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和田地区万名教师集体发声亮剑宣讲宣誓大会在于田举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8月31日 下午 8: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消失五年服役神秘部队,归家见妻女受辱,一声令下十万将士奔来

首富商圈 Yesterday

Image

妻子被逼改嫁,孩子被骂野种,一桩血案埋在心底二十年……一代天骄强势归来,势要将天捅个窟窿!


第一章 龙魂归来

“陈天龙,爸妈以死相逼,让我改嫁!”

“咱们的孩子被人骂没爹的野种!”

“五年了,你再不回来……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一条充斥绝望情绪的短信,传送到了尸骨成山的华国西南边境。

这一天,无敌于天下的龙魂军团首领陈天龙,退役。

数十万将士,肃立行礼长达三分钟。

同一天,数小时后,一架国内最顶尖的直升飞机,在三架白色直升机的伴飞下,迎着无数路人震惊的目光,缓缓降落在江南市隆安大酒店外的巨型广场上。

街道两侧,数百名统一着装,步伐整齐的黑衣人如天降神兵般,迅速封锁现场,两侧戒严。

酒店门口拉着一张条幅:恭贺纪秋水小姐与李文浩先生订婚快乐!

陈天龙眯起眼睛,杀气瞬间盎然。

五年前,他来江南市执行任务,虽然手刃了逃亡至此的西南第一毒王,自己却也落得重伤,流落街头。

是纪家小姐纪秋水救了他。

养伤期间,二人生出情愫,虽然没有夫妻之名,但却有了夫妻之实。

西南边境告急,陈天龙养好伤便匆匆离开了。

纪秋水说过会等他回来。

如今,他终于回来了。

陈天龙走进酒店后,前来道贺的客人们,正嗑着瓜子唏嘘闲聊着。

“纪秋水真是个可怜人。”

“五年前被一个受伤的流浪汉玷污,还生了个野种,从此沦为纪家的耻辱!”

“她爸实在受不了那些流言蜚语,逼着她嫁给李文浩这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

“为了不嫁人,纪小姐已经绝食两天了……”

嘈杂的议论声,令陈天龙的眼睛缓缓眯起。

五年了。

那个身形单薄的善良女人,背负了太多委屈,也承受了太多羞辱!

这一切,该结束了。

他忽然大踏步走上高台,一把将司仪手中的话筒夺了过来。

“喂,你干嘛!”

司仪勃然大怒。

陈天龙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一眼,司仪顿时咽了口唾沫,闭上了嘴巴。

仅仅一个眼神,便让他脚底板冒出一股凉气,头皮发麻。

“诸位。”

陈天龙拿过话筒后,环顾四下,冷冷地道:

“今天这场订婚宴,不过是小丑的闹剧!”

“纪秋水是我的女人,都散了吧!”

哗!

此言一出,好似一枚重磅炸弹,装修奢华的酒店内一片哗然!

“纪秋水是他的女人?!”

“这家伙是谁啊?!”

“他……该不会就是五年前那个玷污了纪小姐的流浪汉吧?”

随着陈天龙的声音充斥整个酒店一楼,很快,一个满脸泪痕的精致女人,便从后台化妆间里冲了出来。

看到她,陈天龙心头一颤。

时尚白色女士小西装,长腿纤细,身材曼妙。

肌肤胜雪的她俏脸苍白,五官精致得挑不出半点儿瑕疵。

她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漂亮明艳,就像忽然闯入他生命里的天女。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眶哭红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战场上面对万千虎狼之师都丝毫不惧的陈天龙,声音有了一丝颤抖。

“啪!”

纪秋水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陈天龙没动,他也不会动,因为这是自己欠她的。

“呼。”

纪秋水再次抬起手臂,但这一次,她犹豫了很久,巴掌都没有落下来。

“你这五年去哪了!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她忽然捂起小脸儿,哭得像个泪人儿。

陈天龙的心揪了起来。

他上前一步,将纪秋水搂在怀里,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纪秋水,我发誓,这一次,谁都不能再欺负你!

“纪秋水,给我滚过来!”

这时,纪秋水的父母也从后台冲了出来,眼中写满了怨毒。

“五年前就是你,让我们一家成了全市的笑话!”

