐待这样暗无天日的未来

(图:shutterstock)▼


她们中不少人是被以各种名义骗到泰国的,还有的涉及人口买卖,被妓院老板以几百美元的价格购买。从良家女性向从业者转换的过程中,往往会涉及暴力胁迫。


就像泰国大企业背后,往往有军方大佬的背影。泰国按摩院背后,往往也会有黑恶势力以及腐败警察站台。从业者的血汗钱有多少要给他们上贡,而他们会不会借助权力、暴力剥削性从业者,都很值得推敲。


从事人口走私的大头收入

甚至是上贡给泰国边境警察的中一些毒瘤

(图:壹图网)▼


正因为缺乏监管且竞争激烈,人性中最见不得光的那一面,在泰国性行业中被暴露得淋漓尽致。最恶劣之处便是,泰国是未成年人性交易最猖獗的地方。


近年来,这一有利可图的行业也开始出现了大鱼吃小鱼的情况。本地黑帮固然可以在女人堆里称王称霸,但是面对来自日本、俄罗斯的跨国有组织犯罪集团,就显得过于善良纯朴了。后者的跨国人口贩运团伙正在泰国快速发展,如果不加干预,未来俄罗斯和东欧的受害者,也会逐渐向泰国聚集。


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的数据

东欧、东南亚、中东和南亚是人口走私最严重的地区


随着新冠大流行,泰国的旅游业倍受打击,其色情业更是遭遇地震,从业者不得不转行。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寄希望于疫情消灭色情业。因为泰国的经济结构、在游客心中的定位、从业者习惯的生活方式不会改变,政府和社会对色情业的态度不会改变,登徒子们为了满足欲望毫不在意社会影响的低下道德水平也不会改变。


泰国的色情业恐怕会长期存在,而且会长期畸形下去。


闲陪簇簇莺花队,同望迢迢粉黛围

(图:shutterstock)▼



参考资料:

1.http://www.thailawforum.com/articles/Trafficking-in-Thailand-2%20.html#FN18

2.https://www.endslaverynow.org/blog/articles/history-of-prostitution-and-sex-trafficking-in-thailand

3.https://theculturetrip.com/asia/thailand/articles/the-history-of-prostitution-in-thailand/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END


扩展阅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