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20部香港经典三级片【未满18岁最好不要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7月5日 下午 8:5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高瓴重注医药赛道,豪买2000亿

首富商圈 Yesterday

Image致读者:点击上方 “首富商圈 ” → 点击右上角“ ... ”→ 点选“设为星标 ★ ” 加上星标,就不会找不到我啦!

Image

Image


2005年,是中国投资史上暗流涌动的一年。这一年,张磊成立了高瓴,一个人带着四五个人创业。当年,他们募得的第一笔钱是2000万美元。


五个人中没有一个人做过投资,以至于他们有难解的谜团:正确的投资应该是怎么样的、应该怎么做。


2014年,受邀与巴菲特共进晚餐的张磊,不仅将9年前的迷茫一扫而光,还与巴菲特愉快地讨论价值投资创新的话题。


在用餐结束合影时,巴菲特拿出自己的钱包,并开玩笑道:“你管钱比我管得好,我把我的钱包交给你管吧!”


巴菲特所言非虚。因重仓京东、腾讯大赚一举成名后,会管钱的张磊在2014年的创投圈,已是举足轻重的存在了。


高瓴管理的基金规模,已扩张到160亿美元。不过,走全阶段投资路线的高瓴,此时仍偏重于互联网、消费等领域。


6年后的今天,管理着惊人基金规模的高瓴,除持续重仓互联网、消费赛道外,医药医疗这个赛道越来越大,大到高瓴二级市场团队就持有91只中概股,其中有一半以上是医药医疗股。


6月22日,医疗器械股归创通桥火热认购,高瓴认购了3000万美元。这是高瓴的又一只医疗股。


因为高瓴重仓医药医疗行业,外界都跟着抄“作业”。然而,跟着高瓴投资医药医疗股,就一定有“肉”吃吗?


Image

手握2000亿

Image


风头正劲的医药医疗行业,无疑是当下投资界的宠儿。私募扎堆、散户热捧,“医茅”、“药茅”层出不穷,行业股价高出天际。


以2020年上半年为例,A股医药制造行业涨幅达到29%,超过酿酒行业指数涨幅。与防疫抗疫直接相关的医疗行业指数,涨幅更是惊人,高达77%。


医药和医疗行业,包括创新药、生物疫苗、药物外包研发、专科诊疗、药品零售等细分领域。


医药医疗股为啥那么火?2015年以来,药品带量集采,医保目录谈判及动态调整等举措的落实,将中国医改推向新阶段。


日益扩大的中产阶级群体以及城市老龄人口,对优质医疗保健需求的增长,也在进一步推动生命科学领域的发展。


2020年的全球疫情,使得医药医疗行业,成为一二级市场关注的焦点。很多人都确信:医药医疗是少有的内需中的刚需行业。


港股18A(港交所修改《上市规则》并引入18A章,允许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科创板开通后,越来越多创新药企,以及创新医疗器械企业,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这些企业背后,站着资本方之一,正是张磊的高瓴。在医药医疗行业,高瓴的投入到底有多大?这得从高瓴管理的基金规模说开来。

Image

(张磊)

张磊在2020年9月出版的《价值》一书中透露,高瓴的基金管理规模已达5000亿元。


如果加上今年5月份,外界传言高瓴将完成的180亿美元募资,其基金管理规模将超6000亿元。


尽管高瓴自称覆盖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但如今,除了互联网、消费等领域外,高瓴投在医药医疗行业的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多。


2020年,高瓴已在全球完成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等领域的布局,累计投资了200多家企业,中国企业超过100家,总投资额近2000亿元人民币。


今年第一季度,高瓴共持有91家美股上市公司的股票,总市值为101亿美元,近一半也都是医药医疗领域的企业。


中小微企业为主,数量多,市值小,机会多,是高瓴所投医疗医药企业的特点。


高瓴看中的医药企业,如恒瑞医药、信达生物等,在当年还属于创业项目,如今已成为业内翘楚。


如高瓴在2019年二季度买入了A股泰格医药,随后股价涨幅超过3倍;A股的凯莱英,也在去年走出了1到3倍的涨幅。


高瓴所投的港股医疗企业,也成为不容小觑的存在。且不说高瓴持股仅半年即浮盈5亿港元的爱康医疗,单单以时代天使为例,高瓴资本收益就相当惊人。


通过松柏投资,高瓴间接持有上市后时代天使58.48%股权。以时代天使上市首日收盘股价计算,高瓴资本持股对应市值约389亿港元。


据招股书,松柏投资上述投资事项总代价约为6394万美元(约合4.96亿港元)。据此估算,高瓴资本在时代天使这一例投资上,浮盈就超过380亿港元。


对医药医疗行业的布局,高瓴蓄势已久。在《高瓴张磊对话李小加》的访谈中,张磊透露说,“高瓴大概从2012年开始投这个行业(医药医疗)。”


2013年,张磊就曾带着国内的几个企业家,去美国“生物硅谷”之称的波士顿考察。这一次,据张磊说,他看到了PD-1/PD-L1免疫疗法(新一类抗癌免疫疗法)的前景。


但真正有章可循的,得从2014年算起。这一年,高瓴押注了启动A轮融资的百济神州。同年9月,高瓴以18元在二级市场入股恒瑞医药。

Image


2016年,高瓴资本开始入局心血管领域,相继投资沛嘉医疗、启明医疗等企业。除心血管领域,高瓴资本还入局了神经科、普外科等医疗器械细分领域。


到此时,高瓴已广泛涉足包括PD-1创新药、外包研发/外包生产研发(CRO/CDMO)、眼科、骨科等多个领域的创新企业。


尽管认准该赛道潜力无限,但在2012-2016年这四年里,高瓴和张磊无疑是寂寞的。


彼时,从金融环境来看,私募股权投资并没真正迎来春天。从投资角度来看,医药医疗行业虽然具有盈利性、市场巨大等优势,但面临着壁垒高、周期长等风险。


不过,从2018年开始,尤其是2020年以来,耐住寂寞的高瓴,迎来了大丰收。


Image
跟着高瓴有肉吃?

Image


2018年,港交所IPO新规“允许未有收入或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在港上市”生效,这引发内地医药生物企业赴港上市热潮。


当年,高瓴入股的百济神州、君实生物,很快就成功登陆港交所。这两只股票,如今的上涨幅度已颇为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