纪秋水的父亲纪峰,满面怒容,森冷地道:“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流浪汉,还有脸回来找我女儿?”

陈天龙认真道:“我会给秋水幸福。”

“就你那废物模样,拿什么给我女儿幸福?”

旁边的妇人厉斥一声:“就算你回来了又怎样!李文浩是李氏集团的公子爷,而你是个什么东西,配得上我女儿?”

这妇人,正是纪秋水的母亲,刘桂兰。

“区区一个杂碎,也敢抢我李文浩的女人?”

纪氏夫妇话音刚落,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后台冲了出来!

此人满脸横肉,眼中散着凶光,正是对纪秋水觊觎许久的李文浩。

李文浩快步走向陈天龙,厉声道:“我只说一遍,给老子放开纪秋水!”

陈天龙冷冷地道:“我要是不放呢?”

“不放?”

李文浩面露狞笑,右拳忽然挥了出来。

小心!

纪秋水心头一跳!

李文浩虽然是李氏集团少东家,但却经常和道上的人聚在一起,还学过几年综合格斗。

他这一拳,陈天龙可扛不住啊!

“砰!”

只是还不等纪秋水出声提醒,令人震惊的一幕便出现了!

格斗经验丰富的李文浩,竟在先出拳的情况下,被陈天龙一脚踹飞!

“小子!你找死!”

李文浩跌倒在地后,顿时怒火填胸!

他嘶吼道:“都给我上!打死打残算我的!”

几十号混混见状,瞬时拍桌而起,气势汹汹冲向了陈天龙!

眼看女儿执迷不悟,纪峰又忧又怒,一把将女儿抓到了身边。

至于陈天龙?

他可懒得管!

这个废物被打死了才好,一了百了!

“砰!”

就在这时,伴随一声巨响,酒店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上百号黑衣人,忽然潮水般涌了进来!

他们训练有素,整齐划一,瞬间便将整个酒店大厅,团团地围了起来!

……

第二章 谁敢动我女儿

忽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屋内所有人。

作为东道主,李文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虚地迎了上去。

领头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端正国字脸的寸头壮汉,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

“各位朋友……是来喝喜酒的?!”

李文浩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咽了咽唾沫,试探性地问道。

“砰!”

壮汉没有回答,直接抬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场间众人顿时哗然。

“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大人物,老子是来教训你的!”

壮汉冷哼一声,接着便抬起右手。

潮水般的黑衣人顿时动了!

其中一部分人将屋内所有关于订婚仪式的摆设都给砸得稀巴烂!

另一部分人,则围向了傻眼儿的混混们。

眨眼间,酒店大厅一片狼藉,哪里还有半点订婚的样子?

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混混们,更是死狗般瘫在了地上,痛苦呻吟。

陈天龙的危机,瞬间化解得无影无踪。

这忽如其来的一幕,也令纪秋水一家瞪起了眼睛。

这李文浩……到底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咱们走吧。”

直到陈天龙拉起纪秋水的小手,纪秋水才回过神来,怔怔地点了点头,下意识地跟着陈天龙一起离开了酒店。

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场景,纪秋水的脸色尽是错愕和茫然。

虽然她对陈天龙还抱有怨气,但她更想快点离开这里。

而随着陈天龙二人离开,纪峰和刘桂兰也皱了皱眉,一脸晦气。

“李文浩什么情况?他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纪峰皱眉道:“这订婚宴看样子是办不下去了,唉,咱们先回去吧!”

“哼!”

望着陈天龙背影,刘桂兰怨毒地道:“就算我女儿嫁不了李文浩,我也决不允许她嫁给这个废物!”

虽然黑衣人们出现得很及时,但纪峰和刘桂兰,绝不可能将他们和陈天龙这个流浪汉联想到一起。

……

当陈天龙离开酒店的时候,酒店外面的大阵仗已经散去了。

陈天龙坐着纪秋水的宝马X1,回到了她暂时的住所。

自从纪秋水未婚先孕,成了纪家的耻辱,纪家老太君就将她一家赶出了纪家。

现在纪秋水和父母住在比较偏僻的铭城小区。

“秋水!你怎么将这个废物也带回来了?”

