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替友扫墓的张小斐,才明白我们一生会遇到很多杨幂袁姗姗,却难逢一个贾玲

首富商圈 Yesterday

致读者:点击上方 “首富商圈 ” → 点击右上角“ ... ”→ 点选“设为星标 ★ ” 加上星标,就不会找不到我啦!





01


2003年,北京电视台办了个相声小品邀请赛。

郭德纲,于谦,贾玲,都是参赛选手。

但这场比赛,“前辈”郭德纲于谦只得了个第三。

一等奖,是大学还没毕业、初出茅庐的贾玲。

贾玲那时还叫贾裕玲

可命运,偏偏朝着和比赛结果相反的轨迹行进。

三等奖的郭德纲,第二年就开始一路爆红,成了中国喜剧界的一块招牌。

反而是拿了第一的贾玲,苦日子还在后头。

少女时期的贾玲

贾玲不是什么老天爷赏饭吃的女演员,为了这次的小小成功,她熬了3年。

18岁那年,为了上中戏,贾玲来到北京,和当初的岳云鹏一样,在偌大的京城,端盘子,擦桌子。

每擦一个桌子,她就跟自己说一句:“以后会好的。”

好不容易上了中戏,跟了师父冯巩,靠“说相声”赢了郭德纲,却依然什么也没改变。

在北京,贾玲只租得起不到10平米的地下室。

小到什么程度?朋友开玩笑:“狗进来了,尾巴都得竖着摇。”

连厕所都没有。

贾玲安慰自己:“王菲也倒过尿壶,没啥。”

为了省房租,她一个月不敢开灯,零下5、6度也舍不得开暖气。

没钱时,就20块钱卖掉随声听,面条就咸菜过一周。


苦是吃了,日子却看不见出路。

相声泰斗张寿臣曾说过一句话:“其他行业都能有女的,唯独说相声,不成。”

贾玲想在这行混出个模样,在多少人眼里只是个笑话。

她去戏园子演出,连女更衣室都没有,只能在洗手间里换演出服,“就像进错了澡堂子”。

赚的,还不如当服务员时多,有时一场表演只有7块钱。


姐姐心疼,无数次劝她回家。

贾玲只在电话里,跟姐姐说了个故事:

一群小青蛙爬铁塔,爬着爬着有青蛙质疑说,傻不傻,为什么要爬?

于是大家都停下来七嘴八舌讨论。

只有一只小青蛙在继续爬,爬到了塔顶。

大家问,你哪来的力气爬上去?

这才发现,小青蛙是聋子,根本听不见大家的吵闹。

故事讲完,贾玲说:“姐,我很想爬到塔顶,看看上面的风景如何。”

她不是不曾怀疑,只是不甘心。

但她不知道的是,为了这个可能渺茫的梦,她还要再熬7年。




02


当贾玲在霉味熏天的地下室度日时,小4岁的张小斐,如愿以偿考进了北电表演系。

在老家鞍山,她是成绩优秀、跳舞又好的小美女。

但坐着绿皮火车,来到满是帅哥美女的学校后,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普通。

童年的张小斐

室友,是杨幂,袁姗姗,焦俊艳。

读书时,大家并无差距。

可毕了业,只两三年的时间,众人的命运就有了不同的走向。


那几年,借着《仙剑奇侠传3》、《宫》,杨幂步入女演员的前排梯队。

袁姗姗也成了于正的女主,成了流量小花。

焦俊艳更是接到了爆火的剧本《失恋33天》。

只有张小斐,始终等不来一个机会,每天坐着地铁,四处跑剧组,灰头土脸去面试。

没有戏约,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最穷的时候,张小斐只能少吃饭来减少支出。

挨饿成了常事,“常常连上一顿饭是什么时候吃的,都不记得了。”


李诚儒曾说,有能耐的演员都是饿出来的。

但很多时候,对于女演员,比起专业,娱乐圈更看重的,是脸。

她习惯了被人居高临下地评判,长得不够“女主脸”,不能吸粉,没有流量。


不红的张小斐,走到哪都像个透明人,不受待见。

鼓起勇气参加《我就是演员》,却碰到了霸道的搭档。

对方根本不把张小斐放在眼里,说什么也不搭理,致使她被淘汰。

本以为能上节目寻求机会,却眼睁睁看着梦想又滑落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