纪秋水前脚刚开门,刘桂兰和纪峰没一会儿就跟了回来。

刘桂兰坐到沙发上,斜了陈天龙一眼,冷笑起来。

“怎么,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回来吃软饭?门都没有!”

“妈!”

纪秋水愁容更甚,满是哀怨的语气叹道:“他毕竟是妞妞的父亲,您难道希望妞妞在单亲家庭长大?”

“哼!他养得起妞妞吗?”

刘桂兰冷笑一声,冲着陈天龙问道:“你有车吗?有房产吗?”

陈天龙顿了顿,道:“没有。”

他的确没有车,但却能将价值上亿的战机开出花儿来。

他的确没有房产,但他这几年积累的赫赫战功,足以让他实现财务自由……

闻言,纪峰和刘桂兰均冷笑出声。

“什么都没有!穷光蛋一个,还说你不是来吃软饭的?!”

刘桂兰呵斥道:“别以为李文浩得罪了大人物,订婚宴办不成,你就能当我女婿!追我女儿的人,海了去了!”

“妈!”

这时,纪秋水从里屋走出来,焦急地道:“妞妞怎么没在家啊?”

刘桂兰哼道:“我把她送纪家去了,今天是你和李文浩订婚的日子,总不能带着你和其他男人的孩子去参加吧?”

“妈!”

纪秋水登时皱眉道:“家里人一直不喜欢妞妞,您将她送去纪家,就不怕妞妞受欺负吗?”

说着,纪秋水急忙拿起车钥匙,快速冲出门去。

陈天龙也拧起眉头,快步跟了上去。

这次回来,除了要弥补纪秋水,陈天龙还想看看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儿。

保家卫国是男人的天职。

他已经做到了卫国,也是时候保家了。

出门之后,陈天龙从纪秋水手中拿过车钥匙,眼中仿佛有星辰在爆炸。

女儿,老婆,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我保证!

……

纪家别墅。

大厅。

“你别揪了,好痛呀!”

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眼泪汪汪地捂着脑袋。

一个年龄相仿的背带裤男孩,正顽劣地揪着她的两条小辫子,还冲着她做鬼脸儿,吐舌头。

“就是要揪,就是要揪,死妞妞,臭妞妞!”

“啊!”

女娃娃吃痛,下意识推了男孩一下。

“哎呦!”

男孩站立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然后便嚎啕大哭起来!

“死妞妞!臭妞妞!你大坏蛋!”

听到男孩的哭声,沙发上一个正在敷面膜的漂亮女人皱了皱眉,赶紧起身将男孩扶了起来,然后恶狠狠地瞪了妞妞一眼。

“真不愧是个野种,小小年龄就学会打人了!”

“我不是野种!”

小妞妞委屈而又生气地道:“我有爸爸!妈妈说,爸爸会来找我的!”

“你爸?一个臭流浪汉,糟蹋了你妈妈,才生下你这个废物野种!”

女人恶毒地骂了一声,然后揪住妞妞的耳朵,呵斥道:“快给我儿子道歉!”

“我不……呜呜呜……”

妞妞毕竟是个孩子,被女人这么一恐吓,再加上耳朵实在很痛,本来还能忍住的泪水,立马夺眶而出,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不准哭!你这个没爹的野种!”

女人喝道:“现在跪下给仔仔道歉!你要是敢不道歉,我就……”

“你就怎样?”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森冷得如从九幽传出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天龙站在门口,死死地盯着女人,眼中杀意盎然!

“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进来的?!”

女人皱着眉头,娇斥道:“我教训小孩子,关你什么事儿?”

陈天龙森冷道:“既然你要教训我女儿,那我也帮你爸妈教训教训你。”

“你女儿?”

听到这话,女人先是一怔,接着便眯起眼睛,冷笑出声。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让纪家蒙羞的流浪汉!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女人讥讽道:“教训我?也不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呵。”

陈天龙冷笑着走上前来,然后冲着妞妞柔声道:“妞妞,先将头扭过去好吗?”

妞妞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但不知怎地,总有种很亲切的感觉,下意识便听他的话,乖巧地把头扭到了一旁。

然后,陈天龙将目光投向女人,扭了扭脖子,眼中凶芒乍现。

女人心头有些慌,怪叫道:“你这个废物,你难道还敢对我动手?我弟是纪家继承人,我老公是胜海商贸的创始人!你要是敢碰我,我保证你……”

“砰!”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陈天龙便一脚踹了上去!

伴随着一声惨叫,女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到了沙发上,面膜都脱落了下来。

紧跟上来的纪秋水刚好看到这一幕,眼中立马涌出浓浓的惊色!

陈天龙,还真是谁都敢打!

可一个能够为她们娘俩遮风挡雨的男人,不正是她所期待的吗?

“妞妞。”

陈天龙温柔地看向面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爸爸带你回家好不好?”

“爸爸?”

听到这两个字,妞妞水汪汪的大眼睛立马一亮。

她看向纪秋水,小脸尽是迷茫之色,怯怯的表情问道:“妈妈,他真的是爸爸嘛?”

纪秋水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见状,妞妞立马雀跃起来。

她只是一个孩子,并不会记恨失踪了好几年的父亲。

她只知道,自己有爸爸了,就不会再被别的孩子嘲笑了。

而这时,楼下的动静,也惊动了纪家的其他人。

“妹妹!”

和女人一母同胞的纪海洋,忽然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

作为纪家最受宠的嫡长孙,纪海洋冲了出来,其他几个想要巴结他的纪家后人也跟着一起下了楼,将陈天龙一家围了起来!

纪海洋森冷地看向陈天龙,面目狰狞。

“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纪家撒野!”

看到纪海洋等人围上来,纪秋水立马蹙紧眉头。

纪海洋是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

甚至奶奶将她一家赶出去,也是纪海洋一家在背后撺掇生事。

所有有资格争夺财产的人,都是这位纪家嫡长孙的眼中钉。

“跟着我。”

这时,陈天龙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纪秋水抬起头,只见陈天龙抱着妞妞,昂首挺胸向外走去。

纪秋水的眉头顿时一皱。

陈天龙哪来的自信,竟然不把纪海洋放在眼里?

……

第三章 谁说会破产?

“想走?”

纪海洋果然冷笑一声,接着便拎起桌上花瓶,狠狠地砸向了陈天龙的脑袋。

“小心!”

纪秋水瞳孔一缩,可接着……

“砰!”

她甚至没看清陈天龙做了什么,纪海洋便倒飞了出去!

其他几个纪家后人吓了一大跳,纷纷咽了口唾沫,向后缩了缩。

都是温室里的花朵,让他们仗势欺人没问题,可真遇到硬茬,一个比一个怂。

眼看陈天龙抱着妞妞,傲然离开,纪秋水愣了愣,也快步跟了上去。

等到陈天龙三人开车离去,纪海洋这才被搀扶起来,脸上堆满了怨毒和愤怒!

“该死的贱人!贱种!”

纪海洋怒喝道:“老子要让你们一家都万劫不复!”

……

当陈天龙一家三口回到家的时候,刘桂兰已经做好了午饭。

订婚宴没吃成,午饭只能自己解决了。

“妞妞过来吃饭了。”

刘桂兰一把将妞妞从陈天龙怀中夺了过来,抱到餐桌旁坐下,然后不屑地瞥了陈天龙一眼。

“我家可没准备外人的饭菜碗筷。”

妞妞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然后拿起自己的筷子,无比认真地道:

“爸爸吃饭,爸爸用妞妞的筷子。”

见状,陈天龙只觉心都化了,愧疚与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纪秋水更是叹了口气,道:“妈,我也很生他的气……但,妞妞不能没有爸爸啊。这几年来,我倒是无所谓,可妞妞受了多少委屈?学校里的同学们都骂她是没爹的野孩子!”

刘桂兰冷笑道:“那你就再给她找一个爸爸!总之我绝不承认这废物是我女婿!”

“妈!”

“叮叮叮……”

纪秋水还要再说些什么,忽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纪秋水只能暂时将话咽下去,接通电话道:“王秘书,怎么了?”

“什么!”

忽然,纪秋水浑身一震,面色剧变!

纪峰皱了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纪秋水怔怔地道:“纪海洋和纪海柔,带着银行经理来咱们公司门前催债,还带来了南阳广告的负责人,要和咱们公司解约!”

“什么!”

听到这话,纪峰和刘桂兰的身子一下弹了起来!

自从被赶出纪家之后,他们一家都靠纪秋水经营的广告公司过活。

而这广告公司将近一半的利润,都是从南阳广告赚的。

如果南阳广告和李氏集团解约,纪秋水的公司将受到重创!

而且,虽然纪秋水的创业贷款还没有到期,但银行经理这么一闹,所有人都知道纪秋水的公司缺流动资金,谁还敢再和她公司合作?

“纪海洋真是太过分了!”

刘桂兰有些愤怒地道:“他们已经挑拨老太太将咱们赶出了纪家,还要再对咱们赶尽杀绝吗!”

“妈!”

纪秋水心烦意乱地道:“我先去公司看看。”

纪峰站起身子,沉声道:“我和你一起去,我毕竟是海洋的二叔,他应该不会那么绝情。”

“我也去!”

刘桂兰站起身子,然后恶狠狠地瞪了陈天龙一眼,道:“你这个废物,好好在家带好孩子,就别去添乱了!”

说完,刘桂兰和纪峰,快步追了出去,跟着纪秋水一起去了公司。

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陈天龙的眼睛微微眯起,眼中掠过一抹寒芒。

有人欺负他老婆,陈天龙怎么可能不去?

他抱起小妞妞,也跟着离开了家。

只是在出门的那一刻,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狼牙,秋水公司的事儿,你来解决。”

这次退役,威震天下的龙魂军团十三太保,除了必须戍守边疆的八个人,另外五个都跟着陈天龙回来了。

狼牙便是其中之一。

这五人在边境立下了赫赫战功,每一位回到都市,上头都允给了他们一个举足轻重的身份。

狼牙的身份,便是新任江南市商人协会会长,也就是江南市商人们的头儿。

他来解决,再合适不过。

至于陈天龙那更为恐怖的身份……

杀鸡焉用宰牛刀?

……

富阳路。

秋水广告有限公司。

大厅。

纪秋水三人前脚刚到,陈天龙带着小妞妞后脚就赶来了。

看到陈天龙,刘桂兰顿时怒火中烧,但眼下公司的生死存亡更为重要,所以她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海洋啊,咱们毕竟都是一家人,事儿没必要做太绝吧?!”

来到公司后,纪峰立马向纪海洋迎了过去,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谁跟你一家人,你们已经被奶奶赶出了纪家!”

纪海洋冷笑道:“给你面子叫你一声二叔,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不算!”

纪峰面色立马一沉,没想到纪海洋如此无礼,连他这个当叔叔的都不放在眼里。

“胡总……”

此刻刘桂兰也走了上来。

纪海洋连纪峰的面子都不给,更不可能给她面子。

所以刘桂兰直接迎向南阳广告的负责人胡南阳,脸上堆出笑容道:“你看,咱们两家广告公司已经合作那么久了,怎么忽然间说解约就解约啊?”

“不好意思,刘女士。”

胡南阳冷冰冰地道:“相较于秋水广告,纪氏集团能给我带来的利益更大!”

刘桂兰面色一垮。

纪峰只能咬着牙再看向纪海洋,道:“海洋,我不知道秋水怎么得罪你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怎样你才肯放过秋水广告。”

“放过?可以啊!”

纪海洋轻蔑阴冷地看向陈天龙和纪秋水,冷声道:“让他们给我跪下磕头道歉就行!”

“不仅如此!”

一旁的纪海柔牵着仔仔,目光怨毒地道:“我还要让妞妞给我儿子下跪磕头!”

此言一出,几人面色骤变!

让陈天龙下跪道歉,刘桂兰不在乎,可让她女儿也磕头道歉,那不是打她的脸吗?

妞妞还是个孩子,让妞妞给仔仔磕头,更是荒谬至极!

纪峰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被两个晚辈当众羞辱,这让他这个当叔叔的,心头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

但……

如果这家公司倒闭,那他们一家将彻底失去经济来源啊……

“怎么样纪秋水?”

纪海洋脸上堆积着冷笑:“敢跑到我家里去闹事,这就是下场!你是给我下跪磕头,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公司倒闭?”